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整版)《鮮妻似火紀少心尖寵薄安安紀時謙》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08 10:05

        《鮮妻似火紀少心尖寵》薄安安紀時謙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這里有!《鮮妻似火紀少心尖寵》講述了薄安安紀時謙跌宕起伏的故事,鮮妻似火紀少心尖寵薄安安紀時謙小說節選:薄一心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愣了許久,頓時怒火滔天,恨意滿心,這狐媚妖精真是千刀萬剮也不為過!

        鮮妻似火紀少心尖寵
        推薦指數:★★★★★
        >>《鮮妻似火紀少心尖寵》在線閱讀>>

        《鮮妻似火紀少心尖寵》精選章節

        “怎么不能是我了?”薄安安笑了一聲,輕拍了一下軟被,“我在他床上呢,手機在我這也沒什么稀奇的。”

        薄一心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愣了許久,頓時怒火滔天,恨意滿心,這狐媚妖精真是千刀萬剮也不為過!

        “你們……你們什么時候認識的?!”

        “不熟,剛見面。”薄安安輕飄飄道。

        “薄安安!叫你來是叫你守靈的!你可真有本事啊,守靈守到我男人床上去了!你這種賤人就該下十八層地獄!你心里真有奶奶的位置?這種大不敬的事都做得出來!!”

        她一通罵,好似要把所有的怒氣撒出去,那頭的薄安安把手機拿到半米遠,等薄一心吼完之后才不輕不重地回了一句。

        “那就謝謝夸獎了啊……不過,你男人的床技真的不得了,都要把我折騰的暈過去。”

        這頭薄安安云淡風輕,另一邊薄一心惱怒的幾乎發瘋。

        “你這個屬狐貍的!就不該叫你見到紀時謙,看到男人就貼上去,你可真是你媽的種!”

        薄安安的臉色頓時愣下來,“我警告你,別提我媽!”

        不該見?都見了千回百回了。

        在這時,臥室的門被人推了開來,薄安安看到站在門口的紀時謙時先是一愣,隨即撩唇彎眉變了臉,媚骨摻著病容,別有一番風味。

        她拿著手機突然便笑了。

        “紀時謙,你未來老婆的電話。”

        紀時謙黑眸一沉,走上前奪過電話,抬手放在耳邊,視線卻牢牢鎖在薄安安的身上。

        薄安安絲毫不畏懼紀時謙的目光,妖嬈一笑,挑了個舒服的姿勢,再度滑進蠶絲被中。

        “一會給你回,聽話。”

        紀時謙掛了電話,看向薄安安的眸光越發冷肅,“我看你是沒搞清楚,你自己什么身份。”

        薄安安心里發苦,面上卻笑,“紀大總裁,是我沒搞清楚,還是你想多了?”

        紀時謙眉頭微蹙,修長的身形立在床邊,低頭清冷的注視著薄安安,他倒要看看,她還想說什么。

        “你紀大總裁已經有了未婚妻,還來和我糾纏不休,怎么?家花永遠抵不過野花香嗎?”

        紀時謙半瞇著眸子,一把拽緊薄安安的手腕,“我看你是找死!”

        薄安安心臟劇烈跳動,手腕險些被這個男人掐斷,可說出口的話,卻依舊尖銳。

        “我是找死!你何必救我?”

        救了之后,又能這樣?能不娶薄一心嗎?

        紀時謙使勁一拽,薄安安纖薄的身子整個甩了出去,裹著被子,生生在地板上滾了一圈。

        薄安安手肘砸在地板上,骨頭生疼,她強忍著,抬起頭,捋了捋凌亂的發,掛上一抹淡然。

        “生氣了?”

        紀時謙心中仿佛一團火在燒,這個該死的女人,之前的乖巧順從,都是裝的,此時此刻,竟和刺猬一樣!

        “薄安安,在我紀時謙的世界里,沒有你耍小聰明的余地,我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活不過明天!”

        薄安安水眸一閃,耍小聰明?

        “對,我是耍小聰明,我是故意接的她電話!我就是想讓她知道,她未婚夫睡了我整整三年!我倒要看看,她為了和你結婚,能忍受到什么地步!”

        下顎猛然被紀時謙掐住,她想掙脫,卻挪不了分毫。

        薄安安抬頭,撞進那一雙越發濃郁的黑眸中,仿佛一個旋渦,將周遭的氣息全部吸入。

        她知道,他是真的怒了。

        “薄安安,你別忘了,你現在有的,都是我給的,我要真拿走,你怕是承受不了。”

        說完,紀時謙猛地松開手,冷眼看著薄安安通紅的下顎。

        “滾!”

        薄安安抿著唇,站起身,轉身走了出去。

        天已經黑透了,薄安安出了別墅的一瞬間,仿佛周身的力氣被人盡數抽走。

        她跌坐在花池邊上,三年來,他給她榮耀,她做他床伴。

        這交易,公平的很,但是現在,卻出現了薄一心。

        如果她夠聰明,真該從他身上下手,好好查一查弟弟和奶奶的死因。

        但她不能,也不屑。

        美眸流轉,抬頭看向二樓的窗臺,明晃晃的燈光照出一個駿逸非凡的高大身影。

        她猛然站起身,扭過頭,將那身影甩在腦后。

        樓上的紀時謙看著那傲然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涼薄。

        掏出電話,給勒森撥了出去。

        “勒森,你辦事越發不利索了。”

        電話那頭的勒森猛然一震,BOSS似乎很生氣。

        “先……先生?”

        紀時謙眉頭一緊,“重新調查薄安安和薄一心,如果再不仔細,你遞辭呈吧。”

        “是!”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