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章節)白玉易宥軒小說全文-你若歸來,便是晴天免費閱讀by婉出清揚

        發布時間:2019-03-08 09:04

        白玉易宥軒小說全文

        你若歸來,便是晴天全文閱讀

          白玉易宥軒的小說目錄哪里有?易宥軒白玉小說名字是什么?由網絡作家婉出清揚為大家帶來的這本《你若歸來,便是晴天》是一本很不錯的短篇言情小說,《宛如一粒塵埃》是此書的又名。在這五年來白玉日日忍受著非人的折磨,可她等的人終于回來的時候,卻是對她冷言相向。
          她緩緩放下錢,沒有多說一個字,轉身離開。
          在朱紅色的門被關上的那一刻,她隱忍在眼眶的淚水終于落下。
          “阿玉,我喜歡你,我想娶你做我的新娘!”
          陽光下,易宥軒單膝跪地,手捧著十一朵玫瑰花,迎著璀璨的光芒,他的笑容是那么的溫和。
          白玉笑著點頭,接過玫瑰,“跟我在一起,你會有很多麻煩!”
          因為她是白家的女兒,榕城的貴族之一,她漂亮的外表,吸引著許久的富二代,而易宥軒什么都沒有。
          “我不怕!”易宥軒站起來抱住她,在她耳邊低聲道,“我會用行動證明我能夠給你安全感!”
          那一刻,白玉笑了,這笑容似絢麗的玫瑰,耀眼而奪目,她不顧一切的想要跟這個男人在一起。
          幸福總敵不過殘忍的現實,這句話白玉以前不信,現在卻信了,段承燁多次把易宥軒打的遍體鱗傷。
          并且威脅她,如果不跟易宥軒分手,他會讓人殺了他。
          白玉信了,因為,段家比白家的勢力大,他們惹不起。
          她現在依然記得,分手那天,易宥軒說過的那句話,“但凡我有機會走上社會的最頂層,我會把你們狠狠踩踏在腳底!”

        第一章 折磨

          大雪來的突然,沒有任何預兆的降落在灰蒙蒙的大地上,驟然間,天地間被鋪滿了一層白色。

          白玉頓下腳步,抬手放在空中。

          大片的雪花落在她的手心,隨之化作了冰涼的水,她縮了縮身子,裹了裹單薄的衣裳,繼續疾步前行。

          她必須得趕在最后一分鐘前進入宮凰,否則這個月的全勤又該被扣掉了。

          昏暗的光芒將她的身影拉的纖長,她由最初的疾走變成了慢跑,終于趕在六點五十九分五十八秒的時間進入宮凰,打卡。

          盡管跑的快,還是免不了被經理一頓罵,“白玉,下次要是再給我踩著點來,你就可以滾回去了!”

          白玉哈腰點頭,“知道了經理!”

          到換衣間熟練的換了衣服,白玉一如既往的推著裝酒的車子穿梭在各個豪華的包間,為的只有把眼前的酒賣干凈。

          當走到一間房號為888的VIP包間面前時,她果斷的停下了腳步,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后,才揚起不算難看的笑容,推門進去,“先生,請問需要點酒嗎?”

          “呵。校花又來賣了。”

          “賣”字咬的特別重,僅一句話就引來一陣哄笑。

          包間里面燈光幽暗,白玉看不清里面坐著誰,更不知道是誰說的話,但這個聲音,在五年內,她聽過無數次。

          林默,段承燁的狐朋狗友之一,受他所托,每天到宮凰簽到,為的,就是給她難堪。

          “請問先生要買酒嗎?”

          白玉沒有抬頭,把之前的話又重復了一遍。

          她話音剛落,包間突然亮了起來,強光打到白玉臉上,她有些不適應,側了一下臉。

          “你每天都說這一句話累不累?”

          白玉沒有回神,一個身影隨著聲音落在她的旁邊。她回頭看著這人,臉上表情沒有任何的波瀾。

          這個人她很熟悉,熟悉到她做夢都想殺了他!

          但她沒有這個能力,因為她沒能力,所以必須在他的地盤上卑躬屈膝,忍受著他所有的折磨與痛苦。

          段承燁,毀了她幸福與人生的人,他陰邪的眼神在她的身上游走,像是看一個隨時被她宰殺的獵物。

          白玉曾掙扎過,可在無數次斗爭之后換來的依然是永無止境的折磨,她妥協了,向這個社會妥協了,向權勢妥協了。

          誰讓他是……

          段家的孩子!

          說來他已經好幾天沒有來過這里了,進來之前白玉還有所期待,只要里面沒有他,今天或許還能輕松點。

          很不幸,他來了。

          她面無表情的臉激怒了段承燁,他一巴掌扇在白玉臉上,一聲怒吼嚇得包間的人都噤了聲,“他媽的,五年了,你還給老子臉色看,真想挑戰我的耐心么?”

          口中一陣血腥味,白玉舌頭動了動,咬牙把那口血咽了下去。

          她依然是不溫不火的態度,“不敢!”

          即使,她被踩踏的一文不值。

          即使,她丟掉了所有的自尊。

          在段承燁面前,她永遠不會低頭,永遠!

          “砰!”

          段承燁是個易怒的動物,他沒有一點憐香惜玉,拽著白玉的頭發,拖著她的頭在墻上砰砰直撞。

        第二章 強迫

          白玉被撞的眼花繚亂,她抓著段承燁的胳膊,避免因為強大的動作而把自己撞的更厲害。

          頭上被撞出了血,他旁邊的幾人卻看得興高采烈,仿佛她就是為了給這些人取樂的。

          段承燁接著把她摔到地上,在她身上拳打腳踢一番。可能是打累了,他總算停了下來。

          緩了幾口氣,他從白玉推進來的車上取下五瓶洋酒,打開后一瓶從她的腦袋上灌了下去。

          白玉身上濕透了,臉上的妝也因為被倒酒的原因,臟兮兮的,不知道的人也許會當她是乞丐。

          不過現在的她的確是跟乞丐沒有兩樣。

          她依舊趴在地上,段承燁蹲下身提起她的腦袋,一張臉貼在她的面前,陰狠的說,“你既然看不上我,我也就不跟你廢話,每天都是一個花樣,沒什么意思。”

          他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這樣,這些酒,你喝幾瓶我買幾瓶。前提是,五瓶以上才算數!”

          白玉身體抖了一下,放在地上的手指握成了拳頭,她內心憤怒到要殺人,但她不敢。

          “怎么,這就不敢了?”段承燁嘲笑說,“你不是很驕傲么!”

          深吸一口氣,白玉站起身,平靜的接過他手中的酒,仰頭喝了下去。

          她卑微的像一株小草,忍受他們的折磨,她不敢反抗,也不能反抗,因為她需要錢。

          段承燁楞了一下,沒想到她竟然寧肯喝酒,也不愿意求情。

          他知道她的酒量很差,卻沒想,即使這樣,她也不愿低頭。

          白玉一連喝了三瓶,身體有些虛晃。她喝的太猛,酒順著脖子流的她滿身都是。

          正準備喝第四瓶的時候,段承燁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冷聲道,“你寧愿糟蹋自己,也不愿跟我在一起?”

          白玉松開他的手,淡薄的身子站在那里似一枝樹葉,風一吹就會倒。

          她倒退了一下,穩住虛晃的身體,擦了擦嘴,露出嘲諷的笑容,“你錯了,對于你,我不愿意將就!”

          “好!很好!”

          段承燁的怒火隨著她的話爆發,他咬著牙,低吼道,“不愿意將就是吧,老子他媽的也不將就!”

          白玉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段承燁抓著胳膊甩到了桌子上。

          由于力道太大,她踉蹌一下,后背在大理石桌上狠狠的撞了一下,她感覺到刺骨的疼,倒吸了一口氣。

          不給她反抗的機會,段承燁直接按住她,大手一拽,她裙子的右肩就被撕開。

          她慌了,開始拼命的掙扎。

          維持的所有驕傲在受到屈辱的時候,變得微不足道,她邊掙扎邊求饒,“你干什么,你放開我!”

          淚水順著白皙的臉頰滑落,嬌艷的容貌隨著她的淚水顯得楚楚可憐,卻并不能引起段承燁的憐憫,反而更加激發了他心中強大的欲望。

          他壓在她身上,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說,“干什么?我等了你五年,你連一個眼神都不給,你卻偏偏等一個窮小子五年,告訴你,我的耐心用盡了,今天我就把你吃干抹凈,看你還有什么臉面去見他!”

        第三章 他回來了

          白玉拼命的掙扎,可段承燁的力氣太大,她被壓在身上無法反駁。

          他的手開始在她身上隨意游走,從胸口到下面,白玉覺得屈辱極了,她用盡所有力氣猛地推開他,隨即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段承燁,你混蛋!”

          霎時間,包間里安靜的仿佛一個針掉落都能聽見,空氣詭異到讓人窒息。

          “你敢打我?”段承燁的瞳孔泛著猩紅色的光芒,像是隨時隨地要把她吃了一般。

          白玉深吸一口氣,清透的眼眸毫不畏懼的直視他,“你答應過我,只要我忍受著你的折磨,你不會碰我!”

          段承燁的臉氣的扭曲猙獰,隨后一腳踢在桌子上,指著她邊轉圈邊吼,“喝,給我喝!我沒說停你他媽就不能停!”

          幾乎是在他話音落下的同時,白玉拿起酒繼續喝了起來,由于喝的太急,她被嗆的直咳嗽。

          旁邊有人看不過去,到段承燁跟前小聲道,“差不多行了,別出人命!”

          段承燁瞥了說話的人一眼,不耐煩的扯著她的頭發,“停停停!”

          白玉放下酒瓶,身體也開始站的不穩,她搖了搖頭,努力讓自己變的清醒一點,伸出手,面無表情的說,“七瓶,三萬五!”

          “給你,三萬五!”

          段承燁從包里拿出幾沓鈔票,直接扔飛,“自己去撿!”

          白玉愣了一下,然后蹲在地上,開始一張張的撿起鈔票。

          眼里的淚水被她強忍著沒有流出,她用最快的速度,撿起錢,逃一般的離開。

          跑出宮凰,一陣冷風吹來,她跌坐在地上,淚水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不知過了許久,眼前突然停留一雙擦的锃亮锃亮的黑皮鞋,順著黑皮鞋她抬頭,當看清眼前人的容貌時,她驚得一瞬間站起。

          修長筆挺的身材,在灰色大衣的映襯下多了絲神秘感,他五官勾勒出冷峻的輪廓,斜碎的劉海隨著他低垂的腦袋掉落,遮擋住他半邊眼瞼,深邃如墨的眼瞳泛著冰冷的光芒,嘴角噙著的那抹諷刺的笑,深深刺痛著白玉的眼。

          她對上他深邃的眼眸,身體不由自主的發抖。

          不知是冬天的寒冷,還是眼前這個人。

          但此刻,她顯然忘記了呼吸。

          他!

          回來了!

          五年了,多少個日夜,她腦海里深刻的身影,如今在自己最狼狽不堪的時候出現在面前,她該笑還是該哭。

          易宥軒冷冷的看著她,陰鷙的臉上沒有多余的表情,時間仿佛停止。

          終于,在白玉快要凍到身體僵硬的時候,他開口了,“你這么狼狽,我就放心了。”

          無情冷硬的話語,幾乎讓白玉懷疑她聽錯了,但確認除了他以外只剩下另外一個不熟悉的人時,她非常肯定,這句話是從他的嘴里說出。

          盡管做好準備,可當真的面對他時,心里還是難受到刺痛。

          白玉有些昏沉,可能是洋酒的后勁,她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整個人就倒在了男人身上。

          清晨,金黃色的光芒透過透明色的玻璃照耀進屋子,白玉翻了翻身,突然。她猛地睜開眼,看著眼前一絲不掛的生物,驚叫出聲,“啊!”

        第四章 五年了

          這怎么回事,她在哪里?

          一萬個問號在白玉眼前奔騰而過。

          睡夢中的男人被她的驚叫聲吵起,濃眉微皺,他坐起身,面無表情的看著她,“昨天晚上不是挺享受?”那調侃的表情配上冷峻的眸子讓白玉的心都絞在了一塊。

          易宥軒說著掀開被子,霎時間,修長健碩的身體,在窗外耀眼的陽光渲染下,顯得格外誘人。

          白玉白皙的臉上泛起了一道紅暈,沒給她時間多想,她很快反應過來,正要起身,卻在掀開被子的那一刻整個人都呆了。

          兩秒鐘后,她飛快的用被子遮擋住身體,顫抖著聲音說,“我們……”

          易宥軒穿好衣服轉身看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硬的弧度,隨后拿出幾千塊錢扔給她,“夠不夠!”

          白玉愣愣的看著手中的鈔票,錢是她這幾年堅持下來的后盾,可現在,她卻覺得無比嘲諷,尤其這錢還是在這種場合之下,還是這個人給的。

          她抬起眼瞼,易宥軒的身體被陽光拉的纖長,輪廓分明的臉頰透著陽剛之氣,那雙眼如同一個漩渦,冰冷的薄唇緊閉,沒有一點弧度。

          他不再是以前如陽光般溫和的易宥軒,現在的他,渾身透著肅然之氣,整個人如同死寂一般。

          白玉自嘲的笑了,她泰然若之的穿好衣服下床,站在他面前直視著他,“誰都可以輕視我,只有你不行!”

          “呵!”易宥軒嘴里發出一個輕蔑的字眼,“水性楊花用在你身上太合適不過!”

          當初她為了錢離開他,現在給她錢又是一副受到屈辱的模樣。

          這女人演戲的本領還真是高!

          他無情的話語深深刺痛著白玉的心,不愿再過多解釋,既然五年前她放手,現在就不想跟他有任何交集。

          她緩緩放下錢,沒有多說一個字,轉身離開。

          在朱紅色的門被關上的那一刻,她隱忍在眼眶的淚水終于落下。

          “阿玉,我喜歡你,我想娶你做我的新娘!”

          陽光下,易宥軒單膝跪地,手捧著十一朵玫瑰花,迎著璀璨的光芒,他的笑容是那么的溫和。

          白玉笑著點頭,接過玫瑰,“跟我在一起,你會有很多麻煩!”

          因為她是白家的女兒,榕城的貴族之一,她漂亮的外表,吸引著許久的富二代,而易宥軒什么都沒有。

          “我不怕!”易宥軒站起來抱住她,在她耳邊低聲道,“我會用行動證明我能夠給你安全感!”

          那一刻,白玉笑了,這笑容似絢麗的玫瑰,耀眼而奪目,她不顧一切的想要跟這個男人在一起。

          幸福總敵不過殘忍的現實,這句話白玉以前不信,現在卻信了,段承燁多次把易宥軒打的遍體鱗傷。

          并且威脅她,如果不跟易宥軒分手,他會讓人殺了他。

          白玉信了,因為,段家比白家的勢力大,他們惹不起。

          她現在依然記得,分手那天,易宥軒說過的那句話,“但凡我有機會走上社會的最頂層,我會把你們狠狠踩踏在腳底!”

        第五章 孩子的親生父親

          張欣怡打電話的時候,白玉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火急火燎的感到醫院,氣都顧不上喘,抓著她的胳膊就問,“小軒怎么樣了?”

          “醫生還在里面做治療。”張欣怡看了眼病房,拉著她到一邊小聲說,“白玉,小軒這病不能再拖了,他最近發病的幾率越來越高,在這么下去,估計撐不了多少時間。”

          白玉一個踉蹌,身子搖晃了一下,她手撐著墻壁,看著病房內臉色慘白的小軒,整顆心猶如被一根根尖細的針刺著。

          “醫生都找不到合適的骨髓,我又能怎么辦?”

          兩年了,看著小軒常常被病痛折磨,她的心就痛到無法呼吸,前前后后治療就做了無數次,而醫院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合適的骨髓。

          病房門被打開,白玉急忙迎了上去,“醫生,怎么樣了?”

          穿著白大褂的青年醫生摘下口罩搖了搖頭,“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如果在找不到合適的骨髓,恐怕他撐不過三個月。”

          “什么?”

          白玉只覺眼前一黑,險些暈了過去。還是張欣怡眼疾手快扶住她。

          她抓著張欣怡的胳膊,強撐著身體,“醫院真的想不到辦法了嗎?”

          “如果有合適的骨髓,我們肯定就幫你們做手術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你們聯系孩子的父親,看他的骨髓能不能跟孩子匹配的上。”

          “孩子父親。”

          白玉在嘴里喃喃的嘟囔,拳頭攥在手里,整個人低沉到了谷底。

          “對了,我要去外地進修,以后我就不再是易念軒的主治醫生了,明天醫院會安排一個專家過來。”

          白玉是被張欣怡攙扶進病房的,小軒已經睡著,睡夢中眉目緊皺,她顫抖著身體上前輕撫著他的腦袋,眼里全是愛意。

          張欣怡看著她的樣子,心里難受,壓低聲音咆哮,“我說你還在等什么,難道小軒的命你不要了?”

          她就是不明白,到底兒子的命重要,還是尊嚴重要。

          那個男人一消失就是五年,在兒子生死關頭,她為什么就不愿意找他來幫助。

          白玉神色一變,沒有說話。

          張欣怡氣急,罵道,“你是豬腦子嗎?你們已經分手五年了,或許他都已經結婚生子,你們的事情也已經畫上了句號,可是作為孩子的爸爸,他就應該救他。”

          白玉為小軒蓋好被子,站起身到窗邊,看著湛藍的天空中溫和的陽光,她的聲音很輕,很平淡,“他回來了!”

          “回來了?”張欣怡驚了一下,“那你快去找啊!”

          白玉嘴角露出苦澀的笑容,“找什么?有必要找嗎?”

          從他對自己的態度來看,他早已經不再是當年的易宥軒,現在的他冰冷無情,即使知道小軒是他的孩子,他恐怕未必會信。

          況且,要想找到合適的骨髓有多么的難,她是孩子的親生母親,都不能跟他的匹配,易宥軒的幾率充其量也只占了百分之五十而已。

          既然五年前都成了過路人,現在就更沒有聯系的必要。何況他剛剛才羞辱過自己,何苦又要送上門去給他羞辱。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