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整版)葉蘭亭沈司云小說結局-你的愛,與我無關免費閱讀by愛麗絲

        發布時間:2019-03-08 09:04

        葉蘭亭沈司云小說結局

        你的愛,與我無關全文閱讀

          《你的愛,與我無關》是網絡作家愛麗絲為大家帶來的原創作品,這是一本極好看的短篇言情小說,你的愛與我無關葉蘭亭沈司云是書中的主人公,此書又名《無關風月無關你》、《恍如夢中一相逢》。葉蘭亭將自己最青春美好的年紀全部獻給了沈司云,可她最后換來卻是沈司云的憎惡。
          葉蘭亭眼里的光也變得灰暗下來,沈司云對自己一直都沒有絲毫疼惜,這次也同樣,葉蘭亭只覺得撕裂般的疼痛從身下襲來。
          沈司云在她身上用力耕耘著,這女人雖然心機深沉,可這馨香軟膩的身子卻是對極了他的胃口。
          他粗重的呼吸吐在葉蘭亭的鼻翼旁,葉蘭亭已經放棄了掙扎。
          “舒服嗎?不戴是不是很舒服?”葉蘭亭咬著牙苦笑道,而他的目光卻遲遲沒有看上來。
          “也好,”她松了一口氣,心痛的無法呼吸:“反正我又不會懷上孩子,這樣也好。”
          那場車禍讓她切除了一半以上的子宮,恐怕這輩子都沒有當媽媽的機會了。
          否則沈司云對自己深惡痛絕,怎么可能這樣不做任何保護措施讓自己懷上他的孩子?
          葉蘭亭閉上眼,眼角邊滾落下溫熱的淚珠,身體隨著沈司云的動作而起伏著,臉上卻沒有半點兒表情。
          “葉蘭亭,別在這兒裝成一副受了委屈樣子,是你想方設法嫁進來的,這是你應盡的義務!”沈司云的目光落在枕頭上潤濕的一塊,開口嘲諷起來,卻也頓時興趣全無,猛的抽開身來。

        第一章 他想睡你,你就給他睡,裝什么裝

          “沈司云!我是你老婆!你不能這么對我!”突兀的聲音在偌大的辦公室里響起,夾雜著絕望與悲哀。

          葉蘭亭站在辦公桌前,那個男人卻始終沒有給出一點表示。

          “是他要我陪他一晚,憑什么要我道歉!”她的眼眸里有淚水在打轉,卻遲遲沒有掉下來,眼眶都憋得通紅。

          沈司云此時才抬眸,望著她冷笑一聲,“我老婆?”

          他合上文件起身,步步逼向她,“葉蘭亭,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

          他猛地捏住她的臉,眼中帶著銳利的寒光,似乎下一秒就能夠將她千刀萬剮。

          到此刻,她卻依舊倔強地望著他,抿唇不說話。

          “你忘記你姐姐了?忘記你做的那些破事了?事到如今你還有臉跟我說,你是我老婆?”

          沈司云一把將她扔開,眼神中盡是嫌棄和不屑:“王氏的合作不能丟,他哪怕是想睡你,你也得脫光了給我等著!”

          脫光了也得等著……呵,不愧是沈司云,向來都做得出別人做不了的事情。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

          “沈司云,你真讓我惡心!”葉蘭亭的聲音輕輕響起。

          別說自己是他的妻子,恐怕換做是別的秘書經歷了這件事也該本著人道主義替自己的員工伸張正義吧。

          可是他呢?卻只想到為了利益讓自己去陪那個男人?

          “你去不去?”

          葉蘭亭死死的咬著下唇,低頭不發一言。

          沈司云看著她委屈倔強的模樣,怒從心起,猛然站起來走到葉蘭亭面前,大手捏住她的下頜讓她抬起頭來面對自己。

          葉蘭亭打開他的手,臉上毫不掩飾的是厭惡的表情:“別碰我!”

          沈司云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我不是讓你覺得惡心么,那就試試被你惡心的人碰是什么樣的感覺。”

          說罷一把扯開了葉蘭亭的襯衫衣領,白皙晶瑩的皮膚露了出來,葉蘭亭驚叫一聲,想要掙扎,卻被沈司云禁錮得動彈不得,男人力氣極大,葉蘭亭的動作就像調情一般不痛不癢。

          沈司云的大手更是在葉蘭亭身上不客氣的游走起來,她的皮膚有些涼意,絲綢般的柔軟觸感讓人愛不釋手。

          “你放開我……沈司云,你這樣做會遭報應的!”葉蘭亭的聲音有些顫抖,他的動作粗暴,眼底隨著發燙的手掌浮起了一絲欲望。

          讓葉蘭亭害怕起來:“報應?呵……葉蘭亭你跟我談報應?你逼走依依,讓她如今生死不明,你怎么還好好活著,你怎么還沒遭報應?”

          猛然想起葉依依,沈司云剛有些燥熱的心也瞬間涼了下來,推開懷中的葉蘭亭。

          “那不是我做的!”哪怕面前的男人并不相信,她也不能背這個黑鍋!

        第二章 絕代風華當代夢露

          “沈司云,我愛了你這么多年,你卻一點都不信我。”葉蘭亭的聲音顫抖起來,她捂著被扒開的襯衫,滑嫩的肌膚隱隱透出來。

          但聽了這話的沈司云,卻仿佛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怒極反笑:“你愛我?那跟我有什么關系!”

          他輕而易舉地將她拽過來,眼神狠毒:“你當初就該去死!你死了,依依就不會走!”

          “那你還留著我干什么!又為什么要跟我結婚!”葉蘭亭再也忍不住,大喊道。

          沈司云頓了頓,臉上的獰笑緩和了下來,逐漸變成更冷的寒風,“你以為我不想?我留著你,不過是想讓你記住,這就是你把依依逼走的代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滾出去,找王總道歉。”沈司云并不想和她談葉依依,語氣不容置喙,冷冷的丟下話就繼續低頭處理文件,再也不顧葉蘭亭的神色。

          葉蘭亭莫名笑了起來,點了點頭昂首挺胸的走出辦公室,卻只覺得替自己感到不值。

          ……

          翌日。

          鳳鳴國際俱樂部,是A市最大的俱樂部,能夠到這兒來的人,無一不是非富即貴。

          巨大的頂燈掛在天花板上,垂下顆顆晶瑩的水晶折射著五光十色的光芒。

          葉蘭亭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俱樂部里人不多,可也熱鬧得很,葉蘭亭搜尋了一圈,還沒看到那王總的影子卻發現一張收悉的臉。

          沈司云優雅的坐在凳子上,旁邊的女人性感而妖嬈,剝開一顆葡萄喂進了他的嘴里,兩個人的臉上都是盈盈笑意。

          她好像已經很久沒看到沈司云這樣笑過了,葉蘭亭心里一痛,剛轉過身準備離開,卻被叫住了。

          “葉蘭亭!”是沈司云的聲音。

          男人邁著修長的雙腿走了過去,冰冷的臉上有些疑惑:“你怎么會在這兒?”

          “沈總真是貴人多忘事,不是您讓我去找王總道歉的嗎?”葉蘭亭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沈司云。

          “喲,司云,你們公司怎么有那么不懂事的下屬,敢這樣跟你說話?”秦夢璐擦了擦手走了過來,嬌媚的紅唇性感嫵媚,微微勾起的眼角更是誘人,居高臨下的看著葉蘭亭,美眸里卻是不屑。

          秦夢璐?當紅小花旦,人送外號現代夢露,真人比電視里漂亮多了,沈司云倒真是會享齊人之福,葉蘭亭一眼就認出了面前漂亮的女人。

          “既然沈總正忙著,那我就不打擾了。”葉蘭亭笑笑,退后一步,和沈司云拉開距離,例行公事般開口道離開了原地。

          而沈司云盯著葉蘭亭的背影,深沉的眸子里變幻莫測。

          “司云,你的秘書?”秦夢璐好奇的開口,女人的直覺告訴她,沈司云和葉蘭亭之間的關系并不一般。

          “嗯。”沈司云點點頭,收回目光重新坐了回去,卻是有些心神不寧。

          “挺漂亮的,你倒是會選人。”秦夢璐拿起先前剝到一半的葡萄,若有所思的開了口。

        第三章 王總

          “王總。”葉蘭亭快步迎了上去,畢恭畢敬的開口道。

          男人冷冷的掃了葉蘭亭一眼,壓根沒有理會,拿著斯諾克桿自顧自的繼續打球。

          “王總,昨天的事是我不對,沈總已經教訓過我,我今天過來,是特意來向您道歉的,真是對不起了。”葉蘭亭努力讓自己臉上的笑意真誠一些,隨著男人的步伐又繼續跑過去。

          男人這才停下了腳步,渾濁的眼球繼續打量著眼前的葉蘭亭,開口道:“想通了?”

          不就是一個小秘書,昨天居然敢對自己動手?今天還不是得乖乖跑來認錯,裝什么清高?

          “對對對,王總,沈氏集團和你們公司的合約是雙贏的局勢,相信王總也是聰明人,又和必跟我一個女孩子家的慪氣?”葉蘭亭趕緊點頭道。

          “要恢復合作可以,我還是那個條件。”男人的視線流連在葉蘭亭的曲線上,摸著下巴的胡茬開口道。

          “什么?”葉蘭亭顯然沒反應過來。

          而男人的手已經放到了她纖細的小手上來回摩挲著,肥膩的臉上堆滿淫笑:“你陪我一晚上,沈氏的合同自然就沒什么問題……”

          葉蘭亭深吸了一口氣,想要抽出自己的手,男人卻攥得更緊了些,看葉蘭亭的眼神勢在必得。

          進退兩難之間,已經不自覺的抬起了手,身后卻突然響起了一個低沉的男聲:“王總,您這樣欺負我們沈氏的員工,恐怕不太好。”

          “沈總?”姓王的男人一驚,放開了葉蘭亭的手,迷茫的看了一眼葉蘭亭。

          “員工,她不是你……”

          男人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沈司云給打斷了:“她是我派來跟你談合作的,昨天得罪了你,今天特意派來跟你道歉,有什么問題嗎?”

          那男人顯然也不笨,很快反應過來,笑瞇瞇的看著沈司云:“誤會誤會,既然如此,道過歉那就沒什么了,我們兩家的合作繼續,倒是浪費了沈總的時間。”

          沈司云點點頭,和男人寒暄一番,這才帶著葉蘭亭走出了俱樂部。

          “愣著干嘛,還不回公司上班?”沈司云的話里透著滿滿的不耐,似乎和葉蘭亭多說一句話自己都會折壽十年。

          “今天是爸爸的祭日。”葉蘭亭的聲音有些縹緲,帶著一抹苦笑,只要是有關她的事沈司云的記性總是格外差。

          沈司云抿了抿唇,沒有說話。

          反而是葉蘭亭深深吸了一口氣,語氣生冷的開口道:“我已經提前跟人事部請了假,那沈總你繼續玩,我就不打擾你的雅興了。”

          ……

          安墓園,葉蘭亭買了一束馬蹄蓮,白色的花瓣上沾著水珠,爸爸生前并不是很喜歡花,她就按照自己的喜好買了來。

          沒想到走進墓園,卻發現爸爸的墓前早已經佇立著一個身影。

          那女人一身黑裝,頭發用發簪高高束起,長相與葉蘭亭有五六分相似。

          “媽,你也在。”葉蘭亭把花放在爸爸的墓前,開口道。

        第四章 你爸爸?他早就死了

          女人點點頭,臉上卻沒有什么表情,看葉蘭亭的眼神也格外疏離,眼角淺淺的細紋是被歲月留下的痕跡:“你來了啊。”

          “嗯。”葉蘭亭不知道她為什么會問這樣的問題,卻還是回答道。

          “司云呢?怎么沒有陪你一起來?”女人微微抬頭,看著形單影只的葉蘭亭,臉上這才有了一絲表情。

          “他公司有事情,來不了。”葉蘭亭解釋道。

          誰知徐念美的臉上卻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笑容:“他恐怕是覺得無顏面對你的父親吧,要是你當初沒有勾引他和他結婚,依依也不至于那么多年生死未卜。”

          話里話外幾乎都是冷冷的嘲諷和責怪,讓葉蘭亭不由得心中一痛,這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啊,她可以不管別人怎么看她,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可居然連自己的母親,事到如今還在覺得是她的錯,是她逼走了葉依依,這要讓她怎么接受?

          “媽,姐姐不是我逼走的,當初的事情并沒有你們想象中的那么簡單,肯定是有人從其中動了手腳,否則不可能發生這一切!”

          她不覺得會是巧合,可她從來沒有故意去做這一切,葉蘭亭激動的解釋起來,而她面前的徐念美卻搖了搖頭。

          “不是你逼走的?難道不是你搶走了她的未婚夫,害死了她的孩子,你說這一切有人從中作梗!如果不是你那這個人是誰,你告訴我啊!”徐念美看著葉蘭亭,仿佛在看一個陌生人,胸口劇烈的起伏著,眼角的細紋都加深了許多。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葉蘭亭看著墓碑上爸爸慈祥笑著的照片,心里驀然一痛,眼眶酸澀:“媽,我才是你的親生女兒,你為什么總是不相信我呢?”

          “哼。”徐念美冷哼一聲,沒有說話,可表情卻沒有絲毫松動,看向葉蘭亭的眼神依舊是責怪的模樣,她還是在怪自己逼走了葉依依。

          恐怕只有爸爸是真心相信自己的,可惜現在,他已經不在了。

          葉蘭亭笑了,那笑容有些苦澀和刺眼,道:“媽,爸爸走了以后你就把所有的財產都悄悄轉到了姐姐名下,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這樣做,可是你別以為一切都能夠隱瞞的天衣無縫,我已經不是當初天真的小孩子了。”

          徐念美愣了一下,看著葉蘭亭的目光有些慌亂,卻也很快鎮定下來,理所當然的開口道:“你都已經嫁給了沈司云,沈司云在A市只手遮天,你在沈家要什么沒有?從前搶了你姐姐的男朋友,如今家產你也要再來分一筆么?”

          沈司云對她的態度,除了冷漠只有厭惡,外人不知道,可是徐念美不可能不知道,她是故意的。

          面對外人的指責和誤會,葉蘭亭都能坦然面對,可面對徐念美,她就是覺得自己委屈。

          牙齒咬著鮮紅的下唇,唇印泛白。

          “那是爸爸留下來的東西!”

          “那是我和你爸爸一起留下來的東西,我有權利處理!葉蘭亭,你姐姐現在了無蹤跡,我沒想到你居然會那么自私!”徐念美生氣的指責道,似乎并不覺得自己做的哪里不對。

        第五章 一無所有的她

          葉蘭亭苦笑起來,只覺得失望至極,面前這個自己叫“媽”的女人從來都沒有把自己放在心里,把自己當成她的女兒。

          她的心里眼里從小到大都只有葉依依,可明明葉依依是收養來的孩子啊,她才是葉家親生的骨肉啊!

          葉蘭亭吸了一口氣,看著父親冰冷的墓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覺得滿滿的委屈和難過:“你處理就好,要是什么時候姐姐回來了,記得通知我一聲。”

          她只覺得腳下每一步都似乎都有千斤重,慢慢朝墓園外走去。

          她突然心灰意冷的發現,自從爸爸去世之后,她就已經沒有家了。

          “葉小姐。”管家見葉蘭亭回來,趕緊迎上來提包,她嫁進沈家那么多年,沈司云始終吩咐下人叫她葉小姐,而不是沈太太。

          她也不覺得有什么問題,不過是一個稱呼罷了,他們是同一個屋檐下的陌生人,又何必互相要求那么多。

          反正愛情,親情,她已經什么都沒有了。

          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么會得到這樣的報應。

          心情差到了極點,葉蘭亭懶得和下人多說,沒有半點兒胃口,拒絕了嚇人早已經準備好的晚飯,失魂落魄的提了酒到后花園里自酌自飲。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可不知道為什么,明明是沈司云存在家里的上好紅酒,她卻越喝越苦,像是吃了黃蓮似得,直直的苦到了心底,讓她難受得直不起腰來,把頭深深的埋在膝蓋上。

          眼眶卻干澀得流不出一滴眼淚,她就像是一個脆弱而又沒有情緒的木偶娃娃。

          抬起頭來,腦袋有些眩暈,可葉蘭亭還是一眼就看到不遠處有一抹熟悉的身影,從來他都是人群中的焦點,閃耀奪目得讓人移不開眼,就那么站著,也能稱之為是遺世而獨立。

          也難怪,自己當初會喜歡上他,而且一喜歡,就是那么多年。

          沈司云冷冷的望著自己,嘴角有一絲不屑的冷笑。

          葉蘭亭只裝作看不見他的眼神,依舊笑著對沈司云搖了搖自己的酒杯,不染纖塵的大眼睛亮亮的,紅唇輕啟:“喝一杯嗎?”

          “跟你喝酒?我怕折壽。”沈司云輕哼,刀削般的側臉上,是一抹諱莫如深的笑,眸光冰冷。

          剛才看到她抱著膝蓋坐在這里,小小的身軀縮成一團,肩膀不停的顫動著,說實話,自己的確是起了一絲惻隱之心。

          不過那又如何,他可不會再被她純良無害的外表給欺騙了。

          這女人,可沒有她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簡單。

          葉蘭亭聽了沈司云的話,也不生氣,笑得更歡了,抬起酒杯輕抿一口,這才開口道:“今天是爸爸的祭日,我剛剛才從墓園里回來。”

          沈司云沒有說話,環抱著雙手,繼續挑眉等待著葉蘭亭的下文。

          “我買了自己喜歡的馬蹄蓮,不知道爸爸會不會喜歡,只送給了他,可惜還沒來得及跟他說說話。”葉蘭亭笑瞇瞇的,眼睛里閃爍著亮晶晶的光芒,可卻怎么也看不出高興的樣子。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