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獨家)隨安若唐慕景小說-誘妻入懷:高冷總裁晚上好免費閱讀by朝歌紜楚

        發布時間:2019-03-08 08:39

        隨安若唐慕景小說

        誘妻入懷:高冷總裁晚上好全文閱讀

          誘妻入懷:高冷總裁晚上好是由作者朝歌紜楚所編寫,小說的男女主角是隨安若唐慕景。婚禮現場,他帶著奶包突然出現,“我不同意這場婚禮!”小奶包仰臉看她,“你是我媽媽呀!”隨安若猛地退后一步,她什么時候有了這么大一個兒子了?“不管你能不能想的起來,你終究是我的女人!”婚禮遭遇破壞,她陡然從單身女性升級成媽媽,外加附送極品老公一枚,從此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安若,你沒事吧?”沈向辰關上門,有些擔憂的握住隨安若的手,心疼道,“都是我不好,是我沒有照顧好你。”
          “我沒事,你不用自責。”勾了勾蒼白的嘴角,隨安若皺眉道,“婚禮的后續怎么辦了?那些賓客呢?”
          提起婚禮,隨安若又忍不住的想起剛剛離開的那個男人,他剛才照顧自己的時候是那么的細心,那么的溫柔,那么的飽含寵溺。
          那一刻,隨安若感覺自己就像是男人手中的珍寶一樣,被他含著,生怕碎了一般。

        第1章 你是誰

          鐺!

          響亮的鐘聲仿佛從遙遠的蒼穹而來,悠遠而肅穆,回蕩在富麗典雅的教堂之中,格外震人心魂。

          隨著教堂的鐘聲,白鴿飛舞,一縷縷陽光從窗欞射入,照射在女人潔白的婚紗上,為本就莊重的這一刻又增添了不少嚴肅的氣氛。

          整個教堂內都靜悄悄的,所有人,都在注視著眼前的這對新人。

          "今天我們聚集在上帝的面前,是為了沈向辰先生和隨安若小姐這對新人神圣的婚禮,這是上帝從創世起留下的寶貴財富,因此,請大家帶著虔誠的心見證這兩位的結合。"

          牧師捧著圣經,轉頭看向帥氣溫和的沈向辰,道:"新郎,你愿意娶隨安若小姐為妻嗎?無論她將來是富有還是貧窮,身體健康還是不適,你都愿意和她永遠在一起,一生一世愛護她嗎?"

          "是的,我愿意。"目光深情的看了她一眼,沈向辰語氣堅定。

          牧師點點頭,這才將目光轉向隨安若,"新娘,你愿意嫁給沈向辰先生為妻嗎?無論他將來是富有還是貧窮,身體健康還是不適,你都愿意和她永遠在一起,永遠不離不棄嗎?"

          "我……"

          看著男人期待的目光,身著純白婚紗的隨安若眨了眨清澈水眸,一行清淚不知怎么的就順著眼尾流了下來,她默默的點點頭,"我愿意。"

          這三個字,說的她心頭亂顫,心臟好似被三把利刃給狠狠扎了三下,鮮血淋漓的。

          隨安若不明所以,她嫁給的明明是自己最愛的男人,可為什么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有什么地方隱隱透著一股不對勁,卻偏偏說不上來……

          "那好,如果在座沒有人反對這對新人的結合,那我就要在主耶穌基督的面前,正式宣布他們成為夫妻,有人反對嗎?"

          時間緩緩過去,整個教堂很是寂靜,牧師宣布道,"那我就以圣父圣子圣靈之名鄭重宣布,沈向辰先生和隨安若小姐成為……"

          "我反對!"

          男人的聲音低沉凜冽,擲地有聲,每一個字都帶著說不盡的極大分量,聽在耳中,讓人的心也忍不住浮動起來。

          門由外推開,進來一抹高大健碩的身影,皮鞋踩在地上的聲音,透著一股神秘莫測。

          一個渾身散發著寒涼氣息的男人背光而站,他穿著國際知名品牌HugoBoss的西服,剪裁合理的衣服襯托他整個人都十分的尊貴不凡。

          他有著一張上帝精雕細琢過,仿若神邸般的面孔。直挺的鼻梁,薄厚適中的嘴唇。

          濃黑的寒眉下是那雙看似平靜,卻暗藏著凜冽寒光的鷹眸。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卻帶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壓迫感。

          所有人都一臉驚詫的看著突然出現的男人,紛紛暗想,這個人是誰,為什么會來攪亂婚禮。

          隨安若本能的轉頭看去,卻迎上一道幽深不見底的目光,那樣暗沉晦澀又冰冷的目光,仿佛只看一眼,就能讓人沉迷的不能自拔。

          眼底閃過一抹亮光,隨安若暗暗贊嘆,好帥的男人啊!這樣的男人在這個顏值就是一切的社會,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

          可是這個男人,為什么要出來攪亂婚禮呢?

          他說他反對,明明自己并不認識他……

          就在這時,從男人身后跳出來一個小男孩,小男孩睜著一雙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環視一圈,直接邁著小短腿跑到臺上。

          不由分說的就一把抱住隨安若的大腿,奶聲奶氣的吐出兩個讓眾人風中凌亂的字,"媽媽。"

          咚!

          隨安若的大腦瞬間當機,低下頭,呆愣道,"你……叫我什么?"

          她是不是出現幻聽了?聽錯了?

          "媽媽。"

          小男孩又重復了一遍,仰頭對隨安若甜甜一笑,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媽媽,你是我媽媽呀!"

          "我……"

          眸色一震,隨安若猛地退后一步,她什么時候有了這么大一個兒子了?這……怎么可能?

          但是,當隨安若看到小男孩那雙閃著淚花的明亮眸子,頓時又忍不住軟下心來。

          她蹲下身子,輕輕抱起小男孩,柔聲安慰道,"小朋友,不要哭,姐姐沒有生你的氣哦!姐姐這里有糖果,給你吃好不好?"

          雖然不知道這個小孩為什么會叫自己媽媽,但是隨安若并不討厭這個可愛的孩子。

          反而打心眼里,有一種很親近的感覺,那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就連她自己都無法用語言去形容。

          總之,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很溫暖……

          "他叫的沒錯,你就是他的媽媽。"唐慕景的話,令在場的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他邁著沉穩的步子走向高臺,每一步都仿佛走在隨安若的心尖上。

          漆黑如墨的瞳眸從始至終只有高臺上的女人和孩子,對別人的議論和眼光徹底無視。

          仿佛,除了隨安若和小男孩,其他任何人都無法進入到他的世界。

          這樣近距離的看著她,才發現,她美得真像一件完美的藝術品,清澈的眼瞳,優美的紅唇好似嫣紅的玫瑰花瓣,讓人好想去采摘。

          隨安若怔愣的看著走到自己面前的男人,心臟沒來由的一頓狂跳。

          他的眸子深邃沉冷宛若古井,倒映著自己有些蒼白的面孔,在那里,隨安若竟然感覺到了一絲炙熱,一絲愛意,還有說不盡的糾纏痛楚。

          兩人就這樣靜靜的對視著,無息無聲中曖昧不明……

          "你……"

          沈向辰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氣惱的冷聲質問,"你為什么來阻止婚禮?"

          唐慕景冷眸微抬,輕輕一眼,卻帶著令人心顫的壓迫力,沈向辰頓時語氣一頓,想說什么,卻怎么也說不出來。

          唐慕景淡淡的收回目光,凝視著身穿白色婚紗的女人,薄唇輕啟,"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我?"

          隨安若眨了眨清澈的眸子,不明所以,"我為什么要和你走?你到底是誰?"

          她是真的想不明白,這個男人到底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為什么要她跟他走?還有這個小男孩又是誰,又為什么要叫自己媽媽?

          太多太多的疑問,讓隨安若發懵,她想,自己必須要問個清楚明白才行。

          修長的手指輕輕摸著她的長發,唐慕景眸底是一片晦暗不明,"安然,你真不記得我們的過去了么……"

        第2章 危險男人

          婚禮現場的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有些傻眼。

          “安然?”

          隨安若有些不明所以的望著面前的男人,不惑的問道,“先生可能找錯人了,我叫隨安若,不叫什么安然。”

          聽到這話,男人原本勾笑的嘴角慢慢的拉成了一條直線。

          那雙深邃如夜的黑眸也隨之變得深沉起來,里面,有驚詫,有痛苦、憤怒和無奈不斷的交織著。

          但更多的是隨安若看不懂猜不透的復雜之色。

          “喂!”

          沈向辰一把攔在隨安若面前,怒聲質問,“你到底是誰?”

          隨安若也看向男人,好奇不已這個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為什么會這么奇怪的對她說這些話?

          男人瞳眸微瞇,薄唇輕啟,“唐慕景。”

          “嘶!”

          全場嘩然,唐慕景是誰,整個A市,甚至整個世界,恐怕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吧!

          TS總裁,全球屈指可數的風險投資公司龍頭企業,他是商界的傳奇,最具價值的福布斯前十的人物。

          享譽全球的富豪榜首,唯一的一點,就是這個人的神龍見尾不見首的神秘。

          外界傳言他冷酷,俊美,是眾多女人的夢中情人,可是他卻性格另類的從不接受雜志社和媒體的采訪,所以一直到TS企業領軍全球的今天,也沒有人知道這位TS總裁的真正面目。

          而現在,這位神秘人物,竟然就站在他們的面前。

          堂堂TS總裁,竟然來擾亂婚禮現場,而且還直言要新娘和他走。

          這不得不讓人猜測,隨安若和這個男人到底是什么關系?

          無數探究的眼神好似聚光燈一樣落在隨安若的身上,仿佛要將隨安若徹底的看穿一樣。

          隨安若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波瀾不驚,其實心里早已亂成一團了。

          她找的工作就是AR宣傳推廣部的策劃…這樣說來,眼前這個男人是她的總裁?

          他口中的安然是誰?

          而且他的眼神,他說話的語氣,都莫名的讓隨安若感到不安,好像,他們之間的關系,很不同尋常……

          沈向辰臉色微微難堪,他愛了安若三年,好不容易他們可以結婚,正式成為夫妻了,可又突然出現了這個男人來搗亂。

          不,他和安若好不容易到了今天,絕對不可以在最后關頭出現問題,他必須要做點什么。

          想到這兒,沈向辰立刻冷喝道,“保安。”

          “是,沈先生。”

          眼看著保安沖進來,唐慕景依舊站在原地不動,只是那雙墨色的瞳眸,總算有了一絲溫暖,“想起來了嗎?安然。”

          看著男人那熟悉又陌生的神色,隨安若渾身一怔,心臟毫無防備的被什么給刺了一下。

          眼底閃過一抹波瀾,隨安若在心底無數遍猜測,她和他口中的“安然”到底是什么關系。

          沈向辰見隨安若竟然因為對方的一句話而變了臉色,心頭怒火更甚了,他指著呆愣的保安,怒聲道,“都愣著干什么,沒看到這兩個惹事的人嗎?還不把人給我請出去!”

          唐慕景沒有說話,但渾身所散發的寒氣卻震懾人心,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卻帶給人無限的壓迫感,但當他看向穿著婚紗的女人時,目光就會秒變溫柔。

          好像,在他獨一無二的溫柔只有那個女人才配擁有。

          “這……”

          幾個保安見唐慕景渾身冰冷的站在原地,愣是不敢上前,但沈向辰的話他們又不得不聽。

          其中一名保安為了讓婚禮繼續進行,直接去搶隨安若懷里的小孩。

          隨安若猝不及防,眼看著孩子被強行搶走,臉色驟然間慘白一片,仿佛遭到了雷擊,腦子里有些零星碎片一閃而過,快的讓她抓不住。

          這一幕一樣的場景,好像曾經在什么地方發生過。那種心痛惶恐,仿佛是自己最重要的東西被搶走了一樣。

          “嗚嗚,媽媽,我要媽媽。”

          孩子的哭聲傳進耳畔,隨安若想都沒想就沖了過去,她一把抱住小男孩,冷聲道,“放手!放開孩子!”

          此刻的隨安若什么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要把這個孩子搶回來,絕對不能讓別人搶走。

          保安看了眼沈向辰,得到對方的首肯后,猛地一把甩開隨安若。

          隨安若腳下一個不穩,整個人砰的一聲倒在了高臺上,頭磕到上面的水晶柱,瞬時,鮮紅的血液緩緩流淌了出來。

          鮮血染在潔白的婚紗上,好似寒冬臘月中雪地上開放的朵朵紅梅,刺人眼眸。

          這突然的一幕讓整個教堂都徹底的安靜了,小男孩趁機一口咬在保安的手臂上,掙脫下來就跑到女人身旁,大哭起來,“媽媽,媽媽你醒醒,媽媽你醒醒。”

          小小的人兒,哭的傷心極了,整個教堂都回蕩著他的哭聲,讓人心底莫名的難受。

          唐慕景也被這突然的一幕震懾住了,反應過來就立刻跑過去抱起渾身是血的女人,看著她那緊閉的雙眼,慘白的臉色,唐慕景嗓音沙啞,“安然,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事。”

          “站住!”

          沈向辰上前攔住,冷聲道,“安若是我的妻子,你要把她帶到哪去?”

          這個男人真的是太過分了,攪亂了他的婚禮不說,還讓安若受了傷,現在竟然還要帶著安若走,他怎么能允許?

          “讓開!”僅兩個字,卻帶著強大的氣場,令人無法抗拒。

          唐慕景抬起頭來,冰沉的眸子猶如萬年寒冰般凌厲魄人,兇狠陰戾,仿佛對方再多說一句話,那眼中的冷光就會化為利刃,瞬間將他割喉斷命。

          沈向辰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臉色慘白的愣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個男人,好強大的氣場,他不用說什么話,只用一個眼神,就能讓人承受不住。

          “爸爸,快救媽媽。”

          小男孩的話拉回了唐慕景的思緒,他點點頭,深深凝視了眼懷里的女人,邁著沉重的步伐離開了教堂,高大的背影,盡顯冷傲不凡。

          沈向辰緊握著拳頭,暗暗咬牙,這是個很危險的男人,不知道,他會把安若帶到哪里去……

        第3章 受傷

          白色的窗簾隨風飄蕩,消毒水刺人鼻息,躺在床上的女人睫毛輕顫,慢幽幽的睜開了那雙清澈的眸子。

          她盯著天花板看了兩秒,有些不舒服的皺起眉頭,自己這是在哪?醫院嗎?

          “你醒了。”唐慕景伸出手摸了摸女人的額頭,“你現在感覺怎么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你……”

          當看到身旁的人竟然是唐慕景時,隨安若一把抓住男人的衣服,擔憂的詢問,“孩子,孩子怎么樣了?”

          這一開口,隨安若才發現自己的嗓子沙啞的厲害,好像含了一千斤鐵砂一樣難受。

          但比起自己的嗓子,她更關心那個剛見面的小男孩,雖然不知道他為什么要管自己叫媽媽,但是奇怪的是,隨安若并不討厭,反而有一種很親近,很喜歡的感覺。

          仿佛,她就是他的媽媽一樣。

          唐慕景看著她眼底那濃郁的擔憂,輕聲安撫道,“君辰沒事,在家。”

          “君辰?”隨安若微微皺眉,沙啞著道。

          “嗯,別亂動。”

          唐慕景伸手倒了杯水,用棉簽蘸著打濕女人干枯的嘴唇。

          小心翼翼的扶起隨安若,目光溫柔的凝視著懷里的女人,嘴角的弧度滿是寵意,“君辰,君之如意的君,手可摘星辰的辰。”

          君辰,君辰,原來那個小家伙的名字叫君辰啊!

          隨安若笑了笑,剛抬頭就不期然的撞進一雙深邃的眸子,那眼里的溫柔寵意仿佛海水一樣快要把她淹沒,她動了動嘴角,有些不舒服的往后躲了躲,“我已經沒事了,你……嘶!”

          扯到傷口,隨安若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氣,臉色瞬間慘白一片。

          “告訴了你別亂動。”

          唐慕景一臉嚴肅,“這次可是輕微腦震蕩,頭部又縫了十幾針,醫生特意交待過,一舉一動都要小心,一定不能觸碰到傷口。”

          但隨安若卻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濃濃的關心和緊張。她心頭一暖,“謝謝。”

          謝謝?

          好生疏的兩個字!

          唐慕景神色暗了暗,輕輕放下懷里的女人,聲音暗沉,“我再給你倒杯水。”

          男人突然的冷淡讓隨安若有些不明所以,她皺著眉,疑惑道,“唐總,我很不明白,你為什么要出現在我的婚禮上?你也應該清楚了,我不是你口中的安然。我叫隨安若。”

          男人倒水的動作微微一頓,重重的放下水杯,水杯里的熱水灑在手上,可唐慕景卻好似沒有感覺一樣。

          他轉過身,神色復雜難懂,“安然,幾年前我不辭而別是我不對,但是都是因為那個家伙騙你。現在我回來了,我們像從前一樣不好嗎?”

          男人頓了頓,又無可奈何低聲說到“別記仇了,你看,我可是一直記得你給君辰起的名字。”

          “我取得名字?”

          隨安若一臉茫然,“我不懂你說的是什么,我和君辰也只是今天第一次見面,怎么可能是我給他取得名字?”

          這個男人,真的是越來越看不透了,說的話也是奇奇怪怪讓人猜不明白。

          “第一次見面?可是明明就是這張臉啊。也從沒聽安然提起過,她還有雙胞胎啊。”唐慕景皺著眉,“對,胎記,胎記不會騙人的,還有紋身,都不可能消失的。”

          想到能夠證明的方法,唐慕景伸出手就去解隨安若的病號服。

          男人的眼里的深沉與瘋狂,把隨安若嚇了一跳,她捂著胸口,怒瞪著對方,“你要做什么?”

          “只看一眼,我就能證明。”唐慕景呢喃著,也不知道這話是對著他自己說的,還是對著誰說的。

          隨安若不知道唐慕景說的證明到底是什么,但是她卻不能任憑對方脫自己的衣服,她咬著牙,掙扎起來,“你放開我,放開。”

          女人的掙扎讓唐慕景忍不住發火,冷聲怒吼,“別動!”

          瞬間,隨安若怔住了,她呆愣的看著男人,完全不知所措。

          他到底要干什么,又要證明什么?

          見女人被自己給嚇到,唐慕景忍不住自責的皺起眉頭,低聲道,“你別動,小心會扯到傷口,我只看一眼肩膀,不會做什么,你別害怕。”

          他只是想證明一下自己的判斷,只要看一眼,他就知道真相了。

          “我……”

          聽到男人的話,隨安若慢慢的放下手,咬著唇點點頭。

          她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個男人一定有一個不同尋常的故事。

          唐慕景伸出手,小心的解開病號服上的兩個扣子,帶著緊張的心情拉開衣領,看著女人的左后肩,瞳孔驟然一縮,“這怎么可能?”

          怎么會沒有胎記和紋身?唐慕景不死心的又看了兩眼,還伸出手在肩膀的白皙的皮膚上摸了摸,這才發現,那里光滑白嫩,什么都沒有。

          唐慕景緊抿著薄唇,臉色陰晴不定,這怎么可能,明明是這張臉,可為什么她卻不記得自己了?還有她身上的紋身和胎記,怎么會說消失就消失?

          就在這時,沈向辰匆匆趕來,當他看到兩人曖昧不清的動作時,頓時怒火上涌,猛地一把推開唐慕景,怒聲道,“唐慕景,你在干什么?”

          眼底閃過一抹落寞,唐慕景什么也沒說的皺眉往出走,他第一次懷疑自己的判斷,隨安然后背后的紅色胎記,是他陪她一起去用蝴蝶紋身蓋住的,怎么可能無緣無故的消失?

          難道,隨安若真的不是隨安然?是他認錯人了?

          可,明明那張臉是一模一樣的,聲音也是一樣……

          失落,難過,彷徨讓唐慕景高大的背影倍顯落寞,仿佛星星一下子失去了他所有的光亮,暗淡了下來。

          隨安若靜靜的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心頭酸澀不已,就連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為一個陌生人而感到難過和心疼。

          可能是同情吧!隨安若自顧自的想著。這個唐慕景那么瘋狂的非要證明自己是他的妻子,看來,他一定很愛他的妻子。

          只是,那個幸福的女人,現在到底在哪,自己真的很像她嗎?像到就差一個胎記紋身?

        第4章 自以為是

          “安若,你沒事吧?”沈向辰關上門,有些擔憂的握住隨安若的手,心疼道,“都是我不好,是我沒有照顧好你。”

          “我沒事,你不用自責。”勾了勾蒼白的嘴角,隨安若皺眉道,“婚禮的后續怎么辦了?那些賓客呢?”

          提起婚禮,隨安若又忍不住的想起剛剛離開的那個男人,他剛才照顧自己的時候是那么的細心,那么的溫柔,那么的飽含寵溺。

          那一刻,隨安若感覺自己就像是男人手中的珍寶一樣,被他含著,生怕碎了一般。

          那種溫暖熟悉的懷抱,現在想來,隨安然竟然有些莫名的貪戀。

          好像,那些都曾經發生過,是她記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偏偏,隨安若就是怎么也想不起來,到底為什么她會是這樣的一種感覺,隨安若說不清楚。

          她試圖努力的去回想,可只有一些透明的零星碎片在腦海里一閃而過,快的她都抓不住。

          “你放心吧,那些我都處理好了,你現在只管安心養病就好。”

          沈向辰一邊說著一邊不忘細心的幫女人蓋被子,見隨安若在那發呆,忍不住詢問,“安若,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啊?”

          隨安若回過神來,連忙搖頭,“沒有不舒服。”

          不知怎么回事,面對這個相處了三年,即將要結婚的男人,隨安若卻不想把自己的心里話說出來。

          不是不信任,而是她覺得,那應該是屬于自己的秘密,當然,也包括了她和那個唐慕景之間的談話。

          沈向辰斂下眼底的異樣,轉身從桌子上拿出藥遞給隨安若,輕聲道,“吃了吧,吃完好好睡一覺,一切就都過去了。”

          “嗯。”

          伸手接過藥,吃了后這才躺下,或許是這一天真的太累了,不到幾分鐘,隨安若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沈向辰靜靜的看著女人恬靜的睡顏,動作輕柔的將她額前的碎發別在耳后,握住她微涼的手,放在唇邊輕輕落下一吻,嘆息道,“安若,我們一定會永遠在一起的。”

          他愛安若,為了這個女人,他愿意做任何事,任何人都別想從他的身邊搶走安若,包括剛才那個唐慕景。

          沈向辰垂下滿是陰戾之色的眼瞼,今天那個唐慕景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安若身上。

          他了解安若,安若當時的樣子也確實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可這件事,他也不會這么算了的!

          敢擾亂他的婚禮,還害安若受傷,他要是能忍下去,那才是丟人呢!

          但現在最重要的是是安若,他隱隱感覺到,安若和那個叫唐慕景的男人應該不是這么簡單。

          看著沉睡的女人,沈向辰目中滿是瘋狂執著,“安若,我不允許你離開我,你這輩子都要留在我身邊……”

          另一邊。

          唐慕景剛回到家,一道光點就撲了過來,他一把接住,卻沒像往常一樣寵溺的說一句調皮。他把孩子放下來,從鞋柜里拿出鞋來換。

          “爸爸,媽媽怎么樣了?”君辰歪著頭,眼眶微紅,“媽媽今天流了好多血,會不會有事?”

          看著孩童那清澈明亮的眸子,唐慕景神色復雜,他原本以為隨安若就是隨安然,只是為了氣他當初的不辭而別才會和別的男人舉行婚禮。

          但是今天他去了才發現,隨安若是真的不認識他,而且隨安若身上也沒有蝴蝶紋身和胎記。

          明明是同一張臉,明明是自己記憶中熟悉的那個女人,可為什么真正尋找到時候,卻發現真相并不是那樣?

          墨色瞳眸閃過一絲痛楚,唐慕景突然間嚴重懷疑自己的判斷力,隨安若只是一個和他愛的人很相像的女人,并不是真的隨安然。

          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自以為……

          “爸爸,你怎么了?”

          咬著指尖,君辰有些害怕的道,“是不是媽媽出了什么事?爸爸你快說,是不是媽媽永遠都醒不來了?”

          “別胡思亂想。”

          一把抱起君辰,唐慕景牽強的扯了扯嘴角,“君辰,那可能并不是你媽媽,我們認錯人了。你以后也不要在亂叫了。”

          “不可能!”

          豆大的淚珠滴滴濺落,君辰委屈的扁著嘴,“她就是我的媽媽,我不會認錯,她抱著我的時候和別人抱著我的時候不一樣,我感覺到了,爸爸你快帶我去見媽媽,媽媽看見我一定會想起來的。我要見媽媽,爸爸你快帶我去啊!”

          滾燙的淚水浸濕唐慕景的肩膀,他皺著眉,眼底閃過一絲不忍,“君辰,那真的不是你媽媽,只是一個長得很像你媽媽的人,你不要鬧了好不好?”

          君辰一定是太希望自己能有個母親了,所以在得知隨安若可能就是他母親的時候,他才會這么激動。

          可是,隨安若并不是隨安然,也不是君辰的母親,可為什么他還這么不肯接受?還這么執意的說那是他的母親?

          “不好!”

          君辰不依不饒的大哭著,“那就是媽媽,爸爸你撒謊,你去把媽媽給我找回來,找回來。”

          唐慕景又無奈又心疼,除了緊緊抱著哭的像個淚人的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

          隨安若并不是隨安然,那他的安然到底去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懷里的哭聲漸漸的小了下去,唐慕景看著已經睡著的君辰,目中難掩心疼,他也想給自己的兒子找到他真正的母親,可是,他真的沒有辦法……

          輕輕的把懷里的孩童放在床上,蓋好被子,唐慕景這才關上門走出來。

          他從書房的抽屜里拿出一張照片,照片很新,保存的也很好,只是那角落卻已經被磨損的沒了顏色,一看就知道經常被人捏在手里看著才導致的。

          上面的女人長發披肩,臉上掛著幸福甜美的笑,一雙美眸仿佛天上的星星一樣耀眼,讓人難忘。

          唐慕景靜靜的看著,鷹眸中的神色一變再變,最后慢慢的沉寂成一汪深不可測的深潭。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寧可死,也絕對不會離開她身邊……

        第5章 勸說

          微風輕輕地吹,暖暖的陽光覆蓋了整個大地,湛藍天空清澈透明,干凈的連一絲浮絮也沒有。

          隨安若靜靜的坐在病床上望著外面的景色,靈魂卻不知道早已經飄到了哪里。

          在昨晚,她又夢到了婚禮上發生的一切,那個奇怪的男人,那個叫著自己媽媽的孩子,以及在孩子被搶的那一瞬間,她的心痛和崩潰。

          那種感覺,現在回想起來仍然記憶猶新,好像刻在了腦子里一樣,怎么也忘不掉……

          “安若,爺爺來看你了。”

          隨安若看向門口,只見沈向辰和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從外面走進來,見到那人,隨安若甜甜一笑,“爺爺,怎么來醫院看我?太興師動眾了,無非就是些小問題罷了。”

          “哼。”隨老語氣有些責怪,“才幾天不見就進了醫院,如果再有下次,你搬回主宅來。”

          “爺爺您快坐。”

          主動搬了個椅子讓隨老坐下,沈向辰這才說道,“我出去打一個電話,你們聊,待會兒我就回來。”話落就走了出去,還順便把病房的門給關上。

          對沈向辰的細心隨老十分贊賞,他點點頭,“安若,向辰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男人,你可不要辜負了他。”

          “爺爺我知道。”隨安若低著頭,手指有些局促不安的攪動著。

          沈向辰對自己的好,自然是沒話說,只是她總覺得心里有些別扭,尤其是昨天婚禮上出現了那個男人以后,隨安若總是覺得心里有些不安,卻不知道那份不安源自于哪里。

          見隨安若在那發呆,隨老不悅的沉下臉,但一看到她頭上的傷,想要訓斥的話又咽了下去。他暗暗搖頭,開口說道:”你好好休息吧,爺爺說的話你也要聽進去。“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爺爺你們聊完了。”

          沈向辰站起身扶著隨老,笑道,“安若見到您來,一定很高興吧!”

          這個隨老可不是一般的人物,隨氏集團在整個A市更不是一般的存在。

          “還行吧!”

          隨老意味不明的應付了兩聲,眼色微沉,“向辰,昨天在婚禮上到底怎么回事,聽說有個男人來阻止婚禮,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沈向辰只以為隨老是關心自己孫女,倒也沒多想,就將昨天在婚禮上發生的事從頭到尾都跟隨老講了一遍。

          說話間兩人已經到了停車場,沈向辰十分好奇的問道,“爺爺,那個唐慕景說什么安然,安若還有雙胞胎姐妹嗎?我怎么不知道。”

          “咔嚓”一聲,棕紅色的佛珠噼里啪啦的散落一地,隨老臉色微微難堪,“你說,是唐慕景來找安然?”

          “嗯。”沈向辰點點頭,皺眉道,“爺爺認識?”

          “砰”佛珠散落一地,隨老低頭看著地上散落的佛珠,緊皺著眉嘆息,“到底還是來了……”

          這么多年,這個唐慕景到底還是找來了。

          這一次,無論如何,他也要護住這個孫女平安。

          三年前的悲劇絕對不能再次重新上演,必須讓安若遠離唐慕景,只有這樣,才能對得起自己死去的兒子兒媳。

          只是不知道,經過婚禮上的事,安若是不是記起什么了?

          為了防患于未然,他必須提前做好措施,一定不能讓安若想起有關唐慕景的一切。

          眼底閃過一抹陰沉,隨老伸出手拍了拍沈向辰的肩膀,笑道,“向辰,我擔心婚禮上的事會對安若造成什么影響,你把她的藥量加大,讓她休息好。”

          “加大?”沈向辰皺眉,有些擔心,“安若剛剛出事,頭上還有傷,要是加大藥量的話她的身體會不會吃不消?”

          “呵呵,知道你關心安若,放心吧,這藥就是為了讓她好好休息。”

          隨老笑的和善,“你也知道幾年前她爸媽的車禍,對她的打擊很大,你方才不是說有個小男孩叫她媽媽么,我擔心她想她媽了,那孩子……”

          “嗯。”沈向辰點頭。

          目送著沈向辰離開,隨老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真希望這一切能夠快一點結束。

          唐慕景帶著唐君辰來醫院,剛停好車,唐君辰就著急的沖了下去。

          卻不想突然在拐角處撞到隨老,他嚇了一跳,連忙道歉,“對不起爺爺,撞到您了。您沒事吧?”

          隨老看著面前的小孩子,和善的笑了笑,“我身子骨還算硬朗,沒事。”

          “那真是太好了!”

          唐君辰笑了笑,兩顆小虎牙顯得他格外可愛,一雙清澈透亮的大眼睛好似琉璃,隨老看著,格外喜歡。

          “君辰,快一點。”唐慕景在電梯里催促道。

          唐君辰應了聲兒“好”,就甩著自己的小飛腿沖了進去。

          隨老站在原地,有些莫名的悵然若失,唉,如果當初那個孩子沒被他送走,那也該這么大,這么可愛了。

          只是事情已經這樣了,就算回去找也找不到那個孩子了,只希望那個孩子能夠得到善待吧,所有的一切全都看造化吧!

          隨安若正在休息,卻不想病房門突然被人撞開,唐君辰一下子就撲到了床上,親昵的蹭了蹭隨安若的手臂,笑道,“媽媽,君辰來看您了,您有沒有想我呀?”

          隨安若無奈一笑,剛要說話,身前的小家伙就被某人一把拎了回去。

          唐慕景皺著眉,語氣冷淡中透著幾分疏離,“抱歉,昨天可能是我誤會了,至于君辰,我已經告訴他你并不是他母親,只是他還沒從有母親的喜悅中恢復過來有些無法接受。”

          隨安若聽著,心頭有些莫名的難受。這個孩子實在是太可憐了,他一定非常渴望有個母親,所以才會把自己誤認成他的母親。

          眼底閃過一抹心疼,隨安若想都沒想就直接道,“君辰很可愛,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隨叫隨到。我……額。”

          隨安若懊惱的皺著眉頭,暗怪自己多嘴。唐慕景堂堂TS總裁,豈會缺她這么一個小嘍啰,她又能夠做些什么呢?

          唐慕景詫異的抬起頭,神色復雜,令人難懂。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