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大結局)刑場鬼話許越安瑩全文免費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07 23:36

        《刑場鬼話》講述了許越安瑩的故事,這里為您提供刑場鬼話許越安瑩全文免費閱讀!刑場鬼話許越安瑩小說節選:嬰兒的哭聲聽起來有些沒力氣,斷斷續續的。但是按照哭聲來看沒幾分鐘就要生下來了,走在前面的獄警也是開始加快了腳步,似乎想要急迫的離開這地方。

        刑場鬼話
        推薦指數:★★★★★
        >>《刑場鬼話》在線閱讀>>

        《刑場鬼話》精選章節

        嬰兒的哭聲聽起來有些沒力氣,斷斷續續的。但是按照哭聲來看沒幾分鐘就要生下來了,走在前面的獄警也是開始加快了腳步,似乎想要急迫的離開這地方。

        他們應該知道是什么東西,先前說那些話完全就是騙我的,什么這件事情他們沒有資格過問,全部是忽悠人的。

        我也加快了腳步,始終和這些人保持一段的距離,現在我要做的是離開這里,然后確定下我師父到底死了沒有,如果真死了,那就把這個消息寄回老家,然后重新找份工作糊口。

        說實話,這份活計我也舍不得,不過自從經歷了今晚這些事情后,哥們兒我算是烏龜吃襯托了,鐵了心的要辭職。

        寧愿拿點小錢安安穩穩的過日子,也不能這樣提心吊膽下去。

        至于火勢這方面,監獄發現的比較快,派足了人手來這里滅火,其中還有一些囚犯也被拉倒這里,畢竟免費的勞動力不用白不用,很快火勢就被控制下來。我不禁松了口氣,我心里挺害怕火勢超出掌控蔓延開的。

        沉默一會兒,我問前面那獄警說:“把囚犯拉倒這里滅火,大晚上的也沒人注意,不怕犯人趁亂逃跑么?”

        獄警停了下來,沖我古怪的笑了笑說:“放心吧,被關到這里的都是死囚,他們逃跑的話是不能活著離開這里的。”

        這口氣?胸有成竹,好像一點都不擔心囚犯逃跑似的。

        林子里面最后傳來了一陣刺耳的嬰兒哭聲,隨后整個林子變得安靜下來,我心臟砰砰的跳,越來越發的不安,當下趕緊催促這幾名獄警離開。

        這事情本來都在我預料中眼看馬上就能離開了,可我烏鴉嘴說中了一件事情,有犯人趁亂逃跑了,整個刑場附近亂成了一鍋粥。

        因為獄警太少,勉強能夠控制一下場面,不過很快場面就暴動起來,好多犯人都蠢蠢欲動想要趁這個機會逃跑,總不能開槍射人家吧?

        在犯人沒有動手威脅到獄警安全的的情況下,你射人家屬于犯罪。

        兩名獄警對視了一眼,我從他們眼睛中看出了害怕,他們小聲的說道:“今兒這事情忒邪門,先回去看一下。”

        我的耳朵可算精得很,這點悄悄話我咋聽不出來,生怕兩人把我們丟這兒,趕緊死死咬在他們屁股后面。

        走了一會兒,終于來到刑場,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往擺放孕婦尸體的位置看去,發現那里什么東西都沒有。

        安瑩嘴唇發青,說:“那具尸體會走路么?”

        這里因為犯人趁亂逃跑,亂成了麻花,根本就沒有人回答她的話。不少獄警組織犯人說,誰要是逮到逃跑的囚犯,會給他們減刑。死刑減刑意味著無期,無期意味著可以活命,立馬下炸開了鍋,所有人都愿意幫忙尋找那些逃跑的囚犯。

        林子里面突然傳來了一聲驚恐的尖叫,這像一盆子冷水澆下來,先前還情緒激動的犯人們寒到了骨子里面,那些逃跑的囚犯遇到了啥玩意兒?

        隨后,幾道痛苦的尖叫聲先后響起來,這下子囚犯們徹底安靜下來,他們睜大的眼睛里面有一抹說不出來的驚恐。

        其中一名獄警說:“機會只有這一次,我估摸著怕是碰到野豬了,你們自己決定吧,你們就算把尸體抬出來也算,我都給你們減刑。”

        這人啊,就是經不起利益,明明知道前面是刀山火海,只要利益足夠了,都會前仆后繼的往前沖。

        剛才那名獄警對我招招手說:“你們這一行雖然不光彩,但也能給那些無家可歸的尸體一個家,總不能把你們撂這兒吧?”

        我一高興,拉起安瑩就做到押運車里面,看樣子是要帶我們去監獄了,只要去那里度過第一個晚上,明早就可以下山了。

        車子慢慢發動,我看了一眼那些犯人,又看了一眼開車的獄警說:“你們應該知道林子里面有啥玩意兒吧?可還讓那些犯人進去送死,會不會太過分了。”

        獄警搖搖頭說:“我們不知道里面有啥,只知道那些逃跑的囚犯就算是死,也要把尸體抬回去。”

        我笑了笑,語氣有點古怪的說:“不知道里面有啥?那為啥獄警不進去自己找,要犯人進去?”

        他從后視鏡看了我一眼,好半天才說:“有些事兒啊,就算知道也要裝作不知道,你師父沒教過你么?”

        我搖了搖頭,不過終于原路返回了,我松了口氣。

        明明離開了刑場,按理來說我也應該放松下來,可是卻越來越發的不安,甚至是害怕。跟屁股下面有釘子似的,整個人扭過來扭過去,說不出來的憋屈。

        押運車的遠光燈下,我們看見一輛款式很老的押運車停在路邊兒,好像出了啥故障,車子邊兒上有一個穿著很老制服的獄警,他再沖我們招手,似乎車子出現了啥問題?

        開車的獄警臉色大變,說道:“所有人點一支煙,不要看那個人。”

        我照做掏出煙來,幫安瑩點了一支,讓她叼在嘴里面。獄警看都不看那兩老押運車一眼,直接就擦著開了過去。

        期間,我看得出來這獄警非常緊張,握住方向盤的手都在打抖,而且不停的從后視鏡看后面的情況。

        開出一段距離后,我那種不安的感覺慢慢消失,心也是徹底放松下來。

        安瑩一臉不明白的看著我們問:“剛才為啥不停下來幫幫那輛車子。”

        獄警笑了笑,說道:“那是一輛鬼車,那個款式的車子在98年就改版了,現在的監獄都不用那種車子。”

        說完,他吸了一口氣,取下鋼盔和臉上的毛巾,我打量了他幾眼,得有六七十歲。我就納悶這個年紀的人不在家里享清福,出來折騰自己干嘛?

        他也不介意,扇了扇手說:“捂死我了。”

        頓了頓,我問道:“為這件事情,我師父和那三名金剛丟了小命,你總得給個說法吧?別現在還告訴我你們啥都不知道。”

        這獄警吸了口氣,說:“這些事情你到監獄后就會明白,這趟活計是你師父自己接下來的,他之前就做好了最壞結局的準備,不過他沒有想到這是一具孕婦的尸體,更沒有想到事情會比他想象的更壞。”

        果然知道,我又氣又無奈,就算知道這事情,我又能如何?

        他接著說:“像我們這種死刑監獄比你們想的更詭異,具體的不能說,至于那個孕婦為啥會被槍斃,這事情有些麻煩,會有人告訴你的。”

        我不明白師父既然知道這趟活計會丟掉小命,為啥還來?

        我剛想接著問,但是那種不安的感覺又來了,比前一次還要夸張。這一瞬間,我仿佛被雷劈一樣,差點連頭發都要倒豎起來。

        不光是我,另外車上的兩米昂獄警也是和我一樣,臉上的血色刷一下就變了。

        “你們看。”

        開車的獄警驚呼了一聲,我們下意識的往前面看去,只見一輛押運車無緣無故的開出山路,墜下幾十米深的山溝溝。并沒有電影中那種夸張的大爆炸,但整輛車子都摔變形了。

        看得我毛骨悚然,這還不算完,在遠光燈的照射下。我看見七個人從車子里面鉆出來,當看見這一幕時,所有人的脊背股都冒出一股寒意,車子摔成這個樣子,里面的人居然沒事?

        從服裝可以看出,四名獄警,兩名法警,還有一名就是囚犯。我們四人死死盯著他們想要看看這幾個人要干嘛?

        只見犯人跪在摔爛的車子旁邊,其中一名法警抬起手里面的槍對準犯人的腦袋,一看這架勢我就能猜出接下來要發生什么?

        我一把捂住安瑩的眼睛,她的臉冰冷冷的,嚇得我一個哆嗦趕緊抽出手來。

        我本能的看向安瑩,發現她那雙眼睛非常平靜的看著我,就像死人的一樣,沒有任何的感情。

        與此同時,那名法警扣下了扳機,可是并沒有震耳欲聾的槍聲,甚至沒有一丁點聲響就見那個犯人倒在了地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