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強勢總裁要復婚小說的主要人物是雨潤詩肅祁揚,是由作者糖小妞所編寫,又名《億萬婚寵

        發布時間:2019-03-08 09:41

        雨潤詩肅祁揚小說

        強勢總裁要復婚全文閱讀

          強勢總裁要復婚小說的主要人物是雨潤詩肅祁揚,是由作者糖小妞所編寫,又名《億萬婚寵:老婆大人復婚吧》。從雨潤詩和肅祁揚隱婚兩年,她盡心盡力的扮演好肅太太這一角色! 端莊、不粘人、不吃醋、顧家!然而在某天,肅祁揚提出了離婚!雨潤詩勾勾唇角:既然要離婚了,那就把賬算算吧!
          椅子被砸的稀巴爛,雨潤詩的氣也消了一部分,叫了個收廢品的過來把椅子抬走,然后收拾收拾出門,去幼兒園。
          不管肅祁揚的婚離還是不離,生活總歸是要繼續下去的。
          雨潤詩打了個車,直奔兒子的幼兒園。已經好幾天沒去看兒子了,心里早就惦記得不行。
          “小寶!”到了幼兒園,小朋友們都在做游戲。雨潤詩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兒子抱著一個小皮球站在角落里,羨慕地看著正在打球的小朋友們。

        第一章 終于離婚了

          雨潤詩站在機場的‘國際到達’出口,手機舉著一個滾動著字牌的手機。

          上面寫著四個大字,歡迎肅總。

          一身琉璃白的長發美女吸引了無數下飛機人的目光,而偏偏美女要等的人卻毫無反應。

          肅祁揚從出口走出來,只瞥了一眼那塊閃動著的屏幕,就面無表情地從雨潤詩的面前走了過去,他的助理則緊跟在肅總身后,連眼角都懶得多瞥一眼。

          比陌生人還陌生。

          奶奶個腿的,打個招呼能死啊。

          雨潤詩心里默念,臉上卻掛著溫柔的一抹笑,把手機鎖屏,揣進口袋,離著肅祁揚大概三五米的距離,默默地跟在了他的后面。

          高大的男人腳步飛快,壓根不顧身后還有一個穿著高跟鞋和窄筒裙的女人艱難地跟著自己。快步走到停車場,黑色的邁巴赫早已等在了那里。

          助理上前兩步,拉開車門,讓肅祁揚坐了進去。

          但邁巴赫沒有開動,而是等到雨潤詩也走過去,自己拉開門坐進去,才慢慢滑出了車道。

          “肅總,您一路辛苦了。”雨潤詩溫婉地笑著,遞上自己早就買好的星巴克。

          肅祁揚看了一眼,沒有接,只是語氣冷漠地開口:“你以后不要再這樣了,會給我添麻煩。”

          “好的,我記住了,今天是我考慮不周,以后不會再這樣了。”雨潤詩立刻低頭道歉,把咖啡放在了一邊。

          要不是家里那群煩人精非要讓她‘主動一點,來接機’‘表示一下,好讓他喜歡你’……雨潤詩打死也不會來接這個冰山。

          但肅祁揚并沒有繼續看他的電腦,而是從未有過地,認真看向了雨潤詩。

          雨潤詩愣愣地看著他。

          “反正,也不會有下次了。”肅祁揚說話的時候,嘴角甚至微微勾了勾,然后把一份文件放在了雨潤詩的面前。

          “這是……”雨潤詩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嗯,反正融資已經結束,接下來,我們兩家也都不再需要對方了。”肅祁揚說的很輕松,“把這個簽了,拿給小吳就好。”

          副駕駛的小吳助理面無表情地回過頭來,朝雨潤詩點了點頭。

          雨潤詩拿著文件的手都在顫抖:“真的嗎,這是……真的嗎……”

          “嗯。”肅祁揚皺了皺眉,有些不耐煩,“你拿回去好好看看,一會兒我還要回公司,有車送你回別墅,明天民政局見,別忘了帶證件。”

          雨潤詩的臉上,還是無以復加的震驚。

          兩年了,和這個冰山男人的婚姻,自己做牛做馬,忍受他的一切要求……現在,終于,解放了?

          也太特么爽了吧!

          雨潤詩點點頭,順勢垂下眼簾,生怕一不小心泄露自己的興奮和激動:“好的肅總,明白了。”

          “下車吧。”肅祁揚似乎一分鐘都不想和雨潤詩多呆,直接讓司機把邁巴赫停在了路邊,“接你的車隨后就到。”

          雨潤詩點頭,拉開車門。

          邁巴赫重新啟動的時候,雨潤詩狠狠把那杯咖啡朝車屁股扔了過去。褐色的液體在地上灑了一灘:“肅祁揚你這個死變態!給老娘滾吧!老娘早就受夠你了!死面癱!裝逼犯!”

          雨潤詩狠狠地罵夠了,才笑了起來。

          終于解放了,還有半天班要上,但她絲毫沒有興趣,直接把電話打給了自己最好的閨蜜。

          “豬!你在哪呢!”

          電話那頭,閨蜜的聲音很爽朗:“雨潤詩,你瘋了吧?”

          “我瘋了我真的瘋了!”雨潤詩瘋狂地對著電話嚷嚷,“肅祁揚和我離婚了!”

          “臥槽?”閨蜜的聲音也變得激動起來,“他吃錯藥了?不容易啊你!翻身農奴把歌唱啊!”

          “對啊!哈哈哈!”雨潤詩仰天長笑,“為了慶祝農奴解放,人權萬歲,我決定,今晚請你去蹦迪!”

          “沒問題!老地方走起!”閨蜜的情緒比雨潤詩更加高漲,之后又頓了頓,“你還記得老地方在哪嗎?兩年沒蹦迪了你?”

          掛掉電話的雨潤詩開心的快要飛起,也不等什么接她的車了,直接伸手攔了出租車就往酒吧街趕。她到的時候閨蜜已經到了,正拿著粉盒補妝:“什么時候離的啊?”

          “明天。”雨潤詩說,“他剛把合同給我,明天去民政局。”

          “唉……”閨蜜心疼地拍了拍雨潤詩的肩膀,“終于苦盡甘來了啊。”

          “不想那些了!走,喝酒去!”

          點了以前最喜歡的火焰威士忌,雨潤詩端起杯子才突然想起:“靠!我這兩年,都沒在他面前喝過酒!我忍得容易嗎!”

          說完,便把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

          閨蜜立刻重新給她滿上:“要我說啊,你還不如,趁著明天離婚之前做點什么。”

          “做什么?”雨潤詩嫌不過癮,直接對著瓶子喝了起來。

          “我知道一個,同城賣這個東西的……”閨蜜拿出手機給雨潤詩看,“你可以買一個,一會兒就能送到你家去……”

          雨潤詩湊過來,之后興奮地一拍桌子,大著舌頭道:“情趣套椅?沒問題啊!”

        第二章 開始算賬

          不得不說,同城快遞的速度很快。

          雨潤詩回家的時候,一個大箱子已經放在了別墅門口。借著酒勁,雨潤詩費力地把箱子拖進了客廳。

          拆開之后,表面看起來只是一把黑色的椅子,但轉到背后去卻大有玄機。

          電動鐵鏈閃著幽幽的光,雨潤詩按下遙控按鈕,咔地一聲,鐵鏈就鎖住了。

          很好。

          雨潤詩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掏出手機叫了一份西餐外賣。

          自己做飯是不可能的,擺在盤子里還勉強可以。擺到一半的時候手一滑,給肅祁揚的牛排啪地一聲掉在了地上。

          “哎喲。”

          雨潤詩嬌弱地叫了一聲,然后彎下腰,兩根手指把牛排撿了起來。

          然后重新擺在了盤子里。

          紅酒,蠟燭,再補補妝。雨潤詩用卷發棒給自己卷了一個性感的大波浪之后,玄關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肅祁揚走了進來,看到一身波浪大卷、美眸皓齒的雨潤詩,皺皺眉。

          “這都幾點了?你怎么還沒睡?”

          “肅總,我在等你談事情呀!”雨潤詩溫婉地笑了笑,略帶羞澀地笑了笑,“你先坐,我特地給你準備了牛排。”

          雖然是掉在地上的。

          肅祁揚臉上的表情很不耐煩,但還是走了過去,“什么事,你直說就好了。”

          雨潤詩攏了攏剛卷好的大波浪:“就是……哎,我有點難以啟齒,你能先坐下么,和我喝一杯,畢竟,咱們在一起這么久,還沒有正式的一起吃過飯呢……”

          雨潤詩神態中透出幾分嫵媚,指尖雖是勾過發尖,卻像是在他心尖上勾了勾似的。

          這個女人今天很反常!

          而他竟然覺得,這個女人該死的誘人!

          更反常!

          “好。”他走到那把黑色椅子前坐下了,或許是客廳里燈光太暗的緣故,肅祁揚并沒有疑惑,為什么家里會多出一把陌生的椅子。

          而下一秒,雨潤詩笑了起來。

          肅祁揚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鐵鏈喀啦一聲,鎖住了肅祁揚的手腕,把他牢牢地鎖在了椅子上。肅祁揚試圖起身,但整個人只能拖著一張沉重的椅子。

          他黑著臉,坐回了原位。

          這個和她結婚兩年,喝醉了在撒酒瘋?

          他一進門就聞見了滿屋子的酒氣,但還以為是雨潤詩準備的紅酒。兩年了,這個女人沒在他面前喝過,哪怕一滴酒!

          “雨潤詩,你想干什么?”

          “哈哈……”雨潤詩得逞一笑,神色像只驕傲的貓。

          “雨潤詩!”肅祁揚的臉愈發黑如鍋底,

          “肅祁揚啊……”雨潤詩踱過來,一手叉著腰,另一只手拿著一把叉子,拍了拍肅祁揚的臉,“你這臉蛋長得真不錯,可惜啊,性格不行啊。”

          雨潤詩神色中帶著幾分小驕縱,粉嫩的唇上帶著水光,紅唇微張,美得凌厲,像是驟放的玫瑰,帶著幾分攻擊性。

          這個在他眼中,呆板懦弱的女人,此刻整個人奪目起來。

          就像是珠寶拂塵,原本的光芒綻放了出來。

          他想,狠狠的占有她。

          他小看她了!

          肅祁揚眼睛微瞇:“什么意思?”

          “你說說你。”雨潤詩隨手把叉子甩到一邊,“你不是很囂張嗎?”

          肅祁揚瞳孔的顏色沉了下來。

          雨潤詩語氣輕佻,還用手勾了一下肅祁揚的下巴,“今天我們就算算賬!”

          雨潤詩走到旁邊的桌子前,伸手從自己的包里找著什么東西,“我早就受夠你了!”

          肅祁揚挑了挑眉。

          他只想看看,雨潤詩還有什么招數。

          相處兩年,他還沒見過這樣的雨潤詩!

          “怎么,你笑什么?”雨潤詩看剛才還在發火的男人,居然突然露出了一抹冷笑。

          “我在想……”肅祁揚的聲音故意拖得很長,“像你這種遲鈍,又蠢笨的女人,竟然也會變得這么伶牙俐齒的,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你……”雨潤詩抓起手邊的杯子就朝肅祁揚扔了過來,肅祁揚微一偏頭,杯子打在他身后的墻上,碎了。

          “肅祁揚!你給我等著!”雨潤詩終于從包里掏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是一個小小的,皮革封面的日記本。

          她刷刷刷地翻到下一頁,然后又掏出了一支筆。

          “4月21日,罵我!”雨潤詩一邊說一邊寫,然后把本子扔在了肅祁揚的臉上,“這上面的賬,我今晚,一筆一筆的和你算!”

          說著,直接從桌布下面,抽出了隨情趣套椅附贈的皮鞭!

        第三章 婚不離了,繼續

          一鞭子抽在了肅祁揚的胸口,喝醉的女人下手沒輕沒重,肅祁揚抽了一口冷氣,卻沒有作聲。

          “來,我們從兩年前開始算。”雨潤詩拿起那個本子,“兩年前我們結婚的第一個晚上,你讓我打掃整棟別墅!還嫌棄我,打掃得不干凈!呵呵,肅祁揚,你都不記得了吧?”

          但肅祁揚記得。

          他記得,那個溫柔得不論如何都不會頂撞他的女人。所以他非要做出點什么讓她露出真面目的事情。

          然而,兩年過去了,她居然忍下了他的所有欺負。

          “你就是個巨嬰,有什么資格說我打掃得不干凈?”雨潤詩忽略了肅祁揚眼神里的回憶,又是一鞭子抽在了他的肩膀上,“你自己會打掃衛生嗎?要不是我告訴你,恐怕你連拖布和掃帚都分不清!”

          肅祁揚冷冷地看著她,沒說話。

          “還有第二筆。”雨潤詩繼續照著本子上念道,“你不允許我進你的書房,不允許我碰你的電腦,不允許我動你桌上的任何一張紙!還特地簽了協議!對不對?”

          肅祁揚繼續沉默。

          雨潤詩轉身,又走到她的包前面,然后掏出了一個綠色的本本,扔在了肅祁揚的臉上!

          “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老娘是新聞學碩士學位!老娘也是書香門第飽讀詩書的!好嗎!你把我當成是一個不認字的女傭,你臉上那兩個窟窿,是出氣用的?”

          肅祁揚面色僵硬。

          長這么大,從來都沒被這樣罵過!

          “第三件事!”雨潤詩繼續讀自己的小本子,“你鄙視我的經濟學知識,在你和我聊天的時候我談到了經濟學,你說,閉嘴,你沒資格和我聊這些。”

          雨潤詩越念越氣,又是一鞭子抽在了肅祁揚的胳膊上,“你知道現在最當紅的小生是誰嗎?你知道現在流量最火的女星是誰嗎?你知道投資哪部戲能讓你賺十倍回來嗎?”

          “不知道。”肅祁揚挑挑眉。

          “呵呵!你才跟個豬一樣蠢!”雨潤詩不屑地翻了個巨大的白眼,“誰都有自己擅長和不擅長的領域,你拿著自己最擅長的東西和別人不擅長的比,你不是白癡,誰是?”

          一筆一筆的賬算下去,肅祁揚的胳膊都快腫了。

          但是他始終沒說話,除了雨潤詩提出的問題他回答之外,其他的時間都是默不作聲的。

          他本以為,這個女人無趣又呆板。

          沒想到,這個女人生氣的時候,美眸微挑的模樣,竟有幾分明艷動人。

          “哦,還有這筆。”雨潤詩的小本子翻到了后面,“我在家,你讓我送文件,我到你公司的時候你又說不用了,沒人出來接我,也沒人送我回去,我自己冒著雨打不到車,最后去坐的地鐵,還要抱著你的文件防止被雨淋!”

          肅祁揚還在回憶這件事的時候,突然頭上一涼,濕漉漉的液體從頭頂澆了下來。

          雨潤詩直接把一杯紅酒從他的頭上倒了下去!然后還嫌不夠,又拿起了旁邊的一整瓶紅酒兜頭澆了下來:“來啊,不是讓我淋雨嗎?我也讓你感受一下!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虧欠老娘的,今晚讓你統統奉還!”

          肅祁揚終于忍不住了。

          他舔了一下流到唇邊的紅酒,味道還不錯,看來雨潤詩還挺會挑的:“玩夠了嗎?”

          “沒夠!”雨潤詩霸氣地把紅酒瓶子直接砸到了墻角,“反正明天要離婚了,老娘不玩得盡興,是不可能夠的!”

          肅祁揚笑了一下。

          “好啊,接下來是不是應該換我玩了?”

          雨潤詩一愣,還沒明白肅祁揚的話是什么意思,就看到男人原本被鐵鏈拷在椅背后面的手,突然伸到了前面!

          與此同時,還伴隨著鐵鏈落地的聲音。

          “就這種東西,想綁住我一個晚上?你買的假冒偽劣的吧?”肅祁揚冷笑著說,聲音里滿是嘲諷。

          “你……”雨潤詩徹底懵了。

          今晚的一切前提都是建立在肅祁揚被綁住不能動的基礎上,不然她還玩個什么?打贏這個男人?做夢呢吧!

          肅祁揚抖了抖胳膊,站了起來。

          下一秒,雨潤詩終于反應了過來,連本子都顧不得撿,直接轉身就往樓上臥室沖去!

          走為上策!

          但逃沒兩步,纖腰就被人箍住。

          肅祁揚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直接把雨潤詩一把攬了回來,然后另一只手一把扯開了桌布。桌子上的各種盤子稀里嘩啦地掉了一地,然后肅祁揚把雨潤詩按在了餐桌上。

          男人整個身子都壓在雨潤詩的身上,嘴唇幾乎碰在她的耳垂上低語:“告訴你一件事。”

          “什么事!”雨潤詩強作鎮定。

          “今天下午,股市波動。”肅祁揚慢條斯理地開口,“雨家已經提出了正式邀約,而我也答應了。”

          “答應什么!”雨潤詩快要急死了。

          “我答應了,我們的婚姻,還將繼續。”

        第四章 我什么都不知道哇

          雨潤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只知道自己醒過來的時候,整個頭像是要炸開似的。

          熟悉的宿醉感,已經兩年都沒有過了。

          “嗯……”她睡眼惺忪地從被窩里伸出手,按亮了手機屏幕,快九點了,好像今天還有什么事情來著?

          “對!離婚!”

          雨潤詩從床上一躍而起,之后又是一陣頭暈,她扶著墻穩了穩,然后打開了衣柜。

          記得結婚證,身份證,戶口本,都是放在這里的?

          雨潤詩迷迷糊糊地正找著,臥室的門卻被打開了。

          肅祁揚穿戴整齊地站在門口。

          “等一下哈,馬上就好。”雨潤詩還以為他是來催自己的,“不好意思啊肅總,我馬上就找到了。”

          “找到什么?”肅祁揚皺了皺眉。

          “離婚用的東西啊。”雨潤詩疑惑地看著肅祁揚,“今天不是要……”

          但肅祁揚兩步就走到了她面前,直接把她壓在了衣柜門上!

          “離婚?你忘了昨晚,我是怎么和你說的了?”

          “昨晚……”雨潤詩的大腦開始運轉,有關昨晚的回憶都是朦朦朧朧的,她記得自己開心的去喝酒,然后買了一把椅子打算整肅祁揚,然后……“咳。”雨潤詩的臉微微發紅,她尷尬地向后縮了縮,但肅祁揚按著她,讓她無處可逃,“肅總,昨晚發生什么了嗎?我昨晚好像喝多了,就記得你昨天交代我,讓我準備好離婚。”

          肅祁揚沒說話,盯著她,眼神不善。

          “那個,肅總……”雨潤詩見肅祁揚不說話,便小心翼翼地訕笑了幾聲,“你知道,我從來都不喝酒的,昨天喝多了,我也不知道我都做了什么,那個,我要是做了什么不合適的事情,你一定要原諒我呀……”

          語氣懇切,態度誠懇,滿滿的溫柔,和之前的雨潤詩,幾乎沒有區別。

          讓肅祁揚不禁懷疑,昨晚那個拿著皮鞭抽她的那個雨潤詩,是不是被人附了體。

          “是嗎,你不記得你做過什么不合適的事情了?”肅祁揚捏著雨潤詩腕子的手用了點力,疼得女人嘶了一口冷氣。

          “肅總,我真的不記得了呀,你知道我的……”雨潤詩臉上無辜和迷茫的表情更甚,“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躺在床上的,你千萬別和我一般見識,喝醉之后的事情,都不算數的。”

          但這句話似乎有暗示的嫌疑,肅祁揚的眼睛又瞇了起來,于是雨潤詩急忙繼續解釋:“肅總,我就不打擾您的時間了,咱們要去離婚,我這就換衣服……”

          “那我再告訴你一遍,昨晚的事情。”肅祁揚按著她的手不松,另一只手還捏上了她的下巴,“由于股市震蕩,所以,我和雨家的融資合同續約了,我們的婚姻,還將繼續下去。”

          雨潤詩像是聽不懂一般,眨巴著大眼睛,看著肅祁揚。

          “所以,不用離婚了。”肅祁揚說完最后一句,才終于放開了雨潤詩已經被他捏到發紅的手腕,“所以,你的小本本可能寫不下了。”

          雨潤詩的臉嗡的一下漲紅了!

          但肅祁揚似乎就是要故意羞辱雨潤詩,他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很有商務風格的厚本子:“我給你準備了一個新的,這次應該夠用了。”

          說完,把本子塞到雨潤詩的懷里,轉身施施然離開了!

          雨潤詩僵硬地擠出一個‘你在說什么我不懂啊’的微笑:“啊?什么本子?什么不夠用?我不記得了呀,這是昨晚我說的嗎?”

          肅祁揚滿含深意地看了雨潤詩一眼:“我去上班了,你好好休息吧,肅夫人!”

          雨潤詩身子一顫。

          她最討厭的這個頭銜!肅祁揚非要這樣刺激她嗎!

          “肅總您慢走,上班路上小心呀!”

          盡到了‘肅夫人’的責任,送走肅祁揚之后,雨潤詩才看到,那個情趣椅子還在客廳里。

          地上的狼藉都被傭人收拾好了,唯獨那個椅子還擺在那里,斷掉的鐵鏈也在上面。

          赤裸裸的羞辱!

          雨潤詩氣得掏出手機,直接撥通了客服電話:“你們這什么破椅子!根本拴不住人!”

          “不好意思啊客戶,我們的椅子是情趣用品,不是刑具呢。”客服小姐姐語氣溫柔,“需要被捆綁的人配合呢。”

          “我不管!我……我老公直接就掙脫了!”雨潤詩氣得要死,一腳把椅子踢倒在地,“信不信我給你們差評!差評!你給我等著!”

        第五章 誰家的大少奶奶

          椅子被砸的稀巴爛,雨潤詩的氣也消了一部分,叫了個收廢品的過來把椅子抬走,然后收拾收拾出門,去幼兒園。

          不管肅祁揚的婚離還是不離,生活總歸是要繼續下去的。

          雨潤詩打了個車,直奔兒子的幼兒園。已經好幾天沒去看兒子了,心里早就惦記得不行。

          “小寶!”到了幼兒園,小朋友們都在做游戲。雨潤詩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兒子抱著一個小皮球站在角落里,羨慕地看著正在打球的小朋友們。

          “媽媽!”小寶看到雨潤詩,立刻開心地一把扔掉皮球,朝她撲了過來。雨潤詩急忙跑過去,在兒子開始奔跑之前就把他抱在了懷里。

          “媽媽來看你啦,給你帶了好吃的!”雨潤詩從口袋里掏出一塊巧克力,“有沒有想媽媽?”

          “嗯!”小寶立刻用力地點點頭,剝開糖紙塞到了自己的嘴里,“媽媽,為什么他們可以玩皮球,我不可以啊?老師說我不能劇烈運動,什么是劇烈運動啊?”

          雨潤詩心疼地看著兒子的小臉,摟住了兒子由于從小就很少運動而比其他小孩更加瘦弱的身體,“劇烈運動,就是太累的運動,小寶怕累,所以不能做。”

          “哦……”小寶沮喪地垂下頭。

          “但是小寶可以做不累的運動呀!”雨潤詩笑著捏了捏兒子的臉,“比如,可以用畫筆,把小朋友們打球的樣子畫下來,對不對?”

          “好!”小寶立刻開心地笑了起來,“那我要畫李小雨,她是最好看的!”

          雨潤詩捏了捏兒子的小鼻子,和老師打了個招呼,然后抱著兒子離開了幼兒園。

          今天是帶兒子定期復查的日子。

          但還不能直接去醫院,還要先辦一件事。

          雨潤詩帶著兒子回了雨家大宅,剛一進門就碰到自己那個同父異母的十八線明星妹妹,雨若琪正站在客廳的鏡子前來回看著自己身上一件新裙子,見到雨潤詩進門就冷嘲熱諷地嗤笑出聲。

          “喲,這是誰家的大少奶奶回來了啊!”

          “雨若琪,管好你自己。”雨潤詩懶得理她。

          “原來是肅家的少奶奶啊!”雨若琪一直因為肅祁揚選了雨潤詩聯姻而不選她而耿耿于懷,“抱著的是誰啊?不是肅家的小少爺啊,也不知是什么野男人的種!還有臉帶回家,臟死了!”

          朝樓上走去的雨潤詩頓住了腳步。

          說她可以,但是不能說她兒子!

          小寶疑惑地看著媽媽突然變得嚴肅的臉,并不知道小姨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雨若琪,試衣服還不夠你忙的嗎?買的是XL號,勒不住你的嘴?”雨潤詩冷冷地看著雨若琪,“你要是再敢多說我兒子一句,我明天就讓你上頭條!”

          “你……”雨若琪立刻閉嘴了。

          作為一個只賣人設沒有演技的明星,雨若琪很清楚,有任何一點黑料,自己就會完蛋。

          于是她憤憤地一跺腳:“媽!她又欺負我!你聽到了沒有啊!”

          雨潤詩不說話,站在樓梯上,等著看雨若琪要怎么和后媽告狀。

          “她和別的男人生的孩子還敢抱回家來,有辱門楣!傳出去之后我都沒法做人了!媽你也不管管!”

          小三上位的雨太太坐在餐桌前端著茶杯,瞥了旁邊假裝看報紙的雨父一眼,沒說話。

          “是嗎?”雨潤詩干脆也走了過去,斜睨了雨若琪一眼,“既然有辱門楣,那就離婚好了,干嘛還要延長我和肅祁揚的婚約?”

          話音未落,雨父的報紙啪嗒一聲掉在了餐桌上,后媽手里的茶杯也放了下來:“潤詩啊!你瞎說什么!”

          雨父站起身,臉色立刻變了:“離婚的事情怎么能隨便說呢?你好好和肅祁揚過日子,知道嗎?”

          “對對對。”后媽也站起來,理都沒理雨若琪:“潤詩啊,只要你給肅祁揚生個孩子,以后你就穩了!對吧?”

          “哦,是嗎。”雨潤詩冷漠地瞥了后媽一眼,“我有小寶就夠了。”

          “哎,潤詩啊……”雨父尷尬地擠出一絲笑,“你別這么想,也不是非得只有一個孩子的,對吧……”

          “聯姻已經是極限了,別再在我身上動其他心思。”雨潤詩冷冷道,“而且我回來也不是和你們討論這些的,想讓我繼續當肅夫人,那就把該給我的錢給我吧!”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