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報告總裁:寵妻要有度小說是由網絡作者飛云冉冉創作的一本現代豪門總裁文,小說內容十

        發布時間:2019-03-08 09:41

        蘇悅勾越免費

        報告總裁:寵妻要有度全文閱讀

          報告總裁:寵妻要有度小說是由網絡作者飛云冉冉創作的一本現代豪門總裁文,小說內容十分的精彩,蘇悅勾越是小說的兩位主要人物。全文講述的是蘇悅沒想到自己會再次遇到勾越,這位曾經的學霸少年被她以愛情的名義狠狠的耍了一道,如今卻是她被丈夫騙假離婚后的唯一依靠!
          我茫然抬頭,模糊的視線中,冰冷的男人似乎變得愈發冷酷,他一把將我拽上了車,砰地一聲關了車門。
          丫丫好奇地盯著他看,他轉過頭來,摸著丫丫的頭道:“叫爸爸。”我渾身一震,震驚地盯著他。
          “你現在是我的妻子,她就是我的女兒。”“你……”
          車子呼嘯開出,我的話哽在了喉嚨 ,只看勾越把車停在了一家母嬰店門口。
          他抱著丫丫進了店里,只見他仔細詢問店員。“什么樣的奶粉適合一歲的孩子?要不上火的……”
          我站在他的身后,忽然想到了丫丫出生后這一年,都是我獨自一人帶著丫丫來母嬰店。
          周思睿說,母嬰店一個大男人進去算怎么回事。可看著店員們不住稱贊勾越是個好爸爸,我的心陷入了茫然。
          “麻煩,我女兒餓了,能幫我把奶瓶煮一下嗎? ”他彬彬有禮,氣質出眾,我看著忙上前去,拆開新的奶瓶跟著店員進去把奶瓶消毒后,泡了奶抱著丫丫喂著。
          他一面和店員說著話,一面又圍繞著孩子的衣服鞋子看。
          只見他拿了一個大袋子,將丫丫現在能用的,以后能用的,幾乎都搜羅起來。

        第一章 是真離婚還是假離婚

           女兒一歲生日那天,周思睿忽然和我提出了假離婚。

           我的心咯噔一跳,道:“怎么忽然說起這個?”

           “丫丫一歲了 , 三歲她就要上幼兒園, 接著就上小學。但我們都是外地人,是打定主意要在這里扎根的,這個時候不考慮,以后丫丫怎么辦?你能放心把丫丫 送回去給我媽帶,還是你回老家帶丫丫?”

           我一噎,看到了周思睿眼里的不耐煩。

           我承認,我是不放心周思睿的媽,也就是我婆婆。

           想到丫丫四個月的時候婆婆來了,她直接用牙齒將東西咬碎了喂給丫丫吃。我想到了網絡上報道的年輕男子20歲就胃癌的消息,就是因為奶奶用這樣的喂養方式,將幽門螺旋桿菌傳染給了他,才會導致他的悲劇。

           因此,我和我婆婆說了一番,沒想到婆婆當場翻臉 ,拿著行李就要走。

           周思睿回來了, 說了我一頓,弄得我里外不是人。

           周思睿說我把婆婆趕走的,我就必須把工作辭了,在家里帶丫丫。

           我打了幾次電話讓我婆婆來 ,可我婆婆聽到我的聲音就把電話掛了。

           因為心疼丫丫,我 還是把工作辭了。

           周思睿對我的耐心也越來越缺乏,聽到他提假離婚,我到底是有些心慌。

           周思睿抽了一口煙,道:“你看這里畢竟是大城市,教育和醫療條件這么好,難道你舍得讓丫丫成為留守兒童? 我也不是一時興起,我單位很多人都這么做了,這假離婚再假結婚,找個本地人三年之后,我們丫丫就可以在我們身邊長大。”

           這話說得我心動不已。

           想到那些可憐的留守兒童,我的心就揪成了一團。

           “那是你找個本地人?”我到底有些警惕。

           周思睿忽然湊過來抱住我,“你想什么呢,就算我有這個想法,我敢嗎?是你,你找個本地人。”

           我長呼了一口氣,說到底我目前沒了工作,心里不踏實。可我和周思睿在一起五年, 感情自是別人比不了的。

           接下來,我們就把離婚證扯了。

           周思睿帶我去見了一個男人。

           剛剛見到那個男人的時候我愣住了,一身筆挺的西裝,烏黑濃密的頭發梳成了背頭,一雙鳳眸如寒星般,朝我瞥了眼后,竟沒再停留在我身上,仿佛不認識我那般。

           容,那個高高在上的學霸,那個被我以愛情的名義戲弄的少年,仿佛從歲月的長河中走出,跨越了那些虛度的光陰,他清俊依舊,傲然依舊,整個人卻尤比高中那會兒更冷。再一次出現在我的面前的時候,我竟不知所措了起來,就沒聽到周思睿對勾越的稱呼。

           “那方先生,就按照之前約定的辦吧,我先走了。”

           勾越卻因為那句方先生,眼眸冷了下來。

           “不送。”

           周思睿把我交給他就走了。留下我尷尬地站在原地。

           “去結婚吧。”他話落,修長的雙腿就朝著貴賓室的方向走去。

           我愣了下,囁嚅著盯著他的俊冷而頎長的背影。

           全程,他一言不發,等拿到紅本本,我恍惚地盯著上頭我們兩個的照片,心頭微悶,說不清的滋味。

           出了民政局,我落荒而逃,沒去注意他停留在門口的身影,匆匆上了公交車后就直奔回家。

           不斷逼后的建筑仿佛時光重回,那段年少輕狂的記憶浮游而上。

           勾越曾經是我的前座,這個冷漠的少年高高在上,嘴巴狠毒,而我這個學渣在他面前常常羞怒不已。

           高考結束那天,我終于將壓抑許久的惱恨爆發。

           “勾越,明天一早我在星夢廣場等你,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你。”我雙眸泛紅,狀若一個嬌羞的少女,好似在和心愛的男孩告白。

           少年素來冷漠的臉頓了下,他沒有給我回答,留給我一個擦肩而過。

           這個約定,我沒有去,卻是告知了班上的幾個同學。

           他們好八卦,肯定會去看笑話。

           我原本以為無傷大雅,勾越大可能不會去。

           可幾天后,同學們臉色古怪地看向我。

           “你怎么沒去?勾越在那廣場站了一天,他可沒帶傘,不知道為什么也不進附近的賣場躲雨。”

           他病了,幾次同學們約好的活動他都沒來,直到報志愿那天,老師說他家人遭遇不幸,他不來了……

           回到家的時候我發現鑰匙開不了門, 鄰居開門道:“你可算回來了 ,你老公說有事出門,讓我幫你看著孩子。”

           我接過丫丫后,就覺得古怪,給周思睿打電話,卻發現周思睿的電話根本打不通。

           那時候的我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直到我看到了熟識的房地產銷售老王帶著人開了我家的門,我才驚愕地拉著老王。

           問過老王之后,我怔在原地。

           周思睿退了房子 ?

           我瘋了一般沖了進去,看到蒙上了白布的家具,我大罵了一聲混蛋,就發現衣柜里,廚房里什么東西都空了。

           我踉蹌了一步,周思睿不見了 ……

           而我在頃刻間,像是喪家之犬一樣抱著丫丫坐在地上大哭。

           老王知道真相 后,道:“去他公司找找,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我忙帶著丫丫去他們單位,大鬧了一場。

           許是動靜太大了 ,周思睿終于出現了,他的身邊還有一個妖嬈可人的女子。

           通身的名牌,從頭到腳趾頭都是嬌嫩鮮艷的顏色。

           我忽然覺得喘不過氣來。

           “蘇悅,你來做什么?”

           我盯著他的臉,一張書生樣,笑起來有一對酒窩,是時下女生喜歡的類型,就是這樣一張牲畜無害的臉,成功地騙了我。

           我沒有說話,只是牢牢地盯著他。

           周思睿頓了下,溫柔地對妖嬈女人道:“婷婷,我和她說幾句話。”

           他把我拽到了樓下,“蘇悅,相信我,我都是為了我們的家。”

           為了我們的家?

           當我沒有看到那個女人的肚子嗎?

           “周思睿,你這個王八蛋,拋妻棄女我和你拼了 。”

           女的叫來了保安把我轟了出去,我抱著丫丫被推倒在地,那些羞辱的憐憫的眼神和話語將我一步一步踩到了泥里頭。

           她趾高氣昂地站在我面前,撫著肚子道:“我懷孕了,婚禮就在這個月月末。周媽媽可是很喜歡我呢,巴不得丟掉你這個破落泥腿子,還有你生下的賠錢貨。這個你拿著,婚禮時候可一定要到場。對了,我叫魏婷婷,記住我的名字。”

           她丟下一張紅色請柬,就拉著周思睿的手走了。

           良久,周思睿發來了一條短信。

           “蘇悅,無論接下來發生什么你都要堅強點,我知道你會在原地等我的對嗎?我知道你愛我,用了命愛我,這點委屈你一定要忍著。”

           眼淚唰地落了下來,周思睿,你看我像個傻子嗎?

           帶著丫丫出了公司,我站在了茫茫的街頭,竟不知道往哪兒去。

           丫丫餓了,我一早就沒了奶,身無分文的我在丫丫大聲哭鬧的時候 什么都做不了。

           我抱著丫丫蹲在馬路邊不住落淚,行人對我投來怪異的目光。

           有看不下去的老爺爺老奶奶讓我喂一口奶給孩子吃, 我窘迫地點頭,卻不敢說我沒奶,更沒有錢。

           一輛車停在了我面前, 車門開了 ,我看到了勾越下車抱起了 丫丫 。

           “上車吧,孩子餓了。 ”

           我茫然抬頭,模糊的視線中,冰冷的男人似乎變得愈發冷酷,他一把將我拽上了車,砰地一聲關了車門。

           丫丫好奇地盯著他看,他轉過頭來,摸著丫丫的頭道:“叫爸爸。”

           我渾身一震,震驚地盯著他。

           “你現在是我的妻子,她就是我的女兒。”

           “你……”

           車子呼嘯開出,我的話哽在了喉嚨 ,只看勾越把車停在了一家母嬰店門口。

           他抱著丫丫進了店里,只見他仔細詢問店員。

           “什么樣的奶粉適合一歲的孩子?要不上火的……”

           我站在他的身后,忽然想到了丫丫出生后這一年,都是我獨自一人帶著丫丫來母嬰店。

           周思睿說,母嬰店一個大男人進去算怎么回事。

           可看著店員們不住稱贊勾越是個好爸爸,我的心陷入了茫然。

           “麻煩,我女兒餓了,能幫我把奶瓶煮一下嗎? ”他彬彬有禮,氣質出眾,我看著忙上前去,拆開新的奶瓶跟著店員進去把奶瓶消毒后,泡了奶抱著丫丫喂著。

           他一面和店員說著話,一面又圍繞著孩子的衣服鞋子看。

           只見他拿了一個大袋子,將丫丫現在能用的,以后能用的,幾乎都搜羅起來。

           我抱著熟睡的丫丫 出門的時候,店員在我 耳邊輕聲說道:“我真羨慕你。”

           我苦笑了一聲,扭頭看到勾越開了門在那等我。

        第二章 介紹下這我新老公

           勾越將車子開到了一個名叫愛尚家園的小區。

           不同于老公房,小區綠意盎然,樓房間距不小,房子顯得新亮,門口的保安站的筆直有禮。

           我微微詫異地看向勾越。

           “你住在這?”

           這里應該不便宜吧。

           勾越把車子停在了樓下停車區,就帶我上了樓。

           開了門后,入目的是一個井然有序的家,干凈利落。

           大概有120平,我震驚地看向他。

           這套房子很貴吧,不是聽周思睿說和我假結婚的人只是一個皮包公司的經理,竟買的起這么大的房子。

           我狐疑地看向勾越,不會這幾年靠著假結婚發家的吧?

           勾越說著就扯開了白色襯衫的扣子,我猛地沒注意,瞥到了他凸起的性感的喉結。

           我忙撇開了頭,低頭拍了拍睡著了的丫丫。

           “你帶丫丫去主臥,我先去洗個澡。”

           話落,勾越就開了衛生間的門。

           而我愣在了那,主臥?

           丫丫畢竟累了,我就將丫丫放到了床上。

           我癱坐在了床頭,手里摸著那一張紅色的請柬,嘴角輕扯了下,就打算將那請柬丟了。

           一只修長的手接過了那個請柬,我微愣抬頭,入目的是一具健碩而赤條條的身體。

           只一張白色的浴巾裹著下半身,胸肌和腰側的線條流暢優美。

           一滴濕熱的水啪嗒一聲從他的胸口滾落到了我的手背,我驚地站了起來,低頭掩飾自己通紅的窘迫臉龐。

           他打開請柬,看了一眼后就將那請柬放在了抽屜里。

           “睡吧。”

           他說著就要掀開被子,我瞪大雙眼,忙道:“你,也要睡在這?”

           他微微攏眉,眸子轉向我,微頷首。

           “這……這怎么能行?你,我……”

           “你要趕我出去?”

           對上勾越壓下來的俊臉,我頓時氣結。

           他怎么能這樣,我們是假結婚,他……

           “明天還要上班,請不要耽誤彼此的時間。”

           說著,他竟就直接抱著我的腰,沉沉地睡去。

           他是睡得香甜,而我瞪著雙眼,等到天大亮才起身,挺尸了一個晚上,拉伸這會兒骨頭咔嚓咔嚓作響。

           勾越忽然睜開雙眼,長而濃黑的睫毛刷地掃開了一個漂亮的弧度。

           他看了一下表,快速而輕柔地起身,我正不知所措,這個陌生的地方,這個不知道要不要繼續留下來的家……

           我惱恨地抓了一把頭發,還是走了出去。

           “那個,我今天就出去找地方,不會住在你……”

           我的話猛地被他手里的一份計劃書掐斷,悅己集團四個字一下躥入我的腦海。

           “勾越,你在悅己做事?你上司是誰?”

           勾越正拉開門把準備出門,聽得我這話,他微微一頓,扭頭看我。

           “遲川越。”

           天啊,是那個變態總裁?

           對公司員工苛刻地不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變態,黑臉魔王,隨隨便便就讓人滾蛋的剝削鬼!

           我一臉擔憂地看向勾越,“你是總裁秘書嗎?你要小心啊,那個大變態在公司的名譽實在不好,我雖然沒見過他的本人,但是我之前也是在悅己做事的,對他也是有所耳聞的,你一定要收斂自己的脾氣,不要像高中那樣目中無人聽到了沒?”

           勾越的眉頭跳了跳,薄冷的唇動了動,似乎對我的話有所保留。

           我正要再說說那個大魔王的事,就聽得他道:“如果你說的大魔王要娶你,你……”

           “開什么玩笑,這種玩笑不怕天打雷劈嗎?我可想多活幾年,我寧愿嫁給你,也不要嫁給那種變態。”

           砰!

           我眨巴著眼看著那緊緊關上的門,忍不住翻起了白眼,還以為這么多年沒變,脾氣會有點變化呢。

           只是,他生什么氣?

           難道是我說那句“寧愿嫁給你”?

           我不由得郁悶了起來,至于嗎?現在不也是假結婚嗎?

           “好餓啊。”

           我正要去不熟悉的廚房做一頓飯,卻見餐廳那擺好了靠面包和泡牛奶,還有一疊沙拉,兩個水煮蛋。

           這是……勾越準備的?

           丫丫的哭聲傳來,我看了那兩個水煮蛋一眼,就進屋了。

           一頓早餐吃得我心里發慌,我身無分文,盡管對勾越說了我會盡快離開,可房租的錢從哪兒來。

           沒人幫我帶丫丫,我又怎么出門工作賺錢養活我們母女二人。

           手機發出的震動打斷了我的焦慮,一看到聯系人,我驚訝地接起了電話。

           “媽?”

           “悅悅,你在哪兒?你和周思睿離婚的事咱們一家人都知道了,你外婆她把我趕出來了。 都是媽不好,是媽連累了你,否則那周思睿的媽就不會一直看不起你,隨隨便便就敢和你離婚。”

           “媽,你在哪兒?我去接你。”

           說這話的時候,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沒想到這么快,外婆他們都知道了。

           而我媽竟被趕出來,我幾乎可以想象到外婆一家毫不留情的面孔和指責的話語。

           這些話我聽了二十多年,我媽在家里是那樣伏低做小,什么活都干,竟還是被趕出來了。

           “別,我上了一輛滴滴,你告訴我地址就行了。”

           我把地址告訴我媽后,很快我媽就到了。

           我到樓下正好看到我媽窘迫的樣子。

           “要不我把手機給你,我真的不知道火車站過來要這么遠,我身上的錢不夠。”

           那司機微笑道:“有困難可以理解,就當我日行一善了。不用給錢的。”

           像是有狼追似的,那輛車刷地就跑沒影了。

           我狐疑地看了眼那個司機,就拉著我媽上樓。

           我媽一進門,就安靜了下來,她盯著我看了兩眼后,目光一轉落在了桌子上的兩本結婚證上。

           結婚證打開著,上面照片里頭的人清清楚楚。

           我的心猛跳了兩下后,急切道:“媽,這是……”

           “是岳母來了嗎?”

           門口那站立的男人手上提著菜,丫丫一看到他就跑上前去,高高興興地喊爸爸。

           我一拍腦袋,不敢對上我媽震驚的臉。

           這結婚證怎么會打開著放在這么顯眼的地方,還有勾越不是上班去了,怎么又回來了?

           誰來救救我!

           “所以是你甩了周思睿?”我媽迅速地下了一個結論后,就看向了勾越。

           勾越將東西遞給了我,示意我把菜拿去放冰箱里就坐在了我媽對面的沙發上。

           “岳母好,我叫勾越,昨天我和蘇……悅悅領的證。”

        第三章 返聘職場

           悅悅……

           這兩個字從他的嘴里說出來,我止不住渾身酥麻,甚至臉頰滾燙。

           明明多年不見,明明我們之前連朋友都算不上,可他為什么喊起這么親昵的名字卻順口而自然。

           “你喜歡悅悅嗎?”

           ……

           我媽不應該質問我們怎么在短短一天離婚又結婚的事嗎?怎么忽然這么問?

           我關上冰箱門,想出去卻又不敢出去,只能支著耳朵貼著門聽著。

           然而,接下來的我卻忽然聽不到了。

           一通電話打來,久不聯系我的王姐的名字忽然出現在屏幕上,我訝異地接了,就聽到王姐的聲音。

           “蘇悅,悅己最近正在返聘一些肯實干又能力不錯的員工,我已經給你的郵箱發了合約,你收拾收拾明天就回來上班吧。”

           “王姐,這是真的嗎?從沒有聽說過悅己會返聘。”

           “王姐什么時候騙過你。對了,公司新下達的命令,所有員工一律不得有辦公室戀情,回來后別搞曖昧啊。”

           等那頭傳來嘟嘟嘟的聲音,我才驚覺自己突然間又有了工作,再也不用擔心餓死街頭。

           “媽,悅己返聘我了。”

           我沖了出去,卻不見勾越,只看到我媽拉著行李箱去了次臥。

           “媽,你干嘛呢?”

           我媽不是要住下來吧?

           我媽點了下頭,疑惑道:“媽媽不能住在這嗎?我女婿都邀請我住下了,你難道是嫌棄媽了嗎?我都聽到了,你要上班了,丫丫沒人帶可不行,我留下來幫你照顧,這樣不好嗎?”

           我……難道說了什么嗎?

           “媽,我想我們搬出去住……”

           “再任性媽要生氣了,哪兒有夫妻要分開住的。”

           我咬牙切齒地回頭,卻不見勾越的身影,這貨到底對我媽說了什么?

           當天晚上,我還是被勾越生拉硬拽去了一張床。

           而丫丫不知道為什么突然要和我媽睡了……

           一張床,兩個人。

           我怎么都想不到,會在畢業多年后和他兩個人躺在一張床上。

           我閉上雙眼,挺如板磚一樣。

           他忽然轉過頭來,頭枕在了柔軟的枕上,一雙鳳眸一瞬不瞬地盯著我。

           柔黃的燈光透著些許旖旎和曖昧,他忽然對著我露出了笑來,我突然被口水嗆到,咳嗽著指著他。

           “勾越,你到底要什么?你為什么和我假結婚,你又為什么讓我媽住進來?你……”

           假結婚無異于為了錢,為了房。

           可他在悅己上班,又是總裁秘書,妥妥地買得起房,也應該有不少存款的,那他到底為什么?

           “想知道?”

           他靠了過來,忽然伸手將我拉入懷里,溫熱的指尖輕輕揉著我的發。

           鬼使神差地,我點了下頭。

           “我想結婚了,特別想。”

           ……

           所以呢?

           什么鬼,這和我有關系嗎?

           我恨不得搖醒他,卻見他又睡了。

           我狠狠地翻了個白眼,卻因為昨晚一夜沒睡,幾乎一閉眼就睡個昏天暗地。

           “喂,起床了豬。”

           如夢似幻般,這熟悉的聲音,像是高中時候臨上課前,那個毒舌學霸嫌棄不已地喊我起來。

           “我睡我的干你什么事,我可沒踢你屁股。”

           周遭突然安靜下來,我才想起自己說了什么,睜開眼就看到了勾越黑下來的臉。

           我嘿嘿一笑,“啊,今天要上班,一起去一起去啊。”

           “你忘了公司的最新規定了嗎?不允許辦公室戀愛。”

           ……

           勾越說完甩門就離開了,只是臨出門前,他和丫丫還有我媽說了再見,惹的丫丫不停地喊爸爸。

           我匆匆梳洗了下,拿著三明治就下樓了。

           等到了公司,剛和熱情的同事們打招呼,就聽到他們說八卦。

           “聽說大魔王結婚了。”

           “不是真的吧?他看得上誰?我聽說咱們悅己之花趙秘書都因為打了大魔王的主意直接被掃地出門。”

           我聞言噗嗤一笑,“應該是誰眼睛瘸了看上他了吧。”

           王姐幾個一聽,都笑了起來。

           “蘇悅,說什么呢?剛進來就嚼舌根,近一年沒做,怕是不熟悉業務了。這些你盡快做了,否則今晚你要留下來加班了。”

           什么?

           我看著堆積如山的資料,咬牙道:“方艾可,你別太過分了。”

           我離職前,和方艾可最不對付,沒想到再次回來,她依舊不愿意放過我。

           “喲,能回來真是厲害了,也不知道你是巴上了誰的大腿。我可聽說了你被你老公甩了,不,是前夫。可是凈身出戶呢。嘖嘖,當初是誰為了家庭把工作辭了,現在卻成了落水狗。只是,不知道你巴上了誰被人抓了現行,才惹的老公不要你。”

           “你怎么能這么說話!”王姐和方艾可吵了起來。

           “我怎么不能說,沒準人家傍上的是人事部的錢經理呢。”

           我氣地臉色通紅,那錢經理一個中年油膩大叔,好色又無恥,方艾可可勁地抹黑我呢。

           我這邊正要準備拉方艾可好好說道一番,卻有個同事跑了過來。

           “天啊,那個錢經理被開了。就這會兒,那錢經理鬧開了,說要見上層領導呢。”

        第四章 美食賄賂

           “不是吧?錢經理雖然好色些,也沒聽說犯了什么大錯,他干了好些年了吧。”

           同事們一看時間還早,都跟了過去。

           只見錢經理被擋在了樓梯口,幾個保安面無表情地不顧他的涕淚橫流。

           “讓我見見總裁,我在悅己這么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為什么突然就開了我?”

           “錢經理,公司新規,不允許有辦公室戀情。總裁讓你現在馬上離開。”

           董秘書說著就讓人將錢經理的東西收拾了,直接遞給了錢經理。

           “我……”

           錢經理脹紅了臉,他是潛規則了一些新人,但是之前也沒人過問不是嗎?

           “總裁的風格你應該很清楚,如果你多留一刻,后果你應該能想象。”

           錢經理那一張胖臉忽而刷白,唯唯諾諾地點了點頭,就匆匆離去。

           方艾可一見我那“金主”跑了,就急切地去和董秘書說。

           “這既然開了錢經理,蘇悅也應該一起開了吧,她……”

           我的心跟著一提,那個大魔王不會就這樣牽連無辜吧,我和那錢經理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我才剛回來,難道就要失業嗎?

           “關于公司人事的安排方小姐沒有權利插手吧,如你對公司的安排有異議的話,我可以幫你轉告上層。”

           董秘書皮笑肉不笑地說著,方艾可哪兒敢再說下去,忙搖頭道:“沒,董秘書說笑了。”

           董秘書走后,我就感受到了公司員工們對我的態度變得不同了起來。

           趁著休息的時候,王姐把我拉到了茶水間。

           “咱兩關系這么鐵,你跟我說,是不是上層對你特殊照顧?”

           我倒了一杯茶給王姐,搖頭道:“王姐,您就饒了我吧。我保證我不是靠特殊關系進來的,如果是,你和我絕交吧。”

           王姐這才點了下頭,“好丫頭,這才像樣。我可看不上那些職場潛規則的人,公司返聘消息一出,我就極力推薦你。不過你離婚的事是什么時候發生的,你……唉,孩子照顧地過來嗎?”

           “沒事的,我媽來幫我了。我知道你在公司不容易,我走后那方艾可怕是一直跟你作對吧?”

           “我會怕她?不過,那些男同事知道你離婚的事,怕是要蠢蠢欲動了。”

           王姐挑了挑眉,使著眼色看了眼身后的高書。

           “他對你一向殷勤又溫柔,長得又清秀,自你離職后,也沒聽說他有女朋友,你沒看到人家聽說你離婚時,那雙眼睛亮的啊。”

           “別胡說,人家高書只是為人熱心了些。”

           “那就拭目以待吧。”

           王姐笑地神神秘秘的,然而情況愈發接近她說的了。

           三天下來,高書幾乎就在我身邊轉悠。

           很久沒接觸工作,忙起來都忘了午飯的事,等我趕著去食堂,人家都收攤了。

           “蘇悅,我給你打包了飯菜,快吃吧。”

           到底是餓的頭暈眼花,我說了謝謝后,就拿了錢給他。

           “客氣什么,一頓飯總是請得起的。”

           “那我下次回請你吧。”說著,我就拿起飯菜準備開吃。

           沒想到我這五臟廟還沒開祭,就被謝經理喊走。

           “謝經理,請問您找我有什么事?”

           謝經理是不茍言笑的滅絕,被她喊去辦公室的,整個人都要不好了,更別說我才入職不久。

           “我這段時間減肥,但是我點的套餐食堂那邊說不能取消,你替我吃了吧。”

           啊?

           福利會不會太好了?

           聽說經理餐是非常棒的,營養搭配,色香味俱全,還兼顧養生湯,這就便宜了我?

           “謝經理,你一點都不吃嗎?”

           謝經理點了下頭,“我聽說你還有孩子,公司管理是人性化的,希望你別對上層管理有任何偏見。對了,我要減肥半年,你這半年都到我這來吃。希望你能明白,作為一個女人,吃外面男人的東西是很危險的。”

           “……哦。”

           特么誰來跟我明說,謝經理這番話怎么怪怪的。

           我對上層管理有偏見?誰說的,沒有啊……我頂多是對那個變態魔王有點看法,可是作為底層的小羅羅的看法很重要嗎?而且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喊他魔王的吧。

           謝經理打開了食盒,香氣四溢地讓人食指大動,我感激萬分地連連說了幾個謝謝,不曾注意到謝經理盯著那飯菜猛吞口水的樣子。

        第五章 參加前夫婚禮

           “你跑去和滅絕吃飯了?”

           王姐聽到我的如實報告后,大吃一驚。

           我點了下頭,“其實謝經理人挺好的。”

           王姐古怪地看我一眼,“你丫真的頭頂沒人?”

           我苦笑著搖頭,“有人有人,那大魔王是我老公,這下你高興了吧。”

           王姐捂著嘴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會看上他?當初追你的高富帥那么多,你不還是選了渣男周思睿。你說你喜歡陽光活潑溫暖的男孩。退一萬步,就算你喜歡大魔王,人家會看的上你?”

           我和王姐笑鬧了一番,王姐終于不再打趣我。

           等到接近下班的點,我忽然收到一條短信。

           “步行到公司后門口,我接你下班,勾越。”

           “知道了。”

           我正要起身,就見高書走過來道:“下班這個點比較擁堵,你住在哪兒,我送你回去。”

           “不用的,我家離這兒不遠。你快回去吧,一會兒高峰期呢。”

           我對高書表示了感謝后,就離開了。

           其實我倒是挺滿意勾越這樣做事的態度,我畢竟剛離婚就結婚,猜測假離婚的人畢竟少數,多數人會以為我婚內出軌,被抓了個正著。

           經過上一段失敗的婚姻,我越發在意這份工作,為了男人放棄自己的一切,真是蠢斃了。

           也好在公司這個不允許辦公室戀情的規定,倒是給了我不少自在。

           到了后門口,一眼就看到了勾越的路虎。

           我打開車門,入眼就看到了一堆零食。

           有曲奇餅干,還有一份鹵料,還有枇杷,山竹和菠蘿,還有一盒口香糖。

           我忍不住驚嘆,“這些是給我的嗎?”

           勾越涼涼地看我一眼,“還和高中時候一樣,見到這些就走不動路了。”

           忙了一天蔫了的我,見到這些就滿血復活了。

           想到高中那會兒,他總會買一些零食,我們前后桌趁著老師上課那會兒還偷偷吃呢。

           一次被老師抓包,他沒事,我卻被老師罰著到走廊外站了一節課。

           那會兒我才真正明白學霸和學渣的區別。

           “你還記得啊?”我笑著拆開一袋子餅干,一看是蔓越莓做的,雙眼就發亮。

           勾越清冷的唇微微一揚。

           我原以為這不過是他的心血來潮,可接下來每天,只要我打開車門,里頭就有圣誕老人的禮物,像是送給童真可愛的孩子,像是現實的困苦和煩惱都隨時光而散,而我只是一個需要被人輕柔以待的孩子。

           “勾越,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我忽然道。

           車子到了小區樓下,勾越停了車,他回頭看我,鳳眸之中倒影著疑惑著的我。

           “你以前很自我,很毒舌,很會得罪人,還很……”

           勾越的眼眸微冷。

           “有這么差嗎?”

           我想要點頭的,但是強烈的求生欲讓我口是心非了起來。

           “也還好啦,只是我想知道高考過后你過得怎么樣,你父母……”

           勾越漆黑的眸子微微一凝,他聲音悠遠,道出了我從不知道的過往。

           “高考過后我父母空難,我被我爺爺接了回去。”

           我梗住了喉,那一個空難好像就發生在那天我開口約他的夜晚。

           而他如期赴約,我……

           “對不起。”

           “勾越,我給你寫過信的,你可能不知道,那個暑假我給你寫過好幾封信,你……從沒有回我一封。我以為……”

           以為永生永世都不會再見。

           因為,他該是恨我在他最悲痛的時候戲弄了他,他該痛罵我一次才對。

           勾越低下頭來,猛地將手扣在了我的后腦,他光潔的額頭抵著我的。

           “蘇悅,一切都過去了。”

           怎么可能?

           他不知道,再次見面我是怕他的。

           愧疚讓我無法直面他,甚至我都怕這一場假結婚就是他給我的報復。

           勾越,睚眥必報,并不似君子那般。

           如沒遇到,我或許能自我催眠,他忘了,可再次遇到,按照他的性子,又怎么會輕易放過我。

           “蘇悅,珍惜眼前人。”

           他說著就拉著我下車。

           我茫茫地盯著他拉著我的溫熱的大手,勾越他變了……

           是什么讓他變了樣?

           我以往想過,甚至夢到過與他再見,他會將我狠狠羞辱一番。

           當著那么多同學的面,當著我家人的面,語言狠毒,毫不留情,這才是他啊。

           “你們回來了。”我媽出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她憂愁地道:“剛剛你外婆給我打了個電話,他讓你去參加周思睿的婚禮。說你不搞砸了他們的婚禮,你外婆就不認我們……讓我們到死也別出現在她的墳頭。”

           聞言,我怒不可遏。

           “外婆既這么要臉面,當初怎么能把你偷偷綁去做代孕,讓你一輩子受人非議。她不認我們,我還不認她!”

           我媽哭了出來,“你外婆也不容易。但是你兩個舅舅都遇上了事,沒有錢能怎么辦呢?到底他們收留了我們母女倆,就算我不愿意嫁,她也沒有一直逼著我。”

           那是因為舅媽他們都愿意留著你做保姆!

           “如果你不想去,咱們就不去。我再也不回去,我……”

           我媽走回了房,隔著那道門,我還是聽到了我媽的哭泣聲。

           我紅了眼,心里一陣絞痛。

           我這段失敗的婚姻,到底是讓我不夠自信,出場的困窘,可能會面對周媽媽尖銳刁鉆,面對周思睿有可能再次編造的謊言,讓我害怕屆時我什么都做不了,只會越發可笑。

           男人突然環住我的腰,熨貼的熱幾乎在我的后背翻滾著。

           我登時紅了臉,想要推開他,卻聽得他對我媽的房間說道:“岳母不必擔心。”

           勾越轉身去打了個電話。

           然后……

           “喂,勾越你搞什么鬼?”

           天知道家里突然闖進來幾個潮地令人發指的人對你一番評頭論足,再給你化妝弄造型是多么怪異的事。

           偏偏勾越還把丫丫給帶上了。

           所以我們母女兩在我媽滿意的目光中,被送上了一輛邁巴赫。

           勾越將我上上下下看了一眼后,就打開了一個盒子。

           “這個,你戴上。”

           這是?

           我以為他會給我一條項鏈,一個戒指,卻沒想到是一個碧綠色的手鐲。

           上頭刻著繁復的花紋,手鐲光透瀲滟,里頭好像有川流涌動。

           “走吧,現在去參加婚禮剛剛好。”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