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獨家)男主傅馳女主江語琳小說-天才萌寶找個總裁當爹地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08 10:00

        在現實中我們的壓力很大,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消遣解壓方式,看小說就是其中的一種,而找到自己喜歡的小說不容易,如果你喜歡豪門總裁類小說,不妨看看由魚生創作的《天才萌寶:找個總裁當爹地》劇情飽滿,緊湊不拖沓。對男女主角傅馳江語琳的刻畫更是出彩,讓你一眼就能記住。還有更多精彩的小說在本小說網中都可以找到。

        天才萌寶:找個總裁當爹地

        推薦指數:8分

        《天才萌寶:找個總裁當爹地》在線閱讀全文

        天才萌寶:找個總裁當爹地第1章 驚天丑聞

        “江語琳!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徐文謙的怒吼聲震得人耳膜轟鳴作響,與此同時,擠在酒店房間門口的數十名記者一涌而入,將鏡頭對準了雙人床上的一男一女,僅僅只有薄薄的絨毯蓋在二人身上。

        閃光燈將一屋子一夜過后的畫面照得一覽無遺。

        江語琳瞪大的眼睛里滿是驚恐與不解,努力將身體蜷縮在角落,用被子遮住自己布滿不堪入目痕跡的身體。如果可以的話,她也很想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天,是她跟徐文謙的婚禮,只不過是酒桌上被人多灌了兩杯,閨蜜紀曼珊說要送她回房間休息,可一覺醒來,陌生的房間,身旁還躺了一個她從沒見過的男人!

        腦子轟的炸開,她慌亂無措的開口,“文……文謙,你聽我……”

        “夠了!江語琳,我真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種水性楊花不要臉的賤女人!婚禮還沒結束你就跟別的男人滾到床上去了,我不想再聽你解釋了,我們離婚!大家可都看到了,是這女人對不起我在先,我徐文謙可沒做過半點對不起他們江家的事!”

        徐文謙一邊罵著,眼底閃過不易察覺的狠厲,似是想要做的更徹底一點,大步上前掀開江語琳遮擋在身前的被子,好讓身后媒體拍得更清楚。

        “不……不要!文謙……你不要這樣!”心底最后的弦崩斷,江語琳崩潰絕望的拽死了被角,壓抑已久的淚水終于忍不住涌出滴落,“不要……不要……”

        “你不是喜歡做裱子嗎?那就做得更徹底一點,讓大家伙都看看清楚!”

        “不……”

        “夠了。”

        就在二人僵持不下的時候,一聲淡淡的嘆息從一旁響起,低沉磁性的聲音,仿佛生來透著一股高傲淡漠的語調。

        此刻,屋子里的眾人才將注意力放到江語琳身旁的那個男人身上。

        棱角分明的臉龐,一雙狹長而深如夜空的黑眸,薄薄的唇角輕抿,透著半分不屑半分冷漠的味道。一身黑色襯衣微微敞開幾顆扣子,露出緊實的胸膛與頎長的脖頸,隱約可見其肌膚上幾處抓痕與牙印,讓人浮想聯翩的同時為男人冰冷強大的氣場平添一絲魅惑。

        個別記者已經認出他的身份,震驚之余,偷偷的舉起相機拍了幾張特寫。

        堂堂傅氏集團老總,居然成了被抓的“奸夫”!這新聞如果爆出去,占據各大板塊頭條不是問題!

        然而得手的照片還沒捂熱,男人便微微使了個眼色,下一秒,不知從哪冒出來的保鏢便將相機搶了去,直接扔進了魚缸里報廢。

        “一大清早吵死了,要吵架,滾出我的房間再吵。”

        冰冷而不耐煩的語氣,傅馳慵懶的靠在床頭半瞇著眼睛,似乎根本沒把眼前的情景當一回事。

        徐文謙下定決心要把事情鬧大,脫口而出,“你這奸夫睡了別人的老婆還有理了?!”

        “我睡了你老婆又怎么樣?”傅馳冷笑瞥了他一眼,微微仰頭,“要給你頒一頂綠帽子?”

        “你……”

        徐文謙還想再鬧,可對方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直接讓保鏢給揍了一頓,扔出了酒店大樓。

        “還不走?怎么,也想讓我把你扔出去?”

        江語琳望著一屋子媒體被驅走,失神的她被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回頭對上一雙充滿寒意的目光,與昨夜記憶中的男人判若兩人。

        見她緊緊咬著下唇沒有動作,傅馳冷哼一聲,諷刺道,“聯合起來演這一出戲,還真是費盡心機……你們想從我這里得到什么?錢?像你這種女人我見得多了,我勸你最好盡早收起那些骯臟的心思,不想下場更慘,就趕緊滾。”

        盡管對方沒有直接扯開她的被子把她像扔垃圾一樣的扔到大馬路上,可如此毫不遮掩的羞辱,只會傷她更深更重。

        自尊心在這個時候早已如同垃圾一文不值,她不想在這里自取其辱,甚至懶得替自己解釋,伸出顫抖的手將昨夜被他撕開的衣物狼狽的套在身上,每一步邁開的步伐都牽扯著身下某處近乎撕裂的疼。

        跌跌撞撞的身影,落荒而逃。

        “江語琳!你個賤女人你還有臉出現在我面前?”

        一出酒店大門,江語琳便遇上了徐文謙,對方臉上滿是淤青傷痕,看起來十分凄慘滑稽,但她此刻卻一點笑不出來。

        “離婚協議書,我剛才讓律師送過來的,江語琳,既然我們走到今天這一步,你對不起我在先,就不要怪我狠心了。”徐文謙擦了一把眼角的血絲,直接將離婚協議甩到江語琳臉上。

        江語琳拿起協議書看了一眼,臉上的震驚似是詫異他的動作怎么會那么快。

        可是如今,再多的挽回跟解釋都顯得蒼白無力,他特地帶著媒體找上門,現在,關于江家大小姐新婚之夜出軌的新聞或許已經傳得滿天飛了……

        可關于協議里的條例,徐文謙居然以“出軌”為名讓她凈身出戶,父母留給她的公司、房產,他一個不留全都要拿走!

        最終,江語琳不得不跟他走上了司法程序。

        然而,法院最終的結果卻是徐文謙獲勝,徐文謙唯一需要向她負責的,就是幫她支付足以讓她完成大學學業的學費。

        除此之外,她一無所有。

        也許連上天都看不過去,在官司結束三天后,逐漸從打擊中恢復過來的江語琳拖著行李箱再次回了一趟原本屬于江家的別墅,卻意外的在客廳里碰到了徐文謙跟自己的閨蜜紀曼珊。

        兩人親昵的說笑著互相喂蛋糕,好一會兒才發現站在門口眼神古怪的江語琳。

        “怎么,你還回來做什么?”徐文謙不耐煩的皺眉,似乎自從離婚之后,他對江語琳的厭惡就越來越明顯了。

        “我……我想把我爸留下的東西帶走。”江語琳遲疑的看了二人一眼,可現在已經離婚,她對徐文謙的私生活沒興趣也沒資格過問,最終收回目光頭也不回的往二樓書房走去。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