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完本)(完整版)《養殖村醫》(全文在線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08 02:03

        這里為您提供完整版《養殖村醫》全文在線閱讀!該小說主要講述黃羿方含梅的故事,養殖村醫精選:方含梅躊躇了一會兒,還是不敢出去,太羞人了。“小叔,能幫我拿一套衣服嗎?”方含梅道。咦?黃羿一聽,心都要跳出來,洗澡竟然不帶衣服?大門也沒關?這是在暗示我嗎。

        養殖村醫
        推薦指數:★★★★★
        >>《養殖村醫》在線閱讀>>

        《養殖村醫》精選章節

        方含梅躊躇了一會兒,還是不敢出去,太羞人了。

        “小叔,能幫我拿一套衣服嗎?”方含梅道。

        咦?黃羿一聽,心都要跳出來,洗澡竟然不帶衣服?大門也沒關?這是在暗示我嗎?

        “嫂子,你的衣服放在哪里?拿怎樣的?我給你買的浴袍呢?”黃羿道。

        “在臥室衣柜里,你拿一條長褲和襯衫給我就行了。”方含梅羞道。

        臥室衣柜?黃羿心中更喜,竟然讓他進臥室了。

        只是他不明白,方含梅怎么要穿長褲呢,不是買了兩件浴袍嗎?

        他進臥室拿了衣服到洗澡間門口。

        “嫂子,衣服拿來了。”黃羿道。

        門打開一條縫,伸出一只手。

        “給我吧。”方含梅聲音有點抖。

        黃羿把衣服遞上去,剛好碰到方含梅的手,好似一陣電流通過,方含梅急忙把手抽回去。

        衣服卻掉落。

        黃羿急忙抓住衣服,與此同時,手剛好撞到門上,他的力氣太大了,竟然撞開了門。

        咕咚!他咽了咽口水,直勾勾的盯著洗澡間里面的方含梅。

        太美麗了!

        紫玫瑰竟然買的是這種浴袍?

        太有品味了。

        方含梅本來就美麗,現在這種美更是擴大了很多倍,更加動人了。

        嫂子果然在誘惑我,要不然怎么可能穿了浴袍還讓我拿衣服?還故意接不住呢?黃羿心道。

        “嫂子……你的衣服。”黃羿沙啞著聲音道。

        方含梅終于反應過來,拿了衣服急忙關上門。

        “嫂子,那件浴袍是我幫你買的嗎?穿著舒服嗎?”黃羿道。

        “不舒服,膈應得慌,以后不穿了。”方含梅道。

        “這樣啊,那我拿去退了吧。”黃羿道,心道不應該啊,滑絲面料的,應該很光滑很舒服才對。

        “你都送給我了還想拿回去?穿不了就拿來收藏也不錯。”方含梅找個理由道,她從洗澡間出來,臉色還是羞紅,不敢看黃羿赤裸裸的眼神。

        “還有收藏浴袍的?嫂子的愛好果然奇特,那以后我幫你多買點。”黃羿道,“嫂子,快喝雞湯吧。”

        “好!”方含梅一直低著頭,“小叔,今天謝謝你。”

        “嫂子,以后別說謝謝。”黃羿道。

        “嗯,小叔,以后你別叫我嫂子了,我大你幾個月,叫我梅姐吧。”方含梅道。

        “梅姐不好聽,還是叫嫂子吧,反正都叫習慣了。”黃羿道。

        “哼!你出去!”方含梅臉色一冷道。

        黃羿大吃一驚,不知道方含梅怎么突然變臉了,也沒說錯什么話吧?難道方含梅大姨媽來了?

        “嫂子,那我先回去了,這幾天你多喝雞湯,我會單獨給你熬,放點姜和紅糖。”黃羿道。

        來大姨媽的女人脾氣很古怪的,他前女友就喜怒無常。

        而且來大姨媽后,也不可能發生那種事了。

        方含梅看著黃羿干脆離去的背影,心中一疼,眼淚滴滴答答落在雞湯內。

        “你有了紫姑娘,就只把我當嫂子了嗎?就忘了之前說稀罕我的話了嗎?那你今天干嘛不讓我跟著高銘走?”方含梅低語道,“哎,我確實比不上紫姑娘。”

        黃羿去雞棚,為了明天之行,他要努力修煉煉神訣,并且花一個晚上的時間來看書。

        看書累了就修煉煉神訣,效率極高,一個晚上不睡覺,竟然把一整套書看了一遍。

        紫玫瑰給他買的書很全面,一目十行,這些書的知識全都進入他腦海,形成一個知識框架,然后像電腦智能一樣分析重組,他完全理解了這些知識。

        期待明天能使用到。

        第二天,他回到家跟父母說要去南山市,讓他們去帶幾個村民去守著雞棚。

        然后帶幾只雞回去給方含梅。

        “嫂子,我去南山市幾天,這幾天得你自己殺雞給靈兒熬湯了。”黃羿道。

        “哦!”方含梅默默的把雞關進雞籠。

        “嫂子,你有什么心事嗎?”黃羿道。

        他覺得,方含梅肯定是來大姨媽了,要不然情緒怎么那么不穩定呢?

        “沒什么!你去吧,不用管我,謝謝你送來的雞,我會付錢給你的。”方含梅道。

        “嫂子,你怎么跟我那么客氣?怎么還說到給錢了?”黃羿道。

        “當然得給錢,親兄弟明算賬,何況你和大軍還不是親兄弟,我也不是你親嫂子。”方含梅道。

        不是親兄弟、也不是你親嫂子這兩句話方含梅加重了口音。

        黃羿聽到這話很不舒服。

        難道黃大軍死一年了,方含梅還沒忘了他?怪不得以前我跟她隱晦的表白,她都不答應。

        “嫂子,人死不能復生,都一年了,該忘的也得忘了,你得打開你的心窗,迎接新的生活,你還年輕,我先走了。”黃羿騎上摩托車離開。

        “你就那么急著去找紫姑娘嗎?”方含梅氣道,但黃羿已經一溜煙跑了,估計沒聽到,跺了跺腳,“誰活在過去了?我跟黃大軍有夫妻之情,是因為有了靈兒,多了一份責任,但我跟他并沒有多深的感情,唯有今年,你對我的照顧和發自內心的關心,我才知道愛情是什么滋味,小叔你真是個木頭,難道還要人家脫光衣服給你看了你才知道我的心思嗎?”

        她抱著黃靈兒走進臥室,從柜子里拿出那套黑色的丁字褲內衣,羞嗒嗒的穿起來,在鏡子前欣賞,好像想到了什么,臉色更加羞紅,感覺渾身發軟,雙手不自覺的放在腹部之下。

        “媽媽,你那里很癢嗎?我幫你撓吧。”黃靈兒天真道。

        “呀!”黃靈兒的話驚醒在幻想中的方含梅,急忙穿起衣服,道:“靈兒,媽媽給你熬雞湯去。”

        方含梅急忙走出臥室,走路有點不穩。

        黃羿到南山市,已經是中午了,給紫玫瑰打電話。

        “玫瑰姐今天是國慶節了,有約了嗎?能用你的車帶我去了解南山市的畜牧行業嗎?”黃羿道。

        去談業務,如果有紫玫瑰陪同,估計好談一點。

        他對南山市的畜牧公司不熟悉,他也不想再去之前購買雞苗的那家公司。

        因為這次雞瘟事件,可能跟雞苗品種不夠好也有關系,顯然,他被那家公司坑了。

        “黃羿,我們是服務行業,假期更忙,所以對不起了,要不我把車借給你。”

        “算了吧,我可不敢開你的車,我得到駕照后還沒正式開車上路呢,萬一刮到一點我可賠不起,我去找我同學吧。”

        只好打電話給同學陳大龍。

        陳大龍是他大學同學,也是大學時期的班長,家里養殖業做得很不錯,雖然他和陳大龍關系一般,但去找他應該沒錯。

        剛接通,陳大龍反倒先說話了。

        “哎喲我們的黃大學委,難得啊,你竟然打電話給我,之前我還在猶豫要不要給你打電話呢,正好你打來了,今天國慶小長假的第一天,很多同學都有空,想組個局,你來不來?不過我可跟你說了,這是趙磊和華芳芳過幾天準備領證才組的局,你不來我們也理解。”陳大龍道。

        黃羿臉色一沉。

        趙磊和華芳芳都是他大學同學,但關系很惡劣,因為他和趙磊同時喜歡華芳芳,大學的戀愛很純,華芳芳拒絕了家里很有錢的趙磊,反而接受了學習很好卻是窮鬼的黃羿。

        畢業后,華芳芳和黃羿同居了兩年,最終敗給了現實,分手后他才從養雞場辭職回村。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這兩人搞到一起。

        幾年的戀愛,說他對華芳芳沒有感情是假的,但既然過去了,他也不想挽回啥的,灑然一笑道:“陳班長,我當然要去,我剛好有事找你。”

        “那好,今晚八點,紫云軒大酒店二樓大廳,先在酒店門口聚集,你自己來還是找人接你?”陳大龍道。

        “我自己去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