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天價前妻:總裁過時不候小說是一本情節非常精彩的現代豪門總裁文,由網絡作者吾家阿恒

        發布時間:2019-03-08 09:41

        秦依依莫炎森小說

        天價前妻:總裁過時不候全文閱讀

          天價前妻:總裁過時不候小說是一本情節非常精彩的現代豪門總裁文,由網絡作者吾家阿恒所著,小說的主要人物是秦依依莫炎森。全文講述的是秦依依是一名經紀人,可她沒想到會在自己手下的藝人房間里看到讓她守了五年空房的丈夫莫炎森,她心死了,她果斷提出離婚。可為什么莫炎森在他們離婚后又來糾纏她呢?
          兩人幸福美滿的畫面,深深的刺痛了秦依依的雙眸,她沒有想到多日未見的丈夫,會送給她這樣的一個見面禮。
          “知道了,宋小姐。”說話之間,秦依依轉身。“秦小姐,沒達到目的會這么快離開?恩?”
          身后響起莫炎森低沉的聲音,他故意把尾音拖的有些長,帶著幾分意味不明。
          秦依依心里一疼,抬起頭,微微一笑,故裝瀟灑的說道:“莫總什么意思?我不懂。”既然那么討厭自己,又為什么要留下她呢?
          “秦依依!”他的每一個字都像是淬了劇毒一般,生生的撕扯著秦依依的心。他生氣了?呵呵,他有資格嗎?
          當初新婚夜她遭人綁架,回來時被醫生檢查破了身,而她的這位丈夫就再也沒有碰過她,甚至還惡言相向,罵她臟。
          “不好意思,莫先生,打擾了你這么浪漫的夜晚,我該走了。”說話之間,秦依依毫不猶豫的轉身。
          那一刻,心疼到無法呼吸,表面上對他有多么淡漠,內心就有多么的煎熬。
          看著她那么決絕的離開,莫炎森的心里升起一頭無名火,這個女人到底還有沒有把他放在眼里?

        第一章 撞見偷腥的丈夫

           深夜十二點,A城最大的帝皇酒店。

           秦依依攥了攥手心里的那盒令人面紅耳赤的避孕套,快步走了進去。

           出了電梯,找到那個房間的號碼牌,她顫抖的纖手按下門鈴,動作一氣呵成。

           身為當紅影星宋瀟瀟的經紀人,她不僅要負責安排她的工作日程,甚至于連她的私生活都要照顧周到。

           門突然開了,秦依依抬起手,把手里的那盒套套遞了過去,“瀟瀟小姐,你的東西到了,你……”

           話還沒有說完,在看清來人之后,秦依依徹底愣住了。

           眼前的身影高大挺拔,小麥色的肌膚在暖黃的燈光下,光澤瑩潤。

           下身隨意的圍著一條白色的浴巾,姿態慵懶,卻帶著一股渾然天成的高貴。

           那雙幽深沉靜的黑眸,宛如暗夜中撲食獵物的猛獸一般,看似波瀾不驚,卻暗藏驚人的氣場,讓人不由自主的沉淪其中。

           這個男人秦依依實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她這樣看著他,鼻子不禁有些發酸。

           他正是那個讓她獨守空房五年的丈夫莫炎森。

           A市一手遮天的商業巨子,曾經被評為最年輕的企業家,資產在福布斯榜名列前茅,是全城人的驕傲。

           五年前,她風光嫁給他,成為所有人羨慕嫉妒恨的對象。

           她以為自己收獲的是愛情,卻未曾想她深愛的男人成了將她推入深淵的人……

           “不好意思,走錯房間了。”秦依依的第一反應是看錯了門牌號,剛想轉身再看一下的時候,一道嬌柔的聲音響起,“秦助理,你去哪?”

           聲音一出口,秦依依的腳步忽然停滯,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她并沒有走錯房間,只是她完全沒想到過這樣狗血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跟大明星宋瀟瀟深夜幽會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很久未曾見面的丈夫。

           而她作為妻子,還要給他們送避孕套,這個世界真可笑。

           “速度到挺快,比之前那助理機靈多了。”宋瀟瀟心情愉悅,笑著說道,又將目光看向身邊的男人,“炎森,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的新助理秦依依。”

           莫炎森臉上的表情不變,精致的五官,透露著一股冷傲的氣息。

           幽深的黑眸緊緊的盯著秦依依看了幾秒之后,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還真是個衷心的助理,大半夜過來給我們送這個東西。”

           手中的避孕套不知道什么時候被莫炎森拿了過去,他把玩著那盒令人羞愧的東西,一臉玩世不恭的看著秦依依。

           雖然沒有抬頭,但是秦依依已經感覺到那道灼熱的目光,臉頰莫名燒的慌。

           心里的某處被撕扯著,一種濃濃的羞辱感油然而生。

           他是在故意羞辱她!

           她嫁給莫炎森五年了,他從來都不回家。

           就連新婚夜她險些喪命,他也沒有正眼看她一眼……

           “如果沒有其他的事兒,我先離開了。”秦依依死死的咬住下唇,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地方。

           然而事與愿違,她被宋瀟瀟叫住了,“秦助理,這位就是我新男朋友莫氏集團的莫炎森,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你應該明白。”

           宋瀟瀟故意挽住莫炎森的胳膊,嬌軀一靠,倒在莫炎森寬厚的胸膛里,淺笑晏晏,幸福的像朵嬌艷的玫瑰花。

           兩人幸福美滿的畫面,深深的刺痛了秦依依的雙眸,她沒有想到多日未見的丈夫,會送給她這樣的一個見面禮。

           “知道了,宋小姐。”說話之間,秦依依轉身。

           “秦小姐,沒達到目的會這么快離開?恩?”

           身后響起莫炎森低沉的聲音,他故意把尾音拖的有些長,帶著幾分意味不明。

           秦依依心里一疼,抬起頭,微微一笑,故裝瀟灑的說道:“莫總什么意思?我不懂。”

           既然那么討厭自己,又為什么要留下她呢?

           “秦依依!”他的每一個字都像是淬了劇毒一般,生生的撕扯著秦依依的心。

           他生氣了?呵呵,他有資格嗎?

           當初新婚夜她遭人綁架,回來時被醫生檢查破了身,而她的這位丈夫就再也沒有碰過她,甚至還惡言相向,罵她臟。

           “不好意思,莫先生,打擾了你這么浪漫的夜晚,我該走了。”說話之間,秦依依毫不猶豫的轉身。

           那一刻,心疼到無法呼吸,表面上對他有多么淡漠,內心就有多么的煎熬。

           看著她那么決絕的離開,莫炎森的心里升起一頭無名火,這個女人到底還有沒有把他放在眼里?

        第二章 你想要我怎樣

           從套房出來,秦依依再也忍不住,眼眶酸疼,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不停的順著臉頰往下流著。

           她努力用手背擦去,卻依舊擦不過來。

           這么多年過去了,沒想到再次見到他,還是會心痛到窒息。

           愛的有多深,就有多痛。

           她背靠在走廊的拐角處,冰涼的墻面貼在后背的皮膚上,寒氣入骨,卻沒有她的心寒冷。

           她用手緊緊的捂著嘴,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蒼白的小臉憋的通紅一片。

           “秦依依……”

           背后響起那道霸道冰冷的男聲,秦依依死死的咬住下唇,努力讓自己平復下來,她不能讓他看到這么狼狽的自己。

           “莫總還過來做什么?莫不是對我舊情難忘?”她語氣淡漠的說道。

           一句話出口,成功激怒了莫炎森。

           他大步向前,狠狠的拽過秦依依的手腕,一雙憤怒的黑眸死死的盯著她,“秦依依,你哪里來的膽子跟我說這些話?當年你為了嫁給我,設計害死了她,好在老天有眼讓你也付出了代價,新婚夜失去女人最珍貴的東西,你覺得我還會對你有感情嗎?”

           呵呵,好一個老天有眼!

           他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秦依依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曾經愛到骨子里的男人,會用這樣的話語也形容她。

           新婚夜發生的那件事,是她一輩子都揮之不去的陰影,如今卻成了他諷刺她的話本。

           他果然是從來都沒有對她有過感情……

           轉過身的時候,秦依依已經收拾好了心情,面無表情的看著他,語氣平靜的說道:“那莫總還糾纏我做什么?”

           “秦依依,說吧,你到底什么目的?”莫炎森的聲音里帶著一股強迫感,黑如繁辰的眸子像是要噴出火光,“我了解瀟瀟,她是個單純善良的人,你刻意接近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單純善良的人?在娛樂圈摸爬滾打這么多年,還會嗎?

           果然在他眼里全世界的女人都是單純善良的,只有她秦依依是惡毒的人。

           秦依依冷笑一聲,“莫先生,你是不是想象力太豐富了?做瀟瀟小姐的助理是公司決定的,我沒有像你那么只手遮天的本事,可以任性的做任何事。”

           她白凈的小臉上一片平靜,精致的五官不施粉黛,卻依舊不失動人。

           緋色的紅唇一張一合,看的他的內心閃過一絲躁動。

           她真的變了,和以前那個只會待在家里盼他回家的黃臉婆完全不是一個人……

           “秦依依!”他血紅的雙眸憤怒的看著她,好似下一秒就會將她生吞活剝了一般,大手死死的鉗住她的手腕,不給她任何逃脫的機會。

           “你別裝了,你不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嗎?恭喜你,目的達到了。”

           話閉,他毫不留情的把她抵在墻壁上,冰涼的唇抵在她的紅唇上,霸道的吻席卷而來。

           可是,下一秒,一聲哀嚎聲突兀的響起。

           莫炎森捂住流著鮮血的紅唇,臉上的表情更加陰暗了,“秦依依,誰給你的膽子,你竟然咬我!”

           “莫炎森,你這個混蛋,流氓!”她使出全身的力氣,推開莫炎森,轉身倉惶的逃跑了。

           莫炎森看著那道瘦弱的背影漸漸的消失在視線里,不由得微瞇起雙眸。

           他舔了舔干澀的上唇,嘴里還殘存著她的一絲香甜。

           什么時候這個女人變得這么“誘人”了?

           不過一想到新婚夜她被人給玷污過,他的心里就像是堵了一道高墻一般,不管發生什么,這堵墻都沒法越過。

        第三章 你最好看清自己的地位

           回到別墅,一片寂靜的黑暗和冰冷等著她。

           秦依依沒有開燈,這間房子她實在太熟悉了,熟悉到閉著眼睛都不會撞到東西。

           她摸黑坐在沙發上,瘦弱的身體蜷縮成一團。

           想到半個小時之前在酒店的一切,她依舊感覺如夢如幻。

           婚后莫炎森流連花叢,從不歸家,她一直都知道,只是沒想到會碰見他和宋瀟瀟開房。

           要命的是宋瀟瀟是她們公司的藝人,也是她的直接上司。

           越想越堵心,頭腦也昏昏沉沉的,秦依依很快就睡了過去。

           這一夜睡得一點都不安穩,各種夢中的場景縈繞在她的腦海里,她夢見初見莫炎森的時候,他還是白衣少年,是她年少時心中的男神。

           他們的距離向來很遠,直到五年前,她同父異母的姐姐突然失蹤,一覺醒來,她成了莫炎森迎娶的對象。

           迎接她的不是嫁給男神的幸福,而是媒體爭相報道是她逼死自己的姐姐上位成了莫太太,她成了眾人眼中的心機女。

           也許是樹敵太多,和莫炎森結婚的當晚,她被人綁架,回來之后檢查出來已經失去清白之身。

           就像莫炎森說的那樣,這大概就是上天對她的懲罰吧!

           簡單的洗漱之后,秦依依拿起手提包,去了公司。

           今天宋瀟瀟有一個戶外的廣告通告,她需要事先去現場準備一下。

           她還沒到公司,就接到了宋瀟瀟的電話,讓她直接去現場。

           秦依依想也沒想的同意了,按照宋瀟瀟新發給她的地址趕了過去。

           場地是郊區的一個簡易的拍攝地點,秦依依穿著高跟鞋,走在凸凹不平的路上好幾次都險些摔倒。

           場務過來跟她打招呼,“秦小姐,現場已經準備好了,瀟瀟小姐什么時候到呢?我們下一場還又其他安排呢!”

           “瀟瀟小姐很快就到了,你放心。”秦依依安撫道。

           場務見她態度誠懇,沒有多說什么就離開了。

           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宋瀟瀟依舊沒有任何消息。

           秦依依走到一處安靜的地方,撥了她的電話號。

           手機那頭響了很久,才有人接聽,里面傳來女人嬌媚的聲音,“什么事?”

           “瀟瀟小姐,拍攝時間到了,拍攝方讓你趕緊過來。”秦依依低聲說道。

           宋瀟瀟的語氣瞬間不好,“秦依依,你只是個小助理而已,有什么資格命令我?”

           “我…我沒有……”

           “好了,別解釋,我不想聽,今天我有事,你幫我推了吧!”

           “滴滴滴……”

           話筒里傳來手機掛斷的聲音,秦依依緊皺眉頭,看了一眼還在準備背景的工作人員,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不出意外的被拍攝方罵了個狗血淋頭,臨走的時候還不小心崴了腳……

           回到公司,秦依依還沒坐到位置上,便被總監助理叫去了辦公室。

           進門的那一刻,她便看到了坐在一旁的宋瀟瀟。

           “秦依依,今天的拍攝那么重要,你是怎么安排的?合作方的老板都投訴我們了!”總監氣急敗壞的罵道。

           秦依依一臉驚訝,轉臉看向宋瀟瀟,宋瀟瀟立馬開口道:“總監,你不要生氣,要不是秦助理給我通知錯了時間,我也肯定能趕過去的,這事兒我也有責任。”

           聽了宋瀟瀟的話,秦依依的臉色瞬間變了,這個女人在說什么?

           分明是她自己不去的,跟她有什么關系?!

           “秦依依,你這個月的獎金全扣了,下不為例。多跟瀟瀟學習,你也是老員工了,怎么能犯這么低級的錯誤?”總監責怪的語氣質問道。

           秦依依張了張嘴,深吸一口氣,最后吐出幾個字,“是,我知道了。”

           既然他不信,她再解釋只會越描越黑。

           “好了,都出去忙吧!”總監不耐煩的下了逐客令。

           秦依依抿了抿嘴,轉身往門口走去。

           她剛把辦公室的門打開,宋瀟瀟高傲的仰著頭走了出去,她只好跟在她的身后。

           “你為什么要污蔑我?”出了辦公室,秦依依低聲質問道。

           宋瀟瀟緩緩的轉過身來,笑容可掬的看著她,紅唇微張,“秦依依,這只是給你一個教訓而已。”

           “炎森是我的,你最好看清自己的地位。”她上前幾步,緩緩的俯下身來,在秦依依的耳邊宣誓道。

        第四章 你不知道他有太太么

           聽了宋瀟瀟的話,秦依依莫名感覺很好笑,一個小三來通知正房要看清自己的地位,還真是夠狂妄。

           未等她開口,宋瀟瀟接著說道:“在我面前就不要裝清純無辜了,昨天炎森出去是找你的吧?”

           “秦依依,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貨色,莫炎森那樣的男人不會對你有興趣的,你別做夢了!”宋瀟瀟惡言警告。

           秦依依抬眸看向眼前妝容精致的女人,停頓了一下,她緩緩的開口道:“你不知道他有太太么?”

           “那又怎么樣?圈內人都知道他娶的那個黃臉婆太太不過是個擺設而已,又沒有任何地位,對于這樣的老女人,我根本不放在眼里,對我完全沒有任何的威脅。”宋瀟瀟雙手抱著胳膊,眼底盡是嘚瑟。

           秦依依只覺得她沒救了,堂堂一個當紅的大明星,非要跟有婦之夫混在一起,還能說出這樣毀三觀的話,她也不指望她能有啥覺悟,多說無益。

           “那就祝你心愿達成。”秦依依抿了抿嘴,轉身準備離開。

           宋瀟瀟冷笑一聲,“借你吉言。”

           嘈雜的手機鈴聲突兀的響了起來,秦依依還沒走遠,便聽到宋瀟瀟對著電話里說道:“好的,莫少,那就老地方見咯!記得下班要來接人家……”

           聲音嬌媚如水,聽的令人一陣雞皮疙瘩。

           秦依依無心理會這事兒,這么多年來莫炎森的緋聞實在是太多了,什么名媛大小姐,什么影視紅星,幾乎所有的女人都讓他嘗了個遍。

           一開始秦依依還會傷心難過,畢竟是自己抱有厚望的暗戀對象,可這些事情后來漸漸的遇多了,她也就麻木了。

           她知道那人永遠都不會喜歡上她,所以五年來,她掛名顧太太的位置,實則跟守寡沒啥區別。

           最艱難的時間都過來了,現在也都不算什么了!

           秦依依回到電腦前,便開始沉浸工作中,剛剛接接觸宋瀟瀟,對于她的生活習慣和工作資料,她還在慢慢消化中。

           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下班時間。

           辦公室的人越來越少,最后只剩下她一個人還在盯著電腦。

           這些年來,她回去也是冰冷的家,所以寧愿在公司多呆一會兒。

           通過整理這些資料,秦依依發現原來宋瀟瀟是從歌唱比賽選秀中出來的,只是這些年她更多的是和男星的炒作上升人氣,唱歌的老本行基本上沒有再涉及。

           在娛樂圈能長久立足,還是要有實力才行,只單純的靠炒新聞,根本站不穩跟腳。

           她看了后面的通告安排,有一個是歌唱選秀的導師邀請,便排在了優先級。

           雖然宋瀟瀟對她很有敵意,但是公私分明,工作上她還是她的助理,理應為她的事業前途考慮。

           從公司離開,已經很晚了,馬路邊的路燈散發出慘淡的光芒。

           秦依依站在公交路口等公交,突然一輛黑色的私家車緩緩的停在她的面前。

           車窗輕輕的搖下,車內的人露出半張臉來。

           看清那人之后,秦依依嘴角微揚,笑道:“學長,你怎么也在這里?”

           “上車吧!”男人笑容可掬的邀請。

           秦依依掃了一眼路口的盡頭,公交依舊沒來,她只好彎腰坐上了副駕的位置。

           “又加班了?”司徒澈一邊認真的開車,一邊低聲開口問道。

           秦依依淡淡一笑,“最近工作稍微有變動,我需要熟悉一下工作業務。”

           “學長還沒回答我怎么也在這里?”秦依依抬眸掃向旁邊的男人。

           刀削般精致無倫的側顏,線條深刻,他的眉骨很高,鼻梁挺拔,下面是性感的唇瓣,看的令人沉迷。

           他的舉止之間帶著儒雅和沉靜,給人的感覺很安心,尤其是認真起來的樣子讓人移不開視線。

           司徒澈嘴角微揚,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意,“你猜。”

           “我猜不到。”秦依依如實回道。

           司徒澈是她大學時期的學長,后來畢業之后就聽說去了國外,也是在最近的時候,她無意中去了一個畫展,剛好碰到了他,兩人才又有了交集。

           不知道是不是司徒澈的公司在這附近,她好幾次下班都和他撞上,他每次都紳士的送她回家。

           “如果我說,我是在等你,你信嗎?”司徒澈半開玩笑的說道。

           “那我就太榮幸了。”秦依依笑道。

           一路上兩人有說有笑,不知不覺中就到了別墅的門口。

           秦依依從車上下來,對著車內的司徒澈揮了揮手,“學長,再見。”

           “再見。”司徒澈看著那道纖瘦的身影緩緩的走近別墅,才發動車子調頭離開。

        第五章 野男人都帶家里了

           秦依依把鑰匙插進孔里,很快就打開了。

           明明記得早上鎖了門,難道是記錯了?她在心里嘀咕一句。

           門一打開,里面一如既往的沉靜漆黑,秦依依微乎可微的嘆了一口氣,看來真是她想多了。

           抬腳往前走了幾步,“啪嗒!”一聲,客廳里的燈緩緩的亮了起來。

           她嚇得渾身一震,畢竟一個單身的女人住在這么大的房子,燈突然被人打開,還是有幾分驚悚。

           等到光線慢慢的亮了之后,她才注意到坐在沙發上的男人。

           一聲黑色的西裝襯托出他的高貴和英氣,燈光下若明若暗的側臉,帶著一股冷傲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氣場,讓人不敢輕易接近。

           秦依依有些愣神的站在原地,完全沒想到莫炎森會出現在這里,畢竟他已經很久都沒有回家了,真的很久……

           加上她今天也聽到宋瀟瀟的電話,明明兩人晚上有約,他怎么回來了?

           秦依依的腦子里面打滿了問號,以至于她站在原地很久,都沒有任何動作。

           “秦依依,你好大的膽子,要不是我回來,野男人都帶到家里來了,對嗎?”莫炎森陰沉狠厲的聲音在空氣里傳開。

           秦依依后背一僵,沒想到他看到學長送自己回來了。

           她冷冷一笑,“莫炎森,你有什么資格說我?你不是跟你的瀟瀟老地方見了嗎?為什么又回來了?”

           聽了她的話,莫炎森臉上的怒氣更甚,她既然已經聽到了電話,為什么還能這么若無其事的回來?

           作為一個妻子,丈夫和別的女人共度良宵,她就完全不在意嗎?

           莫炎森越想越生氣,周身散發著凌冽的氣場,他緩緩的站起身來,高大挺拔的身材在客廳里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秦依依遠遠的和他對視,沒有一絲的膽怯。

           這些年來,她已經麻木了,對這個男人再也沒有任何的期待和波瀾。

           莫炎森邁開步子,快速的走到她的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小女人。

           突然,他的嘴角露出一抹莞爾,輕佻的看著秦依依開口道:“我可以理解為你吃醋了么?”

           吃醋……

           秦依依一陣無奈,這點事兒都吃醋的話,那她在家釀醋都能發家致富了,還出去上什么班啊!

           “怎么不說話了?”見秦依依面無表情,莫炎森微微皺眉,低聲問道。

           他從來都沒有仔細觀察過這個名義上的妻子,可最近卻突然發現她好像還挺有趣,讓他鬼使神差的推了和宋瀟瀟的約會,回了這個所謂的家里。

           只是令他沒想到的是他竟然看到了其他的男人送她回來,男人的自尊和驕傲讓他無法忍受自己的妻子和其他男人有染,況且那個男人他似乎有些眼熟,好像是司徒家的少爺。

           當年若不是這個女人從中作祟,他娶的就是心愛的思思,哪里還輪的上她?

           可他的思思失蹤了,他把她娶回家,就是折磨羞辱和泄憤,僅此而已。

           他決不能讓她勾搭上優質的男人,這個女人根本就不配!

           秦依依不自覺的后退了幾步,和男人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緩緩的開口道:“莫炎森,有意思嗎?你回來就是為了跟我爭論這些嗎?那莫大總裁的時間還真是你空閑。”

           “秦依依!”

           莫炎森成功被激怒,這個女人對他說話就不能客客氣氣的嗎?渾身都帶著刺兒,一點都不像個女人。

           他的眼底閃爍著火花,臉上的表情不自覺的變得扭曲,“你大概是忘了自己的身份,那我不介意來提醒你一下。”

           說著他的手已經伸向了秦依依的肩膀,略帶溫度的掌心按在她的肩膀上,力度大到驚人。

           “呃……”

           秦依依吃痛的叫出聲,抬眸看向男人,“莫炎森,你放開我!”

           “讓那個野男人來嗎?”莫炎森笑的陰森又危險。

           秦依依的心里一陣后怕,剛準備開口,唇突然被人堵住了。

           男人在她開口前已經俯身吻住了她的唇瓣,他的吻急切而霸道,秦依依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被炙熱強烈的吻襲來。

           柔軟的唇瓣被他舔祗,火熱的長舌撬開女孩的貝齒長驅直入,霸道強勢的攫取她口中的芳華……

           莫炎森只是見不得秦依依那冷靜不哭不鬧的樣子,想要懲罰她一下,可一旦嘗試到她的味道,那么的甘甜和純凈,似乎帶著一股魔力一般,讓他根本欲罷不能。

           不知不覺就上了癮,以至于想要索取的更多。

           他見過太多的女人,只有秦依依讓他有那么強烈的沖動,讓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欲念。

           秦依依從愣神從反應過來,剛準備咬住莫炎森的唇,讓他知難而退。

           然而男人靈巧的躲過,眼角帶著笑意,“同樣的事情,我不會讓它發生第二次。”

           他在她的唇邊低喃,溫熱的氣息灑在臉上,讓秦依依有些沉醉。

           男人的大手順勢而上,大力的揉捻著女孩的柔軟。

           隔著衣服感覺到他掌心的溫熱,秦依依的大腦里面一陣顫粟,她忙推開他,低著頭硬生生的說道:“莫總,我跟你的那些女人不一樣。”

           “是不一樣。”莫炎森眼中的情欲還沒散去,話里帶著諷刺,“別人都是干完要給錢,你是免費干的。”

           “莫炎森!”

           秦依依抬頭怒視著他,一字一句的說道:“莫炎森,五年了,你羞辱也該夠了,折磨也該夠了,不管怎么樣,秦思思都不會再回來了,你這樣有意思嗎?”

           “夠了!你不配提她的名字!”莫炎森怒氣沖沖的盯著秦依依,似乎下一秒就要把她生吞活剝了一般。

           不得不說秦思思就是他的一根逆鱗,一旦觸及便足以讓他摧毀一切。

           秦依依冷冷一笑,明明就跟她沒有任何關系,她卻成了最后的犧牲品。

           “我是你的妻子,你想過我的感受嗎?”秦依依心痛的開口。

           男人幽幽的看著她,大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攬入懷中,眼底帶著明顯的占有欲,“所以更應該履行職責。”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