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本)陳少龍全文免費閱讀-陳少龍小說

        發布時間:2019-03-08 09:37

        陳少龍全文免費閱讀帶給您!陳少龍是八旗君所創作的小說《怒斬焚天決》中的人物,陳少龍小說精選:土建星雖然是個貧瘠的星際,但總還是有青銅,白銀修為的高手的,不然難以在浩瀚星際立足。土建星,是一個武者為尊,強者自強的世界。土建星的青銅對于凡人來說,已然是一個高不可攀的高手,然而從凡人到青銅修為的高手,旁人又哪能知道需要多少日夜苦練呢!更何況上面還有更高的白銀。一個星域上,總少不了些居心叵測的家伙。

        怒斬焚天決
        推薦指數:★★★★★
        >>《怒斬焚天決》在線閱讀>>

        《怒斬焚天決》精選章節

        土建星雖然是個貧瘠的星際,但總還是有青銅,白銀修為的高手的,不然難以在浩瀚星際立足。土建星,是一個武者為尊,強者自強的世界。土建星的青銅對于凡人來說,已然是一個高不可攀的高手,然而從凡人到青銅修為的高手,旁人又哪能知道需要多少日夜苦練呢!更何況上面還有更高的白銀。

        一個星域上,總少不了些居心叵測的家伙。星主府便是培養他們的府邸了。作為狂刀學府的學生,陳少龍又怎能坐視不理。

        星主府的那幫家伙又不安穩,竟公然在學院門口攔我學院學生。是得去好好查查一番才好。那林三木,總是不安好心。這次太膽大妄為了!看來是有場惡戰了。陳少龍暗想到。

        說起陳少龍自然和以前的山口小娃是不一樣的。偌大個星際,太多像陳少龍那樣無家可歸的孩子了,每天都吃不飽,穿不暖,在這個靠修為的星際,一個連一階修為都不到的窮伙子,在山口里活著。受別人欺負不說,連帶著給人家跑腿,當伙計。沒啥好處不說,凈挨打挨罵了。想起之前的苦日子,陳少龍不禁打了個寒顫。只是后來的他竟也沒料到,在幾次大戰中,自己的修為可以邊戰邊上階。乃至到了后來的修為。

        當然,除了來自身體深處那股神秘的力量,和高手的對戰也是起了不小作用。于別人來說,是個神秘的力量,于陳少龍,他自己明白,這是上古軍團老阡的魂魄進到自己體內了。加上陳少龍罕見的人皇血脈相融在身上。繼而拜入星域學院明校長下也是叫人不容置疑。和一幫師兄師姐還有小師妹一起,有說有笑。這樣的生活真切的讓他覺得好不真實,可再細想想,自己真的不是那個整天受人欺凌的窮孩子了,他有師傅,有老阡。還有一幫可愛的師兄妹。還有遠在一方的她。

        老阡當時就是看中了他的血脈,雖然是個連一階修為都不到的毛頭小子,但若好好打造,必是一個可塑之才!那時,繼承我的大業也就不成問題了。經得指點一二,加之他本人的勤學苦練,還有尋常人少有的天力。讓這個明不見經不傳的的小伙子也讓人刮目相看了一番。

        修煉浩然決已經有一段時日了,陳少龍驚嘆于這浩然決的功力。從他開始苦心練功開始,還是第一次接觸這么強大的力量。自己越想越覺得振奮。不過幾日,這浩然決竟被他給練成了。實是不可小覷啊!而后又開始了風雷神決的修煉。

        陳少龍深知自己修煉的來之不易,不敢有絲毫懈怠之心。只得加緊練習。可這他也心知肚明,這長時間的練功未嘗是件好事。所以打算休整一天。

        這不美美的睡過去了。

        翌日,清晨,只見陽光鋪射而下,照耀在正在修煉的陳少龍身上。清晨的陽光并不那么耀眼,稀稀落落的映射到少年身上,給本就俊俏的臉龐更增添了幾分魅力。

        此刻,他全身各處,仿佛都是一個漩渦,旋轉之間,那周身的天地能量就是被他吸入體內。沿著身體的血液,穴脈流動。貫穿于他的整個身體。血液開始沸騰,他也明顯感受到了強大的內力。

        “噼里啪啦!”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隱隱間,他體內竟然響起了一陣噼里啪啦的雷鳴之聲,一股狂暴的雷電之力席卷而出!強大的氣浪刮起一陣陣大風,樹葉散落,塵土飛揚。正全神貫注于修煉的少龍是無暇顧及周邊了。他正在感知著這風雷決,摸索著其中更為強大的力量。血液的速度開始在身體快速流淌,強大的力量將他整個人都包裹其中。任這力量在身體里縱行。兩者相融合,相互助。

        這《風雷神訣》果然厲害霸道,修煉起來的速度,遠超過以前的浩然訣十倍都是不止。這力量上也是大有差異。陳少龍暗想道。

        風雷神決講究的是速度和力量之大。就像天上轟轟做響的雷一般。速度快,所蘊含的力量也是極大的。還在一階修為的陳少龍自然是要。

        當然了,二者的修煉難度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語,《風雷神訣》異常難修煉,繞是陳少龍如今的天賦,這一夜功夫也不過達到小成,這還是在時間堡壘之中,因為時間緩慢流逝的緣故。倘若不是在時間堡壘中,那就是另當別論了。

        若是,換成外界,只怕半年都未必可成!這風雷決可是非一日之寒,也是需要有機遇的人才可有如此成效!

        因此可見,想要將其煉制大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兒。

        不過,就是這小成功法,也非是普通人可比。當然了,陳少龍自然不是普通人了。

        約莫半個時辰后,陳少龍緩緩睜開了雙眼,感受到那丹田處,翻騰的,并且伴著狂暴雷電在其中‘賣弄’的星力海,不由地臉上出現了一絲滿意的笑容。他已經感受到了力量所在,不再是之前那個毛頭小子了!

        修煉了這《風雷神訣》,陳少龍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增強了好幾倍,再次碰到五階級別的武者或妖獸,絕對可以少費些手腳,將其擊垮!不用再使太多招式。

        而后,陳少龍掀起了右臂上的袖衣,這才看見,一條小蛇盤踞在那里,此刻,它仿若陷入了‘冬眠狀態’。看姿態睡得著實香香的。琉璃也是那個時候跟隨到陳少龍的。琉璃是妖獸的化身,化為一個小蛇盤居在他的身上。化身則是實打實的大美女一個!因修煉所需,才不得不化為小蛇盤居在陳少龍身上。

        自從琉璃在得到了碧綠塵珠后,就一直陷入沉睡之中,以前一到夜晚就會醒過來,但是,現在,三天方才醒來一次,甚至五天才醒過來。碧瑤珠是琉璃在星域內找到的神物,可幫助獸物更好的修煉。繼而提高自身的修為。也可在日后對主人起到至關重要的幫助!

        這碧瑤珠的所存在的力量也還是有所期待的。畢竟多一分神物就多一分力量。現在少龍的修為還有待提高,要是遇見像青銅,白銀級別的對手,是必死無疑,還是多一分保障才好。

        根據琉璃自己所說的,這是妖獸恢復修為、修煉的一種方式,睡眠時間越長,越是證明修煉速度越快!從琉璃的睡眠時間來看,她的修煉速度正在加速上升,可見碧瑤珠的能力所在了。

        不過前幾日,因前幾日林楠私自和他人換血,給他造成了一些影響。倘若這林楠換血是干好事也就罷了,可憑少龍對他為人的了解,似乎時間沒那么簡單。肯定另有蹊蹺。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覺著這樣的事還是給明老頭商議才好。這不緊忙跑去了明老頭那里。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詳盡的給明老頭說了說。覺得事情差不多后,又回來,修煉了起來。

        陳少龍抬頭看了看晴朗無云的天,皺眉道:“也不知道,明老頭那邊怎么樣了?”這老頭怎么也沒個動靜什么的。該不會……

        自從陳少龍將林楠換血一事告訴了明老頭之后,明老頭就是去各校商量如何解決這件事情。輾轉各大院校,和學院長老商議。

        然而,八天過去了,這事好像石沉大海一般,久久沒有什么回應。這明老頭又搞什么呢?不會給忘了吧。年老不記事,也不能這樣啊。

        起身,手持玄元劍,陳少龍打算修煉一些武技,來加固自身的星力。使這力量不至于和身體相不和。可是,起手式剛剛打開,而后就是聽到有人急速跑了過來。

        陳少龍視線掃射過去,這才看見是狂刀學府的學生。叫做孫明月的女孩子!

        狂刀學府是土建星為數不多的學院之一。院長是那個明老頭。每年學院都會在星域內招收年齡不等的學生。由于每年招收的學生數量很多,加之土建星上的各種為數不多的學院,所以學生是難以加以辨認的。明老頭這個院長到想出來了一個好辦法。他給每個學院的學生都加入了帶有刀型標記的星力。走在街上,人們是很容易辨認的。至于外來人員。除了白銀修為的人外,其他人是很難看出的。所以他才一眼辨認出孫明月來。不過,他可不知道這個小師妹叫什么。

        孫明月是學院里的小師妹,活潑可愛的,實在是招人喜歡。平常沒事,也是和大家相互切磋。雖然修為不及各位師兄師姐,但還是每天過得很快樂。雖然學院是個需要安靜,沉下心來好好練修為的地方。可是每天死氣沉沉的也不符合這幫年輕人的性情。當時,之所以招收些年齡小些的學生,除了看中他們自身的潛力外,這個原因也還是考慮在其中的。

        后者正好看見陳少龍看向自己,當即高興地不得了,畢竟這樣的帥小伙誰不心動呢?還是小女生的心思嘛。遇見心儀的人還是會激動,激動,在激動!跑起來更加賣力了,口中呼道:“少龍師兄……少龍師兄。”

        陳少龍見狀,以為是出了什么大事情,不然也不會這樣急急燥燥。急忙迎了上去,道:“怎么了?”

        “少龍師兄。”孫明月氣喘吁吁地撲打著自己的胸脯,但是,那臉蛋卻是羞紅地更加厲害了。

        “是這樣的,外面有個女子,說是要見你,有急事要找她,我看她樣子挺著急的。”

        陳少龍一聽,眉頭一皺,女子?是烈琳?還是百寶閣閣主?

        想起當時,自己也是偶然碰見烈家女兒被文宇家的公子看中,差點貞潔不保,她的侍女還被惡霸欺負!光天化日之下,這等粗俗之事豈能容忍,這才出手相助。現在難不成是要登門拜訪?那要是百寶閣閣主,又是什么個情況。那碧瑤珠可不是在她那兒拿的啊?雖然她那兒是有碧瑤珠的,但我們這個可不一樣啊!到底是誰呢?

        陳少龍來不及思考,對著孫明月道:“謝謝你了,同學,我還有事,就不和你多說了。”

        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