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結)陸之羽全文免費閱讀-陸之羽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08 10:05

        陸之羽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陸之羽是天君所創作的小說《戰宇封天決》中的人物,陸之羽小說精選:“額?我這是怎么了?”陸之羽睜開眼睛,看到一個陌生的世界,就好像掉到了一個枯井里,四面全黑,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中間倒是有一個小的光亮,就是太耀眼了,他不能直視。他記得自己撿到的一塊圓形空心石頭。想要回去雕刻一個另類的小東西,卻怎么也扎不進去,不死心的他一直嘗試,最后扎到了自己的手,血滴在了這個怪石頭上,然后天旋地轉間,他就暈了過去。怎么醒來就到這里了。

        戰宇封天決
        推薦指數:★★★★★
        >>《戰宇封天決》在線閱讀>>

        《戰宇封天決》精選章節

        “額?我這是怎么了?”陸之羽睜開眼睛,看到一個陌生的世界,就好像掉到了一個枯井里,四面全黑,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中間倒是有一個小的光亮,就是太耀眼了,他不能直視。

        他記得自己撿到的一塊圓形空心石頭。想要回去雕刻一個另類的小東西,卻怎么也扎不進去,不死心的他一直嘗試,最后扎到了自己的手,血滴在了這個怪石頭上,然后天旋地轉間,他就暈了過去。怎么醒來就到這里了。

        “主人,你現在在虛空戒里面,剛剛第一次進來只是暈了過去而已。”陌生的聲音響起,像擁有讀心術一樣知道陸之羽的疑惑并回答了出來。但陸之羽不知道是從哪里發出來的聲音。

        “誰?是誰在說話?給我出來。”陸之羽有些害怕,但是聽對方的聲音好像也無害的樣子他裝著膽子問道。

        “主人,是我,我是虛空戒的戒靈,叫寒器靈。請別害怕我很抱歉,雖然你已經成了我的主人,對于出現在你面前這個要求我做不到,因為你太弱了,等你足夠強大的時候或許我還有機會擁有實體,到時候我就能出現在你面。”聲音從四周傳來,但是信息量太大陸之羽有點消化不了。

        “你確定你是在跟我說話嗎?你確定我是你的主人嗎?”陸之羽不確定的問道,畢竟他自己什么身份他自己清楚。

        “我非常肯定,就是你純陽之體的鮮血才能把我喚醒,不然,我現在還在沉睡中慢慢的消耗靈識,等待下一個主人的到來。”寒器靈很肯定的回答了陸之羽的話。

        “我是純陽之體?可是這個是家族的恥辱!為什么?”陸之羽一聽到自己的體質問題就顯得有點激動,他只想知道一個原因,但是沒有人能告訴他,他也只是習慣性的問一個為什么而已。

        “主人,關于這個為什么,以后你就會明白了,現在一時半會的我也說不清楚,但是你現在最應該關心的不是這個問題,而是應該提升你的實力。”寒器靈無奈的說道。

        “我知道,我也想提升實力可是我無法修煉,可是我不能修煉。”陸之羽也無奈的附和道,以武為尊的世界誰希望自己是一個弱者呢。

        “主人,你這個是傳說中難得的體質,不信可以試著修煉看看就知道了。”寒器靈不知道怎么解釋只能讓陸之羽自己體會了,這個可比他說有說服力。寒器靈說完就用靈識把修煉的方法傳到了陸之羽的腦海里。

        陸之羽按照寒器靈的方法運行起了功法開始修煉起來。

        之前沒有感覺到靈氣波動的,現在居然感次的修煉過,不曾有過現在的感覺的。

        “怎么回事?我居然也可以修煉了。”他詫異的對著空氣問道,因為寒器靈沒有出現過。一直都是聽到聲音的,他不說話的話陸之羽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

        “因為你之前的體質雜質太多,這一次空虛戒認主,在你昏迷的時候打通了你的經脈,讓你的純陽之體蘇醒。這才可以修煉的。”寒器靈耐心的解釋。

        “嗯,原來如此。”陸之羽了解不再說話馬上投入到向往已經的修煉了這盼了多久的事情呢?他不記得了,所以顯得有點迫不及待。

        寒器靈知道陸之羽的想法,他只是靜靜的等待著而已。

        這一次修煉好像很久,陸之羽連飆三級,最后肚子餓了才想起來去吃東西,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出去,剛想要問寒器靈怎么出去的時候,心念一到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房間里了,這里還是他當初的模樣,感覺時間就沒有變過,陸之羽疑惑,寒器靈的聲音就在腦海中自動響起了。

        原來戒指里的時間過的很快他剛剛在虛空戒修煉了十天,也不過是外界一盞茶的功夫,以后戒指升級了還會更快。不過戒指變樣了,之前一個小小的突起居然成了祖母綠。

        陸之羽很高興自己擁有了這么一個寶貝,本來他不想告訴別人的,但是他想要把他可以修煉的好消息告訴他大伯陸海峰,于是他興高采烈的跑到陸海峰的院子,只是不巧正好趕上他親爹陸海琪教訓陸海峰。

        “大哥不是我說你,小小的收賬的工作你都做不好,你在這個家你還能做什么呢?要不然你就搬到鹿邑那個莊園去吧。”陸之羽大老遠的就聽見陸海琪的聲音了,這是親爹未免太過分了,這一次居然借題發揮的想要把陸海峰趕走,那個叫鹿邑的莊子,其實根本就是個荒蕪的沙地,里面都是家族懲罰罪人流放的地方,大伯何至于此?陸之羽聽到這個話,所有的高興都化為烏有,對他最好的大伯,居然要被趕走他不能坐視不管。反正這個親爹有跟沒有都一樣,反倒是大伯對他好,他陸之羽就是見不得對他好的人被欺負,以前是無力反抗,現在,他有寒器靈的幫助,他想他應該能做很多事情了。

        畢竟之前陸之羽無意中知道他親爹的位置名不正言不順的。

        打定主意之后,陸之羽假裝無心的推開門說道:“爹,大伯真的必須要到莊園去嗎?我好像記得,這樣的決定必須要在長老們的見證下才能算數,要不要我幫你通知長老們,三天后讓他們來祠堂見證呢?”

        “是有那么一回事,我會派人通知長老們的,你就不用操心了。”陸海琪被這個不成器的兒子打斷想要繼續的說的事情,有點不高興,起身離開了。

        “之羽,你何苦為我說話呢?”陸海峰很高興在這個家還有人愿意為自己說話,但是他不想要這個好心的侄子攤上事,畢竟他們都沒有什么能力。

        “大伯,你安心,我會幫你的。”陸之羽不敢打包票,他只有三天時間,時間緊迫他也沒跟陸海峰繼續說什么,然后大步離開了。

        陸之羽利用虛空戒可以藏身的優點悄悄收集證據,有虛空戒,證據手到擒來。

        三天后,本來是通知長老們來見證陸海峰被懲罰的,結果確實陸海琪謀殺前任家主的證據就擺在了陸家長老跟前,陸海琪根本沒有想到會有那么一刻,整個人都傻了,根本說不出話。

        證據就在眼前,容不得抵賴,陸海峰順理成章做上家主位置,只是陸海峰心慈,只把陸海琪派去守墓了。

        陸家換了家主,經過半年這才稍微改變了之前的風氣,而這半年陸之羽的變化陸海峰看在眼里,陸海峰都打算把陸之羽培養成一個家主了,只是不久陸之羽說想要去闖蕩,陸海峰勸解無效只能同意了。

        陸之羽走后陸海峰很擔心他的安危,于是悄悄給他編了些關于陸家家主變更的小情節散播出去,這一來一往的居然給陸之羽傳來了一個殺神的封號。

        再說陸之羽,這出門沒有看黃歷,一出門就被天上掉下來一個人給砸到了。什么情況他不懂為了問清楚,他只好把這個人救了,問問情況。只是為了救這個人他把虛空戒的圣藥給用去了一顆,害得寒器靈心疼得半死。

        “喂,我知道你醒了,我的圣藥是有奇效的,我很清楚。但是我不清楚,為什么你從天上掉下來的,你可以解釋一下嗎?”陸之羽喂了藥之后,拍拍這個人的臉然后問道。

        “你是純陽之體?”天上掉下來的人不是別人,而是九陣,他是虛空大陸來的,居然被靈武大陸的人聯合起來打飛了很是恥辱,可現在不是關心這個的時候。讓他更震驚的是他口中的圣藥,入口即化,然后他的傷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而他閉眼正在慢慢吸收藥力,居然含有一股純陽之氣,能煉制這種藥的人,絕對是純陽之體,還是稀缺的那種全能型的,不然絕對煉化不出帶有純陽之氣的藥,也難怪會被他稱為圣藥了。至少虛空大陸尚且沒有這樣的人,為何靈武大陸會有這樣的藥?所以當他消化完之后,第一句就不是感謝而是問了人家的體質。

        “你怎么知道?”陸之羽毫不掩飾自己的驚訝,因為他沒有想到人家一開口就問這個呀,條件反射就回答了,果然還是太嫩了不懂掩飾自己。

        “因為我是世外高人,我看一眼就知道了。”九陣一聽一個想法就萌生了出來,他要收這個人為徒弟。這么不設防的回答,這么稚嫩的臉龐,最適合當他徒弟了還難得的是他的純陽之體,絕無僅有的,可想而知他以后前途無量了。

        “拜托,高人你能解釋你是為何會從天上掉下來的嗎?”陸之羽不是很相信九陣的說法。

        “我來自虛空大陸,被奸人設計,他們打開結界,然后我就被他們從結界打到靈武大陸了,這不還好你救了我,不然我不確定還能不能活下去呢,為了報答你,我就收你為徒吧,在虛空大陸,求我收徒弟的人可是千千萬的,看在你救了我還是純陽之體的份上我才開這個口的,不然我九陣這輩子估計是不會收徒弟了,你看著辦吧。”九陣半真半假的說道,其實他也完全沒有說謊,不過他說的這些都是之前的事情罷了,這一次他掉下來是被人揍的,而不是結界里打出來的,其他倒還真就那么回事。

        “主人,主人,快答應他,我感覺得到他的實力非常強大,以后我們也會去虛空大陸的正好現在有機會開始了解一下,因為我就是來自虛空大陸的,只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寒器靈本來想要提醒陸之羽不能回答的太老實,畢竟人心險惡,但是他的話還來不及說,就聽到九陣說自己來自虛空大陸,立刻關注起情況了。他一說完他就立刻把自己的用靈識話傳到了陸之羽的腦海里了。

        “好吧,我正好也需要一個師傅既然你說我會是你唯一的徒弟,我就答應你了。”陸之羽想一想既然寒器靈都認可了,他確實也需要一個師傅就答應了。

        “嗯,收下這個玉符以后你就是我九陣的徒弟了。”九陣想不到陸之羽那么爽快,還以為要費一番口舌結果沒有機會用到,想一想拜師儀式什么的他也不屑,可是沒有個憑證他又怕好徒弟跑了,于是把自己的專屬玉符給了陸之羽。

        陸之羽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精致的玉符一看就知道是身份的象征,就這玉符靈武大陸是絕對沒有這樣的玉石的。陸之羽好歹在陸家長大,這個他不被待見,但是該知道這個他還是知道的。

        經過幾天的相處,師徒也算是彼此了解了,相對于陸之羽的坦誠,九陣有點覺得自己對不起這個徒弟,于是決定要對徒弟講誠信,就把自己的來歷說了,還說了,被打飛的原因,原來是仗義出手他寡不敵眾,被打飛了。現在醒了想要報仇,陸之羽沒有意見的跟過去了。

        去了之后陸之羽才知道是屠高達想要報仇被阻止,九陣幫忙唄打飛了。他氣不過,年少氣盛的就去跟人家單挑,結果被他們的三弟打敗了。原來他很弱,他很不開心。

        之后他師傅帶他去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看似沒有規劃的教了他一段時間,然后就讓他先閉關,他去尋找新的武道之路。等他達到靈武大陸最高手的巔峰再出關,到時候,他們一起去虛空大陸。

        這一閉關就是十年。

        等陸之羽出關的時候,趕上了三大山主尋找純陽之體的人,他這十年知識層面被寒器靈灌輸了很多,一聽找純陽之體,他一猜就知道是為打破虛空而找了,于是他就跟著去了。

        仇人見面分開眼紅,最終因為一些沒有協商好的事情忍不住還是打起來了。這讓那些看戲的人很無措不知道站在哪一邊。

        他們內心那一絲震蕩都是陸之羽有著一個個傳聞和那殺神稱號引起的,但他們也很清楚,十年前一99戰雙方各執一詞,誰也無法辨別真偽,只有消滅了對方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可以去到另外一塊大陸。

        不過,很快的,這些強者神色就轉變為平靜了,雖然陸之羽的很多傳說他聽過了,但至少曾經的三位山主的那種君臨天下的強大已經最先征服了他們。

        所以說這一群強者都是三位山主吸收的來自各地的強者,多多少少也得到過三位山主的幫助,對于山主可以帶著他們離開尋找新的武道那是深信不疑的。

        而三位山主也很清楚,守山家族的人基本上指望不上,他們有過付出,但卻沒辦法收買人心,特別是陸之羽出現之后,強勢沒掉西門家,就更難了。

        陸之羽凌厲的眼神流轉,最后停留在大山主身上,眼中充滿了一戰之意,同時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大山主也同時抬起了眼皮,看著他對面的年輕強者,嘴唇輕輕動了一下,卻是沒有繼續開口說什么。

        現在得了與根本就不同于十年前的陸之羽,這個時候他身后眾多的強者就足以說明他有多強大,最讓大山主心中驚疑不定的是陸之羽怎么可能在短短的十年時間能夠達到如此恐怖的修為。

        他的認知度可是跟別人不一樣,因為他來自另外一個大陸,所以陸之羽這樣的修為對他來說就已經成了不解之謎,最主要的是,陸之羽現在不過是三十幾歲。

        “陸之羽,難道我們就不能合作,一起離開這里,踏上更高的武道之路嗎?”大山主還是開口了。

        “沒有你們,我也一樣更可以!”陸之羽回道。

        破碎虛空,或許別人不知道,三位山主也不會告訴他,但是陸之羽有著很多來自那大陸的人,更何況還有戒靈這種存在,根本就沒有必要合作下去。

        “陸之羽,你太小看打破虛空所需要的力量了,你以為你罡氣純凈就可以了嗎?”大山主聲音不疾不徐,但從中可以聽得出一絲憤怒。

        “大哥,何必廢話,今日的陣勢已經不是三兩句話能夠解決的了!”三山主實在是看不下去陸之羽的表現了,對大山主大聲說道。而后回頭看著陸之羽,冷冷的喝道:“小子,你可敢與我一戰。”

        “你還不配宗主出手,老子來收拾你!”屠高達聞言,臉上立即浮現憤怒的神色,一轉身擋在了陸之羽的面前大聲喝道。

        一個原因是屠家被滅的時候三山主肯定出手了的,他也想一戰,再一個原因是他非常不爽別人用蔑視的話語對陸之羽說話,所以,擋在面前的瞬間,渾身爆發出了凌厲的殺氣。

        “高達,我怎么能夠不給三三豬面子呢?”陸之羽輕輕的拍了一下屠高達的肩膀說道,隨后看著三山主聳了聳肩,雙手攤開說道:“我反正是沒有意見”

        屠高達雖然已經是巔峰修為,在虛空戒中經歷了虛空之風淬體,元氣也還算是純凈,罡氣并不是很強大,對上一個使用土元素攻擊的強者根本就不是對手。

        而擁有元素戰技就是三位山主橫行和收服人心的主要來源,所以陸之羽是不會讓他們對上三位山主的。

        至于屠家的仇,陸之羽打算親手來斬殺三山主替他們出口氣,如果是他們上去,肯定是擋不住三山主攻擊的。

        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