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小說主角賀時琛許寧歆叫什么?許寧歆賀時琛那部小說的名字是《愛你一傷再傷》,此書又

        發布時間:2019-03-08 10:03

        許寧歆賀時琛小說

        愛你一傷再傷全文閱讀

          小說主角賀時琛許寧歆叫什么?許寧歆賀時琛那部小說的名字是《愛你一傷再傷》,此書又名《愛你不悔》、《念念不能忘》,是網絡作家西瓜不甜為大家帶來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說。直到嫁給賀時琛很久之后許寧歆才發現他愛的另有其人,而她自己只不過是一顆棋子。
          他現在只想早點把該做的做完,好回去陪著徐彤。
          “過來。”賀時琛不耐煩的說,抬手扯掉領帶丟在旁邊。看到他的動作,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么。
          許寧歆下意識抗拒,她可沒忘記醫生的囑托。月份太小正在危險期,加上不久前才見了紅,現在還不能過夫妻生活。
          見許寧歆竟敢抗拒,賀時琛冷笑一聲,毫不客氣的扯著她的手腕拉著她朝著沙發走去。
          “賀時琛,你放開我!”許寧歆拼命掙扎,下意識的護著小腹。“欲迎還拒?”
          賀時琛譏諷的扯著唇角,一把把她摁在沙發上,粗暴的扯掉她的衣服。他直接拉開褲子拉鏈,從背后狠狠進入。
          “唔!”好疼。許寧歆渾身戰栗,臉色慘白。賀時琛有片刻遲疑,想到她竟敢故意離家出走,那一丁點的憐惜立刻被暴怒取代。
          他狠狠地要著她,嘴里還故意說著羞辱她的話。
          “當初你不是那么迫不及待想要嫁給我嗎?連你父母的勸阻都不顧,甚至做出倒貼的事。既然如此,能給我生孩子你肯定特別開心,又何必虛偽的故意反抗!”

        第1章 時間久一點

          從浴室里出來,許寧歆立刻聞到一股刺鼻的酒味。

          她擔憂的快步走到床邊,心疼的推了推賀時琛的肩膀:“時琛,怎么又喝得這么多?難受嗎?你等等,我去給你弄杯蜂蜜……啊!”

          許寧歆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粗暴的扯住手臂,拉到床上。

          隨之而來的大手毫不客氣的扯掉她的睡裙,啪的一下關了燈,用力掐著她的纖腰,絲毫前戲都沒有,直接開始……

          “唔。”

          許寧歆疼的仰起脖子,貝齒咬著鮮嫩的紅唇。

          賀時琛在做的時候討厭開燈,更不允許她發出絲毫聲音。所以除了最初疼極了的悶哼,之后許寧歆都死死的閉緊嘴巴。

          他在她的身上沉默著發泄,動作粗暴又蠻橫,結束就毫不猶豫的抽身離開。

          “別讓東西流出來。”

          這是賀時琛今晚跟她說的唯一一句話。

          許寧歆習慣性的在黑暗中睜開眼,聽著賀時琛去隔壁房間洗澡、換衣服然后離開。

          結婚一年半,他們只在她的排卵期才會做。而每次她都疼的死去活來,一點快感都沒有。與其說是溫存,不如說做任務。賀時琛做完就走,從不過夜。

          他們的婚房,對他來說或許只是情趣酒店?

          許寧歆自嘲的想。

          心痛到極致,麻木了,就不會再有感覺。她從最初的歇斯底里,到現在的心如止水,受過的傷、流過的淚早就不計其數。

          今晚,她依舊像過去的無數次那樣,拿過枕頭墊高自己的臀部,讓他留下的東西在她的體內停留的時間久一點,再久一點……

          趕快懷孕吧,或許有了寶寶,時琛就會多看看她,多陪陪她。

          她本打算半個小時后就去洗澡,沒想到竟然迷迷糊糊睡著了。再醒來,天光大亮,頭疼、嗓子也疼,四肢軟的抬不起來。

          發燒了。

          許寧歆皺眉,艱難的支撐起身體。剛坐起來結果又狠狠地摔回床上。

          “好痛。”

          手臂甩了一下,剛好碰到柜角,疼的麻木。

          許寧歆等了好一會兒才艱難起身,抓過床頭柜上的手機想給賀時琛打電話。

          嘟嘟嘟……

          電話終于通了。

          “時琛,我……”

          “時琛……時琛……”

          電話里,一個陌生女人的聲音不斷叫著賀時琛的名字,夾雜著男人的粗喘,如一道驚雷,在許寧歆混沌一片的腦袋里狠狠炸開。

          她呆滯的握著電話,甚至忘了掛斷。

          “寶貝,你真棒。”

          賀時琛的聲音夾雜著情欲,沙啞又性感。

          呵,原來他在做的時候也會如此熱情又飽含愛意的夸贊對方。

          “時琛,你愛我嗎?”

          “愛,全世界最愛你。”

          那我呢?我算什么?

          許寧歆緊緊的捂著嘴巴,在心底一遍遍的質問。

          聽自己深愛的男人跟別的女人做對任何女人來說都是無法忍受的折磨,許寧歆卻自虐似得逼著自己聽完全程。

          在通話被發現之前,她甚至主動選擇掛了電話。

          她不敢被賀時琛發現,甚至懦弱的認為不讓賀時琛發現,自己就能繼續裝糊涂,繼續自欺欺人的騙自己。

          可是好難啊。

          許寧歆覺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快要死掉了。

          深吸一口氣,她下定決心一般撥出一串銘記于心的號碼。

        第2章 金屋藏嬌

          “歆歆,是你嗎?”

          聽到熟悉的溫柔嗓音,許寧歆的淚腺差點又崩潰。她狠狠地咬了下舌尖,這才忍住。

          “是我。”

          “聲音這么沙啞,是生病了嗎?”

          “沒……沒事。”許寧歆掐著自己的大腿,拼命忍耐著眼淚:“安河,麻煩你幫我調查一件事。”

          三天后,左岸咖啡廳。

          “安河。”

          眉目溫潤的男人聽到聲音,立刻抬頭,看到許寧歆消瘦單薄的模樣,既心疼又憤怒。

          “歆歆,我們才多久不見你就瘦成這個樣子?一定是賀時琛!我就知道他不是東西!這個混蛋,你知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不行,我要去找他算賬!”

          安河怒不可遏的站起來,許寧歆連忙拉住他。

          “安河,你冷靜點。”

          看到許寧歆眼底的祈求,安河就像泄了氣的皮球,頹然無力的坐下。

          “你自己看吧。”

          許寧歆拿過紙袋,打開,里面裝著厚厚一沓照片。

          盡管早已做好準備,可看到賀時琛跟別的女人親昵擁抱、接吻的照片時,許寧歆的心還是狠狠的抽痛著。

          “那女的被保護的很好,他們出門總是戴著口罩,我還沒查清楚她是誰。”

          安河顯然還在生氣,語氣很生硬。

          見許寧歆竟然還能沉住氣一張張的翻看照片,安河恨鐵不成鋼的盯著她:“你難道一點都不生氣嗎?他賀時琛都已經在外面金屋藏嬌了!”

          “謝謝你安河,剩下的事情我會自己處理。”

          許寧歆把照片放進包里,硬擠出的笑比哭還要難看,身形踉蹌,站起來的時候差點摔倒。

          “歆歆,你……”

          “我沒事,真的沒事。”

          許寧歆語速飛快的說,逼著自己笑:“我還有事,先走了。改天請你吃飯。”

          她背影倉惶,每一步都像走在刀刃上。從咖啡廳到車里,短短的距離她卻感覺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她用力的抓著方向盤,嘴里發出嗬嗬的聲音。

          絕望到極致。

          賀時琛。賀時琛。賀時琛。

          她滿腦子都是初見時那個男人器宇軒昂的模樣,像耀眼的發光體,跨越一切硬生生的駐扎在她的心臟。從此生根發芽,刻骨銘心。

          她像撲火的飛蛾,不顧一切阻礙嫁給他。幻想中甜蜜幸福的生活如同泡影,機械麻木的性、淡漠冰冷的姿態,先愛就活該被傷害嗎?

          不,她不甘心!

          她要找到他金屋藏嬌的地方,當面問清楚。

          許寧歆忍著高燒的痛苦,狠狠咬著口腔內側,啟動車子疾馳而去。

          一個小時后。

          這一片是高檔別墅區,沒有門禁卡車子進不去。許寧歆只好把車子停在路邊,一邊琢磨著借口一邊走向大門。

          “徐小姐。”

          站得筆直的門衛看到許寧歆竟然嫻熟的舉起右臂敬禮打招呼,熱情的替她刷卡開門。

          “您今天氣色不錯。”

          “謝謝。”

          許寧歆只當對方認錯人,道謝過后就匆匆離去。

          找到照片里的那棟別墅,不難。

          更幸運的是,她要找的人就在花園。賀時琛一身休閑裝,手里竟然拿著花匠用的剪刀在修剪薔薇花叢,時不時側頭跟身邊的女人說話。

          那樣溫柔的笑容是她從未見過的。

        第3章 她只是生孩子工具

          在她面前,賀時琛總是冰冷沉默,像移動的冰山,凍的人心灰意冷。

          原來難過的時候,連呼吸都能讓人痛不欲生。

          許寧歆攥緊了鏤空鐵門的欄桿,死死的盯著被賀時琛高大身影擋住的女人。只能隱約聽到她的聲音,那么甜美,笑聲那么開懷幸福。

          “好了寶貝,咱們該回去了。再曬下去,當心你的皮膚變黑。”

          “哎呀,難道我變黑了時琛就不愛了嗎?”

          “當然不會。”賀時琛笑著刮了下她的鼻子,聲音里是滿滿的寵溺:“哪怕你變得又老又丑,在我心里也是最美的,我最愛你。”

          “哼,甜言蜜語。”

          “呵,還有更甜的,要試試嗎?”

          賀時琛笑著摟住對方的腰,兩人親昵的接吻。

          也因此,許寧歆清楚的看到那女人的臉。

          “怎么可能?”

          那張臉……那張臉跟她自己的一模一樣。天底下能如此相像的只有雙胞胎!可明明她是獨生女啊!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許寧歆無法接受眼前的一切,腦袋里一陣眩暈,差點昏過去。

          她趕緊使勁兒掐了把手心,刺痛讓眩暈感褪去。

          再看向花園時,已經沒了兩人的身影。

          都已經找到這兒來了,許寧歆不甘就這么離開。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眷顧,她居然欣喜的發現別墅外面的鏤空鐵門沒有鎖!

          許寧歆小心翼翼的推開門,閃身進去。

          她無聲的站在一扇窗戶下面,親眼看著賀時琛迫不及待的要著那個女人。每一個動作都透出迫切跟瘋狂,要不夠的疼愛著她。

          從心如刀割到麻木不仁,不過是短短一夜罷了。

          “時琛,不要出去!在里面,在里面好不好?我想懷孕,想生下跟你的孩子。”

          “傻瓜,你身體不好,怎么能懷孕。”

          賀時琛的聲音里滿是忍耐,他掐著女人的纖腰,攀上頂點時猛的出來……他緊緊地抱著對方,安撫的親吻著她的唇角。

          “別擔心寶貝,那個女人很快就會懷孕。等她肚子里的孩子生出來,我就跟她離婚,娶你。”

          “可是我好擔心,也好難過。一想到時琛你為了我要勉強自己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我就好痛苦,為什么我的身體這么不好?為什么我不能給你生孩子!”

          徐彤緊緊地抱著賀時琛,痛苦又自責的哽咽著。

          而在賀時琛看不到的地方,她的嘴唇卻惡毒的上揚,笑容充滿了算計和怨毒。

          賀時琛心疼極了,擁著她不斷安慰。

          “許寧歆不過是個生孩子的工具罷了,如果不是為了咱們的以后,我連碰都不會碰她。你乖,我最愛你了。別哭,我心疼。”

          “時琛……”

          客廳里的男女又開始黏糊糊的親在一起,許寧歆卻什么都聽不到。

          她的腦海中不斷回響著賀時琛的話。

          她不過是個生孩子的工具罷了!

          呵,原來自己對賀時琛來說只是個生孩子的工具。怪不得啊,怪不得他只在排卵期跟自己做愛,機械麻木的像完任務。

          她真傻,真的。

          許寧歆苦笑著后退,不小心撞翻了旁邊的工具。

          “誰!”

        第4章 這輩子都別想離婚

          許寧歆惴惴不安的縮在角落里,生怕被發現。

          恰好有一只貓竄過去,替她背了鍋。趁著賀時琛轉身回去,許寧歆頭也不回的逃出這棟讓自己幾乎窒息的別墅。

          一口氣跑上車,許寧歆的臉色突然變得慘白。

          冷汗從她的鬢角不斷滑落,貝齒死死的咬著唇。

          小腹一陣陣的墜痛,她甚至清晰的感覺到有溫柔的液體流出來,嚇得許寧歆動也不敢動。等那陣疼痛過去,她立刻驅車趕往最近的醫院。

          醫生辦公室。

          “醫生,您說我懷孕了?”

          許寧歆不可置信的看著拿著化驗單的醫生,是她聽錯了嗎?

          不久前才得知自己只是生育工具,忽然就被確診懷孕。如果賀時琛知道他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想到那個冷漠絕情的男人,許寧歆不由狠狠打了個寒顫。

          “胎兒還不足兩個月,正是危險的時候。平時你要多注意,這次幸虧只是見紅,下次可就不一定這么幸運了。”

          “我知道了,謝謝醫生。”

          許寧歆慘白著臉,從醫生手里拿過化驗單奪門而出。

          她像被抽走了靈魂的木偶,麻木的穿過人群,好幾次差點撞到別人摔倒。

          她懷孕了!

          怎么辦?她懷孕了!

          曾經的自己那么期盼能快點懷孕,現在卻覺得腹中的胎兒是罪惡的源泉,那么的丑惡,那么的恐怖,像吃人的惡魔。

          打掉嗎?

          趁著賀時琛不知道,她現在就去醫院做人流。

          只要她不懷孕,賀時琛就不會跟自己離婚,不會跟那個女人雙宿雙飛。

          對,只要打掉孩子就什么都解決了。

          許寧歆像魔怔似得,忽然停下。她赤紅著眼,死死的盯著尚且平坦的小腹。

          就在這時,一個白白胖胖的孩子突然撲過來,撞到許寧歆的腿。她回過神來,恰好對上孩子純真的視線。心臟被狠狠地攥緊,許寧歆驟然清醒。

          她一定是瘋了,竟然想要殺死自己的孩子!

          “對不起。”

          孩子的母親急忙跑過來,跟許寧歆道歉過后就抱著孩子離開了。

          她要保住這個孩子,不如僅此,她還要隱瞞賀時琛。只要她躲起來,賀時琛找不到自己肯定就沒辦法離婚。等孩子生下來她就回許家,爸媽一定會原諒她,庇護她跟孩子的。

          這輩子賀時琛都休想跟自己離婚,休想跟那個女人在一起!

          許寧歆下定決心,眼底滿是堅決。

          她把自己的車開回去,連行李都不敢收拾,直接叫車到別墅區載她離開。

          路上給安河發了消息,讓他換一輛誰也沒見過的車到約好的地點找她。

          “歆歆,發生什么事了?”

          “對不起安河,我實在沒辦法只能找你。求你,幫我找一個隱秘的地方,我要藏起來,不能被賀時琛找到。”

          “究竟發生了什么?”

          許寧歆倉惶的模樣讓安河擔心不已,他再三追問許寧歆也避而不談,只求他幫自己安排一個隱秘的住處。

          無奈,安河只好答應。

          許寧歆愧疚的紅著眼睛,她不敢告訴安河自己懷孕的事。不是不相信他,而是為了保護他。她擔心賀時琛早晚會找到安河,而知道的越少,安河就越安全。

        第5章 竟敢故意玩失蹤

          賀時琛再次帶著滿身的酒氣回到別墅。

          他不喜歡許寧歆,哪怕她有著跟徐彤一模一樣的臉。他甚至不愿意碰她,為了徐彤才在忍耐,所以每次發生關系前他都會喝酒。

          只有在半醉的時候,他才能暫時把許寧歆當做徐彤。

          推開臥室門,里面空蕩蕩的,并沒有許寧歆的身影。

          賀時琛皺眉,眉宇間寫滿了不悅。

          他陰沉著臉下樓,然而找遍別墅也沒有找到許寧歆的影子。她平時常開的那輛車就停在車庫,仿佛昭示著什么。

          心情無端有些煩躁。

          賀時琛捏了捏眉心,冷著臉把別墅的傭人都叫出來。

          “許寧歆呢?有沒有人看到她?”

          負責打掃衛生的小紅怯怯的站出來,戰戰兢兢的回答:“我,我下午打掃衛生的時候見太太回來過。后來又看到夫人出去,而且……而且夫人狀態看起來有些不對,慌慌張張的。”

          “那你怎么不攔住她?”

          “我……”

          小紅嚇得面無血色,賀時琛看了煩悶的不行,揮手讓傭人們都散了。

          給自己的人打電話,讓他們盡快查到許寧歆的行蹤,賀時琛轉身上樓。

          他打開衣柜,仔細檢查了整間臥室。發現許寧歆什么東西都沒帶走后,他不但沒有松口氣,反而覺得更加煩躁。

          這一等不知不覺就到了深夜,直到徐彤的電話打過來賀時琛才回過神來。

          “時琛,你怎么還沒回來?我擔心你,睡不著。”

          徐彤在電話另一端軟軟的撒嬌,若是平時,賀時琛肯定二話不說就回去,今天卻無暇他顧。

          “乖,你先睡吧,我這邊有點事要處理。”

          “怎么了?”

          徐彤擔憂的問,心里卻閃過無數念頭。

          該不會是許寧歆那個賤人做了什么吧?不然時琛怎么可能不回來!

          呵,她果然還是小看那個賤人了嗎?

          “沒什么,別擔心。好了寶貝,早點睡,身體要緊。”

          “可是你不在,我睡不著。”

          “你乖,我保證明天你睡醒一睜眼就能看到我。”

          賀時琛還能耐心的哄著她,徐彤這下才放心。

          “說話要算數。”

          “一定。”

          “那你忙吧,別太累了,晚安。”

          掛了電話,賀時琛臉上的柔情蜜意瞬間變成憤怒和煩躁。

          都是許寧歆!如果不是她突然搞失蹤,自己這會兒早就回到彤彤身邊陪著她了。想到他的彤彤這會兒肯定紅著眼眶孤零零的入睡,他就心疼不已。

          順帶的,更加厭惡許寧歆。

          直到天亮還沒有任何許寧歆的消息,賀時琛記掛著徐彤,不得不離開別墅。

          “你說昨天碧水灣的保安見過許寧歆?”

          碧水灣就是徐彤居住的別墅區。

          想到她來的時候剛好是自己跟徐彤……難道說,當時他聽到的聲音不是貓弄的,而是許寧歆?

          她跟蹤自己?

          賀時琛的眼里瞬間充斥著怒意和厭惡,不過是個生孩子的工具,居然妄圖掌控自己的行蹤。

          這么說,她的失蹤也并非無緣無故。

          想到許寧歆對自己的感情,賀時琛懷疑她故意出走,借此嚇唬自己,想要拿喬。

          呵。真是蠢女人!那就別怪他心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