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愛未眠:總裁,請溫柔小說的主角是沈語然洛君年江蔓,是由網絡作家霏霏云煙所編寫,又

        發布時間:2019-03-08 09:04

        沈語然洛君年江蔓小說

        愛未眠:總裁,請溫柔全文閱讀

          愛未眠:總裁,請溫柔小說的主角是沈語然洛君年江蔓,是由網絡作家霏霏云煙所編寫,又名總裁昏情欲睡。全文講述了一場本該完美落幕的婚禮,因為閨蜜的搶婚而演變成烏龍鬧劇。一氣之下,她拿過酒瓶砸本來成為她老公的男人,卻不想砸錯了吧,砸了老公的哥哥,還把人家砸昏迷了。
          眼睛對上他胸膛的那一瞬,她的眼底閃過一絲驚艷。
          睡衣下的那副身軀頎長,挺拔,精壯,小腹上沒有一絲贅肉,胸肌飽滿,小麥色的肌膚上像是抹了一層蜜。
          要不要這么誘人!
          可他都昏迷快兩個月了,為什么肌肉還挺緊實?照理不是都該萎縮了嘛,這也太不科學了!
          鎮定一點!
          她抿著嘴,暗暗的吸了一口氣,屏住,伸手往他胸前探去,指尖碰到的一瞬,手指跟被電流擊中似的彈開,她的心臟跳的好快,咬咬牙,她再次探過去,將整個手掌壓在他的胸肌上。

        第1章 婚禮成噩夢

          風景如畫的莊園內,正在舉辦一場盛大婚禮,臺下坐滿了賓客,而臺上,牧師正以寬厚仁愛的聲音問著新郎:“洛君年先生,你愿意娶江蔓小姐為妻嗎?”

          手捧鮮花的江蔓滿懷期待的等待著他的回答。

          然而,十秒過去了......二十秒過去了......三十秒過去了......

          她始終沒有聽到他的回答。

          她忍不住側頭去看站在她身旁的男人,只見他眉頭緊鎖,似乎陷入了某種艱難的抉擇中。

          牧師見此,不得不又問了一遍:“洛君年先生,你愿意娶江蔓小姐為妻嗎?”

          “他不愿意!”

          這聲回答來自江蔓的身邊,卻不是出自于洛君年之口,而是伴娘沈語然的嘴里。

          江蔓錯愕。

          只見沈語然從她面前走過去,跟洛君年站在一起,低頭,摸著自已的肚子說:“我懷孕了,孩子是君年的!”

          江蔓大腦轟的一聲炸開,便是一片空白。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讓她措手不及。

          “蔓蔓,如果我沒有懷孕,我絕對不會破壞你們的,但這是洛家的骨肉啊!”沈語然拉住江蔓的手,說的泫淚欲滴,百般無奈。

          江蔓僵硬的冷笑,諷刺:“你還真是為洛家的香火操碎了心哪。”

          “孩子他是無辜的!”

          “所以呢?你想我怎么樣,把老公讓給你?把婚禮讓給你嗎?把婚紗脫下來給你穿嗎?”江蔓甩開她的手,一口惡氣盤旋在她的胸口,現在的她連殺人的心都有。

          臺下賓客席的議論聲越來越大。

          洛家這邊,坐在第一排中間的男人沉緩的站了起來,往臺上走,他穿著寶藍色的西裝,身形高大,長相極為俊美,氣質精貴,年輕的面容上透出一股與他年齡不符的老城,他是洛家的長子洛君墨,此時他的表情十分嚴肅,在事態發展的更嚴重之前去主持大局,阻止這場荒唐的鬧劇繼續下去。

          臺上,沈語然柔柔弱弱的哭著:“江蔓你成全我們吧,我真的很愛君年。”

          她越哭江蔓心底的火就越大:“沈語然你搶我的男人,你還哭的我殺了你全家似的,真是我見過的賤人當中的一朵奇葩。”

          沈語然哭的更大聲,好似受盡委屈,又被欺負的人是她似的。

          在旁一直沒有表態洛君年,此刻許是也聽的煩了,開口說:“你么都別吵了,江蔓你要罵要打沖我來,不要為難她了,我們的婚禮取消吧。”

          江蔓胸口一痛,心臟像是被人狠狠的捶穿了,他們在一起那么久,他竟然在今天這樣場合,當眾給了她這么大一個難堪,當下,心如刀割的她憤怒的失去了理智,抄起身邊裝飾用的香檳,傾盡了所有的力氣往他用力的臉上砸去。

          “啪”一聲巨響,瓶身被打的粉碎。

          時間忽然停止。

          洛君年毫發無損站著。

          走上臺前的洛君墨卻躲避不及的被砸中了腦袋。

          手中舉著碎的只剩下瓶口的江蔓驚恐的看著眼前這一幕,洛家大哥滿臉都是血,琥珀色的香檳跟紅色的血液混在一起從他那張俊美的容顏上趟落,他的表情,他的眼神,絲毫都沒有改變,可人就那么直直的在她面前栽倒。

          血,濺滿了她潔白的婚紗。

          江蔓倒退了一步,手里的“兇器”當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四周,驚呼聲,尖叫聲,哭喊聲混亂成一團,像瞬間爆炸的火山。

          很多人沖上臺,她的身體被推擠拉扯,無數熟悉的臉在她眼前掠奪,一切都仿似化為一場光怪陸離的夢,她的婚禮也在混亂之后無疾而終。

          *

          深夜的醫院內。

          洛家跟江家分別在兩間休息室里。

          江蔓身上還穿著帶血的婚紗,滿臉木然的坐在椅子上,從剛才到現在,她都一言不發。

          洛君墨動了手術之后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人卻還在昏迷之中。

          洛家老太太年事已高,受不起這個刺激,在路上就不行了,現在正在休息室里掛水。

          這洛君墨是洛家的繼承人,年僅三十歲,掌管著洛氏集團,是洛家的主心骨,結果在弟弟的婚禮上被砸成了重傷,消息一出,下午洛氏的股票就大跌。

          真是禍不單行!

          江家這邊也籠罩在愁云慘霧中。

          “蔓蔓,你這次真的闖了大禍了。”江錢林背著手走來走去。

          “這洛家老大真的醒不過來可怎么辦呀,會不會抓我們蔓蔓去坐牢?”邱珍神情凝重,心里很是著急。

          一直沉默不語的江蔓忽然起身:“我要去見洛家奶奶。”

          “你現在過去恐怕會被洛家的人亂棍打死。”江修看了妹妹一眼,天底下有那個女人會像她脾氣這么火爆的,要不是因為這次事情起因錯在洛君年身上,洛家也自知理虧,不然早就報警了。

          “打死不打死我都要去。”江蔓心里主意已定。

          她不顧家人的攔阻,轉身走了病房,江修起身跟上她。

          來到洛家的休息室前,江蔓深吸了一口氣,推門進去。

          里頭的洛家人看到她,面色皆是一沉。

          洛君年站在最里頭的角落里,見江蔓來了,快步的走到她身邊,小心翼翼的叫她:“蔓蔓”

          江蔓看都不看他,徑直走到蕭老太太面前,低下頭,雙手攥住婚紗,口吻堅定的說:“奶奶,我會對蕭大哥負責的,從今天起,我會照顧他,直到他醒來為止。”

          她的聲音不響,卻正好讓屋里的每個都聽到。

          洛家人臉上的表情極為驚詫,洛君年更是震驚,哥哥江修也被妹妹的“豪言壯語”給嚇壞了!

          蕭老太太的目光威儀沉穩,她看著江蔓,口吻清淡的問:“那如果老大永遠都醒不來呢?”

          “那我就照顧他一輩子!”江蔓想都不想就說。

          “話說出來可不能反悔的,你確定自己想清楚了?”

          “我絕會反悔!”江蔓的語氣堅決如鐵。

          老太太思忖了片刻,這孩子能夠主動跑來要求承擔責任,也算是還有點良心,變成這樣,也不是她想的,輕嘆了一口氣,她點頭:“好,既然你有這個心,那你從今天開始就照顧老大吧!”

        第2章 我樂意

          事情到這里,其余的人坐不住了,當中不乏有激烈反對,洛君年更是極力的反對,雖然他犯了錯,傷了她,可是在他心里依然還是把她當做是他的女人,怎么能容忍她與自已大哥講什么一輩子不一輩子。

          “都給我住口!”蕭老太太一聲分量十足的喝止,便壓下了所有人的反彈。

          江蔓對老太太感激的躬身:“謝謝奶奶成全,我先出去了!”

          她沒有看其他人,轉身往外走。

          洛君年追出去,在走廊上拉住了她:“蔓蔓,你這是要懲罰我嗎?如果是,請不要用這樣的方式!”

          江蔓沒有說話,望他的眼神猶如寒峭的堅冰。

          洛君年的口氣軟化,沒頭沒尾的就開始解釋:“我跟沈語然就一次,那晚我喝多了,她在你的辦公室還穿著你的裙子,我以為是你,就跟她發生了關系,沒想到只是一次,她就懷上了。”

          可縱然如此,江蔓眼底的冰卻絲毫不化:“不管你們是怎么搞上的,我都沒興趣知道,洛君年,我們結束了,永遠的結束了!”

          掙開他的手,她頭也不回的往前走,盡管心里難受的似千百只螞蟻在啃咬,可她不允許自已再對他有一絲一毫的留戀,因為這個男人太臟!

          洛君年悵然所失望著她離去的背影,一拳捶在墻上。

          回到江家的休息室,江蔓把去洛家那邊說的事跟家人講了一遍。

          江家震驚!這完全就是先斬后奏!

          “不行,這絕對不行,你一姑娘家去照顧一個大男人,以后還怎么嫁人。”

          “若是那洛君墨一直醒不過來怎么辦,你要陪他一直耗下去嗎?”

          父母情緒激動,江蔓還是不動搖:“奶奶已經同意了,若是我現在反悔,恐怕真的要惹惱洛家了。”

          這么一說,江家頓時沒了聲音。

          江修出來打圓場:“我們大家也別太悲觀,弄不好洛君墨明天就醒了,這既然是蔓蔓自已決定的,我們就要尊重她。”

          江家再沒說什么,一來確實是惹不起洛家,二來,也犟不過江蔓。

          *

          到了天亮,疲憊不堪的兩家人陸續回家了。

          不管怎么樣,這都不是著急,或是不吃不睡就能解決的事。?

          江蔓沒有走,她換了一件衣服,洗了一把臉,來到重癥監護室門外。

          或許是老太太的作用,在場的幾個洛家人只是用冷眼看她,就走開去了,倒也沒拿她怎么樣。

          隔著玻璃窗,江蔓看到躺在里面男人,他像是睡著了一般,刀削斧鑿的俊美的容顏如同栩栩如生的雕塑,印象中蕭大哥總是很忙,她前前后后總共也就見過那么幾次,但每次都覺得他是個非常高貴的男人,話不多,低調謙和,雖然溫雅卻也有點高冷,總是給人一種高高在上,難以企及的感覺。

          真不知道他醒了以后會不會跟她算賬。

          江蔓趴在窗戶上,小聲的道歉:“蕭大哥,對不起,我沒想會把你打成這樣,不過你放心,我江蔓一人做事一人當,我會對你負責到底的!”

          床上的男人沒有絲毫反應。

          “哎”江蔓無力的將腦袋撞在玻璃上。

          她的后半輩子,弄不好都要跟這個睡美男在一起了。

          十天后,洛君墨轉移到了普通病房。

          江蔓在醫院照顧了一個月,洛君墨還是沒有一點蘇醒的跡象。

          開始的時候,醫生每天要來病房四五次,慢慢的,變成每天一次,也都是例行檢查。

          這段日子,洛家也發生巨大的動蕩。洛君年暫代了洛君墨的位置,處理公司的事務,洛君墨跟洛君年是同父異母,洛君墨是正牌夫人生的,洛君年是二夫人生的。長期以來,兩位夫人都是明爭暗斗,在丈夫死后就斗的尤為激烈。雖然洛君墨跟洛君年兄弟之間的感情還不錯,但對繼承人的位置都還是抱有野心的。原來在洛家,大夫人的憑借著洛君墨是長子跟自已是原配的地位,向來是一支獨大,在洛家的地位僅次于老太太,兒子當了繼承人之后,地位更是無人撼動。如今洛君墨昏迷不醒,讓洛君年順勢掌了權,局勢也大不同了,下面紛紛見風使舵的朝二夫人靠攏。

          誰知道洛君墨什么時候醒呢,就算醒了,他繼承人的位置恐怕也易主了。

          江蔓并不知道自已惹出的禍造成了的這些后果。

          每隔一天,洛君年就回來一趟,偶爾,沈語然也會一起來。

          兩人一邊對愧疚一邊秀恩愛的模樣,讓江蔓惡心的不已。

          晚上,他們又來了。

          江蔓正在給洛君墨擦臉。

          看著她專心致志照顧他大哥的模樣,洛君年心頭不由泛酸:“江蔓,醫院有特別看護,你不用每天守著我大哥。”

          “我樂意!”江蔓涼涼的吐了一句。

          沈語然扯了扯洛君年的衣袖:“你讓蔓蔓照顧大哥吧,那樣她心里也會好受點的。”

          江蔓每次聽到她故作乖巧,白蓮花似的口氣,心里就一團火,他媽的她是因為誰才闖下這彌天大禍的?要不是他們這對恬不知恥的狗男女在婚禮上刺激她,她會氣到失去理智?

          不想跟他們一般見識,她用手指沾濕了水,去抹洛君墨的嘴唇,那么好看的薄唇,開裂了可不好看。

          洛君年看了目光又是一陣收緊。

          沈語然把洛君年的反應看在眼里,她走到江蔓身邊,從包里拿出一張紙,笑著遞給她看:“蔓蔓,我今天去做B超了,你看,這就是我跟君年的寶寶。”

          江蔓利落的抽過那張紙,撕成碎片,撒到她臉上,肅冷的吐了一個字:“滾!”

          她不想跟她裝模作樣,說多了都嘴巴痛。

          “我的B超單!”沈語然彎腰去撿,眼淚啪嗒啪嗒的直掉:“江蔓,你說過的,以后等我們有了孩子,要分享彼此的喜悅,我一心想要討好你,可是你實在是太多分了,孩子有什么錯。”

          “好了,別哭了!”洛君年過去扶起她,沈語然順勢就倒在他的懷里,哭的更傷心:“我們寶寶的照片沒了,沒了,嗚~~~~~”

          江蔓額頭的青筋直跳。

          尼瑪的!

          她忍無可忍的將手里的水杯重重的往床頭柜上一放,轉頭看他們:“兩位,麻煩你們行不行好,別矯情,別惡心我了,早上吃的都要吐了,哪怕不考慮我,也得考慮考慮蕭大哥的感受吧,你們這么污染他的耳朵,真的好嗎?”

          洛君年的面色一陣鐵青發白。

        第3章 為什么思想就不能純潔一點呢

          “我們走!”他深深的看了江蔓一眼,扶著沈語然走出病房。

          病房里安靜了下來。

          江蔓坐在那里,想起跟洛君年也有過的那些美好時光,鼻子不由的發酸,似有一雙手不斷地揉捏著她的心臟,一會收緊,一會放開,一會碾碎。

          轉過身,她故作堅強的拿起杯子,靠回洛君墨的臉頰邊繼續給他潤唇,心里頭還是難以揮去那纏繞不散難過心情:“洛大哥,你說我是不是很兇又很沒用,不管我怎么牙尖嘴利,張牙舞爪,贏的人還是沈語然,幸福的還是她,而我,什么都沒有”

          驀然的,一滴眼淚落在洛君墨的俊臉上。

          江蔓察覺了忙伸手給他擦掉:“洛大哥,我真是太丟臉了!”。

          在他臉上又摸又揉了半天,他還是安然不動的模樣,她知道,他聽不到也感覺不動,內心無比挫敗,她一頭扎在他的肩頭,摟住他的脖子:“洛大哥,同是天涯倒霉鬼,借你的肩膀靠一靠,你不介意吧!”

          他的身體很溫暖,肌膚上有淡淡的男人香氣,感覺還算不錯。

          病房里寂靜無聲,而洛君墨的眼珠子似乎是動了一下。

          夏天火辣辣的來了,可惜洛君墨的記憶還停留在春天。

          江蔓在醫院呆的都快長蘑菇了,每天對著洛君墨那張臉,抬頭是他,低頭也是他,用她的話說,要不是長的帥,耐看,早就神經分裂了。

          早上醫生來了之后,婉轉的跟她說可以回家休養。

          是啊,躺在醫院的床上跟在躺在家里的床上確實沒什么分別。

          醫生走后,江蔓打電話給蕭老太太,轉達了醫生的話。

          第二天下午,洛家就把洛君墨接回了家,江蔓自然也跟著去了洛家,她的人生已經跟洛君墨綁定了,他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洛君墨的房間在二樓的正中間,剛接回來,房間里站滿了人,洛君墨的母親戴香芝坐在床邊,撫摸著兒子的臉頰,眼里含著淚,強忍著心中的悲痛。

          這她身后,站著洛君年跟他母親魏安華。

          江蔓在更衣室里整理出一個柜子,放置自已的東西。

          她是自動請愿的,也是老太太準許的,洛家人對她的態度不冷不熱,大多時候當她空氣,誰讓她是砸人“兇手”呢,能夠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若不是沈語然橫刀奪愛,她現在已經是洛家的二少奶奶了。

          哎,人生真是很難測。

          放好了自已的東西,她出了更衣室,房間里的三三二二的人都走光了,洛君年還在,他的眼睛望過來,那即深沉又無奈的目光再次將她籠罩。

          “蔓蔓,以后就要麻煩你好好照顧君墨了。”魏安華語氣親切的握了握江蔓的手,笑的格外和藹。

          江蔓看不懂。

          照理這本來要成為她婆婆的人,就算不為難她也應該有些避諱,怎么反而對她更好了似的?

          戴香芝在那邊握緊了拳頭,咬牙切齒。

          洛君年跟魏安華出了房間,江蔓看著坐在床頭的大夫人,深吸了一口氣走了過去:“阿姨,你不要傷心了。”

          掌風凌厲的忽然掃來,江蔓條件反射躲開,她自小就跟著哥哥學習跆拳道,若是攻擊她,身體就會下意識的做出反應。

          戴香芝打了一個空,自然是更氣:“你把兒子害成這樣,你還臉躲開。”

          “阿姨,你冷靜點。”江蔓平舉起手,生怕她又撲過來。

          “我警告你最好別跟魏安華走的太近,我兒子要是再有個三長二短,江蔓我要你陪葬。”戴香芝按著胸口,氣絕的走出房間。

          江蔓腦子一團亂,她對洛家爾虞我詐認識的還不深,自然是不明白戴香芝的話。

          門外,敲起了兩聲敲門聲,管家站在門外:“戚小姐,老太太讓你上去一趟。”

          “哦,好。”江蔓立即跟著管家上樓。

          進了見了老太太,她老人家正坐在太師椅上。

          “奶奶,你找我?”

          “嗯,”老太太輕點了下頭,喝了一口茶,淡淡的開了口:“醫院里有特護幫著你,家里頭可都要靠你自已了,給君墨擦身按摩這些事都要你來做了。”

          “擦...擦身?”江蔓想到洛君墨脫光光的樣子,臉不由紅了:“奶奶,蕭大哥他是個男人,之前的特護也是個男的,而我是個女人,這事我來做,恐怕不好吧。”

          老太太笑笑:“這往后的日子還長著呢,你既然要對我孫子負責到底,這事你是跑不了的,別怕,一回生兩回熟嘛,習慣了就好。”

          “......”這種事情怎么習慣啊啊啊啊!

          江蔓在心里崩潰的哀嚎,嘴上委婉的說:“可,可我怕洛大哥以后醒來要是知道了會不高興!”

          “我孫子不是那么小氣的人。”

          “萬一他不想呢?”

          “他醒了要是敢生氣,我就讓他娶你!”

          江蔓嘴角微抽,她還能說什么呢!

          “那好吧。”她硬著頭皮答應。

          “這天很熱了,我孫子他很愛干凈,你要天天給他擦身子,還要很仔細,馬馬虎虎的可不行!”

          擦身!還要天天擦!還要仔細的擦!江蔓不知道自已的鼻血到時夠不夠用。

          從老太太房間出來,江蔓整個人都頹了,當初說要照顧他,可沒去細想任務如此“艱巨”。

          回到樓下,她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眼睛不由自主的將床上的男人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想到等會晚上要扒光他的衣服,將他從上到下仔仔細細的摸一遍,再去看他的臉,她的臉頰開始發燙,心跳加速,連呼吸急促了。

          光是想象她就這樣了,實際操作的時候,她豈不是要戴氧氣罩。

          真是要瘋狂了!

          江蔓抓了抓頭發,眼睛又回瞄到洛君墨的臉上,心想著,要不先撩開被子看一看,然后試著摸一摸,先習慣起來。

          盯著那張連月來每天都看到的俊美面容足足看了五分鐘,看著看著,她的臉莫名的又紅了。

          天哪,為什么她的思想就不能純潔一點呢!

          人家小天使都不穿衣服,光屁股還對你笑嘻嘻的,你也不會產生半分邪念不是,就把他當成是小天使就好啦。

          江蔓給自已洗完了腦,一鼓作氣的掀掉他的被子,扒開他的衣襟,這架勢,哪是對待小天使,完全就是日本人進村去猥褻花姑娘。

        第4章 好別扭

          眼睛對上他胸膛的那一瞬,她的眼底閃過一絲驚艷。

          睡衣下的那副身軀頎長,挺拔,精壯,小腹上沒有一絲贅肉,胸肌飽滿,小麥色的肌膚上像是抹了一層蜜。

          要不要這么誘人!

          可他都昏迷快兩個月了,為什么肌肉還挺緊實?照理不是都該萎縮了嘛,這也太不科學了!

          鎮定一點!

          她抿著嘴,暗暗的吸了一口氣,屏住,伸手往他胸前探去,指尖碰到的一瞬,手指跟被電流擊中似的彈開,她的心臟跳的好快,咬咬牙,她再次探過去,將整個手掌壓在他的胸肌上。

          溫暖光滑并且堅硬,如同摸了一塊加溫的大理石。

          大概過了兩分鐘,江蔓似乎意識到自已摸了太久了,這才把手收回。

          “洛大哥,我絕對不是什么色女人,怪只怪你長著太引人犯罪了。”為自已的行為狡辯完,她快速的替他穿好衣服,蓋上被子,動作迅速的好像在毀滅作案痕跡。

          躺在那里的洛君墨嘴角恍若有笑。

          *

          晚餐時間,管家上來叫她。

          江蔓跟他下去,這不是她第一次來洛家吃飯,卻是第一次用這么奇特的身份坐在洛家的餐廳里。

          全程她都是默默的。

          其他人也不跟她說話。

          洛君年的眼神偶爾落到她的身上,用餐到一半的時候,他開口對老太太說:“奶奶,讓江蔓跟大哥睡一個房間是不是不太妥當,這畢竟男女有別!”

          他說著,一桌的人不禁陸續停下筷子,卻沒有人開口說話。

          老太太目光淡涼的看向他:“你大哥都那樣了,還能做什么?”

          “雖說是不會有什么,可我總覺得會對江蔓的名聲造成影響。”洛君年很客觀的陳述,眼睛往江蔓那里望了一眼。

          老太太也跟著看向江蔓:“蔓蔓,你是怎么想的?”

          江蔓放下筷子,平靜如常的說:“如果我不跟蕭大哥一個房間,萬一他那天夜里蘇醒過來,身邊沒人可怎么辦,所以,還是睡著一個房間吧,我不介意。”

          “江蔓!這不是在跟我賭氣!”洛君年眉頭緊鎖。

          “我想說,你是自我感覺太好了,我這么做,是為了自已。”江蔓嘴角浮起一抹若有似無的譏笑,說完,低頭拿起筷子繼續吃飯。

          洛君年一時竟是啞口無言。

          老太太收回目光:“即是江蔓自已也沒有意見,那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奶奶”洛君年仍舊希望能扭轉。

          “好了,不要說了,”老太太語氣里透出薄怒:“老二你跟江蔓也算是翻篇了,你還是把重心放在別處,想想怎么處理那個女人吧。”

          一旁的魏安華端著笑臉,措辭謹慎的插話進來:“媽,那女人懷著君年的孩子,不管怎么說也是洛家的血脈,我們可以不承認那個女人,但我們不能不要那孩子,您覺得呢?”

          老太太陷入深思,并未立刻給出答案。

          “也不能那么急著下定論,據我所知這沈語然之前是有過男朋友的,肚子里的孩是不是君年的,可還真的不好說。”戴香芝氣定神閑的幽幽吐了幾句。

          魏安華的表情起了輕微的變化,臉上保持著笑意,眼底卻露出鋒芒,:“姐姐,你這話我有點不太認同,這懷孕五個月就能夠羊水穿刺,若不是我們君年的骨肉,她敢胡說八道嘛。”

          “我也是提醒一句,別到時給別人養孩子才好。”戴香芝神情高冷,言語間有凌厲之色。

          她的情緒近月來都處于不穩定中,兒子昏迷,地位被奪,這讓一向都心高氣傲的她如何忍受。

          江蔓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站起來:“我吃好了,大家慢慢吃。”

          她往后推開椅子,往外走去。

          關于那對狗男女的未來她不想聽。

          *

          晚上八點多,江蔓盤著腿,窩在沙發上看書打發時間。

          門外有敲門聲傳來,出去開門,是管家站在外面,有里還拿著一個臉盆。

          “老太太說了,每天晚上八點至十點都要給大少爺擦身子,這臉盤是給你接水用的,拿去吧。”

          “哦!”江蔓接過臉盆,她本想避過了今夜再說,沒想到,還是避不了。

          “江小姐,那我走了,少爺換洗的衣服我明天早上過來拿!”管家客氣的說完,轉身離開。

          江蔓僵住。

          明早來拿換洗衣服的意思是她今天必須把洛君墨的衣服脫下來才行。

          真是太狡猾了。

          這樣一來,她連絲毫逃避的可能性都沒有了。

          鎖上房門,江蔓拿著臉盤走到洛君墨面前:“哎,洛大哥,看來你注定要被我看光光了,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占你便宜的。”

          跟他溝通完,她拿著臉盤去衛生間接水,從架子上拿了一條干凈的毛巾,等水放滿了,她端著走回房間,放在地毯上。

          然后,她爬到床上,開始給他寬衣解帶。

          她先是掀開了薄被,抽開他系在腰間的帶子,把睡袍脫下來放在一邊,再之后,他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條內褲了。

          她的手從各個角度下去,試著好幾次,都要最后關頭把手給縮了回來。

          她實在是克制不了心理障礙。

          算了,先給他擦上半身再說。

          她下床打濕了毛巾,爬上床,給他從脖子開始慢慢的擦,她擦的很賣力,手擦到哪里眼睛就跟到哪里。

          也不知是不是她太心虛,她總覺得他會忽然張開眼睛。

          上身擦好了,還是要攻克難題的。

          她手里拿著毛巾,盤著腿坐在床上,盯著他腰際以下,萬分的苦惱,一邊還自言自語:“有什么呢,他又不知道,看了也就看了,摸了也就摸了。”

          她的話說完了,不知道是不是燈光的原因,洛君墨那張俊美的臉似乎有點泛紅。

          江蔓鼓起了勇氣,她跪了起來,動手慢慢的褪下來。

          為了防止自已等會亂叫,她咬住了嘴唇,可是等到眼睛真是看到的時候,她還是震驚的尖叫了起來:“啊~~~~”

          她松開手,往后退,結果退的太急,一屁股摔下了床,摔到臉盤里,痛的她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背對著他從地上爬起來,她的裙子下擺全濕透了,滴滴答答的往下趟水,房間里也弄的一塌糊涂。

          想想自已把事情做的一團糟,骨子里就女漢子的她火了,給活雕塑擦個身而已,尼瑪的有什么好扭扭捏捏,驚慌失措的。

          當下,她脫了自已的濕衣服,拿著臉盤又去浴室接來了熱水,洗了洗毛巾,上床,一把扯掉,閉上眼睛給他擦。

        第5章 偷襲

          可漸漸的,她感覺有點怪怪的,他似乎......似乎......

          她的臉驀然一紅,昏迷的人還會有感覺嗎?

          江蔓心里很疑惑,很迷茫,同時也很緊張,手心越來越燙,臉也越來越燙,呼出也越來越不通暢了,最后她感覺差不多行了,急忙下床,逃進更衣室。

          身側的落地鏡子里,她的臉異常的緋紅。

          平靜了一下,她去自已的柜子前找了件衣服穿上,又去他的柜子里拿了干凈的衣服,總不能這么放任著吧。

          走出去,房間里一切都還維持著原樣。

          洛君墨也還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

          江蔓盡量不去往不該細看的地方瞄,再次爬上床,最后一步了,把干凈的衣服給他套上就OK了。

          正在她費力搬動他強壯的臂膀,把袖子往里塞的時候,他的手臂莫名的變重了,她整個猝不及防的被帶了下去,嘴唇一陣綿軟的感覺,她的雙眼對上了一雙漆黑而幽深的眸。

          江蔓驚的神智一陣渙散,她忙撐著他的胸口爬起來,再看,洛君墨的眼睛閉的好好的,面容也還是很平靜,跟往常無異。

          難道剛才是她的幻覺。

          “洛大哥?”她不確定的叫了一聲,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

          他沒有動!

          江蔓松懈下來,果然是幻覺,一定是她太緊張了!

          摸了摸自已嘴唇,上面還有柔軟溫熱的觸感,她的眼神準確無誤的對準洛君墨那又薄又潤的嘴唇,所以說,她一不小心把他給強吻了?

          她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忽然覺得自已快把他的便宜給占光了。

          坐著休息了一下,她繼續給他穿衣服。

          給他穿內褲的時候,她的眼睛直視著天花板,可惜,觸覺引發的聯想也是很驚人的。

          全部弄好之后,她累的癱在沙發上。

          如果每天都要這樣子給他擦身,她一定會瘋掉的,不,會徹底瘋掉。

          夜深了。

          她去浴室洗了一個澡,調暗了燈光,抱著毯子在沙發上深深的睡去。

          凌晨時分,江蔓起來上衛生間,回到房間的時候,感覺有風吹到她的臉上,這種風不像是空調的那種風,而是帶著露水清新氣息的夜風,很原始很純凈。

          她揉了揉眼睛,往落地窗的方向走去,發覺連接陽臺的那扇門沒有關。

          咦,這門一直開著嗎?

          記得昨天傍晚的時候她已經關上了啊!

          難道是她記錯了?

          接二連三的怪事讓她后背一陣的陰寒,她急忙回到沙發上,鉆進毯子里。

          *

          早晨。

          江蔓起床,伸了一個懶腰,腦袋轉向床的方向:“洛大哥早上好!”

          習慣了沒人回應,她撩開毯子下床,打著哈欠走去衛生間。

          一會,管家果真來拿衣服了。

          “昨晚還順利吧!”管家笑容和藹的問。

          “老實跟你說吧大叔,不太順利,洛大哥很重,我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搬動他,你能不能跟奶奶說說,把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找個男人來完成呢?”江蔓的個性向來率直,管家問了,她就老實說了。

          管家臉上的笑意更深了:“沒事,慢慢來,總會順手的。”

          江蔓無語,好吧,當她沒說!

          白天,她給家里打了電話,告訴他們在洛家一切都好,電話里,母親一直唉聲嘆氣的,江蔓自已也知道,這照顧根本就沒個頭,為了照顧洛君墨,她甚至連熱愛的工作都舍棄了,原本她在導演這條路上走的很順利,如今說停就停了,不過她并不埋怨誰,因為話是她自已說出口的,所以她絕對不會半途逃脫,無論洛君墨要多久才會醒,她都會遵守承諾,照顧他到醒來為止。

          一天的時間在無聊中也過的很快,晚上,江家的人全部去參加晚宴了,她獨自吃過晚飯,看時間還很早,就去江家園林式的花園里散步,夏天格外的舒服跟愜意。

          散步散了大概半個小時,她往回走,正要上樓,管家匆匆的走過來說:“戚小姐,現在才7點,不如去影音室看一部電影吧,每天照顧大少爺你也很累,去放松放松。”

          沒想到還有人關心她,江蔓挺開心的:“好啊,影音室在哪里?”

          “上了二樓,左手直走到底就是了。”

          “知道了!”江蔓步伐輕快的上樓。

          右手邊是臥室區,而左手邊都是娛樂的區域,江蔓順利的找到了影音室,只是看了不到十分鐘,她就感覺小腹一陣的疼痛,莫非是大姨媽來了?

          連屏幕都忘記關,她就著往房間趕。

          正要推開房門的時候,身后忽然伸來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將她拖入隔壁的書房。

          “唔”江蔓極度的驚恐,奮力掙扎,可還是被拖入了書房。

          門在她眼前合上,將光明吞噬。

          里頭一點光都沒有,伸手不見五指。她沒有空去細想,手肘向后頂,絆住他的腳,想要給他狠狠的一記過肩摔,哪知,她的手肘剛頂出去,就被他的手掌給抵住了,反扭住她的手臂摁在背上。

          江蔓自是不會就這樣投降了,拼命的絆他的腳,可任憑她怎么使勁,那人都像一座巍然不動的泰山。

          男人與女人在力量上的懸殊在此時體現的淋漓盡致。

          他們的身體貼的緊緊的,沿著彼此的曲線,嚴絲合縫,江蔓能感受到他堅硬的胸膛,強壯的臂膀,還有那高大的身軀。

          耳邊拂來溫熱的氣息,如大提琴般渾厚低醇的嗓音悠悠的響起:“在我懷里扭來扭去的,把我惹了一身的火,若是再亂動,我可不保證會做出什么事來。”

          語氣里帶著一絲絲的挑逗,似是再與她纏綿。

          江蔓惱羞極了,又是一陣頑抗。

          一個硬物抵在她的腰間。

          江蔓瞬間僵住不動。

          他......他還有槍?

          可是不對啊,他一手捂著她的嘴巴,一手扭著她的手臂,他還哪來的手拿槍?

          思緒一轉,她似乎又意識了什么,原本就被捂著通紅的血,此時更是紅的能漲出血來。

          色狼!!!

          溫熱的氣息再一次靠近她的耳畔:“張牙舞爪的小貓咪,如果你乖乖聽話,我是不會傷害你的,明白嗎?”他在她發絲上親了一下:“懂了,就點點頭。”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