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整版)(完整版)《余生深情皆為你》(全文在線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08 10:34

        這里為您提供完整版《余生深情皆為你》全文在線閱讀!該小說主要講述薄安安紀時謙的故事,余生深情皆為你精選:第二天,先前跟薄安安簽約的經紀公司全部要求解約,甚至還有公司趁機訛她一筆,要求她索賠違約金。

        余生深情皆為你
        推薦指數:★★★★★
        >>《余生深情皆為你》在線閱讀>>

        《余生深情皆為你》精選章節

        紀時謙說到做到,第二天,先前跟薄安安簽約的經紀公司全部要求解約,甚至還有公司趁機訛她一筆,要求她索賠違約金。

        薄安安看著林素拿過來的解約合同直冷笑,“還違約金?明明是他們違約在先,現在把屎盆子扣我頭上。”

        她譏誚的把那些合同從茶幾上往下一推,文件嘩啦啦的掉在了地上,她仰頭躺在了沙發里,“走法律路徑吧。”

        林素急得臉紅脖子粗,一巴掌拍她腦門上,“我的小祖宗,你怎么還躺上了。上次那個古裝劇你演不了了,你讓我幫你接那些美發美容的廣告,都給你那個大金主給截了。”

        薄安安眸光一黯,“波爾精工的新品代言呢?”

        “那本來就是紀時謙給的,他想封殺你,還會把這個機會給你嗎?”

        薄安安一雙桃花眼睜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盯著天花板,紅唇翕動,“那波爾精工那個酒會還能參加嗎?”

        林素一愣,想了一想,“那個名額都已經定下來了,你若是想參加的話,還是可以的。但是現在參加還有用嗎?”

        本來讓她參加酒會,只是為了讓她以當紅小花的身份,多接觸接觸一些商界大佬,但是現在紀時謙放出話來要封殺她,就算參加酒會的人都是上流人士,也沒人敢為了薄安安得罪紀時謙。

        薄安安卻蹭了一下,從沙發上坐了起來,她眼珠子轉了轉,最后轉到林素臉上,“有用。林素姐,還要你幫一個忙,幫我把這房子賣了,然后在網絡上發個文,把我描述的慘一些,越慘越好。”

        現在她不能再坐以待斃了,弟弟和奶奶的仇,她要一個個報回來。她和媽媽弟弟受的苦,她也要一點不剩的全部還給薄家!

        次日,波爾精工酒會。

        薄安安這次并沒有打扮得花枝招展,但是即便她只穿了簡單的香檳色禮服卻依舊漂亮得讓人挪不開眼。

        進了酒會之后,她沒有跟任何一個大佬搭話,而是舉著酒杯,盡量降低存在感,在角落里待著,目光卻時不時在人群里穿梭,尋找著某個人的身影。

        忽然,她看到那抹大紅色。

        殷紅的唇,邪邪的勾起。很好,等的就是她。

        這酒會可以說是上流名媛的聚集地,薄一心打著蒼城一等名媛的頭號,怎么著不靠薄家也會靠紀時謙拿到名額,參加這酒會。

        薄一心端著酒杯,臉上化著精致的妝容,身上穿著高級定制的華服,左右逢源,進退有度,盡顯蒼城名媛的氣派。

        白皙纖長的手指,從酒盤里端起一杯香檳,薄安安嫣然一笑,面容清純,表情里卻帶著那么一絲性感,端著香檳,向那抹大紅色走了過去,她只是在薄一心面前晃了晃,假裝沒有看到她,和她旁邊不遠處的一個人碰杯,然后微微側身。

        余光一掃,果不其然,薄一心已經注意到她了。薄安安小抿一口,故意輕笑了一聲,昂著頭像一個驕傲的天鵝一樣轉身,朝剛剛后門的露天泳池走去。

        薄一心看到薄安安的身影,狠狠的愣了一下。

        這么高檔的酒會,她一個被封殺的三流明星怎么能參加?

        而且,她不是已經被紀時謙封殺了嗎?怎么還能露出一副春風得意的樣子?

        難道是跟時謙又復燃了?

        想到這里,薄一心站不住了,握著手里的高腳杯,急匆匆的朝著薄安安的身影追了出去。

        剛出這邊的門,就感覺后背被人一推,幾乎是同時間有人朝她的屁股上踹了一腳,那力道大的她往前撲了幾步,才扶著墻站穩。

        等她站穩了,才覺得屁股上鉆心的疼,臉上也火辣辣的,她什么時候受過這等屈辱,竟然有人敢踹她的屁股!

        薄一心憤怒扭頭,“誰?”

        就見薄安安的身影慢慢從黑暗里出走出來,她一手抱著胳膊,一手捏著高腳杯,臉上是肆意張狂的笑,“我。”

        “你!”薄一心氣得肺都要炸了,看一眼里面,轉過身來,卻不敢揚聲,“你瘋了!”

        薄安安目光陡然一狠,伸手拽過她頭發,把她扯到自己面前,“薄一心,你不是很能裝嗎?今天被我打了,你最好也裝著,別毀了你這清純玉女的形象!”

        第13章這個小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薄安安下手重,薄一心覺得頭皮都快被她扯下來了,她也瞪著薄安安,“別以為我不敢打你,現在周邊可沒人!”

        她憤憤的揚手,薄安安把她往門前一推,然后“啊”的一聲大叫,猛地抬手就打了自己一巴掌,“啪”得一聲極響。

        就在薄一心驚愣的目光中,她一個轉圈,大叫了聲救命,“撲騰”一聲,栽進了旁邊養著荷花的池塘里。

        薄一心萬萬沒料到薄安安給她演這么一出,驚得半天都沒了動作,直到里面的人聽到動靜跑出來,她才回過神來,連忙將揚起的手一收,裝出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兩手捂著嘴巴。

        她腦子飛速的轉著,薄安安這招太狠了,一會兒上來要是反咬一口,她連辯解的機會都沒有啊。

        后面的上來的人,有人跳下池塘救人,有人怪異的看著薄一心,紛紛猜測剛剛發生了什么事情。

        紀時謙原本還在和商界精英交流,聽到動靜,看到站在門邊的那抹大紅色的身影,撥開人群,走到薄一心的身邊,“一心,怎么了?”

        薄安安此時已經被人從水里救出來了,只是渾身都濕透了,長發往下滴水,半張臉腫得老高,看向薄一心的眼神透著幽怨。

        紀時謙一看是薄安安,黑眸瞬間沉了又沉。

        薄一心趁著薄安安還未開口,立馬撲到紀時謙的懷里,直掉淚珠子,“時謙,我不知道啊,安安她不知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非拉著我跳河,我叫了聲救命,她手一脫,自己掉下去了。”

        紀時謙黑眸一冷,看著薄安安的眼睛瞇了又瞇,開口的聲音像被沙子磨過一樣,低沉沙啞,透著股涼氣,“是這樣嗎?”

        他今天剛剛放出封殺薄安安的消息,卻沒想到后者現在竟然還有心情出來參加酒會。這個女人不去求他,而是來這里,難道她想在這酒會里找好下一家?

        想到這里,他眼里的神色更冷了。

        薄安安嘴唇動了動,最后只冷冷一勾,她清黑的眸看著紀時謙,對上后者那質問的眼神,她還微揚了一下眉,不過很快她便收回了視線,抱著胳膊,搓了搓。

        忽然,人群里沖進了一個身影,一把抱住薄安安,“安安,怎么了?渾身怎么濕成這樣,臉怎么也腫了?”

        大家一看,是薄安安的經紀人,林素來了。

        周邊有人小聲議論,“臉是腫了……”

        “打得唄,總不可能自己打自己吧……”

        薄安安雖然一句話沒說,但是那傲慢的態度,還是著實讓紀時謙心里一火。他剛一抬腿,薄一心就拉住了他,仰頭可憐兮兮的看著他,“時謙,你信我嗎?”

        余光里瞥著那抹身影,紀時謙抬手擦干了薄一心臉上的淚,語氣含著寵溺,故意揚聲,“我當然信你。”

        薄安安沒看他們這邊,只是對林素低聲說了句,“林素姐,我們走吧。”

        然而她腿剛一抬,一道薄涼的男聲冷冷傳了過來,“薄小姐,你不覺得自己需要解釋一下嗎?”

        薄安安腳步一頓,沒有轉身,只是側眸看他,她側臉看起來孤冷又驕傲,“我覺得沒什么好解釋的,做了就是做了,沒做就是沒做,事實的真相,反正也有人看到了。”

        說完,她腳步不停,和林素雙雙離開。

        紀時謙氣得咬牙,剛一動,懷里的人就哭得更兇了,“時謙……安安剛剛真的想推我下水,我不知道她為什么這樣做?我好害怕……”

        紀時謙只能一邊安撫她,一邊眼睜睜的看著薄安安離開。

        酒會頂層辦公室里,紀時謙鷹隼般的黑眸里閃著面前屏幕的光彩。

        面前的大屏幕,播放的是酒會里的錄像。酒會大廳對著泳池的記錄顯示,確實是薄一心舉了手,但是薄安安在墻后面一點都沒被錄進去,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紀時謙卻把視線落在另外一個屏幕上,那個屏幕上是之前的錄像,薄安安還安安靜靜的待在角落里。

        這一點都不像薄安安的作風。

        他不禁抬手摸了摸下巴。

        這個小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