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本)大財閥小萌妻全文免費-大財閥,小萌妻免費閱讀by浮華褪盡

        發布時間:2019-03-08 10:02

        大財閥小萌妻全文免費

        大財閥,小萌妻全文閱讀

          大財閥,小萌妻小說是最近一本很熱門的現代豪門總裁文,由網絡作者浮華褪盡所著,大財閥,小萌妻顧苡傅翊霄是小說的主要人物。五年前顧苡為了救男友,把自己賣給了一個陌生男人,卻不想自己的男友是個渣男,她失去了一切。可五年后卻有一個俊美的男人抱著孩子出現要求她負責!
          顧苡將手包砸在他的頭頂上,回嗆道:“就算是婊子,我也有權利選擇找個什么樣的男人,宋禹,你從前配不上我,如今依舊不配!”
          說完,不顧宋禹臉上難看,她一把推開了車門。海城的二環高架橋上,疾馳的車子飛速而過。顧苡一個人走在上面,頭發被寒風吹起。
          高跟鞋已經將腳磨出了水泡,疼的痛徹心扉。可她依舊昂著頭,走的如履平地。
          宋禹的車子從身邊唰的一聲疾馳而去,顧苡看也未看一眼,骨子里的高傲支撐她最后一點尊嚴。
          顧苡走的很快,包里的手機不斷的響起。她強忍住煩躁,停下腳步來。等她將手機從包里拿出來時,手指已經被凍僵。
          她好不容易才將電話接起,手機卻從她的掌心突然滑落。“啪”的一聲,手機掉在了地上,滾了出去。
          顧苡下意識的去追手機。而與此同時,一輛黑色的賓利慕尚正從右前方疾馳而來。賓利的速度太快了,根本來不及躲避。
          當顧苡意識到自己身處危險中時,賓利已經到了眼前。
          她當下能做的,除了尖叫,就只有自欺欺人的抬起手臂擋自己的眼睛了。“嘭”的一聲巨響。隨著劇烈的撞擊聲,顧苡的世界安靜了……

        楔子 床在你身后,躺上去

           9月的最后一天,榕城起了一場大霧。

           顧苡趕上了最后一趟高鐵,通往海城。

           車站的門口,有長相嚴肅的女人上前詢問。

           在得知是顧苡沒錯后,女人帶著她上了一輛黑色的英菲尼迪。

           顧苡坐在車里,手放在膝蓋上攥著薄薄的裙角,掌心里都是冷汗。

           顧苡想開口,卻被女人突然的動作打斷。

           女人將一個黑色的眼罩罩在她的頭上,并開口說:“從現在起,你只能保持這種狀態,這是先生的意思。”

           眼前突然的黑暗,讓顧苡失了最后一點安全感。

           她試圖拽住女人的手,可女人還是將手腕從她的掌心抽走。

           女人用幾乎沒有感情的音調說:“先生說事成以后給你500萬,但這件事你要永遠保密。”

           ……

           顧苡在一棟別墅前,被女人帶下了車。

           她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開口問道:“這是哪?”

           女人沒給她答案,只說了一句:“走吧,先生在里面等你。”

           別墅內的冷氣開的很低。

           顧苡被帶入之后,身邊的女人就轉身離去。

           顧苡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地,腳下是綿軟的地毯,她伸出手摸了摸,前面空無一物。

           就在顧苡準備要揭開自己面上的眼罩時,一個聲音突然在不遠處響起。

           “床在你身后,脫掉衣服,躺上去。”

           說話的是個男人,聲線很低,也很深沉。

           顧苡猶豫了,心臟在這一刻似乎要鼓出來,嘭嘭嘭的跳個不停。

           不過,她沒猶豫多久,轉身摸向大床。

           她尋著床邊坐下,抖著雙手,去解自己的襯衫衣扣。

           她慶幸,還有眼罩罩在臉上。否則,一切曝光于眼前,她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

           顧苡脫了衣服,自己躺了上去。

           大床很柔軟,背脊下的床單也很順滑,只是有些冷。

           片刻后,顧苡聽到了皮帶卡扣的聲音。

           她僵硬了身體,縱使眼前黑暗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可還是選擇閉上了眼。

           男人的體溫靠近時,她抖的厲害。

           許是知道她在怕什么,在進入她身體前,男人握住了她的手。

           黑暗中的顧苡,感受著那只手掌的溫度。

           男人的手很大,掌心微燙,手指修長,右手食指和中指指腹上有薄薄的繭。

           沒有傳說中的前戲,更沒有取悅。

           當顧苡疼的滿頭是汗時,男人的動作似乎也有所一頓。

           “你來例假?”

           男人的聲音在頭頂上方響起。

           顧苡攥緊的拳頭隨之放松,慌亂中回答:“沒,沒有……”

           男人抽身離去,很快,不遠處的浴室里響起嘩啦啦的流水聲。

           顧苡躺在大床上,她思考了好一會兒,不知道這種情況下,自己到底該走還是該留。

           就在她準備爬起之時,浴室方向的水聲戛然而止。

           黑暗中,她轉過身,卻聽見男人低沉的聲音在耳邊再次響起。

           “把腿分開……”

           ……

        第1章 一會兒叫你舒服的想哭

           這里的黑夜似乎比白天要漫長許多。

           在過分緊張和鈍痛過后,男人終于結束了索取,抽身離去。

           顧苡躺在床上,聽黑暗里自己的呼吸聲。

           男人從床上起身,耳邊有窸窸窣窣穿衣的聲響。

           片刻后,男人離去。

           別墅里變的死一般的寂靜。

           顧苡拽下眼罩,從床上坐起。

           奢華的歐式吊燈,將周圍照的明亮無比。

           她無暇顧及此時身在何處,光著身子,跑去窗前。

           濃墨一般的夜色下,男人頎長的背影,逐漸模糊在視線里……

           她回過頭來,看到了放在床頭上的一張支票。

           支票的金額剛好100萬整。

           那女人說了,只要她成功的將孩子生下來,其余的400萬會如期奉上。

           顧苡攥著支票的手忍不住發抖,她的眼淚唰的掉了下來。

           有了這張支票,一切就都有救了。

           只是,這代價太大了!

           ……

           ——五年后——

           洗手間內。

           顧苡彎著腰將涼水拍打在臉上,抬起頭看著盥洗室鏡前的自己。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鏡子里的臉已然變的陌生。

           陌生到她自己都快認不出了。

           她從包里抽出紙巾,將水擦了。

           拿出口紅,在鏡子前一遍遍的描繪自己的紅唇。

           VIP包房里的人還等著她呢,等著看她的笑話……

           ……

           包房內,宋禹正歪在沙發里,斜著眼看顧苡走入。

           宋禹拍了拍身側的位置,顧苡的表情頓了一下,隨即彎起紅唇,踩著高跟鞋走過去坐下。

           宋禹一把將她攬入懷中,醉醺醺的在她耳邊說:“顧苡,你說你賤不賤?我追了你那么多個年頭,你連正眼都沒瞧過我一眼,今天倒主動送上門來了?”

           話里的諷刺之意,顧苡自然是聽的出來的。

           奈何坐在她身邊的這位,曾是母親同僚的兒子,母親如今落獄,眾人唯恐避之不急,宋禹能來見她,已經實屬意外。

           而且,以宋禹父親如今在海城里的地位,雖說將她母親從監獄了弄出來不太現實,減輕幾年刑法還是有可能的。

           顧苡將一杯紅酒端起,喝的見了底,回眸一笑:“那又怎樣?你不是也來了么。”

           坐在旁邊的女孩呲的一聲輕笑,吸引了在座所有人的目光去。

           女孩不屑的將煙灰撣落在身前的煙灰缸里,言語輕蔑道:“顧苡,你不是窮瘋了吧?主意都打到宋禹的頭上來啦?”

           顧苡只當充耳不聞,背脊依舊挺直。

           與生俱來的名媛氣場,即便身上已經沒了奢侈品牌,可依舊氣質獨立。

           宋禹抿嘴笑了笑,將最后一口煙抽完,捻滅在煙灰缸里,懶懶的看了顧苡一眼后,從沙發里起身:“別廢話了,跟我走吧。”

           顧苡明白,抓起自己的手包,跟著他出了門。

           ……

           上了宋禹的車后,顧苡就開始低頭尋找包里的煙。

           煙盒不知道什么時候被擠扁。

           從里面抽了一支出來,顧苡幾次將打火機開啟,都沒能將煙點著。

           煙是鄒巴的,手也在抖。

           她甚至開始沒法冷靜,她后悔沒在會所里將自己灌醉。

           也許醉了她和宋禹之間就不會這么尷尬,稀里糊涂的被他拖去酒店,一夜過后,她母親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可她偏偏這樣清醒,清醒到無論喝多少,都沒法將自己灌醉。

           宋禹看著前面路口的紅燈,表情里有些許的不耐煩。

           他輕敲著方向盤,說:“我還記得小時候,你在我面前純潔的像個女神,我每次對著你的照片擼過以后,都在心里一遍遍的罵自己,怎么就能褻瀆了你呢?”

           說到這里,宋禹諷刺的笑了。

           笑了好一會兒后,將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輕輕的摩挲著。

           他側過頭來盯著顧苡明艷的臉,道:“可你也不過如此,如今不也是自己跑來,想上我的床了么……”

           顧苡的手抖的更厲害了,只顧著吸煙,根本不看宋禹那雙不懷好意的眼睛。

           宋禹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來,嘲諷道:“對了,我聽說你17歲那年就賣過自己一次了,對嗎?把自己賣給了一個老男人?不如這樣,你現在跟我講講,你當初把自己賣了個什么價錢?那老男人又是在床上怎么弄你的?”

           這一刻,顧苡只想把煙燙在他的那張賤嘴上。

           但她還是要忍,她在心里勸著自己,宋禹一定是喝多了,胡言亂語,一定是……

           可宋禹似乎還嫌說的不夠,繼續問道:“我聽說你還懷過一個孩子,那個孩子呢?我很好奇,如果當初你真把他生下來,他是該叫你姐姐還是叫你媽?”

           說著,宋禹已經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顧苡摳著自己的掌心,指甲咔噠的一聲,斷裂在里面。

           “我有些不舒服。”顧苡開口說道。

           宋禹很詫異的看她一眼:“怎么?我提起這些,你就不舒服了?”

           顧苡不說話,死死的盯著他。

           宋禹回過頭去:“忍一忍吧,一會兒上了床,哥們一準叫你舒服的想哭……”

           一個巴掌落在了宋禹的臉上。

           宋禹頓時愣住了。

           他一腳踩住了剎車,怒道:“婊子,你不過就是個出來賣的,打我?他媽的瘋了嗎?”

           顧苡將手包砸在他的頭頂上,回嗆道:“就算是婊子,我也有權利選擇找個什么樣的男人,宋禹,你從前配不上我,如今依舊不配!”

           說完,不顧宋禹臉上難看,她一把推開了車門。

           ……

           海城的二環高架橋上,疾馳的車子飛速而過。

           顧苡一個人走在上面,頭發被寒風吹起。

           高跟鞋已經將腳磨出了水泡,疼的痛徹心扉。

           可她依舊昂著頭,走的如履平地。

           宋禹的車子從身邊唰的一聲疾馳而去,顧苡看也未看一眼,骨子里的高傲支撐她最后一點尊嚴。

           顧苡走的很快,包里的手機不斷的響起。

           她強忍住煩躁,停下腳步來。

           等她將手機從包里拿出來時,手指已經被凍僵。

           她好不容易才將電話接起,手機卻從她的掌心突然滑落。

           “啪”的一聲,手機掉在了地上,滾了出去。

           顧苡下意識的去追手機。

           而與此同時,一輛黑色的賓利慕尚正從右前方疾馳而來。

           賓利的速度太快了,根本來不及躲避。

           當顧苡意識到自己身處危險中時,賓利已經到了眼前。

           她當下能做的,除了尖叫,就只有自欺欺人的抬起手臂擋自己的眼睛了。

           “嘭”的一聲巨響。

           隨著劇烈的撞擊聲,顧苡的世界安靜了……

        第2章 事故

           顧苡的大腦有一瞬間是空白的。

           她等了一會兒,身上好像并沒有被撞擊后的痛感……

           她緩緩的睜開眼,放下擋在眼前的手臂。

           這才發現,那輛黑色的賓利慕尚,已經狠狠的撞在了高架橋的橋墩上。

           賓利破損嚴重,前面的機箱蓋里已經起了濃濃黑煙。

           顧苡順著地上的剎車痕跡看過去。只一眼,她的臉色就白了。

           地面上的剎車軌跡清晰刺眼。

           這輛車,很明顯是為了躲避她,而突然變更了行駛軌跡,從而撞在了一旁的橋墩上。

           先不說那輛車價值不菲,單說里面的人是否受傷活著,就已經夠顧苡慌了的。

           顧苡沒時間想太多。

           她從地上爬起來,跑到車前,先試圖去拉開車門。

           可車門是由內鎖上的,她試了幾次都沒能夠將它打開。

           她彎下腰,低頭朝著駕駛的位置看去。

           隔著墨色的車窗,里面的男人趴在方向盤上,修長好看的手指就搭放在方向盤上,整張臉都埋在臂彎內,看不清楚樣貌。

           顧苡用力的去敲打車窗,試圖喚醒里面的男人。

           可惜,無濟于事。

           眼看著車子就要燃燒,顧苡已經顧不上太多了。

           她轉身沖向前面急速而過的車流,不顧生命安危的去攔車。

           終于,一輛出租車在發出劇烈的長剎車聲后,在她面前停了下來。

           她完全不理會出租車司機的謾罵,跑向車尾,一把拉開了后備箱,將紅色的滅火器從里面拖拽了出來。

           再次回到賓利前,她舉起了滅火器,用盡全身的力氣朝著車門砸了過去……

           ……

           男人醒過來時,已經在出租車上了,身側坐著顧苡。

           男人的眉頭微皺,許是感受到了額頭上的疼痛,下意識的伸出手去摸了一下。

           指腹上粘稠的感覺已經說明了一切,他受傷了。

           坐在一旁的顧苡回過頭來,沒想到男人竟然這么快就醒了過來。

           與男人對視了一眼,這才發現,男人的眼睛原來這樣好看。

           男人30歲上下,一身灰黑色的西裝,盯著她的目光深邃沉穩。

           顧苡被男人盯的發毛,想笑笑,卻發現根本笑不出來。

           男人外套里的手機突然響起。

           他將目光從顧苡臉上收回,低頭拿出手機。一邊摸額頭上的傷,一邊沉穩的對著手機說道:“我恐怕要過一會兒才能到,不用等我了。”

           男人的語氣很溫和,卻并沒有透露自己受傷的情況。

           這樣的舉動,反倒讓顧苡覺得更心虛了。

           掛掉了電話,男人這才回過頭來,對著顧苡說:“如果你剛剛不用滅火器砸我那一下,或許現在會還處理些……”

           “啊?”顧苡怔怔的看著他。

           男人的確是在車禍的第一時間暈厥了過去,可沒暈多久就醒過來了。

           他打開車門時,顧苡正抱著滅火器跑過來。

           他剛要從車里出來,結果不偏不倚,滅火器落在了他的額頭上……

           男人看著顧苡蒼白的小臉上,還黏上了黑灰,竟覺得格外的滑稽。

           盯著她看了一會兒,見她還回不過神來,男人也索性不再重復第二遍了。

           他抬起頭,對著前面的司機說道:“下了橋左轉,送我去舟山私立醫院。”

           ……

           舟山私立醫院的門口,顧苡慌了。

           這家醫院的知名度,她有所耳聞。不單是專家的實力雄厚,收費更是貴的離譜。

           就算她之前也出身名門,從不把錢當回事。可如今以她的境地,恐怕已經不足以來負擔這樣昂貴的醫療費用了。

           看著男人大步的朝里邁進,顧苡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走入。

           急診觀察室里。

           男人被處理著傷口,顧苡安靜的站在一旁等候。

           此時,醫生的手勢輕柔嫻熟,動作有條不紊。

           可顧苡的心里卻在盤算著,這場事故,她到底要承擔多少責任。

           只要一想到男人的那輛賓利,她就忍不住肉疼……

           顧苡對著男人僵硬的彎了彎嘴角:“那個……我想先去個洗手間?。

           許是顧苡的表情里寫滿了心虛,男人的目光似乎能穿透她的謊言一般,讓她覺得渾身都不自在。

           不過,男人也沒多說,而是對著她點頭道:“去吧。”

           顧苡像獲赦了一般,從急診室里奔了出來。

           當然,去洗手間不過只是個借口罷了。

           她根本負擔不起這場事故的全部費用,借著尿遁跑路才是真的……

           ……

           傅翊霄處理好傷口后,被醫生從里面送了出來。

           急診室的門口,醫生笑著說道:“傅先生,正好您今天有空過來,下半年醫院的賬目,您要不要親自過目一下?”

           傅翊霄搖了搖頭,顯然心思不在上面。

           他四處看了看,顧苡早就不見了蹤影。

           ……

        第3章 制服誘惑

           酒吧里。

           舞池中央,一身火紅短裙的女孩正貼著鋼管跳的妖嬈魅惑。

           臺下的男人們都躍躍欲試,口哨聲不時迭起。

           舞弊,女孩一身熱汗的從臺上跳下,幾步走到吧臺前,要了杯綠色森林。

           服務生將酒送到身前,紅裙女孩喝了一口,轉頭看著坐在卡座里的顧苡,笑著問道:“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說著,她朝著顧苡身后看了一眼:“宋禹呢?你們倆不是開房去了么?他人呢?”

           “回去了!”

           “回去了?”紅衣女孩一臉震驚的盯著她:“不是你說睡了他之后,再反過來告他強奸,這樣就可以威脅他父親想法子幫你母親減刑的嗎?”

           顧苡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下去,胸口處一陣火辣辣的刺痛。

           “被我搞砸了……筱彤,我煩的很。”

           顧苡當下煩的不是沒搞定宋禹,而是高架橋上的那場車禍。

           她從醫院里偷偷溜了出來,心里卻清楚,躲過了一時,怕是也躲不了一世。

           可她有什么辦法呢?她去哪里搞那么多錢來賠給人家?

           見顧苡始終悶悶不樂,辛筱彤也沒再往槍口上撞,隨手撈過酒杯,岔開話題道:“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就不要想太多了,我們現在要不要來點刺激的?”

           “刺激的?”

           辛筱彤神秘兮兮一笑:“我們打個賭怎么樣?從現在開始,門口進來的第一個人,無論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只要你敢過去親他一下,這個月你來這兒的酒單都由我來付,敢不敢?”

           看著辛筱彤一臉的興奮,顧苡意興闌珊:“你怎么不去親?”

           辛筱彤眉頭一挑:“你當我不敢?”

           話畢,辛筱彤從卡座起身,環視了一圈后,將目光定格在剛剛從門口走入的兩個男人身上,不禁紅唇一挑:“看來我今天運氣不錯……”

           見辛筱彤將低胸的短裙又往下拽了拽,露出雪白溝壑,顧苡忍不住轉過身去。

           只一眼,顧苡就差點從卡座上摔下來。

           有句話叫什么?冤家路窄!

           這個詞此時用在這一點也不為過。

           還沒等辛筱彤朝著傅翊霄走過去,顧苡就一把將她給拽了回來。

           辛筱彤被扯的有些失態,胸前的衣服滑落,差點走光,不禁大驚小怪道:“你拉著我干什么?!”

           辛筱彤的一聲怪叫,引來無數目光。

           當然,這些目光里也包括剛剛走入的那兩個男人。

           傅翊霄朝這邊望過來,一眼就看到了顧苡。

           在看清的確是顧苡沒錯后,傅翊霄的眼睛微微瞇了瞇,這丫頭……剛剛不是說去醫院的洗手間了么?

           傅翊霄本來從醫院里出來,是要回老宅的。不料在中途看到了一個多年不見的合作伙伴。

           在老朋友的熱情邀請下,兩個人這才就近隨意選了一家酒吧,準備進來喝兩杯。

           可不曾想,卻在這里看到了顧苡。

           這邊,顧苡正手慌腳亂的去捂辛筱彤的嘴,并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她不要再大聲叫。

           辛筱彤一邊低頭捂住胸口,一邊怒道:“你搞什么呀?”

           顧苡哪有時間解釋這么多,用手擋住臉,說道:“酒店的后門在哪?我得先走了,改天再和你細解釋。”

           辛筱彤也看出顧苡的狀態不對,四周望了望,這才朝著身后指了指,說:“那邊……”

           話音未落,就見顧苡一陣風似的朝著后面跑了。

           ……

           出了酒吧,顧苡在一輛黑色英菲尼迪SUV前停了下來。

           她回過頭去,見后面沒有人追出來,頓覺松了口氣。

           原本也只想緩口氣,卻不想被冷風一吹,酒氣上涌,頓時頭暈目眩起來。

           她今天喝的太多了,一個沒忍住,就彎腰吐了個底朝天。

           吐過之后,顧苡靠在車旁上,大口的喘息著,視線反而更模糊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起,一雙筆直的褲線進入眼簾。

           順著男人徑長的雙腿,顧苡抬起頭來。

           男人的臉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她看了許久,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見男人目光沉沉的看著自己,顧苡忍不住傻笑:“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傅翊霄低頭看著自己皮鞋上的點點污穢,眉頭緊皺。

           他越來越搞不懂現在的年輕女孩腦袋里想的都是什么。

           本想將顧苡從自己的車旁拉開,卻不想被這丫頭一把抱住了腰。

           顧苡死活不肯松手,嘴里語無倫次的重復著:“不要再丟下我了,好不好?不要走了,這次我都聽你的……”

           傅翊霄低頭看著顧苡稚嫩的臉龐,心中的不悅被一種無奈的情緒所取代。

           最后,她只能將顧苡抱上了車,幫她系好安全帶后,這才走到駕駛位置前拉開車門。

           ……

           車內。

           傅翊霄幾次詢問顧苡家的住址后,都被顧苡嗆了回去。

           顧苡醉的顛三倒四,防范意識卻還很強。

           她死死的盯著傅翊霄,語無倫次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就是想尾隨我回家對不對?”

           傅翊霄回過頭來,眉頭緊蹙的看了她一眼。

           顧苡繼續說道:“別以為我傻!等你尾隨我回家后,就會把我先奸后殺,或是先殺后奸……”

           傅翊霄徹底無語了,這回連看都懶得看她一眼了。

           顧苡打著酒嗝,突然湊過去,伸出手放在傅翊霄的大腿根部摩挲著。

           傅翊霄的身形一頓,卻見顧苡又笑瞇瞇的說:“不如這樣,要不我們來個制服誘惑怎么樣?我裝成清純惹火的小護士,你裝成一臉正義的人民警察?”

           說著,放在傅翊霄大腿上的小手也開始不安分起來。

           傅翊霄一把按住了她正要胡作非為的手,目光灼灼的盯著她。

           顧苡的手被他抓的很疼,抬頭看著一臉嚴肅的男人,心虛道:“要不……我,我來裝警察,你來裝小護士也是可以的……”

           傅翊霄:“……”

           ……

        第4章 衣服不見了

           清早。

           顧苡醒來的時候,天剛蒙蒙亮。

           她一個人坐在酒店的大床上,許久也沒回過神來。

           頭疼欲裂的腦袋里,零碎的記憶在慢慢拼湊。

           記憶中,是車禍男把她帶來了酒店。

           她突然掀開被子,果然,身上除了內褲以外,其它的衣服都不見了。

           宿醉后的頭痛和綿軟,讓她想不起自己昨夜都做了什么。

           如果自己真的被他……

           這算什么?一夜情?!

           就在她暴躁的同時,一個便簽紙從床頭輕飄飄的掉在了地毯上。

           她彎腰將紙條撿起。

           上面一行蒼勁有力的字體出現在眼前:【酒店的費用我會叫律師連同事故賠償細節,一起聯系你。還有,是你主動脫的!】

           望著這張紙條,顧苡足足愣了好幾分鐘。

           什么叫……她主動脫的?!

           敢情還是她主動的!

           ……

           回到唐宅,已經是上午9點多了。

           保姆站在門口,幫顧苡拿了拖鞋出來,并輕聲詢問道:“小姐,昨晚一整夜未歸,您去哪了?”

           顧苡換好了拖鞋,一臉疲憊的問:“丁嬸,有吃的嗎?我餓了。”

           丁嬸聞言忙點頭:“早飯我特意給您留了,我這就去給您熱一熱。”

           “謝謝丁嬸……”

           顧苡的話音未落,唐茵正從二樓走下,冷言冷語道:“丁嬸,別張嘴閉嘴一口一個小姐的叫著,她算哪門子的小姐?”

           這話很明顯是沖著顧苡來的。

           顧苡聞言也不做聲,臉上什么表情都沒有。

           保姆有些訕訕,和唐茵對視一眼后,起身道:“廚房里還在煲湯呢,我先過去看看。”

           保姆尋著個借口離開了,客廳里只剩下表姐妹二人虎視眈眈著。

           唐茵如今的一顰一笑,穿衣風格,都像極了從前的顧苡。

           顧苡輕飄飄的看了眼唐茵手腕上的卡地亞限量手鐲,不屑一顧的從她身前繞過,徑直的上了樓梯。

           被顧苡就這么無視掉,唐茵簡直被氣的跳了腳。

           她轉過身,對著樓梯上的顧苡怒道:“顧苡,你擺什么臭架子?也不看看你現在落魄成了什么樣,身上穿著這些廉價貨出入唐家,也不嫌丟臉!”

           聞言,顧苡從樓梯上轉過身來。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唐茵:“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那條珍藏版的卡地亞手鐲,如今應該安靜的躺在我的首飾盒里才對,而不是在你的手腕上……在不經人允許的情況下,就私自動別人的東西,你知道這叫什么嗎?叫偷……”

           唐茵的臉色變了變,故意將手背后,心虛的轉移話題道:“你少胡說八道!要不是我媽好心留你住在我家,你這會兒恐怕都要睡到大街上去了,如果換做我,我早就把你趕出去了,你這么不知廉恥,唐家的臉面都要被你給丟盡了……”

           顧苡冷冷的注視著她,忽而笑了:“不知廉恥?”

           唐茵可算逮住了個機會,昂起頭:“難道不是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我媽不給你錢揮霍,你就費勁心思去勾引宋禹,目的不就是想上他的床,讓他包養你么?”

           顧苡看著這樣的唐茵,不禁覺得好笑,索性干脆點頭承認道:“對,我就是想上他的床,可那又怎樣?”

           “不要臉!”

           看著氣急敗壞的唐茵,顧苡走下樓梯,在她身邊停住了腳,盯著她的側臉。

           “我是不要臉,可我怎么聽宋禹說,你曾經脫光了躺在了人家床上的時候,人家都沒理你呢?”

           唐茵到底是被她給激怒,大聲回嗆道:“顧苡!你信不信明天我就讓整個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你17歲那年懷過別人野種的事?!”

           “你敢!”顧苡大聲的喝止道。

           不等顧苡的話音落下,二樓書房的方向就傳來了顧清瀾推開門的聲音。

           顧清瀾對著樓下兩姐妹慍怒道:“大清早的,吵什么吵!”

           面對姑姑的訓斥,顧苡無話可說,轉身上了樓。

           ……

           顧苡一覺醒來,已經是晚飯后了。

           顧苡被一陣微信提醒的鈴聲給吵醒。

           從被子里伸出手,將手機拽了進去,瞇著眼盯著屏幕上顯示的微信內容。

           是宋禹發過來,估計是氣不過,直接在微信里爆了粗口:【顧苡,你他媽的玩兒我是吧!我告訴你,小爺想弄死你,方法多了去了,艸!】

           顧苡看著微信內容,只覺得太陽穴突突的跳。

           她將手機丟到一旁,起身朝著洗手間走去。

           洗手間內,顧苡一邊刷著牙,一邊接著辛筱彤打過來的電話。

           辛筱彤在電話里笑嘻嘻的說:“你整天在家里對著唐茵的那張臭臉,不嫌煩啊?趕快出來,我這兒今天又新來了個調酒師,帥的跟霍建華似的……”

           顧苡喝了口水,咕嚕嚕的吐出了嘴里的泡沫,對著手機說:“好吧,把霍建華給我留下,不過你得等我一會兒,我要先去藥店買盒緊急避孕藥。”

           辛曉彤大驚小怪道:“什么避孕藥?你什么情況?!”

           顧苡:“……”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