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獨家)厲害了我的側妃全文閱讀-厲害了我的側妃免費閱讀by我很狂野

        發布時間:2019-03-08 10:02

        厲害了我的側妃全文閱讀

        厲害了我的側妃全文閱讀

          《厲害了我的側妃》是由網絡作者我很狂野所寫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說,玉傾凌子皓是書中的主要人物。本打算帶著娘親過著安穩日子,偏偏遇上不好惹的主兒,打架斗毆不在話下,裝的來賢惠斗得了渣男,尤其是王府中的白蓮姐姐幾次三番來找事,叔可忍嬸不可忍!
          凌子皓在打開房門的那一瞬間,看見爐里安安靜靜的坐在床榻之上,頭上的喜帕還老老實實的戴在頭上。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一身暗紫色的喜袍映著他更加高貴。
          玉傾感覺到有人在一步一步朝著她走來,腳步微輕,只有輕功了得的人腳步才如此輕快。
          燭火在慢慢的融化,忽然火苗噗嗤閃了一下,凌子皓的手突然隔著喜帕捏住玉傾的下巴,一雙深邃的桃花眼打量著眼前的女子,想著之前孫楊說的話,這個時候凌子皓卻覺得與一般女子并無一二!
          “聽說,你是自己走進府內的?”他的聲音冰冷,帶著一點磁性。
          “是!”玉傾恭敬且不卑不亢!
          “說,你有什么目的,你爹派你來監視我?”
          說著松開玉傾的下巴,背著手,轉過身去,坐在一旁的凳子上,隨手拿起一杯茶,等待著玉傾的回答!
          “其實,我是……”

        第1章 兩個新娘

          九王府門外。

          “剛來了一位新娘子,怎么又來了一個?這個轎子難道抬錯人家了?”一位布衣青年很不解的嘟囔著一句。

          “非也非也,有哪個眼拙的會做出這等事,在下前幾日聽聞,是咱們九王爺要雙妻臨門了,只是不知道哪個才是咱們的正王妃!”

          “當然是先進府的嘍,聽說那位可是王爺的紅顏知己,擅長醫術,救過王爺好幾次呢!”

          雙妻臨門?

          玉傾坐在轎子之中,隱約的感知到外面的躁動,爹也沒有說這個九王爺同時要娶兩個女人啊!

          玉傾不解的眉頭緊緊皺起。

          既來之則安之,看看對方怎么說!

          不一會,一個仆人裝扮的小廝跑到大門口,頭上掛著些許汗珠,臉上的表情很慌張,看來很急的樣子。

          “王爺口諭,丞相之女緋玉傾誤了吉時,納為側室,封為側王妃,不配舉辦成婚大禮,直接進入蕓香院!”

          不配舉辦成婚大禮!

          眾人都炸開了,眼睛望著緩緩抬入府中的轎子,有可憐的,有看笑話的,指指點點,一時之間,緋玉傾的名字在帝都名聲大噪,堂堂丞相之女卻淪為別人的妾室。

          玉傾的雙手反倒是開始放松,嘴角上揚,眼中里流光溢彩閃著光,讓整個人都充滿譏誚!

          側妃?原本擔心是不容易逃出府中,現在看來,誰還會去注意一個側室!

          只是,玉傾眼底里散發著一絲失望,當初自己所言三條不嫁,偏偏都中了兩條半,九王爺雖不在皇宮里居住,但是也是皇宮里走出來的。

          不過,倘若這個王爺不肯休妻?

          玉傾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冷哼了一聲,就算你不休妻,那我也要休夫!

          玉傾是丞相府中的庶女,皇上下旨,將她許配給戰功赫赫的九王爺做王妃。

          看似金玉良緣的賜婚,背后隱藏著是道不盡的陰謀。明眼人都知道九王爺德才兼備,丞相又在朝中頗有威嚴,兩家結合,勢必掀起帝都一片狂熱!

          而玉傾答應過病榻中的母親白玉,不嫁入皇宮,不嫁王權貴族,不嫁為人妾!

          玉傾自幼體弱,十三歲前是跟著師傅才活到現在,在外里養成倔強的性子,就連丞相親爹都奈何不了她幾分!

          但是那日,丞相緋莫離拿著劍抵在白玉的喉嚨上,劍劃破白玉一層肌膚,層層鮮血順著劍尖落下。玉傾是從十三歲回到家的,現如今十六,白玉對這個親生女兒自然是極好,玉傾又怎會親眼看著娘親死去。

          她早已經打算好,成親,休夫,帶著母親白玉隱居山林,不過問世事,那么虛榮假意也就再也傷害不了母親和她自己了。

          在中原成親,是有規定的,踢轎門跨火盆,都是必須的,而如今沒有這些也就罷了,還讓新娘子抬進府內,這樣的成親納妾是在外面看熱鬧的百姓不曾見到的。

          奏喜樂的都停了下來,人群中如同轟炸了一般,說什么的都有。

          “哎喲,我說了一輩子的媒,從沒見過這樣的。”媒婆用自帶的手帕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生怕有什么閃失,既得罪王爺這邊,又得罪宰相那邊。兩邊都是不好惹的主啊!

          現在不只是王府被圍得水泄不通,就連整條街道都是滿滿的人,都往前擠著身子,生怕錯過了最精彩的部分。

          ‘啪’的一聲,是轎子落地的聲音,頃刻間,所有人都閉嘴了,睜大眼睛看著轎子。

          只見一雙素白的手指從轎內伸了出來,接著是大紅的喜袍,鴛鴦戲水的喜帕露了出來。喜娘趕緊上前扶住玉傾,生怕這位千金小姐有個什么不妥。

        第2章 毫不在意

          人群中開始議論紛紛,玉傾自當挺拔了身子,在喜娘的攙扶下,一步一步邁向府中的大門。玉傾看不見,也能猜到幾分這個大門該是怎樣的巍峨壯觀。

          “對不起,王爺有吩咐,一天迎娶兩個夫人,正側王妃身份不同,按照規矩,您應該走側門。”

          這雖然是側室,但也是娶回家里的,況且還是丞相的女兒。

          “小哥,你看,王爺會不會弄錯了,雖說是側王妃,但也是要從正門過不是嗎?”喜娘甩著手絹,捂著嘴不讓自己笑出聲來,拍打著小廝的肩膀,一副他開玩笑的樣子!

          但是,看著這個仗勢,不像是在開玩笑!

          小廝瞪了喜娘一眼,欠著身子,對著玉傾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玉傾心中已然知道這是刁難,并沒有說什么,下一刻便轉身從側門而入,只是突然一陣風吹來,正好把玉傾頭上的喜帕給吹落在地,頃刻間,底下嘩然一片!

          正好露出玉傾‘驚為天人’的一張臉來,粗而黑的眉毛,像兩條黑豆蟲趴在玉傾的眉框,眼睛有如銅鈴一般大小,再往下看,那是人嘴嗎,簡直就是豬腸,還泛著油油的光澤。尤其嘴角一顆大黑痣著為顯眼——用觀眾的話,此人不去做媒婆還真是可惜了。

          玉傾絲毫不在意旁人的眼光,蹲著身子,拿起喜帕就往自己的頭上蓋去,腰板挺直,自己走到側門門口。

          守門的兩個小廝顯然還沒有從驚為天人的一張臉反應過來,現下人都來到跟前了,遲鈍的竟然忘記自己的職責。

          “還不去開門?”

          玉傾陰森森的聲音讓小廝嚇了一跳,趕緊打開側門,讓玉傾走了進去!

          接連半個月,帝都里的老百姓都在談論九王爺側王妃成親的那天,說側王妃如何如何的霸氣,居然自己下的轎子,自己走進的王爺府,這已然是人們飯后常說的家常話!

          遠遠的走廊里傳來說話的聲音,一個高大的身影伴隨著月光逐漸靠近蕓香院!

          “哦,她真的這樣做的?”男子尾調輕輕上揚,帶著幾分懷疑,又有幾分打探!

          “主子,千真萬確啊,小的當時都驚呆了,只是小的不明白,既然您都與丞相達成協議,為什么對這個丞相的女兒這樣苛刻?”孫楊孫副官的聲音很是平靜,既然和九王爺能這樣坦誠說話,也就說明這個人的地位也著實不小!

          “她只是一枚棋子,如果不是因為和那個狡猾老頭子達成目的,我還用得著娶她?”聲音冰冷刺骨,帶著一絲狠戾。

          說著就來到了蕓香院,大手一揮,孫楊便下去了。凌子皓直徑朝著他的洞房走去!

        第3章 讓你再來!

          凌子皓在打開房門的那一瞬間,看見爐里安安靜靜的坐在床榻之上,頭上的喜帕還老老實實的戴在頭上。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一身暗紫色的喜袍映著他更加高貴。

          玉傾感覺到有人在一步一步朝著她走來,腳步微輕,只有輕功了得的人腳步才如此輕快。

          燭火在慢慢的融化,忽然火苗噗嗤閃了一下,凌子皓的手突然隔著喜帕捏住玉傾的下巴,一雙深邃的桃花眼打量著眼前的女子,想著之前孫楊說的話,這個時候凌子皓卻覺得與一般女子并無一二!

          “聽說,你是自己走進府內的?”他的聲音冰冷,帶著一點磁性。

          “是!”玉傾恭敬且不卑不亢!

          “說,你有什么目的,你爹派你來監視我?”

          說著松開玉傾的下巴,背著手,轉過身去,坐在一旁的凳子上,隨手拿起一杯茶,等待著玉傾的回答!

          “其實,我是……”

          正說著,玉傾猛的站起身,依靠自己一身所學,趁著九王爺凌子皓喝茶的功夫,一屁股坐在他的腿上,雙手死死的抱住他的脖子,動作十分優雅,頭上的喜帕也愣是沒有動一分。

          而玉傾更是大膽起來,撅著豬腸大嘴,隔著喜帕就要親下去!

          因為凌子皓剛才稍微的分神,加上懷中的不明物體,這為了保持身體的平衡,手中的茶杯就遭了秧,被狠狠的摔在地上,頓時摔的粉碎!

          外面守夜的小廝們,生怕自己的主子有什么閃失,就趕忙提著燈籠,在外面小聲的的詢問著,“主子,出什么事了,要不要小的進去啊?”

          “別,別進來!”

          凌子皓全身的細胞都在和懷里的女人戰斗,要是開門被下屬看見自己今天這個形象,那么自己的顏面豈不是被掃光了!

          凌子皓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堂堂一個王爺,帶兵打仗不在話下,今天頭一回遭到一個弱女子的強迫,傳出去不得被全帝都的百姓笑掉大牙嗎!

          腦子里想著,心里更加對眼前這個女人厭惡起來,一個丞相千金,竟然如此開放,成何體統。

          “其實,我想,我想為你傳宗接代,王爺,你干嘛老是躲著我啊,來吧!”

          玉傾一邊說著,一邊用雙手固定凌子皓的頭,雙腿使用巧勁讓他動彈不得,重新崛起嘴巴,打算就這么親下去。但是在兩個人掙扎的過程中,玉傾頭上的喜帕卻掉了下來。

          就在一剎那的時間,凌子皓就看見眼前女子的容貌,瞳孔一縮,只見豬腸大嘴,泛著油光正慢慢的朝著自己靠近,凌緋夜還看見那嘴角的痣的一根汗毛在微微的顫抖。

          當時腦海中空白一片,沉寂了一秒鐘,頭往左邊一歪,才免遭于此難!隨即一個漂亮的轉身,已然離著玉傾十步之外!

          玉傾還想在撲上去,可是凌子皓哪里還能給她這個機會。

          “站住,你這潑婦,本以為念在你爹的份上,今晚才來看一看你,現如今你花枝招展,你,你簡直不知體統!”

          凌子皓看著玉傾的眼神中夾雜著一片怒火,只需要幾秒鐘,就可以把玉傾燒的粉身碎骨,眼中看到那張泛著油光的嘴唇,心中的厭惡再也無法遏制,全都寫到了臉上。

          “嗚嗚,王爺,妾身知錯了!”

          說著,玉傾以閃電般的速度爬到凌子皓的腳下,張開雙手就抱住他的雙腿,臉上的胭脂和粉底都蹭到了他的身上。

          玉傾嘴上嗚嗚的哭著,心里卻樂成了一朵花,看以后你還敢不敢來我房間了!

        第4章 把夫君嚇跑了

          凌子皓的雙腿被玉傾緊緊地抱住,動都不能動,臉上滿滿的是厭惡。就只好用手剝開她的雙手,趁著間隙趕緊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小廝們提著燈籠上前,眼睛里閃過一絲訝異,隨后小心的詢問道,“主子,這么快完事了?那咱接下去去哪?”

          昏暗的燈光照在他冷若冰霜的臉上,凌子皓握緊雙手,牙齒里硬是咬出幾個字,“回書房!”

          第二天一早,玉傾便起了個大早,對著鏡子搗鼓了半天,費了好半天的功夫把嘴角的那顆黑痣貼好,陪嫁丫頭綠竹正好拿出一件嫩紅色的衣服,走到玉傾的身后。

          看著自家小姐在照著她那一顆黑不溜秋的美人痣的時候,一把奪過玉傾手中的鏡子,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說道:“這都什么時候啦,小姐,你還有心思搗鼓這些啊,你看昨天姑爺明明是在咱屋子里歇著。可是,就是因為小姐你自己。”說著看了玉傾一眼,把手中的衣服扔在她的手上,有些怨憤的說:“愣是把自家夫君給嚇跑了!”

          玉傾聽后笑了出聲來,那顆大痣上的汗毛也是顫抖了三分。搖了搖頭。這個丫頭,顯然是被自己寵壞了!

          隨后玉傾拿著手中的衣服在身上來回比劃著,看著鏡子中的烈焰紅唇,又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衣服,顯然不滿意,直接往地上一丟,對著綠竹嚷嚷道,“去,綠竹,把我最漂亮的衣服拿出來,怎么說我也是丞相的女兒,可不能丟了咱丞相府的臉,什么顏色亮就挑哪個?”

          綠竹以為自己的主子腦子突然開了竅,滿心歡喜的去箱子里找衣服,于是按著玉傾的話,選著兩件亮堂的衣服來到玉傾的面前。

          “小姐,這個紅的好,紅的喜慶啊,這個顏色往人群一站,就只有小姐最顯眼啊!到時候姑爺肯定第一個看到的就是小姐。”

          綠竹手中拿著紅色衣裙,看著今天玉傾的血紅大嘴唇子,調侃說了一句,“倒是和小姐的妝容一致呢,這個紅色的好!”

          當綠竹興沖沖的說著的時候,玉傾卻把眼睛移到另一件衣服上面!

          “綠竹,你沒有感覺這個綠色豈不是更更加顯眼,這樣的話,恐怕全府的眼睛都在我身上吧!”

          說時遲,那時快,玉傾三下五除二扒下自己的外套,就趁著綠竹說話的間隙,就把手中大綠色的衣裙穿在了身上,對著鏡子轉了個圈。

          大紅的花朵插在頭上,火紅的大嘴唇子照應著綠色的衣裙,別樣紅配綠的‘美’在玉傾的身上演繹了出來。

          流離上下看了自己一眼,著實很滿意今天的裝扮。

          “哎呀,小姐,你……”

          綠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吱扭!’一聲,門打開了,三個人裝扮的丫鬟推門而入,剛開門就看見玉傾臉上的妝容和那個無時無刻不在的黑痣,加上玉傾剛穿上的鮮艷衣服,還很美的轉著圈,眼中各個充滿著鄙夷,還有兩個在后面偷偷捂著嘴笑著,估計也是聽說了昨天的事情吧!

          最前面的那個丫鬟秋菊上前一步,就裝模作樣的福了福身子,還沒等玉傾說起來就自己先站了起來,環顧了一周,最后把眼睛定格在玉傾的一身裝扮上面。

          強忍著紅配綠的混搭,秋菊把自己的碎發別到耳后,這才緩緩的開口:“我們王妃有請側王妃前去一同吃早飯。”

          這小丫頭高傲的模樣,故意把側字咬得很重,生怕玉傾聽不見似的。這是打心里沒把玉傾放在眼中啊!

          也是,凌子皓當著全城的老百姓那樣對玉傾了,縱使玉傾的靠山是丞相大人,但是成了親就是夫家的人,這群丫頭仆人都會見風使舵,對玉傾來說,早在娘家的時候,玉傾就是已經習慣了這一切。

          但是,她的尊嚴還是有的!

        第5章 側王妃的黑痣

          玉傾一臉笑容的越過綠竹來到那個趾高氣昂的小丫頭的面前,眼睛一掃面前的人,眼睛里閃過一絲精光,聲音更是溺出水來,“那你等我會吧,昨晚沒睡好,今天早上又起猛了。”

          說著玉傾就伸腰打了個哈欠。

          “去見正王妃是件大事,等我這個王妃挑好衣服,畫好妝容再去也不遲。”

          這個秋菊一聽,眼睛上下瞄了一眼玉傾,柔柔的說道:“側王妃不用打扮了也甚是好看,瞧瞧那顆黑痣,全帝都也找不出一個像您這樣有特點的人啊!”

          “你……”

          綠竹剛想說些什么反駁,就被玉傾一記眼神給打斷了,氣的在旁邊干跺腳!

          玉傾看了秋菊一眼,轉身坐在旁邊的凳子上,“沒事,繼續說!”

          秋菊瞥了一眼角落里的綠竹,用手絹擦了擦嘴角的吐沫星子,繼續說道:“側王妃今日的打扮可真漂亮啊,綠色的衣裙趁著您這朵紅色的花朵,更加的艷麗,奴婢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能把綠色衣服穿得如此動人,只是,奴婢的家鄉有句俗語不知當不當講!”

          “但說無妨!”

          玉傾拿起桌上的茶水,很是愜意的吹著茶末!

          “說這紅配綠啊,賽狗屁!”

          秋菊的聲音里充滿嘲諷,說完之后,滿屋子的丫鬟捂嘴偷笑,有笑的臉都紅了起來。

          “你,你太過分了,我們家主子可是側王妃!”這秋菊剛說完,綠竹當下擼起袖子想要和這個秋菊理論一番。眼睛里火冒金星的怒氣那是銳不可當!

          玉傾睨了綠竹一眼,綠竹反而更加的氣憤,看著自家主子被一個丫鬟欺負,這心里又心疼又氣憤,很是不好受,想當初在丞相府,就連大小姐都要對主子禮讓三分,怎奈今日受這般勞什子氣!

          玉傾反而無動于衷,轉頭對著秋菊冷笑了一聲:“紅配綠還有這個說法啦,今兒個可是頭一回聽說啊!”

          小丫頭秋菊上前一步,一臉高傲:“奴婢還是奉勸側王妃一句,雖然嫁入了王府,但是依照現在的形式您也瞧見了,王爺對我們正王妃如何,對您如何,明眼人一看便知,所以……”

          玉傾在手里把玩著茶杯,就好像絲毫不在意秋菊說的那些話。

          “所以,側王妃您無論打扮成什么樣子,可是王爺還是喜歡我家主子,這自己生什么樣就是什么樣的命,就像是東施再怎樣的效仿西施,依舊得不到帝王的寵愛!只能被人嘲笑一輩子!”

          緊接著‘砰!’的一聲就看見玉傾的手臂把杯子碰倒在地,半杯茶水就撒了出來,順著桌子腿流到了地上。

          而秋菊等一眾人始料未及,沒有反應過來,看著玉傾正安靜的坐在那里,看著玉傾對著綠竹緩緩的說道:“罷了,走,去前廳吧,莫讓姐姐等急了。”

          自始至終玉傾都沒有正眼瞧上秋菊一眼,仿佛那只是不相干的人,與她并沒有關系。

          “小姐!”綠竹幽怨的喊了一聲,那秋菊的話都說的這般明白,怎么小姐跟個沒事人的樣,讓她好生著急。

          玉傾站起身子淡淡的回看了綠竹一眼,勾起唇角,悄悄的沖她眨眨眼,渾身充滿了譏誚。

          秋菊幾個丫鬟在前面領路,而綠竹扶著玉傾在后面緊緊地跟著,時不時的看著旁邊的風景,還有那一片波光粼粼的湖面,讓是讓人很是舒心。

          就在此時,前面一個靚麗的身影出現在轉口。小丫頭秋菊心中一喜,一下子來到人來的身邊,欠了欠身,故意大聲的說道:“王妃,您怎么來了,側王妃還打算給您去請安呢!”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