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結)賀景深言歡免費閱讀-總裁寵妻須節制免費閱讀by言歡

        發布時間:2019-03-08 09:41

        賀景深言歡免費閱讀

        總裁寵妻須節制全文閱讀

          言歡賀景深目錄哪里可以看?言歡賀景深大結局是什么?該小說名字叫做《總裁寵妻須節制》,又名《嬌妻好孕:萌寶請簽收》,作者是言歡。四年前,言歡想生一個孩子,于是她選了個基因最強大的爹地賀景深。關門,灌藥,與他共度了一夜春宵。四年后,他們再次相遇,言歡被賀景深逼入角落。
          辦公室里陷入短暫的沉默,隨即是壓抑不住的小聲尖叫。
          “天哪,ALICE,你趕緊幫我看看我今天的衣服搭的可以么?你說待會賀總會不會一眼注意到我?!”
          “哎呀我現在沒空,這兩只口紅哪只襯我的膚色啊?男神面前一定要展現最美的一面啊!”
          “是啊是啊,要是傍上賀總這棵大樹,哪怕傳個女朋友的緋聞呢,也是吃穿不愁啦!”
          言歡無奈的看著一群女同事補妝整理衣服,手上沒有任何動作,心里卻越發的不安起來。

        第一章 我走了,你怎么辦

          夜晚的A市,是座聲色浮華的不夜城。燈光璀璨,熱鬧非常。

          帝豪酒店,是位于市中心的是一家超五星酒店,此刻燈火輝煌,精致的水晶吊燈和干凈的倒影出人影的大理石地面交相輝映,豪華而不落俗套。

          言歡從洗手間不緊不慢的走出。她畫著淡妝,面容精致,鼻梁小巧挺拔,只是平時那雙漂亮通透的琉璃貓眼此刻畫上了精致的眼線,憑空添了一絲嫵媚。

          她嘴唇嫣紅,嬌艷欲滴,讓人忍不住想一親芳澤。但是如果仔細看,才能發現瓷白的面龐沁出了一層薄汗,越是靠近那個房間,她的心里越是恐慌。

          不要害怕,你一定可以的!

          言歡纖長嫩白的手指按按手中的包,隔著一層真皮,觸摸到里面的藥盒,她似乎給自己吃了一顆定心丸。

          她強壓下不適,踩著精致纖細的高跟鞋,亦步亦趨地向那件總統套房走去。

          嗯,自己今天算計的是賀景深,在A市呼風喚雨,睥睨天下,全A市最矜貴的男人。

          年紀不過30歲,卻涉足A市各個領域,這樣的人,自制力和定力自然可見一斑,不容小覷。

          ……

          聽著浴室里的陣陣水聲,言歡心跳如雷,換上真絲睡裙后,隨即躺在大床上,白天的時候,自己趁著保潔做事的時候,偷偷調換了房卡,才得以混了進來。

          言歡不著痕跡的用濕潤的濕巾捂住口鼻,這間套房實在太大,她仔仔細細的噴完足足一瓶藥水,才敢確保萬無一失。

          伴隨著浴室水聲落下,“嘩……”浴室的門緩緩推開,在幽暗曖昧的燈光映照之下,一個容貌俊美的令人窒息的男人緩緩的走出浴室。

          賀景深擦著未干的濕發,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高挺的鼻梁,身材高大,窄肩細腰,渾身上下沒有一絲贅肉,一條浴巾裹住了腰下部位,簡直是誘人犯罪。

          他緩緩的向床邊走去,卻在靠近大床的那一刻,皺起了眉頭……

          借著朦朧的燈光,在KINGSIZE的大床上,一個嬌小的身影伏在床上,曲線玲瓏。

          賀景深眼中露出一絲陰騭,性感的薄唇緊緊抿起,這又是哪位想討好他的人做的把戲?

          想到這里,他直接走到床頭,伸出關節修長的手掌,拿起電話,撥給酒店經理,直接把人轟走。

          “該死的……”身體內似乎有一把火在灼燒,渾身發燙。

          賀景深劍眉蹙起,深沉的眸子深不見底,臉部輪廓如刀削般清晰完美,鼻梁高挺,薄薄的唇抿緊,即使不說話,也讓人有一種移不開目光的魅力。

          但卻又奇特的融合了一股凌厲霸氣,氣質冷漠到叫人不敢與他直視。

          哪怕是在身體異樣的情況下,賀景深還是敏銳察覺到了空氣中漂浮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異香……

          呵……敢算計自己,這個女人還是第一個。

          連撥電話的心情都沒有了,賀景深直接厲聲道:“給我滾出去。”

          伴隨著男人凌厲的話語在耳邊響起,言歡不著痕跡的將捂住口鼻的濕巾在一旁,抬眸,氣吐幽蘭,淺笑嫣然。

          “賀少,如果我走了,你怎么辦?嗯?”

          說完,微弱的燈光下,言歡大著膽子伸出手指挑起男人的下巴,女王范十足,本來……就是自己來睡他的,慫什么?

          雖然自己現在也吸入藥水味,但是他比自己吸入得更多。

          賀景深聞言眼神更加凌厲,好,很好!

          這次送來的人也太大膽了,直接上下其手了!

        第二章 好,如你所愿

          昏黃曖昧的燈光下,床上的女人輪廓模糊,看不清楚正臉,卻襯的皮膚越愈發白嫩,賀景深抬手就想直接將女人丟出去,卻不想大步跨出去的腳步竟然不聽使喚,一下子栽倒在大床上,無意之中將床上的小女人完全的覆在身下。

          該死的,沒想到藥效居然這么強,賀景深很快察覺到自己身體的異樣,越發難以控制。

          言歡被突如其來的高大身軀壓得不得動彈,聽著身上男人粗重的喘息,她不由的暗自佩服賀景深的定力。這可是一整瓶的強效藥。

          隨后言歡趕緊搖搖腦袋,撇干凈這些雜七雜八的念頭。

          這個好機會,不會再有第二次,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能不能成功,就在這一晚上了!

          她咬緊下唇,費力的抬起雙手,生疏而緩慢的覆上男人精壯的后背,點燃了火花。

          “賀少,放心,事成之后,我只要兩百萬,然后絕不糾纏,嗯?”

          說完,言歡費勁的伸出手將枕頭下自己一早準備好的支票送到了男人的面前。

          “完事后,你簽字,我走人。”

          呵……

          賀景深眸光深邃如海,滿是譏諷。

          “好,如你所愿。”

          電光火石之間,糾纏的兩個人已經除去了衣物,隨著賀景深身子一動,言歡瞬間沒有了退路。

          一陣真實的痛感襲來,言歡長長的指甲掐住了男人的后背,瞬間劃幾道血痕。

          而賀景深動作一滯,這被沖破的真實的阻礙感讓他意外。可是隨之而來的,是更加洶涌的狂潮……

          夜,還很長……

          ……

          天色朦朧亮,一夜盡興的男人隨手將枕頭上的支票署好名丟在床上,并未理會床上有些狼藉的女人,一邊干凈利落的圍上浴巾走進浴室,冷冷的丟下一句話:“在我出來之前趕緊滾,否則,你知道后果。“

          黑暗中,言歡撿起床上的支票,小心翼翼,眼里不是貪婪滿足,全然都是珍視。

          哪怕自己昨天晚上一度認為自己會死在床上,如今也是值得了。

          “沒問題,多謝賀少了,昨天晚上……賀少您真棒……”

          聽著女人輕佻的話語,賀景深驀然又想起昨晚的一幕幕,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還是有些對他的胃口。否則,也不會成為這么多年以來他的第一個女人。

          ……

          待到男人走進浴室,言歡艱難的抬起酸疼的身體,穿好衣服離開,身后浴室的門在不久以后緩緩打開。

          賀景深皺著眉頭,按按有些疼痛的眉心,拉開窗簾。外面陽光刺眼,晃過潔白的床單,一絲嫣紅綻放……

          他微微怔住,空氣中,似乎還有那個女人的香味……

          九個月后,C市的一家醫院一聲嬰兒的啼哭劃破產房的寧靜。

          言歡白著一張俏臉,汗水打濕了額頭的碎發,真正讓她揪心的,卻不是生產的痛苦過程。

          而是十五分鐘后醫生的檢驗結果。

          弟弟究竟有沒有生的希望,就綁定在這個孩子身上了。

          “言小姐。”穿著白大褂的醫生摘下口罩,走近她的床位,遺憾的搖搖頭:“很抱歉,經我們檢驗,您的孩子和您弟弟的血型不相符,所以,臍帶血無用……”

          仿佛一道炸雷在頭頂劈開,言歡一瞬間被抽離了魂,小臉白的像一張紙。

          怎么,怎么會這樣?

          當初A市的醫生很肯定的告訴她,只要生個孩子,配型成功率是接近百分之百的啊!

          難道讓她出賣自己的身體,用盡辦法之后,還是要眼睜睜的看著親弟弟死去?

          言歡無力的癱坐在床上,身上的酸疼一陣陣的提醒著她,從設計A市最優秀的男人,生下孩子,為的就是去救她唯一的親弟弟-言錦。

        第三章 未婚生子

          言歡的母親身體向來不好,生了弟弟之后直接大病一場,在病床上挨了三天還是沒挺過去,撒手人寰,留下一個弟弟。

          父親言城東是個生意人,整天忙著在生意場上來回轉,在他眼里,錢權勢這三樣東西才是他的人生中的第一位,并沒有把言歡的母親放在心上,除了生意,在外頭也不知道藏了多少相好,但這些,性子柔弱的母親從來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以為孩子能夠讓他回頭,卻始終是枉然。

          母親的去世沒有讓他停下腳步,他依舊活躍在生意場上,除了請了一家子保姆司機,根本無暇顧及她們倆。

          盡管言歡從小對弟弟關懷備至,長姐如母,但是還是沒能避免厄運的到來--由于先天的氣血不足,弟弟生下來就患有地中海貧血,這樣的病,除了臍帶血加骨髓移植,沒有其他的辦法可以解決。

          但是她和父親去醫院做過配型,卻被告知均不匹配。要等配型合適,茫茫人海更是難以尋覓。

          在言歡的死死追問下,醫生才游移不定的開口:“或許,言小姐可以生個孩子,帶有血緣關系的新生兒,這樣對于言少爺的病,或許有救。”

          醫生的這句話,對于近乎絕望的言歡來說,不亞于抓住了一顆救命稻草。

          盡管她沒有結婚,可是為了弟弟的性命,別說是生孩子,搭上自己的命也未嘗不可!

          抱著這樣的心態,言歡很快“物色”好了人選-A市的風云人物,賀景深。

          父親言城東很少在家吃飯,但言歡不止一次的聽到過他提起這個名字-A市的傳奇,年少有為是自然的,做事果斷,雷厲風行,沒有婚史,甚至和桃色新聞不搭邊。

          一樣是要生孩子,那么,就索性生個基因好的。

          于是有了九個月前的那一夜。

          一切的一切都水到渠成,只是沒想到,敗在了最后一關。

          言歡無力的閉上眼,心如刀絞,長睫不由自主的顫抖,她緊緊掐住手心,不讓自己流眼淚。

          深吸一口氣,沒關系,沒關系,這次不成功,只要先用藥物治療緩助病情,弟弟應該還能堅持一段時間。--那張200萬的支票,應該還能頂一陣子。

          言歡打定主意,緩緩的睜開眼睛,卻看見一個妖嬈的聲影腰肢款擺走進來-來得正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言若蘭。

          “喲,姐姐,剛生完孩子就是臉色不太好呢,看看你,好憔悴啊!”言若蘭嬌笑著,擺弄著手上細長的指甲,語氣中卻聽不出一絲關心,反而滿是嘲諷。

          言歡微微皺起眉頭,這個妹妹向來與他們沒什么交集,言城東在外燈紅酒綠的生活,有個私生女也早已不是秘密,只是這樣的場合,她怎么會來?

          言歡抬起頭,如水的眸子的充滿著疑問:“你來干什么?”

          “自然是來看看你啊,我的姐姐,你剛剛生產完,我當然要來道喜,但是呢,似乎又不太適合。”言若蘭眼里閃過一絲狠毒,輕描淡寫的說:“畢竟,言錦剛剛斷氣,一邊死人一邊生產,嗯,真是叫我不知道說什么好……”

          言若蘭滿意的看著言歡瞳孔瞬間收縮,滿臉的不可置信,她不顧手上的輸液針,一把掐住言若蘭:“你胡說什么!我弟弟在隔壁房間療養,你說誰死了?!”

          言若蘭被她掐住,狠狠掙脫幾下去甩不開,尖聲叫道:“你未婚先孕,生了個野種,言錦這個拖油瓶知道了,哪還有臉活下去?他自己拔了氧氣管你掐我干什么?!”

          言歡一下子失去力氣,言若蘭趁機甩開她,惡狠狠的說:“我實話告訴你,醫生我早就買通了,當然不可能配型成功,而爸爸,呵呵,他怕自己身體受到影響,你恐怕還以為他也是真的不匹配吧?”

          言歡已經陷入絕望,滿臉是淚,她什么都不想再聽,但是言若蘭的話還是滔滔不絕的傳入耳中:“咱們言家在A市也算是有頭有臉,誰知道出了這么個病秧子,還好他自己解決了自己。至于你么,呵呵,只要你出了醫院大門,那些記者對著你一通拍,明天的新聞就有了,言家大小姐未婚生子,私生活糜爛至極,到時候我看你還怎么做大小姐。這個位子,只能是我的!”

          “哈哈哈!”言若蘭得意地看著即將成為喪家犬的言歡,忍不住大笑起來,仰頭掩嘴,昂首闊步地走出了病房。

          徒留剛剛生產完,滿額大汗,一臉狼狽的言歡目光呆滯地看著言若蘭離開的背影。

          為什么要這樣對她和言錦?低垂眼眸,言歡努力隱忍住不讓淚水奪眶而出,這樣的父親,不值得她流淚!

          撐在床上的手緊緊揪住身下的床單,用力緊咬的嘴唇破損而涌出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這是仇恨的味道。

          她發誓,今日她有多落魄,以后,她就要言若蘭和言城東有多凄涼!

        第四章 年度最年輕CEO

          三年后。

          A市最氣派宏偉的辦公樓里--賀氏集團。言歡站在24樓,有些緊張的等待面試結果。今天是她進行第三次面試的日子,通過層層篩選,只要這一關過了,她就可以順利入職。

          “言小姐,恭喜你通過面試,成為賀氏集團的一員,希望接下來三個月的試用期你可以好好表現。”人事部蕭經理笑著告知她結果。

          “謝謝公司給我工作的機會,我會認真對待,好好表現。”言歡淺笑著回應。

          人事經理看著眼前這個打扮的其貌不揚,甚至可以說是有些土氣的女人,長長的頭發盤起,巴掌大小的臉上框著一副黑色邊框眼鏡,衣服是沉悶的灰色小西裝,這身裝扮看起來毫不起來不起眼。

          但剛剛的那一笑,卻讓人瞬間失了神。

          言歡心里一喜,賀氏集團的面試十分嚴格,但是進去了,也就意味著將拿到比同行高出很多的薪水.

          是的,此時的她,再也不是三年前的言大小姐,她需要錢,很迫切的需要!

          賀氏集團的工作效率很快,在人事的引導下,上午辦好入職一系列手續,下午言歡就已經入職人事部,在經理的引薦下,向各位同事打招呼。

          熟悉之后,言歡坐回自己的位置,拿著員工守則細讀。

          人事部是一個公司八卦和新聞的起源地,更何況女同事居多,沒一會,耳邊就飄來同事ALICE的竊竊私語。

          “哎,你們看了今天的報道沒?咱們賀總又上新聞了,明明可以靠臉吃飯,人間偏要靠才華,這張臉都能上娛樂新聞了,結果每次都是財經頭條,實在是太帥了,不愧是A市年度最年輕有為的CEO!”

          坐她對面的CICI作花癡狀,眼睛里面都可以冒出愛心粉色泡泡:“最重要的是,人家還是單身耶!又沒什么八卦緋聞,多金帥氣的王老五,天哪……”

          “好像給他生猴子啊啊啊!”ALICE夸張的小聲尖叫。惹來其他女職員的一片白眼和調笑。

          旁邊的ALLEN是為數不多的男生,帶著酸溜溜的語氣嘲諷道:“你們確定咱們賀總愛好是女?這么些年了沒見他公開過任何女朋友,說不定這么優秀的男人早就有男朋友了……”

          這話一出,幾乎未婚的女同事群起而攻之,“滾啦你,不要褻瀆我們的男神!我可以肯定咱們賀總性取向沒有問題,就是你嫉妒人家!”

          “就是就是,有錢又多金,我看你這是赤裸裸的嫉妒……”

          坐在角落里的言歡,卻越聽越是心驚膽戰。

          帥氣多金的單身王老五,A市最年輕的頂級富豪,賀氏集團的總經理兼CEO

          言歡咬唇,神色凝重了幾分,如果不是因為賀氏集團的薪資足夠的高,自己也不會這么冒險。

          “咳咳!”隨著一聲象征性的咳嗽聲,蕭經理走進人事部。原先吵吵鬧鬧的辦公室一下子安靜下來。

          蕭經理眼睛環視辦公室一圈,沉聲說道:“大家都知道,賀氏集團這次招進了不少新員工,流入了新鮮血液。所以今天下午,賀總會百忙之間抽出時間,來給咱們新員工訓話,當然,人事部作為公司重要的職能部門,賀總會作為重點巡視對象,你們都給我機靈著點,好好做事!”

          交代完這些,蕭經理匆忙離開,去準備接待事項了。

        第五章 賀總到了

          辦公室里陷入短暫的沉默,隨即是壓抑不住的小聲尖叫。

          “天哪,ALICE,你趕緊幫我看看我今天的衣服搭的可以么?你說待會賀總會不會一眼注意到我?!”

          “哎呀我現在沒空,這兩只口紅哪只襯我的膚色啊?男神面前一定要展現最美的一面啊!”

          “是啊是啊,要是傍上賀總這棵大樹,哪怕傳個女朋友的緋聞呢,也是吃穿不愁啦!”

          ……

          言歡無奈的看著一群女同事補妝整理衣服,手上沒有任何動作,心里卻越發的不安起來。

          希望男人不會發現自己,畢竟那一晚,燈光朦朧,彼此根本看不清。

          “賀總到了!”

          隨著一聲通知,一個身形頎長俊挺的男人大步走進辦公室,他氣質冰冷,眼眸深邃,一身剪裁非凡的全套ARMAINI高定西裝,皓白真絲襯衫,灰色暗格領帶,收腰的剪裁,頂端的布料,更是完美的顯出了筆挺的身材。周身散發著一股子王者般的霸氣。

          原本的花癡尖叫竊竊私語通通被這股強大的氣場壓下去,員工們都站起身聽著賀總訓話。

          言歡垂眸低首,站定在位置上。聽著一把低沉磁性的男聲響起,說的內容是公司對新員工的期許和公司的簡介。但是卻像是有魔力一般,直直穿過耳膜,透入心底。

          這聲音,簡直能讓人耳朵懷孕啊!

          而且,還帶著一絲熟悉。

          似乎和四年前那晚的聲音記憶,完全契合上了……

          言歡更加的心驚膽戰,纖手掐進掌心,薄薄精致的嘴唇抿住,在心底不斷祈禱快點結束。

          這樣想著,聲音真的停止了。

          難道這么快就結束了?

          她松了一口氣,準備抬頭。下一秒卻又驚詫的睜大雙眸:

          一雙锃亮的皮鞋站定在他面前,下一秒這雙鞋的主人緩緩的彎下腰,撿起地上的胸牌-她不知何時掉落在地上的胸牌。

          “言歡,嗯?”頭頂響起一道低沉磁性的男聲。

          “是……”努力控制住自己心下的波濤洶涌,言歡鼓足勇氣,言歡答應下來,卻還是不敢抬頭。

          一只骨節分明,細長干凈的大手將她的胸牌遞過來,言歡微微的一愣神,趕緊接過來,卻不小心在一瞬間,觸碰上他的手指。

          一剎那間,電光火石,似乎一陣強電流通過,直擊心臟。

          賀景深居高臨下的看向眼前的女人,眸光深沉。

          等言歡反應過來,賀景深已經做完巡視,離開辦公室了。她松了一口氣,還好還好,沒露出破綻。

          午休之后,蕭經理帶給她一個調令通知:從即刻起,升為賀總經理的貼身秘書,并且即刻去賀總那里報道。

          帶著幾分惴惴不安,言歡敲了敲總經理辦公室的門。

          “進來。”低沉磁性的男聲傳出來。

          言歡走進辦公室,帶著早就打好的腹稿,做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這樣也許能夠蒙混過關。

          她擺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小心翼翼的措辭:“賀總,我是新入職員工言歡,接到調令,可是作為新員工,怕不能勝任高級秘書的職位,您,為什么選我呢?“

          賀景深抬起頭看著言歡,狹眸微瞇,深不可測的黑眸里閃過一絲玩味,聲音難得的帶上一絲溫柔:“言歡……”

          他叫著她的名字,波瀾不驚的拋出一個問題:“你,對我沒有非分之想。”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