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全本)男主黃羿女主方含梅小說-養殖村醫小說閱讀

        發布時間:2019-03-07 19:00

        在現實中我們的壓力很大,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消遣解壓方式,看小說就是其中的一種,而找到自己喜歡的小說不容易,如果你喜歡古言現言類小說,不妨看看由樹下龍蛇創作的《養殖村醫》劇情飽滿,緊湊不拖沓。對男女主角黃羿方含梅的刻畫更是出彩,讓你一眼就能記住。還有更多精彩的小說在本小說網中都可以找到。

        養殖村醫

        推薦指數:8分

        《養殖村醫》在線閱讀全文

        養殖村醫第十一章小叔,以后別來了

        “我老趙答應豪哥的事情敢不做好?豪哥看吧,尾巴長,三角眼,身材勻稱,體質結實,是正宗狼青,看這身形,看這線條,威猛不?滿意不?”一個長相有點猥瑣的中年人掀開一塊布,露出一個高大鐵籠,鐵籠內有兩頭兇惡的狼狗。

        “還不錯,多少錢?”黃金豪滿意道。

        “豪哥,這兩頭狼青一公一母,按照斗犬來養,有一年了,吃優質的牛肉,吃最好的營養,身體各方面都是最優秀的,你拿回去磨合一個月,就可以用來戰斗,所以價格方面就貴了些。”中年人小心翼翼道。

        “多少?”

        “一萬五一頭,不二價。”

        “拿去!靠,只要你能給我找到最好的狗,我豪哥還差你這點錢?”黃金豪道。

        “豪哥爽快!”

        黃羿看著那兩只大狼狗皺了皺眉,這種犬看著很兇惡,會不會給村民帶來威脅?

        “老板,狼青是什么狗?”黃羿問攤主道。

        “狼種犬和狼雜交選育出來的,有狼的身體特種,很兇猛,但又很容易馴服,很忠誠,有些人養來看家護院或者打獵,黃金豪肯定是買來斗狗的,兄弟,我這些幼犬說起來也是狼種哦,真的,唉唉別走啊,200就200,但你要買完4只。”攤主肉疼道。

        200一只,已經是當地土狗最好的價格了,往往是有其他名犬血脈的土狗才能賣出這個價格。

        “好,這籠子也送我了。”黃羿道。

        “好吧,兄弟你太會講價了,不過我還是要跟你說,我家住得很偏僻,只養一只母土狗,平時也沒什么狗來我那里,但前段時間我聽到狼嚎聲,后來我家狗帶我進山,發現一頭白狼的蹤影,好像受傷了,再后來我家土狗就懷孕了……”

        “好了好了,別編了,不就是買幾只狗嗎?”黃羿道。

        “咦?羿仔,你買那么多土狗干嘛?”黃金豪發現黃羿。

        “看家護院,防止有人偷雞。”黃羿道。

        “哈哈哈哈,買土狗看家護院?你真搞笑,土狗是用來殺了吃的,見陌生人最多叫喚幾聲,被人一嚇就怕,你竟然買來看家護院?看見沒有,我這兩頭狼青才是買來看家護院的。”黃金豪譏笑道。

        黃羿不理他,拿著籠子就離開。

        “呵,防人偷雞?等你治好所有病雞,我就去拿,看你怎么防?”黃金豪冷笑道。

        “豪哥,那四只土狗,夠我們吃幾頓的。”

        “土狗幾個月就很大了,到時候就抓來吃。”

        黃羿回到家,把狗仔拿到雞棚。

        每一只狗喂了一滴靈水就讓它們自由活動。

        抓一只雞回家煮晚飯,煮好后拿四分之一去給方含梅。

        黃云山和林翠芬從地里回來。

        “羿仔,拿雞回來干啥?我們吃青菜就好了,這雞還是拿來賣錢給你娶媳婦。”林翠芬道。

        “媽,我養來就是給你們補身體的,以后每天都要吃一只雞。”黃羿道。

        “太浪費了,羿仔啊,現在咱家的債還完了,該考慮娶媳婦了,我讓人給你說了一個林家村的姑娘,人長得標致不說,還是三峰小學里的幼兒園老師,年齡和你相仿,你明天就去見見。”林翠芬道。

        “媽,你那么急干啥?現在我沒心思談這個。”黃羿道,最近一段很長的時間內他都要在雞棚那里看著,修煉煉神訣,然后治好病雞,哪有時間去談戀愛?

        再說了,他心里有方含梅。

        “羿仔,你是不是看上紫姑娘了?你別想了,那紫姑娘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女孩,年紀輕輕就開得起豪車,一出手就是幾十萬的,我們家高攀不上的。”林翠芬道。

        “確實高攀不上。”黃羿深有同感。

        “所以咯,明天你必須去見那個姑娘,先見一面,反正離得近,以后往來多一點,一來二去就熟了,如果談得來就結婚,反正大家都知根知底,等你賣出那些雞,也不差幾萬禮金。”林翠芬道。

        “媽吃飯吧,不談這個,最近我要在雞棚忙,沒時間。”黃羿道。

        “哼!你是不是看上鄰家寡婦了?你回來后,整天都往人家那里竄,你不知道有多少人說你閑話?以前我們家窮,如果你能娶她也算不錯,但她都說了什么?娶她就必須治好黃靈兒,她以為錢那么容易賺嗎?再說了,已經有很多人上門向她提親了,是非太多,你以后少跟她往來。”林翠芬嚴厲道。

        咣當!門外響起碗掉落的聲音。

        黃羿出去一看,見方含梅撿起不銹鋼碗。

        “小叔,我給你送碗來了,靈兒吃后身體好多了,謝謝,以后不要送來了。”方含梅轉身就走。

        “嫂子!”黃羿叫喚一聲,心中苦笑。

        “羿仔,別管她,我們就你這一個孩子,必須娶好人家的女孩,方含梅嫁過人,還有孩子,她家里人也不好,要不然以前就不會被賣給黃大軍,離她遠點。”林翠芬道。

        “老婆子,那么好吃的雞都封不上你的嘴,吃飯就吃飯,說這些干啥?”黃云山怒道,“羿仔,你是大人了,自己的事自己掂量。”

        “知道了爸。”

        黃羿理解母親的想法,所以也不反駁,吃完飯后就去敲方含梅的門。

        “嫂子是我!”

        “小叔,我睡覺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說吧。”方含梅道。

        “嫂子,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說。”黃羿道。

        “有什么事在外面說吧,以后別來了,免得別人說閑話。”方含梅道。

        “嫂子,閑話我都聽膩了,不怕。”黃羿道。

        “那你說吧,說完就走。”

        “嫂子,我稀罕你!”黃羿鼓足勇氣道。

        場面沉默了幾分鐘。

        “小叔,你還是走吧,聽你媽媽的話吧,你現在成功了,以后肯定成為大人物,應該娶身家清白的女孩,今天那位紫姑娘就很好,而我是個寡婦,是非太多,大軍以前的合伙人又打電話來了,說之前和大軍合作的項目賺錢了,五天之后就拿聘禮來提親。”方含梅道。

        “嫂子,你千萬不要答應啊,高銘那人很虛偽很陰險,我看大軍就是被他害死的。”黃羿急道。

        “我一個帶著孩子的女人家,能怎么辦?我睡覺了。”

        黃羿苦笑,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就在他準備離開時,門突然開了。

        “叔叔,你拿雞湯來給靈兒吃嗎?”黃靈兒仰著頭用期許的眼神盯著黃羿。

        “靈兒乖,明天再拿給你,你媽媽呢?”黃羿道。

        “媽媽在洗澡澡。”

        “那我們進去等她吧。”

        黃羿把黃靈兒抱到臥室床上,他則是坐在椅子上。

        此時,門打開,方含梅披著長長的浴袍走進來,一邊走,一邊側著頭用毛巾抹頭發,嫩白的胸部有一半漏在外面。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