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由網絡作者世界只因有你所寫的《絕藝非凡,剩情難斷》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說,主角林水心

        發布時間:2019-03-08 10:03

        林水心百里云免費閱讀

        絕藝非凡,剩情難斷全文閱讀

          由網絡作者世界只因有你所寫的《絕藝非凡,剩情難斷》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說,主角林水心百里云。這本書全文講述林水心一出生就失去親人,被視為廢物趕出家門,這或者就是她宿命的起源,她心懷仇恨,本是為仇恨而生,卻終歸逃脫不了凡世的七情六欲。
          “我們不下去幫幫忙?”林水心有些慵懶的說道。
          陌少陵沒有說話,只是摟著林水心的肩膀從樹上飛了下來,然后兩個人就像是閑庭漫步一樣。
          百里雪的長鞭纏繞上了婧華的佩劍,一時之間兩個人的全部精神力都在自己的武器上。
          而婧華這個時候身上的黑氣越來越深,百里雪身上所散發出得乳白色光芒竟然在一點一點的消失,百里雪的額頭上也布滿了細汗。
          而百里云這個時候卻只能看著,而無法幫忙,他使勁捶打著結界,卻發現怎么都是無濟于事。
          這個時候百里云卻發現從遠處走過來的兩個人,臉上都帶著面具,他想起了當日在太后的壽宴,這兩個人也曾一同出現過。
          可是百里云這個時候卻發現自己說的話根本就沒有辦法穿出去。
          就在百里云感到絕望的時候,陌少陵卻轉過身朝著他一笑。
          百里云瞬間就知道了這一次自己的妹妹又救了。
          正在和婧華對戰的百里雪越來越感覺到了自己體內靈力的流失,而婧華卻沒有感覺到一絲一毫的壓力。

        第1章 不悅交談

          有的人生命溫柔美好?有的人時光單純天真?無憂無慮,可是人世卻曲折回繞,讓人無法尋求自己。

          林水心就是這樣波瀾坎坷的人,林家是世家大閥,她也算其中一個郡主,但是一次意外被趕出來的時候,她這個郡主就是名不符實了,她之前住在林家,到現在整個林家都容不下她,對她來說自己又說過什么?如今的一切都是需要靠她自己獲得的,她也沒必要念著當初的感情不放。

          她還有自己那個一心想要飛上高枝變鳳凰的所謂的妹妹,對自己可謂沒有半點親情可言,她深知自己不是個多善良的人,有怨報怨有仇報仇,自然也不會落下一點恩情,讓她有種無依無靠的感覺。

          雪上加霜的是嫉妒她的人還不少,其中孫麗麗就是一個,說起這孫麗麗也是一位侯爺的女兒,也就是所謂的郡主了,只是似乎對于林水心的存在,她并不是多滿意,她覺得,林水心對她來說的確算是個威脅,先不說林水心一個廢物被趕出林家之后怎樣混上的郡主身份,而且自己所愛的人竟然也被她迷惑了。

          只是這次孫麗麗的到來,她倒是沒有想到,畢竟她也是個郡主,卻沒想到如今像個潑婦一樣找上門來了。

          林水心已經身為郡主,本就不必向這孫麗麗行禮,如今見她這樣氣沖沖的前來,自然也不愿多作理會,隨意的擺了擺手,示意丫鬟去倒了杯茶端來罷了。

          “林水心,你見了本郡主也不行禮?”孫麗麗尖聲尖氣的笑到。

          林水心冷笑“我的千金大小姐,別說你是郡主,現在我怎么說也是個郡主吧,你是來我家做客,你不行禮就算了,難道還反過來要我像你行禮?這就是侯爺府的規矩嗎?”

          孫麗麗見林水心這樣咄咄逼人,雖然心中生恨,但平日受到教養頗多,關乎那些罵人的東西她自然也不會多少,既然嘴上不行,她想自己身份怎么說也比這個卑賤的被轟出家門的野種厲害,怎么也不必怕她。

          既然這么想了,孫麗麗立馬走上前幾步,便要一個耳光扇上去,林水心也不是個任人欺負的主兒,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聲音陰的發冷“怎么?你還想打我不成?”

          “你一個廢物,被家人轟出來的野種有什么好高興的,給本小姐睜大眼睛,我才是侯爺的女兒,你算是個什么東西,敢跟本郡主動手!”孫麗麗說著掙扎了幾下,卻沒有掙脫開,她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的力氣竟然這么大。

          這句話算是戳在了林水心的心窩上,關于那個家,她有太多的恨,太多的怨,自己的親生母親為此而死,自己也因此被驅逐出家門,她忘不了那些對她來說所謂的家人,那恐怕是她此生永遠無法解脫的噩夢了。

          “給我閉嘴。”林水心憤怒得到。

          平兒見自己的主子被欺負,自然不能無動于衷,于是立馬沖了過去“林水心,我們郡主也是你可以欺侮的嘛!快放手!”

          林水心冷眼看著平兒,思慮片刻還是將她放了下來,畢竟現在的自己,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也就是所謂的閣主身份了,這事除了遙冰閣閣主陌少凌之外,倒是沒人知曉了,也算是安全吧。

          平兒扶著孫麗麗,連忙問到“郡主,郡主你沒事吧!”

          孫麗麗并不回答平兒的話,反而冷眼看著林水心,林水心自然感覺到了她狠毒的目光,于是冷笑道“怎么,郡主受不了這番欺侮?所謂欺侮不過就是我抓住了郡主想要打我的手,郡主難道是想要打回來嗎?”

          “林水心,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沒了林家的庇護,就算你是個郡主也不過是個空名頭,你還真以為自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我呸,你這一輩子,怕是就這點出息吧!”孫麗麗冷哼道。

          “是呢是呢,郡主說的是。”林水心佯裝微笑的道“我就算是個空架子,這些東西都是考我自己的能力得來的可不像是郡主,有個好爹就行,每天在家吃軟飯,還養了個公主病!”

          孫麗麗發現自己根本說不過林水心,氣的上氣不接下氣,便抬起手有一個耳光要扇過去,卻沒想到這次林水心竟然不躲不閃,反而一掌拍了過來。

          孫麗麗被林水心強大的靈力擊飛了出去,她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甚至忘記了自己的傷痛,“怎么會,怎么會?”

          是啊,怎么會呢?一個廢物竟然修得如此高的靈力,自己甚至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打敗了呢。

          “郡主,郡主你沒事吧!”平兒見自家主子被打飛出去,急忙趕了過去。

          林水心冷眼看著兩人,冷聲道“滾!”

          孫麗麗仍然在驚愕之中還沒反應過來,平兒倒是一心護主,站在孫麗麗面前緊緊的盯著林水心。

          林水心斜眼看了一眼被平兒扶著的孫麗麗,然后頭也不回的就飛進了自己的房間,門隨之也就關上了。

          “郡主你怎么樣了?”平兒有些著急的看著孫麗麗。

          孫麗麗捂著自己被林水心打傷的地方,眼里憤怒的火光在跳躍,可是聯想到自己剛才還沒有出手就被林水心打傷了,心里不免有些心有余悸。

          “平兒,我們回府。”孫麗麗膽戰心驚的道。

          聽了自家郡主的話,平兒連忙就扶著孫麗麗朝門外走去,走之前還不忘狠狠瞪了一眼早就已經緊閉的大門。

          一出門的孫麗麗就遇到了從外面回府的林天姿。

          林天姿也有些驚訝的看著從自己家里出來還是被扶出來的孫麗麗。

          “郡主你這是怎么?”林天姿急忙就跑了過去。

          看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林天姿,孫麗麗冷哼了一聲,就讓平兒扶著自己就離開了。

          “不過是個郡主而已,等我成了裕王妃我一定會讓你跪在我的面前。”望著孫麗麗的背影林天姿狠狠的說道,然后就帶著飛燕走進了丞相府。

          林水心現在是極度不悅的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林天姿,偏偏某些人就跟沒事人一樣坐在那里喝著茶水。

          “說吧,你今天來到底是為了什么?”林水心不耐煩的道,畢竟剛剛送走了一個麻煩的主兒,現在卻又來了一個,況且自己現在與林家已經沒有任何關系,就算有,也不過是仇恨罷了,還來牽扯自己干嘛。

          林天姿喝了一口茶水,然后才放下林天姿抬頭微笑的對著林水心說道“兩日以后這里會有一個游園會到時候還希望大姐姐可以出席。”

          “洛小姐,你的記性果真是不太好,我早就已經從林家除名了,又那里是你的大姐姐,按照規矩,你該叫我一聲郡主才對。”林水心冷笑的對著林天姿說道。

          聽了林水心這話林天姿一下子就握緊了自己的拳頭,眼里也閃過了一絲冷光。

          以林天姿的個性怎么會愿意被人踩在腳下,更何況這個人還是當初被自己踩在腳下的女人,但是礙于身份,現在她也不敢多說什么,于是佯裝微笑對我回答道“是么?看來是我記錯了,那么到時候還請郡主可以出席了,要是沒有事我就先走了。”

          林水心沒有話,只是淡淡的看著林天姿,最后還是林天姿覺得自己實在沒法在好好的跟林水心待下去,直接就轉身出去了。

          林天姿自是不愿意和林水心多呆一會,僅是看到她現在的模樣她就恨得牙癢癢,為什么這么好運氣的不是自己,所有的好事不都應該落在自己身上嗎?畢竟自己才是林家名正言順記在族譜上的女兒啊。

          看著林天姿匆忙離開的背影,林水心的嘴角掛起了越加明顯的微笑。

          雖然還不知道下一步的計劃是什么,也不曉得她們在那所謂對我游園會上又要做什么小動作,不過總歸看來是又要有一場好戲要看了,如今看來,這場好戲與自己還脫不了干系呢!

          被平兒扶回武侯府的孫麗麗,還沒有躺在床上就吐出了一口鮮血。

          孫麗麗畢竟是郡主,因為怕被人笑話,強忍了一路直到回到了房間才吐出這一口血也是不容易了。

          “郡主,你先躺下,平兒現在就去找老爺去。”平兒臉色刷百的看著孫麗麗。

          等到平兒將武侯府請過來的時候,孫末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女兒已經昏迷了過去。

          “郡主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孫末立刻就沉這臉色問道。

          “啟稟侯爺,是丞相府的林水心打傷郡主的。”平兒急忙就低著頭將一切的事情就說明白了。

          孫末聽了以后,咬牙切齒的說道“好一個林清初啊,養出的廢物女兒,都敢欺負本侯的人,來人現在帶人去丞相府,平兒你現在里了去請李藥師過來。”

          聽了孫末這話,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在忙碌,畢竟出事的可是郡主,侯爺的心頭肉,她們若是不抓緊這個時機好好伺候,怕是就永無出頭之日了。

          不一會就看到了一位中年男人身后帶著一位藥童就由平兒帶著走了進來,而孫末看到老者以后就急忙迎了過去。

          走到老者的面前孫末很是尊敬的朝著看著作揖說道“勞煩李藥師了。”

          李藥師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就走到了已經昏迷的孫麗麗的床前,替她把脈。

        第2章 打上門來

          然后他身后的藥童,很是熟念的就從藥箱里拿出了一粒藥丸就遞了過去。

          “李藥師我的女兒怎么了?”孫末有些不安的看著那個人。

          被稱作李藥師的男人,將藥喂到孫麗麗的嘴里以后,就站了起來。

          “無礙,太陽落山之前會醒過來。”惜字如金的說完以后,看也沒有看孫末就帶著自己的藥童就走了出去。

          聽了這話孫末轉身就坐在了孫麗麗的床前。

          “平兒好好照看小姐,本侯要去一趟丞相府。”

          “是,奴婢奴婢知道了。”

          孫末一走出自己女兒的房間,看了一眼已經等候在府外等候這的人,跨上馬以后帶著自己的人就朝著丞相府走去。

          而在丞相府里的林清初總感覺今天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一樣,因為他的右眼皮一直都在跳。

          果不其然的就是,還沒有等林清初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有下人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

          “老……老爺不好了,武侯府帶了一大隊人馬過來了。”

          林清初聽了這話,有些不明吧剛要說話孫末直接就從外面帶著自己的人走了進來。

          一走進以后孫末很是不客氣的自己就直接坐下了。

          林清初剛要上前行禮,孫末就直接打斷了。

          “得了吧,你這洛丞相的大禮本侯了承受不起,你可是養了一位好女兒。”孫末有些譏諷的說道。

          而這邊的林清初也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不懂侯爺到底在說什么,還請侯爺明示。”

          “哼。”孫末冷哼了一聲,然后說道“我指的就是你那廢物女兒,她打傷了我女兒。”

          林清初聽了以后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但是同時心里又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氣,因為這件事與林天姿有關,但是一想到這是竟然是林水心惹出來的,頓時變了臉色。

          “侯爺,有所不知,這林水心早就已經不是林家的人了,如今她竟然敢打傷郡主,那么她交由侯爺處置就是。”林清初自然而然的說道。

          “哼,算你識相。”孫末冷哼了一聲,立馬就有丞相府里的下人走了過來為他帶路。

          而在外面聽到了這話以后,林天姿自然是開心得不得了,因為現在已經有人在幫她對付林水心,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林水心被武侯府帶走的狼狽樣子。

          沐浴以后懶洋洋的窩在美人塌上的林水心,聽了有人過來的腳步聲依舊沒有起來,只是支著腦袋看著屏風外面的那些人。

          剛剛為孫末帶路的那個人,看到了林水心沒有出來行禮急忙就喊道“大膽林水心,武侯爺來了,還不趕緊出來跪下。”

          聽了這話林水心的眉頭一蹙,還沒等她想到自己該怎么辦,就聽到了剛剛那個人一聲“啊”的慘叫聲。

          林水心疑問了,自己還沒出手啊,是誰?難道是他?不可能他要是出來不可能感受到啊。

          林水心還沒有想明白就看到了一團自己的小東西朝著自己奔可過來,好吧林水心扶額了原來是這小東西啊。

          而孫末這是皺著眉頭看著發生的這一切。

          林水心彎腰就抱起了紫羽,然后就從屏風了走了出來。

          今日的林水心三千墨發沒有一絲的束縛就那么簡簡單單的披散這頭發,穿著一身紅色的衣服,臉上未施粉黛。

          “武侯爺孫末?”林水心笑著問道。

          “大膽,我們侯爺的名字也是你可以叫的嗎?”孫末身后的一個人說道。

          聽了這話,林水心只是抬眼看了那個人一眼,下一秒眾人都聽到了那個人捂著自己的嘴不知道怎么了。只知道從那以后這個人再也沒有說過話。

          “就是你打傷了我的女兒?”孫末冷著一張臉手背在后面問道。

          “就是我打傷的那又如何?怎么武侯爺這是要準備將我帶到你女兒面前?”林水心抱著紫羽笑得是一臉的明媚。

          “如果洛小姐能自覺的跟本侯去麗麗道歉的話,我保證洛小姐不會受任何得皮肉之傷。”

          聽了孫末的這話,林水心非但沒有緊張或者是害怕只是笑了兩聲。

          “照著您的說法,如果今天我不跟你走,你是不是還要對我動手?”

          林水心的臉上只是淡笑,除此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多余表情,而孫末的臉色是越來越冷。

          就在雙方準備動手的時候,林水心的腰上多了一只手,身邊多了一位帶著銀色面具的男人,而這個男人自然而然的摟著林水心。

          “我不過是不在半天而已,你就給我惹出麻煩了?”說著話的時候

          不難聽出雖有責怪,但是語氣里卻更多的是寵溺。

          “我沒有,我不過是失手打傷了他女兒,他非得要把我抓走。”林水心直接就來了一個惡人先告狀。

          孫末聽了這話以后,沒差點氣死,他這輩子什么樣的女人沒有見過就是沒有見過這么能顛倒黑白的女人。

          而陌少陵聽了這話以后,立刻就抬頭冷冷的看了一眼自己眼前么這些人,頓時這些人就感覺自己肺里的氧氣都快消失了一樣,而孫末明顯也有些吃力的看著林水心個陌少陵。

          “怎么?武侯爺是不打算離開了?還是一定要帶走本君的女人呢?更或者是武侯爺想這么多的人都留下給你陪葬?”

          孫末回頭看了一眼自己帶過來的人,最后決定這次還是先走為妙,因為他有的是機會。

          二話不說的就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了清幽閣,甚至是直接就離開了丞相府。

          林天姿在清幽閣外面不甘心的跺了跺自己的腳,隨后也是一臉的不甘心的離開了。

          回到武侯府的孫末越來越覺得那個人男人自己似乎在那里見過一樣,可是怎么也想不起來。

          最后想到了他臉上的銀色面具他這才想來買太后的壽宴上的時候有過這么一個人的出現,那就是遙冰閣的閣主。

          一想到這里孫末手里的茶杯直接就掉在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孫末只要一想到自己今天看到的那個人就是遙冰閣的閣主,手里的杯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急忙就有下人過來將地上的碎瓷片打掃干凈,然后低著頭退了出去。

          陌少陵擁著林水心回到清幽閣的時候,挑挑眉意思很明確。

          “我交代,我全部都交代。”一看到陌少陵的這個表情,林水心立馬就是什么都愿意坦白了。

          “她自己要來找我的事情,我不可能站著讓她打吧,所以一個不小心就將她從屋子里打到了屋子外。”

          說著話的時候林水心表情的可是很誠懇,給是認真的。

          聽了這話,陌少陵只是笑著捏了捏林水心的鼻尖說道“我要說的不是這個。”

          “那你這副表情是怎么回事?”林水心皺眉問道。

          “我生氣的是你處理的不干凈,我今天要是不來,你是不是就會暴露你的身份?”

          聽了陌少陵的話,林水心很是配合的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啊,下次保證會處理的干干凈凈的。”

          林水心如此真誠的樣子就差點舉著手指發誓了。

          陌少陵沒有說話,只是將林水心抱得更緊了,仿佛一松開她就會消失一樣。

          “少陵,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林水心有些不解的看著閉著眼睛的陌少陵。

          “沒什么,只是突然想要抱緊你。”

          陌少陵的說話的聲音顯得有些低沉,而林水心也沒有聽出他話里的那一絲絲擔憂的情緒。

          就這樣兩個人相擁著誰也沒有說話。

          裕王府。

          百里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些可笑的看著跪在地上的陳溢盛。

          這個時候的百里雪突然想到了一句話“無事不登三寶殿。”

          而跪在地上的陳溢盛也不知道自己這到底是要干嘛,明明自己面對是和女子兒

          而已可是他缺感覺比面對夜冥華的時候更加的緊張。

          “說吧,陳公公你到底有什么事?”百里雪的語氣及其的慵懶。

          “啟……啟稟公主,皇上讓公主您進宮一趟。”跪在地上的陳溢盛說著話的時候舌頭不直覺的就大舌頭了,這個時候他真想狠狠的抽自己一巴掌。

          “是么?回去轉告他,本公主沒有時間進宮。”

          說完這話以后,百里雪起身頭也不回的朝著外面走去,壓根就沒有顧及到還跪在地上的陳溢盛。

          等確定百里雪真的走了之后,陳溢盛這才敢從地上爬起來,然后用自己的衣服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這樣的結果和他估計根本就是一樣。

          想了想他還是覺得自己應該早點回宮才對啊,然后搖著手里的拂塵就朝著就皇宮的方向走去。

          在御書房批改奏折的夜冥華,絲毫就沒有注意到自己派出去的人已經回來了。

          “皇上。”一直到陳溢盛開口叫了一聲皇上,夜冥華這才反映過來。

          “溢盛你回來了?雪兒也來了么?快喧她進來吧”夜冥華頭也不抬的看著自己手上的奏折。

          這個問題一時之間陳溢盛也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回答了

          “皇上,雪公主她說她沒有時間進宮。”

          最終陳溢盛還是下定了決心說了出來。

          夜冥華一聽到這件事,手里的拿著的有些明顯就抖了一下,抬頭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御書房的門外。

          過了半晌他才相信自己要等得人沒有來。

        第3章 不得不放

          “沒事,溢盛去吩咐御膳房將今晚所準備的晚宴都撤了吧。”夜冥華依舊是笑著吩咐陳溢盛。

          等到陳溢盛退了出去以后,夜冥華這才放下了自己手機的奏折,有些疲憊的揉了揉自己的眉頭。

          臉上也沒有了剛剛的笑意,他終究是不明白為何自己的這個女兒會如此的怨恨自己,會如此的不愿意和自己吃一頓飯。

          哪怕今天是她自己的生辰,過去的今年都那么以來他從來沒有陪她過一次生辰。

          百里雪站在自己的院子里,抬頭望著已經快要下山的夕陽,拿出了當日墨辰奕在走之前遞給自己的玉佩。

          她一直都知道墨辰奕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她怎么也不會知道墨辰奕會是紅衣衛的統領,這是可以的半個南嶺國可以抗衡的勢力啊。

          在遠方的墨辰奕也是如此的看著一樣,眉眼間都是淡淡的微笑,因為他知道他的丫頭已經長大了,等她完成了她的事,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她的身邊。

          可是到了最后墨辰奕卻發現自己真的不得不放手,因為ta發現了她的身邊早就已經有了人。

          從外面一回來的百里云就看到了自己的妹妹正對著一塊玉佩發呆,他有意外的走了過去。

          “雪兒你這是在想什么?”

          聽到了自己身后有人再叫自己,百里雪這才回過神來。

          “沒什么,皇兄你今天怎么回來的這么早?”百里雪有些詫異的看著今天突然回來這么早的百里云。

          而百里云則是笑得一臉的高深莫測,就是不說話。

          百里雪有些不解的看著自己皇兄臉上的表情,眉頭緊緊的皺著。

          “閉上眼睛跟我來了。”百里云繼續故裝神秘的說道。

          聽了自己皇兄的話百里雪就是很聽話的就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百里云拉著他的手朝著外面走去。

          走了大概半刻鐘的時候,百里云這才停了下來。

          “雪兒,站在你可以睜開你的眼睛了,要慢慢的睜開哦。”

          聽了自己皇兄的話,百里雪一點一點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結果一睜開眼睛就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眼前的景物。

          空曠的草坪上,全部都放滿了燈籠,片片花瓣飛舞在兩兄妹之間。

          “雪兒難道忘了么?今天是你的生辰這里的都是為你準備的。”

          隨著百里云的這句話剛說完,天上瞬間就飛上去很多的孔明燈。

          抬頭就看到飛向天際的孔明燈,百里雪笑了,這種笑是發自自己內心的微笑。

          “皇兄謝謝你,這是我這么多年以來過的最好的一次生辰,雪兒會永遠的記在心里。”

          百里云走過去輕輕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有些寵溺的說道“傻丫頭,以后你的每個生辰,皇兄都會陪在你的身邊。”

          聽了這話,百里雪再也忍不住的就撲倒了百里云的懷里哭了起來。

          看著滿天的孔明燈,林水心有些不解了,她不知道到底是誰會這么的有心,放出這么多的孔明燈。

          “少陵你看天上。”林水心用手指著天上的孔明燈。

          而陌少陵抬頭看見以后,什么話也沒有說徑直的摟緊了林水心的腰就直接朝著孔明燈的方向飛去。

          “少陵,我們這是去那里?”半空中的林水心向陌少陵問道。

          而陌少陵并沒有著急的回答這個問題,眼神專注前方的方向,感到無趣林水心也就閉緊了自己的嘴。

          “雪兒,皇兄很是自豪的看到了你現在的成就,當然我也很愧疚因為這么多年以來,我都沒能陪在你的身邊。”

          說這話的時候,百里云的語氣滿滿的都是無限得嘆息聲。

          “皇兄,以后你再也不是一個人了,因為你還有雪兒,我們一定可以為母妃討回一個公道。”

          百里雪撲到了自己哥哥得懷里,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誰也沒有注意到此刻的陌少陵和林水心正站在一棵距離他們不遠的大樹上,兩個人靜靜得看著他們。

          “百里雪,南宮耀然,最寵愛的徒弟。”

          林水心靜靜的聽著,而陌少陵看了一眼林水心臉上得表情。

          “至于南宮耀然,南宮這個姓至今只有鳳族的人,而他的身份就是鳳族的大皇子,因為不喜歡被束縛所以逃了出來,至于哪位在南嶺國的大樓主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她的身份。”

          “那渃筱和他又是什么關系?”聽了陌少陵這話,林水心不免有些疑問了。

          “南宮耀然一母同胞的妹妹。”陌少陵說著話的時候沒有感到絲毫的壓力,仿佛就是一個與自己安危無關的話題。

          “自從上次天鳳樓一別后,這位大樓主我再也沒有見過。”

          林水心說著話的時候語氣明顯多了些不滿。

          陌少陵笑著捏了捏林水心的鼻子。

          “鼻子都快被你捏塌了。”林水心拍開了陌少陵的手,有些瞋怒的說道。

          某人似乎并沒有因為自己的行為而感到絲毫的抱歉。

          “那是因為她有不得不離開的理由,因為她必須回到鳳族去。”

          “那又如何?身為南嶺國大樓主在離開得時候難道不應該回冷月宮稟報一聲?”林水心這個時候的語氣有些微冷。

          “水心,渃筱之所以沒有稟告是因為鳳族出了點事。”陌少陵繼續耐心的解釋到。

          林水心斜倪了陌少陵一眼。

          “為什么你今天老是幫她說話?”林水心說著話的時候明顯不滿,充滿了酸酸的味道。

          聽了這話,陌少陵清笑了兩聲。

          “傻丫頭,渃筱是個不可多得人才,我這么做得目的就是想要告訴你,全天下只有一個名叫林水心的人可以讓我不顧一切。”

          說完這話之后陌少陵一點一點的靠近了林水心的臉,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低頭攝住了她得唇。

          只是短短的一吻,陌少陵就離開了林水心的唇。

          看著已經紅透臉的林水心,有些調侃的說道“笨丫頭,下次記得換氣。”

          聽了這話,林水心瞪了陌少陵一眼就轉過了自己的頭免得自己在繼續丟臉。

          就是這么簡單得一個動作和一個呼吸,卻讓本來在哭泣的百里雪察覺到了。

          一瞬間百里雪就松開了自己皇兄的懷抱,朝著離自己不遠處的大樹走去。

          陌少陵皺著眉頭看了一眼在靠近的百里雪。

          從自己的空間里拿出了林水心的月牙色面具就就替她戴上了。

          冰冷的觸感,讓林水心一驚有些不解的望著陌少陵。

          “跟著我一起待會。”陌少陵緊緊摟著林水心的腰將她更拉近了一步。

          “閣下既然來了,為何不顯身?”百里雪的聲音冰冷的響起。

          而百里云則是不解的看著自己妹妹這有些奇怪的動作,將目光也投向那顆大樹上。

          “雪兒,這顆樹上難道有人么?”百里云剛說完這句話,一個劍氣就直直的沖著他劈了過來,而他卻一點都沒有感覺過來。

          百里雪發現以后直接就閃到了自己皇兄的面前,伸手就布置了一道結界拉著百里云久朝著后面飛去。

          強大的劍氣也讓百里雪的結界顯出了一道裂痕,這個時候的百里云這才反映過來。

          “雪兒,你有沒有事?”百里云急忙就查看了一邊,發現沒有受傷這才松了一口氣。

          陌少陵和林水心也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一個人,他原以為是自己身邊這丫頭泄露了氣息,原來是還有一個人,很明顯這個人和這倆人是仇的。

          “既然都來了,還以劍氣傷人,閣下可是愿意做縮頭烏龜。”百里雪這個時候自覺的就走到了自己皇兄的面前,而天嘯也在一個時候現身,時刻準備出手。

          隱藏在暗處的婧華,這個時候也走了出來。

          和以前不一樣的是這個時候的婧華額頭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一個印記,而現在的婧華渾身都在散發一種黑氣,實力也比以前曾加了不少。

          而陌少陵看到了婧華額頭上的印記以后,不自覺的就皺緊了自己的眉頭,因為那印記是人類將自己的靈魂出賣給魔界才會有的。

          “想不到吧,我還活著。”婧華的語氣顯得有些空洞有些陰狠,說著話的時候幾乎是有些咬牙切齒的看著百里雪。

          “出乎我的意料,你竟然還活著。”

          婧華沒有從百里雪的語氣里聽到一絲一毫的驚訝,甚至是只聽到了一些嘲諷。

          如果說再次之前百里雪沒有知道來的人是誰的時候,的確是驚訝,但是這一刻百里雪反而顯得是有些莫名的鎮定,甚至是有些懶散。

          而百里云卻不是這么想的,因為這個女人他見過。

          “好大的膽子,連本王和公主你都好下殺手,婧華你可知罪。”百里云說著話的時候是冷的,就連看著婧華的眼神里都充滿了冷氣。你

          讓他沒有想到的便是,婧華是冷冷的笑了一聲便開口說道“王爺?公主?我今天就是殺你們來了。”

          剛說完婧華就朝著百里云攻擊了過去,百里雪知道自己皇兄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會是婧華的對手。

          急忙就朝著婧華飛去,解出一透明的結界將百里云護住。

          “你要殺的認識我,何必來傷及無辜,既然想玩我陪你好好玩玩。”天嘯幻化成了一條黑色的長鞭飛到了百里雪的手中。

          半空中的百里雪對著婧華就是一鞭甩了過去。

          婧華這個時候也是急忙就運用靈力抵擋,看著百里雪的眼神充滿了殺氣。

          林水心靠在陌少陵的肩頭上靜靜的看著兩個人的打斗,不曉得自己要干嘛。

        第4章 不能松懈

          “我們不下去幫幫忙?”林水心有些慵懶的說道。

          陌少陵沒有說話,只是摟著林水心的肩膀從樹上飛了下來,然后兩個人就像是閑庭漫步一樣。

          百里雪的長鞭纏繞上了婧華的佩劍,一時之間兩個人的全部精神力都在自己的武器上。

          而婧華這個時候身上的黑氣越來越深,百里雪身上所散發出得乳白色光芒竟然在一點一點的消失,百里雪的額頭上也布滿了細汗。

          而百里云這個時候卻只能看著,而無法幫忙,他使勁捶打著結界,卻發現怎么都是無濟于事。

          這個時候百里云卻發現從遠處走過來的兩個人,臉上都帶著面具,他想起了當日在太后的壽宴,這兩個人也曾一同出現過。

          可是百里云這個時候卻發現自己說的話根本就沒有辦法穿出去。

          就在百里云感到絕望的時候,陌少陵卻轉過身朝著他一笑。

          百里云瞬間就知道了這一次自己的妹妹又救了。

          正在和婧華對戰的百里雪越來越感覺到了自己體內靈力的流失,而婧華卻沒有感覺到一絲一毫的壓力。

          相反一個時候的婧華看著百里雪就感覺是看一個死人一樣。

          而在一旁的婧華似乎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已經有人來了,而百里雪已經感覺到了,可是她卻不知道自己身后的到底是什么人,現在的她一刻一不能松懈。

          她現在也不知道自己身后的人到底是敵還是友。

          陌少陵摟著林水心輕輕松松的就進入了百里雪設下的結界里。

          “兩位可是冷月宮宮主和遙冰閣閣主?”百里云一見到兩個人進來了,就急忙走了過去。

          陌少陵沒有說話,而林水心也是點了點頭。

          “裕王爺,今日本尊若是幫了你,那么你就欠本尊一個人情,這樣做你可有意見?”

          聽了林水心的話,百里云想也沒有想就直接答應了,林水心只是點了點頭就和陌少陵走了出去。

          那一瞬間百里云感覺這位冷月宮宮主的背影像極自己心中的那個人,可是卻又不敢貿然的確定。

          這個時候的百里雪感覺自己身上的所有力氣都快沒了,而婧華卻是雙眼放光的看著她。

          突然婧華的左手背到后面拿出了一枚彈珠就扔了出去,而百里雪卻沒有辦法躲閃。

          運用了身上本就已經快耗盡的靈力勉強的抵擋住。

          “哼,我看你還能抵擋得了多久。”說完婧華就擲出了五枚彈珠。

          掌心里凝聚的靈力在將要打出去的那一瞬間,一抹紫色的身影掠過。

          等到一切塵埃落定的時候,紫羽的懷里抱著的是快要行為體力而透支的百里雪,而婧華卻捂著自己的肩膀不可置信的看著突然出現的紫羽。

          “你是何人?”婧華咬牙切齒的問道。

          紫羽只是低頭看了一眼百里雪,就沒有在說話眼神冷冷的看著婧華。

          林水心默默的收起了靈力,退到了陌少陵的身邊,某人自然而然的就伸手摟住了她的腰。

          “面對一個死人,我完全覺得我沒有要說的必要。”將百里雪放下以后,讓她靠著自己的肩膀,伸出左手輕輕的擁著著她,右手聚集的靈力仿佛一頓盛開的花朵。

          而婧華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她有種想要逃跑的沖動,因為此刻的她發現她的黑暗之力對于眼前的這個男人根本就是毫無效果。

          就在靈力快要打中婧華的時候,一道黑影掠過。

          等到黑影消失的時候,婧華卻消失在了原地,紫羽只是冷冷的看著黑影和婧華消失的地方。

          “我們怎么辦?”靠在陌少陵肩頭的林水心問道。

          “我們也過去吧。”說完這話某人就摟著林水心\'\'真就走了過去。

          看到這兩個人過來以后,突然輕輕用著百里雪的紫羽加緊了自己的力度,而林水心和陌少陵只是淡然一笑。

          “是你們?”百里雪這才發現原來在自己身后的是他們兩個人。

          而這個時候的百里云也得到了自由,匆匆忙忙的就朝著這邊走了過去。

          一走到百里雪的身邊,他就將人從紫羽的手里奪了過來,抱著她就準備朝裕王府的方向走去。

          “本王今日多謝三位得救命之恩,若有時間我必定上門親自道謝。”說完以后就準備離開。

          “慢著裕王爺,這里是凝露丹一枚,拿回去讓公主服下,對她的傷會有好處。”

          聽了這個聲音,百里云停了下來,而林水心這個時候也朝著他的方向走去,將一枚丹藥遞給了百里云,在那一瞬間百里云似乎問到了自己熟悉的蓮花香。

          還沒有等百里云說句道謝的話,三個人早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他搖了搖頭抱著百里雪就朝著府里的方向走去。

          而這個時候那顆大樹后面,婧華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拳頭,咬牙切齒的看著百里雪等人離開的方向。

          “該死,該死,這次竟然沒有殺了她。”

          “你應該慶幸的是那個戴面具的男人沒有出手,否則就是圣女大人來了也救不了你。”站在婧華身后的那個黑影說道。

          聽了這話婧華立馬就收起了自己陰狠的表情,然后換上了一副一臉就趴在了男人的胸口。

          “奴家當然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婧華的聲音變得柔柔的,用手不停的在男人的胸口畫著圈圈。

          男人抓住了婧華的手。戲謔的說道“如此聽話的女人,我當然喜歡。”,然后就低頭吻住了婧華的唇。

          婧華也不停的回應著,果然不到一會男人就感覺自己忍不住了,抓住了婧華胡亂點火的手,就飛離這里來到了一處山洞。

          還沒有等婧華反映過來,男人早就已經將她的衣服運用靈力撕的粉碎,剩下的就只有一山洞的好春光。

          走在兩個人后面的紫羽突然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而陌少陵和林水心也一直沒有說話。

          將林水心送回清幽閣以后的陌少陵,突然對站在門口的紫羽說道“跟我會遙冰閣一趟,咱們需要好好的談談。”

          紫羽合適順從的就跟著陌少陵朝著外面走去,而林水心只是透過窗戶微笑著看著兩個人離開的背影。

          回到了遙冰閣以后,陌少陵走到了由兩條黑氣亞龍交織而成的椅子上,看著站在自己下面的紫羽。

          “跟著我多長時間了。”陌少陵淡淡的問道。

          “四萬八千年了,從很早以前開始我就一直跟在主人的身邊。”紫羽低著頭準確無誤的報出了時間。

          “很好,那么你學會了什么?跟我這場時間。”陌少陵繼續追問道。

          “先祖遺訓,契約神獸不得與凡人相戀,違者必誅之。”紫羽低著頭握著自己的拳頭說道。

          聽了這話,陌少陵從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了紫羽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先祖也說了違者必誅之,但是他說的必誅之指的是如果神獸的主人發現了自己的神獸與凡人相戀,就必須殺了它,但是我不會,想做什么就去吧。”

          然后就是陌少陵的身體一點一滴的在變得透明,一直到最后陌少陵消失。

          等到紫羽抬起頭的時候,才發現自家主人早就已經不在了,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瞅了一眼遙冰閣,紫羽果斷的就準備離開了,在離開以前聽到了這么一聲“啊,黑曜我一定要殺了你。”

          額,聽了這聲音紫羽扶額了。

          景風一臉怒氣的看著自己的靈寵,他真的不知道自己這輩子是欠了這貨的還是上輩子自己怎么了它。

          “不就是把你的丹藥吃了嗎,你至于么?”某個惹事的小獸,淡淡的瞥了一眼自家主人,然后又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可是你吃的是我的夢魂丹啊,你可知道一顆丹藥耗費了我多長時間,耗費了我多少了的珍奇藥草。”景風繼續咆哮著。

          見黑曜不理會自己,景風總感覺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索性就不在說話了。

          紫羽回到清幽閣的時候,恰好發現自己主人的女人真在午睡,然后就退了出去將門關上,飛到了院子的大樹上。

          他突然感覺自己瞬間輕松了很多,他一直以為自己可能會需要面對更多的事,確把著到頭來,自己的主人都為自己想好了退路。

          陽光透過樹葉斑駁的撒在了紫羽的臉上,他微笑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而百里雪也因為服下了林水心得凝露丹而恢復的神速。

          這一天當她走出自己房間的時候,就看到了自己的皇兄就守在自己的門前。

          “皇兄,怎么?”百里雪有些不解的問道。

          “雪兒,我能否問你一件事?”

          百里雪點了點頭,表示可以問。

          “雪兒,你是不是和冷月宮的宮主很熟?”

          聽了自己皇兄的這話,百里雪突然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回答了,說是熟其實自己和她之間并沒有太多的交集,說不熟吧可是她卻一次有一次的救了自己。

          “皇兄,冷月宮的宮主叫凌若,她不是你心中想的那個人。”

          聽了自己妹妹的話,百里云一瞬間就感覺自己有點失落,他一直就感覺冷月宮宮主就是林水心,而如今聽自己妹妹這么一說,他才知道是自己又猜錯了。

          “那雪兒你好好休息吧。”

          望著自己皇兄離開的背影,百里雪突然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做了,她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要替林水心掩飾,為什么要來傷害自己的皇兄。

          “天嘯,最近那個女人有什么行動。”

        第5章 游園會

          “顏素,最近待在自己的寢宮里,任何行動都沒有。”纏繞在百里雪手上的天嘯吐著蛇信淡淡的說道。

          “哼。我可不會相信,顏素會是個安分的女人。”百里雪冷哼了一聲,就站起來起來。

          “既然她不行動那么咱們就來逼她行動。”

          百里雪的嘴角掛起了一抹冷笑,就連看著遠方的眼神里都是冷光。

          “公主。”一個聲音就打斷了百里雪的沉思,她一轉身就看到了一個婢女正低著頭站在自己的身后。

          “你是誰?你來這里又有什么事?”

          百里雪并不知道自己的這里什么時候多了一位下人,況且她從來都不需要人伺候。

          “奴婢是前廳的下人,丞相府的洛小姐送來請柬讓您明日前去明日的游園會。”

          “你下去吧。”聽了百里雪的話,剛剛的那個人很是恭敬的就低著頭退了出去。

          百里雪皺著自己的眉頭想著明天的游園會,她不知道自己都如此的針對她,為什么她還要邀請自己,她難道就不怕自己會會給她難堪?

          清幽閣。

          林水心睜開自己的眼睛懶懶的看了一眼外面,就又閉上了眼睛。

          意識到外面有危險,紫羽第一時間就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然后起身就飛到了林水心房間的前面。

          紫色的頭發在陽光下顯得格外的好看。

          “各位,突然造訪這里所謂何事?”紫羽及其慵懶的問道。

          “我們教主想要見你們宮主一面。”其中的這人站出來說道。

          紫羽看清了來的人一眼,然后輕笑了出來

          “鳳闌如此的大動干戈可不是你的性格。”

          對方的男子也是無奈的搖了搖就轉身變回了,自己原來的模樣,俊秀的五官一身藍衣,手里拿著一把折扇。

          紫羽走了過去,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而鳳闌也是如此。

          “多年未見,你還是如此。”鳳闌亦是如此的拍了拍紫羽的肩膀。

          “但是紫羽,今天我來這里是為了冷月宮的宮主,所以我今天不得不帶走她。”

          鳳闌的語氣有著前所未有的沉重,因為他不知道他該怎么去說。

          “你也應該要知道,她現在是我冷月宮的人,況且我承諾了我的主上我一定要護著她。”

          紫羽退到了自己的位置,然后也是一臉搖嚴肅的表情。

          就在雙方堅持不下的時候,林水心房間的門被推開了。

          林水心一襲紅衣,頭發簡簡單單的就挽成了一個發髻,臉上帶著戴著月牙色的面具,就走了出來。

          “鳳闌是嗎?回去告訴你們教主,本尊不是任何人請就可以請走的,所以他應當自己本人前來更有誠意。”

          說這話的時候,林水心的語氣里面沒有絲毫的膽怯,

          相反是多了一種鎮定。

          “宮主的話,我們自當會轉交給教主,那么我們就先告辭了。”

          然后就是鳳闌帶著所有的人在一瞬間就消失了,林水心真準備進去的時候,卻發現了站在自己清幽閣外面的林天姿。

          林天姿完全就不敢相信自己剛好親眼看到的一切會是真的,因為在哪一瞬間所有的人會在一瞬間就全部的消失。

          “洛小姐,你也是所謂何事?”林水心帶著紫羽走到了已經快要呆愣的林天姿的面前。

          “沒……沒事,我只是來找我大姐的。”林天姿急忙就回過神來了。

          “真巧,本尊也是來找洛大小姐的,可是她似乎不在,既然如此洛小姐還請你代洛大小姐說一聲,本尊甚為想念她,煩請她到時候記得來冷月宮一趟。”

          然后就帶著紫羽繞過了林天姿朝著外面走去,那一瞬間林天姿感覺這個什么冷月宮的宮主就是她最恨的那個人,她就是林水心。

          可是,她卻沒有辦法也不愿意承認。

          “明天就是她舉行的游園會了,你有沒有什么想法?”突然走在后面的紫羽說道這件事了。

          林水心停了下來。

          “我覺得吧,明天我打算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聽了這話,紫羽總感覺自己是不是擔心多余了,因為這女人現在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太多的保護。

          自己的主人現在就是想什么時候來就什么時候來,然后完全就可以賴在這女人身邊不走了。

          紫羽剛這么想完,某個人就姍姍來遲一樣的就走了過來,自然而然的就摟著了林水心的腰。

          “今天怎么來的這么早?”林水心有些吃驚的看著今天出現的這么早的陌少陵。

          “沒什么,只是覺得咱們先去一個地方。”說完就擁著林水心就朝著前面走去。

          而紫羽就是嘴角抽了抽,無語的看著自己前面的兩個人,果斷的就放棄了要跟他們一起走的地方,和他們朝著相反的地方走去。

          “少陵,你這是故意的吧。”

          陌少陵只是笑笑不說話,而林水心瞬間就明白了陌少陵這是什么意思。

          “要是不敲打敲打他,紫羽是不會開竅的,所以非常時期非常手段。”陌少陵最后笑了笑還是覺得自己應該和林水心說說。

          “那咱們現在應該去干嘛?”

          林水心斜眼看了一眼一直掛著微笑的陌少陵。

          陌少陵停了下來,想了想最后果斷的決定自己現在帶著林水心去一個地方,至于紫羽那貨不管了,愛怎么就怎么吧。

          “咱們去一個地方,因為咱們現在要去一個地方,這個地方比紫羽還要重要。”

          林水心聽了這話,心里深深的為紫羽心酸一把,攤上了這么一位主人他也真是可憐。

          紫羽走到了裕王府外面,在想自己應該怎么進去,到底是直接飛進去呢?還是大搖大擺的走進去呢?

          就在紫羽糾結的時候,百里云從外面走了過來,一抬眼就看到站在裕王府外面猶豫不決的紫羽。

          “你是上次救我妹妹的哪位公子?”百里云走了過去,對著紫羽的背影說道。

          聽到了自己的身后有人在跟自己說話,一轉身就看到了百里云。

          “裕王爺,今日前來是有要事前來找雪公主的。”紫羽的語氣里既沒有太多的疏離,也沒有太多的恭敬。

          百里云也沒有太在意,因為他憑自己的直覺知道自己眼前的男人的身份絕對的不怎么簡單。

          “不好意思,裕王爺臨時想了起來我還有事,改日再來找雪公主。”然后紫羽就繞過了百里云朝著天鳳樓的方向走去。

          而百里云看著紫羽離開的背影越發的感覺自己在什么地方見過一樣,可是無論如何他怎么也沒有想起來。

          婧華看了一眼熟睡在自己身邊的男人,然后忍著自己身上的酸痛就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她不明白這個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無論什么時候他都不會拿掉自己的斗篷,哪怕是在和女人做著及其曖昧的事,也會用一塊黑布蒙住和自己親熱地女人的眼睛。

          婧華伸出手準備去掉他得斗篷的時候,可是手伸出了一半又縮了回來,因為這個時候的婧華深深地明白了一個道理“好奇心害死貓。”

          她穿好衣服以后,就站了起來,走到了洞口看了一眼外面的陽光。

          一想到自己走到這一步是因為百里雪,她就恨得牙癢癢。

          “百里雪我發誓,如果有一天,我婧華一定會將你挫骨揚灰的。”

          這個時候正在喝著茶的百里雪狠狠的打了一個打噴嚏。

          “額,主人你這是怎么了?”天嘯有些無語的問了一聲。

          “估計是又在咒我死吧,天嘯我在想明天會發生什么好事。”百里雪繼續喝了一口涼茶淡定得說道。

          天嘯無語了,這都什么時候了,自己主人可不可以不要這么的無語了,這也就算了還有心思在這里想明天會發什么?

          就算人家林天姿明天整出來了點什么,跟您老人家有什么關系啊?你現在要做的難道不應該是想想自己怎么對付顏素嗎?

          \'\'也正是因為百里雪聽不到這些,天嘯才敢這么抱怨,要是放在平時,如果天嘯敢這么跟百里雪說話,那么百里雪就一定會淡定的扒了她的蛇皮。

          天嘯永遠忘不了自己曾經第一次跟在百里雪身邊的時候,那對于她來說就是整整三年的噩夢啊。

          “那是我覺得你該好好走走路,鍛煉鍛煉了。”陌少陵就像是會讀心術一樣,讀出了林水心心中的想法。

          林水心默默轉頭不在說話了,她突然感覺自己的全部小心思都被自己身邊的這個男人給猜透完了。

          “少陵,我們來這里干嘛?”林水心有些不解的問道。

          “當然是帶你的小靈獸過來療傷了,雖然你現在的無相空間里可以為他治傷,畢竟你現在還不夠強大,你根本就沒有辦法發揮全部的無相空間靈力。”

          陌少陵為林水心細心的簡答著,然后也告訴林水心為什么她現在的空間靈力發揮不出來。

          自從林水心從迷霧回來回來之后,她的靈力是羽元巔峰,從突破到天元中期一星以后,無論林水心如何的用心良苦都沒有辦法前進一步。

          誰都知道靈力的最高境界是神元巔峰十星,可是卻不知道往上便是虛無和人神階,這是最后的靈力。

          一想到這里陌少陵就搖了搖頭,他知道在這天地之間只有一個人是虛無境界的人,可是她卻已經不在了。

          “少陵你在想什么?”林水心用自己的食指戳了戳在發呆的陌少陵有些不解的問道。

          “沒什么,咱們走吧在這里有一個人一定可以就白澤的。”說完便拉起了林水心的手就朝著覆蓋著白雪皚皚的天山山頂飛去。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