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大結局)陰陽繁華行季無心李涯歆-二狗大爺小說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08 10:36

        真的是太好看了!我從來沒有看過像《陰陽繁華行》這樣好看的小說,它的作者二狗大爺真的是個天才,劇情曲折,你永遠猜不到作者下一步的安排,但又扣人心弦,讓人忍不住看下去,對男女主角季無心李涯歆的刻畫更是到位,在作者的精妙絕倫的文筆下,仿佛看到了另一個世界。

        陰陽繁華行

        推薦指數:8分

        《陰陽繁華行》在線閱讀全文

        陰陽繁華行第三章 鐘馗之后

        季無心此話一出,眾人皆是一驚。

        什么………我能學驅鬼術?

        季無心繼續說道:“不只是驅鬼術,她還可以學更多的東西。”

        爺爺和奶奶面面相覷,爺爺否認的搖頭道:“不可能!我在她身上感受不到李家血脈的氣息。一個普通人,又是陰氣重的女子,她不撞鬼就算是萬幸了!”

        “她的確沒有李家血脈。”

        “那不就結了,那你還說什么她可以學驅鬼術………”

        “但是我在她身上感受到了鐘馗血脈的氣息。”季無心一語驚人。

        爺爺聽后驚異的看著我,指著我的手有些顫抖:“你是說………這丫頭是………鐘馗之后?!”

        季無心點了點頭:“這氣息很是微弱,我想……是有人將她的血脈封印了,所以才像個普通人。”季無心說完轉頭看著我,將我的手腕抬了起來,對爺爺示意我手腕上的桃木手串:“封印她血脈的應該就是這個了。”

        爺爺摘下我的桃木手串,左看右看,隨后驚訝的說道:“這上面的是………陰陽經?!!”

        季無心點點頭。

        “什么是陰陽經?”我疑惑道。

        “陰陽經是陰間的一種御鬼經,聽說陰陽經只有去了閻王殿才能見到。陰陽經分陰正卷和陽反卷,陰正經可以驅鬼殺鬼,鬼怪避而遠之,相反的,陽反卷卻可以招鬼養鬼,為鬼怪所喜。你這手串上刻的正是陰陽經的陰正卷。”爺爺說道。

        “哎?陰正卷能驅鬼殺鬼,鐘馗血脈不也一樣嗎?為什么陰正卷可以封印鐘馗血脈?這倆不是一家的嗎?”胖子問道。

        “不一樣的,鐘馗血脈雖然也能驅鬼殺鬼,可同時也招鬼,能讓鬼怪功力大增,萬鬼向之。兩者有很大的沖突,當兩者相遇,制衡之下,兩者互相覆蓋,陰正經就不能殺鬼,鐘馗血脈也不可招鬼了,血脈氣息自然變弱。”季無心道。

        奶奶聽后,拉了拉爺爺的衣服,低聲在爺爺耳邊說道:“老頭子,你不能別人說什么你就信什么呀。”

        “你個婦道人家懂什么!”爺爺瞪了她一眼,隨后焦急的問道:“那可有法解?”

        “有,方法很簡單,只是………”季無心看了看我說道:“想不想解,這得問她。”

        “啊?”問我嗎?我一抬頭,就看到眾人都在盯著我,似在等我的回答。

        “那………解了會怎么樣?”我問季無心。

        季無心看我憂心忡忡樣子,輕嘆了口氣:“你就只能學習馗道,不然鐘馗血脈沒有任何用處,反而會有無數的妖魔鬼怪想得到你的血。你可要考慮清楚了。”

        那豈不是就要死翹翹了!這可怎么得了!!

        “這………”我有些膽怯。

        這手串是我父親給我的,那這個什么血脈就是我父親封印的嘍?他肯定不希望這血脈解開吧?

        我的內心無比的糾結,本身我這個人就很怕鬼,解開血脈的話,我以后不管是學馗道還是不學馗道,都得天天面對鬼啊,那可真是要命。

        爺爺把手串還給了我,一見我這個不太情愿的樣子,趕忙拉著我的手祈求道:“丫頭啊,都是爺爺的錯!你就讓季大師給你解了封印吧!你哥哥和你父親都已經不在,你如果不入捉鬼的行業的話,此后,這一行里就再也沒有咱李家了!!”

        “可是………可是我………”怎么說?怕鬼這種話我實在說不出口。

        爺爺見我還在猶豫,試圖勸說我:“咱們李家曾有過鐘馗血脈,但是都已經過了幾百年了,我以為這鐘馗血脈已經被李家的血脈覆蓋掉了,沒想到……咳咳………這鐘馗血脈可不是李家血脈能比的,如今李家就出了你這一個鐘馗之后,你若不幫著李家,那李家就………咳咳!”爺爺話未說完,就劇烈的咳嗽起來。

        “老頭子!”奶奶見狀趕緊給爺爺順了順氣,轉過頭來瞪著我:“涯歆,你也看到了,你爺爺他這兩年身體大不如前,不可能再繼續這個行業了,你就算不為整個李家想想,也得為你爺爺想想吧!”

        爺爺向奶奶擺了擺手:“丫頭,爺爺求你了,只要你解了封印入了這個行業,你想要什么東西,爺爺都給你!”爺爺說的情緒更加激動,說著說著,竟然要給我跪下!

        “爺爺,你別這樣!”我趕忙把他扶住,考慮再三,最后還是答應了。

        季無心說,要等到晚上十二點陰氣最重的時候再幫我解開封印。所以爺爺奶奶就讓我們留宿一晚。

        晚上,我沒怎么吃飯,到是那個叫王康的胖子吃的挺歡,這一頓飯下來,季無心一句話都沒再和我說,只是一直在吃飯,一吃完飯,他和胖子就不見了蹤影。

        也不知道到了幾點鐘,我坐在東北的熱炕上昏昏欲睡。季無心和胖子從外面回來了,并叫所有人去庭院。

        我和季無心站在庭院中間,胖子站在我們身后,爺爺奶奶則是滿懷期待的站在旁邊。

        “一會兒無論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說話。”季無心突然說道。

        “為什么?”我問道。

        他沒有再回答我。他擦了擦那把奇怪的刀,然后拿起了我戴著手串的那只手腕。

        我一驚:“等等!你要干什么?!”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