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由網絡作家顧朝為大家帶來的這本《強勢婚寵:改嫁老婆很撩人》是一本內容非常不錯的豪

        發布時間:2019-03-07 18:10

        伲瞳杜湛琛小說

        強勢婚寵:改嫁老婆很撩人全文閱讀

          由網絡作家顧朝為大家帶來的這本《強勢婚寵:改嫁老婆很撩人》是一本內容非常不錯的豪門總裁小說,伲瞳和杜湛琛是書中的主人公。伲瞳和男友相戀七年,卻在婚禮上慘遭拋棄,為了報復渣男,伲瞳制定了一系列的計劃,只不過她卻意外惹上了大boss杜湛琛。
          伲瞳不是忘恩負義的人,她拿出手機遞給他,“留個號碼吧,改天請你吃飯。”
          “謝禮?”他隨意的彎唇,接過手機輸入號碼撥通,隨后還給她,“回見。”她“嗯”了一聲,帶著“戰利品”揚長而去。
          而杜湛琛則站在原地,深邃的眸子注視著倪瞳的背影,倪家三女兒么?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回了別墅后,倪瞳隨意的瞟了眼客廳的人,真是稀奇,竟然一個都沒睡。換了鞋后,她拿著相機準備上樓時卻被伲郁文叫住:“站住!”
          她頓住腳步,深呼吸了口氣,轉身扯著笑容問:“什么事?”“你剛剛上哪兒去了?”他目光不善的看著她,沒有一點點父親的慈愛。
          “父親怎么突然關心起我的行程了?”她皮笑肉不笑的問,然而耐心卻在一點點被消磨,她才不會認為這個男人是在關心她。
          倪郁文不答反問:“你手里拿著什么?”他這個私生女這么晚出去,有一大半可能性是給他惹麻煩的。
          她像看白癡一樣挑了挑眉,倒是她繼母姜芝玉開了口:“哎呀,曈曈可能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吧,不過萱萱早就睡下了,郁文你也就別糾纏了,讓曈曈趕緊回屋休息吧,畢竟昨天受了那么大委屈呢。”

        第1章 怎么報答我

          “小招,去正安會所。”伲瞳聲色清冷的說。

          她剛剛得到消息,她的劈腿男友沈逸風在正安會所訂了包間,屆時金鈴兒也會到場。

          她冷冽的勾起唇角,該做的事今晚一起做了,膽敢在她頭上動刀子,就要承擔應有的后果。

          到了正安會所,伲瞳長驅直入,卻在包間門口停了下來。

          她看了下表,估摸著金鈴兒還沒來,沒來她就不能進去,否則壞了她的大計。

          一抬頭就見幾步之遙的一個身穿黑色襯衫的男人正一臉饒有趣味的望著她。她下意識的簇眉,直直的走了過去。

          “先生認識我?”她挑了挑眉,眉眼間很是隨意,深處卻有一絲防備。

          杜湛琛瞇了瞇眼,掐了手中的煙,邪魅的一笑:“伲三小姐新婚當日被拋棄,這樣大的新聞,全城上流還有誰不認識你?”

          聞言,她自嘲一笑,“也是,沒想到有一天我是靠這種方式出名的。”

          見自己和他投緣,她便問:“先生貴姓?”

          “杜湛琛。”他淡淡吐出幾個字。

          聽到這個名字,她還是有點兒訝異的。杜湛琛——杜家長子,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幸會。”她淺淺彎唇,余光中看見金鈴兒的身影,計上心頭,“杜先生,可能要借你一用了。”說著撲入他的懷抱,把頭埋在他的頸窩里。

          杜湛琛沒有防備,也不知道她會這么做,一下子就讓她得逞了,一時間竟有些不想抗拒。

          金鈴兒走過時只略略掃了一眼,只當是一場郎情妾意的戲碼,完全沒有放在心上。她推開包間的門,緩緩走了進去。

          見金鈴兒進了包間,她即刻抽出他的懷抱,臉上浮起一抹歉意:“杜先生,剛才實在是情急,還望杜先生體諒。”

          他稍稍回想一番,大致明白了她方才那番舉動,“伲小姐可是要教訓他們?”憑他的智商,不難猜出包間里的人是誰。

          聞言,她眼里的驚訝一閃而過,笑著道:“我可是睚眥必報的人,惹了我還想安生?做夢。”

          他笑了笑,原來只當伲家三小姐是個任人拿捏的軟柿子,沒想到竟如此倔強痛快,有點意思,笑著說道:“正好,我生平最喜歡的就是看人快意恩仇,不知伲小姐是否介意我一同欣賞?”

          “欣賞?想白看戲可不行。我缺點人手,不知道,能否借用杜先生一下?”她遞了個相機給他。

          “樂意之至。”

          包間里的沈逸風正和金鈴兒如膠似漆。

          “舒服嗎?”伲瞳推開包間的門,看著金鈴兒一臉嘲諷。杜湛琛趁勢拍了幾張找照片。

          兩人聽到聲音頓時清醒,在看到伲瞳的那一刻徹底呆住。

          看到沈逸風的那一刻,她原本狠硬的心竟有些難受,像是有細細密密的針扎的她陣陣的疼。

          伲瞳表情僵了一下,又迅速恢復冷漠的樣子,往前走了幾步,踢開地上的衣服,俯身問沈逸風:“金鈴兒伺候你伺候的是不是特別舒服?”

          沈逸風一時不知該說什么,就這么呆愣的看著她。倒是金鈴兒先反應過來,迅速的拿被子遮住自己,看到后面還有一個好看的男人,她羞憤的朝著伲瞳吼道:“誰讓你進來的!”

          她直起身子,“我真不懂像你這樣搶了別人丈夫的女人怎么還有臉說話,”她冷了冷神色,眼神瞬間變得犀利起來:“金鈴兒,你這輩子也就陪穿別人的破鞋,活兒這么好不去給別人暖床真是可惜了。”

          “伲瞳,你不要太過分!”金鈴兒幾乎是嘶吼著的,雙目通紅的樣子讓她看了真有點想笑。

          沈逸風這時候才出來說話:“曈曈,不關鈴兒的事,是我的錯。”

          “別叫我的名字!”她憤怒的盯著他,他們相識十年,就在昨天,她以為她回個這個男人一起走向幸福的塔頂,卻不曾想,結婚當日竟讓她知道這個男人和她的閨蜜金鈴兒早已經睡過。一個人的婚禮,她受盡眾人的嘲諷和非議。

          “呵,伲瞳,別自視清高了,你骨子里就是個下賤的種,和你媽……”

          金鈴兒話還沒說完,就被她狠狠扇了一耳光,力道大的左臉火辣辣的疼,她本想站起來發作,卻看到自己身上的狀況,硬生生忍了下來。

          伲瞳一把拽住金鈴兒的頭發,欺身上前,“我告訴你,我今天來就是為了收拾你這個爛貨。”她一勾唇又扇了她一巴掌,扇的金鈴兒嘴角都出了血。

          “曈曈……”沈逸風有些看不下去,卻被她一聲“閉嘴!”吼得沒再出聲。

          “伲瞳,”金鈴兒突然很燦爛的笑起來,“我和沈逸風就是睡了,我不但要毀掉你的婚禮,我還要毀掉你的一切!”

          “是嗎?”她挑了挑眉,突然放開她的頭發,回頭看了一眼正在看好戲的杜湛琛。

          她一個反手,迅速拽掉了被子,金鈴兒就這么大刺刺的展露在她面前,杜湛琛也不賴,即刻拍下了金鈴兒的裸照,還一連拍了好幾張。

          金鈴兒這才知道害怕,她捂著自己的胸,卻并沒有什么用,“曈曈,我錯了,我不該這樣做,都是一時糊涂,鬼迷心竅了。”

          聽著帶著哭腔的話,她嘲諷道:“你也會怕?繼續啊,繼續跟我拽。”

          收拾了金鈴兒,她退后幾步,把相機從杜湛琛手機拿過,放在包里。

          “不如你幫幫我,把沈逸風揍一頓?”她俏皮的對著他笑道。

          他看的興趣正濃,沒想到這女人竟然讓他出手,正好,他今日有些不爽,就拿沈逸風發泄發泄。

          杜湛琛彎著唇走上前,對著沈逸風就是一頓狠揍,沈逸風也是絲毫不客氣,可仍舊處于弱勢。

          不過十幾分鐘,沈逸風臉上身上就都掛了彩,杜湛琛松了松領帶,不屑的看著他,還真不經打。

          看著她的笑容,他稍稍愣了一下,這個女人好像真的帶著某種他難以抗拒的魔力,讓他不自覺的想要靠近。

          “既然做到這份上了,何不再幫我一把?”她提議道,只要她拿回了母親的遺產,只要遺產中最重要的那樣東西,她足以讓他們吃啞巴虧。

          杜湛琛饒有趣味的看著她,他忽然覺得她很適合合作,勾了勾嘴角,“那小姐準備怎么報答我呢?”

          她一僵,愣愣的看著他,幾秒后才開口:“先生難道不是自愿的嗎?”

          他若有似無的抬眸,“沒有利益誰想做?”

          她輕輕的皺眉,“那你要什么?”

          他卻一時沒有回答她,只淡淡的說:“過幾天你就知道了。”

          她抿了抿唇,點頭答應,看了眼沈逸風和金鈴兒,“杜先生幫我好好收個尾吧。”

          杜湛琛看了看這兩個人,眼神有點陰惻,給了那三個人一個眼神。三個黑衣人立即領會他的意思,立刻扣住兩人,不顧他們的亂叫,硬押著兩人往前。

        第2章 毫不示弱

          見他如此仗義,伲瞳挑了挑眉:“謝啦!”

          望著她笑起來淺淺的梨渦,好似里面有星辰萬點,杜湛琛隨意的勾唇,“小事。”

          沈逸風震驚的望著這兩人,立即轉頭對伲瞳說:“曈曈,要是我爸媽知道你這么做……”

          他還沒說完,她就打斷了他,語氣甚是不屑,“沈家?我放在眼里過?”頓了頓又道:“怎么,我們沈大少爺是怕了?

          看著她眼底的諷刺,沈逸風直覺一股怒氣往頭頂沖涌,想到往后,硬是忍住,“我會怕我爸媽會為難你。”

          她嗤笑一聲,“這個就用不著你擔心了,你還是先顧及顧及自己吧。”

          “伲瞳,我今日的屈辱,來日必定讓你加倍奉還!”金鈴兒在被壓著走過她身側時,紅著眼睛瞪著她,那樣可怕的眼光,像是要把她吃了一樣。

          她倒是淡定的很,眉目間是一片舒色,“我很期待。”

          直到兩人被壓走,她才收了目光。不得不說今晚的事兒辦的很爽快,原本陰郁的心情瞬間好了不少。等著吧,她會一次一次的讓他們知道自作的苦果不是一日能嘗完的。

          偏頭就看見杜湛琛那雙深邃去海的目光凝聚在她身上,饒有趣味,一如她來時。

          只不過,她看到的不僅僅是這個,“你這傷……”她欲言又止,要不是她提議,他根本不用趟這趟渾水,還把自己弄傷了,確實有些過意不去。

          他挑了挑眉,一點兒也不在意,“一點芝麻小傷而已,何必在意。”

          伲瞳不是忘恩負義的人,她拿出手機遞給他,“留個號碼吧,改天請你吃飯。”

          “謝禮?”他隨意的彎唇,接過手機輸入號碼撥通,隨后還給她,“回見。”

          她“嗯”了一聲,帶著“戰利品”揚長而去。

          而杜湛琛則站在原地,深邃的眸子注視著倪瞳的背影,倪家三女兒么?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回了別墅后,倪瞳隨意的瞟了眼客廳的人,真是稀奇,竟然一個都沒睡。

          換了鞋后,她拿著相機準備上樓時卻被伲郁文叫住:“站住!”

          她頓住腳步,深呼吸了口氣,轉身扯著笑容問:“什么事?”

          “你剛剛上哪兒去了?”他目光不善的看著她,沒有一點點父親的慈愛。

          “父親怎么突然關心起我的行程了?”她皮笑肉不笑的問,然而耐心卻在一點點被消磨,她才不會認為這個男人是在關心她。

          倪郁文不答反問:“你手里拿著什么?”他這個私生女這么晚出去,有一大半可能性是給他惹麻煩的。

          她像看白癡一樣挑了挑眉,倒是她繼母姜芝玉開了口:“哎呀,曈曈可能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吧,不過萱萱早就睡下了,郁文你也就別糾纏了,讓曈曈趕緊回屋休息吧,畢竟昨天受了那么大委屈呢。”

          聽到這些,她心中冷笑一聲,她這個繼母可真會說話,既貶低了她,又抬高了自己的女兒,一箭雙雕,可真是厲害。

          看到那副架高踩低的嘴臉她就覺得一陣惡心:“你今天晚上是不是吃大蒜了,嘴那么臭,真是要熏死我。”說著便不顧姜芝玉的臉色,大步流星的上了樓。

          看著她的背影,姜芝玉溫柔的目光倏然間兇光乍現,但顧及到她的身份,只好隱忍著怒氣。

          伲郁文雖氣,卻只能任她走。

          回了房后,她把相機里的照片通通調了出來。

          從剛剛伲郁文的說話情況來看,顯然已經有點懷疑她的去處,這唯一的具有重大震懾的照片絕對不能被銷毀。

          這是她唯一的談判資本,接下來,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次日早晨,她還沒睡醒,門外的敲門聲便不間斷的想起來,她實在火腦,翻起身就去看門,很是不悅:“什么事?”

          女傭一副眼高于頂的樣子,“先生讓你趕緊下去。”

          聞言,她似乎明白了等會要面對什么,轉身手指緊緊的握著,回屋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伲瞳,你必須贏,你要脫離這個牢籠。

          快速的一番梳洗過后,下樓走向了客廳。

          每個人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只有伲郁文——緊緊的盯著她,兩蹙黑眉重重的凝起。

          她淡淡的掃過,一副沒事人的樣子,“您找我?”

          “把照片交出來!”伲郁文冷冷的盯著她,語氣兇狠。他沒想到這個不孝女竟然把沈逸風打了一頓,還拍了照片。

          聞言,她心中了然,沈逸風和金鈴兒大概是被贖出來了,動作還真是快。

          “什么照片?”她裝作不明白的問。

          伲郁文眼中的厭惡一覽無余,“你這個不孝女!你自己沒有本事把沈少爺留住,居然還用下三濫的手段去威脅他娶你?伲瞳,你不要臉,我們伲家還要呢!”他越說越氣,胸口不停地起伏著。

          她的臉色有些白,這可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啊!

          她氣的嘲諷扯起嘴角:“呵!我威脅他娶我,這是沈家給自己臉上貼金吧?讓沈逸風娶我?我現在不稀罕!”

          伲郁文被她氣的青筋直跳,撫了撫眉心,強行冷靜下來:“總之,把照片給我。”

          伲瞳一臉的嘲諷:“難道,父親大人這么想看那對狗男女茍合么?”

          “你!”伲郁文感覺自己頭頂有火冒出。

          “不過…..給照片也不是不可以”伲瞳看著差不多了,拋出誘餌。

          “你想要什么?不要得寸進尺!”伲郁文咬著牙。

          “我要我母親的遺產。”伲瞳脫口而出。

          聽到這句話,伲郁文額頭青筋直冒,當初伲瞳母親留下了一大筆錢,是要給伲瞳作嫁妝的。

          “照片啊~”伲瞳看著伲郁文有些猶豫,拉長聲音。

          “可以給…..”

          “不行!瞳……瞳瞳啊,你都要嫁到周家去了,還在乎這點小錢么?”

          這下一直在旁邊幸災樂禍的姜芝玉坐不住了,伲瞳母親的遺產一直在她名下,早就揮霍的差不多了。急的直接把沈家商量的事情給抖出來了。

          “周家?”伲瞳念叨著這兩個字,一遍盯著伲郁文的眼睛。

          伲郁文眼睛一亮,對啊,這下看你還怎么蹦跶。

          “沈家已經給你找好下家了,不交照片,明天就給我嫁到周家去。”

          伲瞳怔住了,旋即氣的身體都在顫抖,“你憑什么替我決定!”

          伲郁文冷笑一聲:“父親替女兒做決定有什么不可以?伲瞳,你最好把照片給我。否則沈家和周家問了,我可保不了你。”

          “呵!您這個父親當的可真夠資格。”

          伲郁文一臉得意,絲毫不覺得自己做的有多過分。

          伲瞳嘲諷的笑出聲來:“我記得遺產合同上說,等我成年不動產要原封不動的給我,否則……這個應該還能產生法律效應吧。”

          姜芝玉有些啞口無言,伲郁文額頭有青筋冒出:“你個不孝女!你到底想怎樣?聯姻是不可能取消的,照片你也必須給我!”

          “既然不能給我遺產,那我要求自主聯姻”伲瞳高傲的仰著脖子:“誰知道那個周家養不養得起我呢。”

          伲郁文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有本事就找個比周家勢力更大的。”

          “當然。”伲瞳點了點頭,“有其父必有其女,您這么不要臉,女兒肯定也能貼到一個多金未婚夫。”

          伲郁文只覺得一陣暈眩,往后退了幾步堪堪扶住沙發,最終,他點頭,“我答應你,眾人為證,”他看著她,“把照片交出來,且不得留有備份。”

          “可以”伲瞳從袖子里拿出幾張照片遞給他,錄音也正式完畢。

          看到照片里的沈逸風和一個女子如膠似漆的模樣,伲郁文的神色又黑了幾分。

          他其實沒把自己方才的承諾放在心上,這些人都是他的人,自然聽他的意思,卻不想這時侯,伲瞳揚起自己的手機,淡然一笑:“都在這里了,希望您說話算話。”

          看到手機的那一刻,伲郁文心頭咯噔一聲,目光不明的看著她。

          “您說的話都在這兒了,我已經備份了,希望您說到做到。”

        第3章 各取所需

          望著她胸有成竹的模樣,伲郁文眼睛微瞇,最終沒能再說什么。

          GL公司的總裁處,杜湛琛望著電腦上的股票漲幅圖,眉心一點點擰緊。

          秘書小葛也是愁云不展,“杜總,再這么下去,會虧損的越來越多。”

          他緊緊的盯著屏幕,沒有說話。忽然間,他想起昨天的事,看伲瞳那番做派,大概跟伲家并不怎么和睦,如果是這樣……他想著,眉頭舒展了些,對小葛道:“去查一下伲家三小姐的全部資料,越快越好。”

          聞言,小葛愣了一下,不太明白在這種時刻他為什么要浪費時間在伲三小姐身上,但仍舊點頭應道:“我這就去。”

          杜湛琛心頭重壓著的石頭忽然裂了縫,船到橋頭自然直,為了他自己的地位和家族利益,他不能坐以待斃。

          小葛的速度很快,他拿到伲瞳的資料時,心中已經有了計較,細致的翻看了主要部分后,唇角一勾,果然如他所料。

          隨即他撥通了伲瞳的號碼,“伲小姐,可否賞臉吃個飯?”

          電話那邊的伲瞳有些訝異,旋即輕笑,“我正準備請你吃飯呢,金潤西餐廳見。”

          掛了電話后,杜湛琛把關于她的資料放進抽屜,“小葛,備車。”

          伲瞳在金潤西餐廳等了一會兒后,就見到他走來,她淺淺微笑以示禮貌。

          寒暄一番后,杜湛琛開門見山:“有件事不知伲三小姐可否愿意接受。”

          “什么?”她不解的問。

          他放下刀叉,頗為認真的說:“聯姻。”見她不說話,他笑了笑,“我知道伲三小姐在伲家過得并不快樂,我可以幫你。”

          聽到這兒,她大概明白了,卻是輕嗤一聲:“你為什么認為你可以幫到我?”

          他眼眸流轉,細細的說起來:“從那晚伲小姐快意恩仇就能看出來,伲小姐不覺得在伲家太束縛你了嗎?如果你嫁給我,我不會干涉你想做的事,相反,還會支持你。”

          “與其在伲家苦苦掙扎,倒不如趁早擺脫,有些事還是早下決斷的好,我相信伲小姐是不愿意成為伲家的犧牲品的。”

          她聽著,沉默了片刻才開口:“杜先生也是為了自己吧?”

          他沒有反駁,事實就是如此。

          “各取所需?”她緩緩吐出幾個字,旋即輕笑,“杜先生是斷定我會答應嗎?”見他依舊是淡淡的笑容,伲瞳也笑了:“杜先生的目的?”

          “對外抗敵,穩固公司,我們要在一條線上。”

          “可以,我也有要求。”

          “伲小姐請講。”

          “幫我拿回我母親的遺產,還有,整垮伲家。”

          杜湛琛看著伲瞳燦爛的笑容,心中微動,不假思索的答應:“沒問題。”

          伲瞳伸出手,朱唇輕啟:“合作愉快。”

          伲瞳靜靜地看著對面的男人,論家世背景,論相貌才能,皆是上乘,跟他合作打擊伲家不虧本。

          好在已經拿到婚姻自主的權力,否則都也不知道要耽擱多久。她現在最不能浪費的也就是時間,所以雖然草率了些,但只要不是伲家安排的就好。

          “合作愉快。”他淡淡勾唇,輕握著她的手。

          “伲小姐現在就可以回去收拾行李了,到時候我讓小葛去接你。”說完杜湛琛禮貌的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看著男人的身影,她有些悵然,是終于能離開伲家了嗎?可是前方的路又是什么呢。抿了抿唇,她打車回家。

          伲瞳回去迅速收拾了東西,不顧伲郁文的質問,坐上了小葛的車。

          車子高速的行駛,伲瞳靠在車窗上,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她有一點累。

          很快杜家就到了,比她家要大很多,裝飾的也很大氣,不像伲家總有股小家子氣。

          進了杜家客廳,發現杜湛琛已經在那里,似乎是早就到了。除了他,還有一位頭發半白的老人。

          他帶著溫暖的笑容走過來,很自然的牽住她的手,帶著她向老人走過去。

          這一連串的動作讓她有些吃不消,這是商界讓人聞之膽寒的人嗎?

          “曈曈,這是爺爺。”

          第一次聽到他這么叫她的名字,她有些怔愣,旋即彎唇道:“爺爺好,我是曈曈。”

          杜建軍慈祥的笑著,點點頭。沒想到他萬年不開花的孫子竟然帶著未來兒媳婦來見他了,他這心里高興啊。

          倪瞳原以為杜湛琛的爺爺是那種刻板刁鉆的人,沒想到竟是如此和藹可親。

          杜建軍問了她的一些事,并沒有因為她是伲家三小姐而有一絲嫌棄,“曈曈啊,以后阿琛如果敢欺負你,你就跟爺爺說,爺爺保證替你出氣。”

          像長輩這種慈祥又溫和的話語,她好像很久都沒有感受過了,心里有一些異樣的感覺,隨即軟軟的笑道:“爺爺放心,我和阿琛會好好的。”說著她轉頭看向他。

          燦爛的笑容險些迷了他的眼,他也隨即點點頭。

          絮叨一番后,杜湛琛帶她去了自己的別墅。

          “這里是我的房間,剩下的房間你自己隨便挑一個。”他指著自己的房間對她說,“陳媽每天都會來,想吃什么自己跟她說。”

          她抿了抿唇,這種感覺似乎還不錯,唔……總之比在伲家好太多了。

          帶著她轉了一圈后,他忽然停下,她猝不及防的撞上他,踉蹌的倒退了兩步,“停下來怎么不說一聲。”

          他有些好笑,看著她皺著眉頭不滿的樣子只覺得好玩,“我的母親現在在度假,她有一點難應付,還希望你多多包涵。”

          她斂了斂眼角,“多謝杜先生提醒。”

          聽到她叫“杜先生”,他皺了皺眉,覺得有些不太動聽,起了逗她的心思,便迅速欺身上前,在她耳邊吐出幾個字:“叫阿琛。”

          感受到耳邊的熱氣,她不悅的推開他,直直的看著他,“你放心,有人在的時候我不會叫錯的。”

          看著她微微泛紅的雙頰,他心中輕笑,昨天的模樣跟今天簡直大相徑庭。

          “好好休息吧,下午帶你去民政局,我們領證,順便打個電話跟你父親說一聲,爺爺那兒我已經說了,他老人家高興的很。”

          伲瞳隨意的嗯了一聲,可能在想些別的,臉上一副憂心忡忡的表情。

          “放心,在杜家……你只需要提防一下,我的母親。”

          “為什么?”伲瞳一臉疑惑,總不會是什么惡婆婆覺得媳婦配不上兒子這種八點檔狗血劇情吧。

          “沒什么,總之注意一下比較好,先回房休息吧。”杜湛琛的眼睛深邃起來,現在還不能完全信任她,有些事情不能說。

          “好。”伲瞳回了房間,不一會就沉沉睡去。

          醒來后才想起來給伲郁文打電話,“我要結婚了,和……杜湛琛,希望你沒意見。”她語氣冷冷,這么說只是為了給他留點兒面子,哪怕他不同意,她也一句都不會聽的。

          那邊傳來伲郁文震驚的聲音:“你要跟杜……杜湛琛結婚?”

          她應了一聲,隨后就聽到他高興的語無倫次,“曈曈,杜湛琛好啊,你就嫁過去,我……是杜湛琛我就放心了。”

          她不易察覺的皺了皺眉,應了聲后掛了電話。

        第4章 難搞的婆婆

          兩人下午就去了民政局,看著鮮紅的結婚證,伲瞳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她就這么把自己交代出去了。

          天色已晚,還有一副山雨欲來的架勢,杜湛琛接了一個電話,帶著歉意看著她:“有事情要處理,我讓小葛送你回去吧。”

          伲瞳想也不想就點頭,絲毫不覺得丈夫在新婚當天把自己丟下有什么不妥,反正兩人也只是契約關系不是么?

          杜湛琛欲言又止,最終還是叫來車揚長而去。

          伲瞳回到杜家,杜老爺子已經睡下了,她回到主臥,簡單收拾洗漱了一下,就靠在床上,從包里拿出一份文件細細端詳。

          等到外面下暴雨的時候,杜湛琛回來了,剛一進門,伲瞳就遞給他一張紙:

          “你看看吧,沒問題的話就簽個字。”

          他接過文件,看到“婚后協議”四個大字時,原本平展的眉頭一點點蹙起來。

          “什么意思?”

          她偏頭指著文件,“上面不是寫了‘婚后協議’嗎?杜先生,以后我會跟你統一戰線,幫你穩固你的公司,但是我們要保持該有的距離,我不干涉你的感情生活,你也不要干涉我的自由。”末了又加了一句,“祝我們合作愉快。”

          她伸出手,杜湛琛只是看了一眼,并沒有回握,只是淡淡的說:“才剛結婚,就想和我撇清關系?”

          伲瞳一臉的茫然:“杜先生,我們的關系不就只是名義上的夫妻嗎?當然,也是私底下的合作伙伴。”

          杜湛琛直覺一陣血氣上涌,這女人還真是絲毫不遮掩的把他利用上了。也為他今天一下午在心中微小的喜悅而生氣。

          “今晚你睡這里,我睡客房,文件等我看完后給你,畢竟我們都要保證好自己的利益。”利益兩字咬的格外重,杜湛琛再次看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她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他為什么突然的不高興,她原本想喊住他,因為如果新婚當晚就分房睡,如果被人發現了,一定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但她最終沒有出聲,反正她已經脫離伲家的苦海了,這些細枝末節也沒有必要在意,換了衣服洗漱一番,就安穩的睡了。

          反倒是睡在客房的杜湛琛有些心神不寧,剛剛接到那份“婚后協議”時,他竟然有些不快,認為她心里還想著沈逸風,現在想起來這種愚蠢的思想和舉動簡直是拉低了他的格調。

          第二天一早,伲瞳醒來收拾一番就下樓了,看到一個婦人在廚房里忙活,她有些意外。

          肯定不是傭人,那是……

          伲瞳想起昨天領證的時候杜湛琛說過他的母親會回來,心下了然,堆著笑容走上前去:“媽,你剛從國外回來,就讓我來吧。”

          本來想幫忙,卻被顧倩容推開,“新婚之夜,讓新郎睡客房,你可真是杜家的好兒媳。”

          伲瞳微微一怔,沒想到他媽消息竟然這么靈通,頓時有些尷尬,“媽,我昨天一回房間就睡了,早上起來才知道阿琛在客房睡。”

          顧倩容冷笑一聲,“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如意算盤,伲家的私生女和沈家聯姻失敗,被人當場拋棄,所以盯上了我們家阿琛,不得不說,你的眼睛真的很刁。”

          聽到這兒,她不自覺的皺了眉頭,從眼前看,這個婆婆很難相處,新婚第二天就可勁的挖苦她,她淺淺的笑了笑,“媽,您說笑了,我跟阿琛是真心相愛的。”

          她剛說完,顧倩容“砰”的一聲放了勺子,轉眼諷刺的看著她,“真心?呵!剛和沈家聯姻失敗,就和阿琛真心相愛,你當我是傻子嗎!”

          她吸了口氣,看著她的眼睛,“媽,你如果不信,可以去問阿琛。”

          顧倩容的目光銳氣逼人,“我警告你,不要肖想我杜家的財產,否則,我一定讓你后悔進了這個門。”

          她心中一陣好笑,她還真以為懷疑她跟杜湛琛的感情呢,原來是為了財產,她伲瞳根本就不屑于去爭奪杜家的財產。

          等到人都齊了,她才開始動筷子吃早飯,杜建軍看著這個孫媳眼中露出慈愛,“曈曈啊,你和阿琛怎么沒一起啊?”

          她愣了一下,抬眸看見對面的顧倩容一副看好戲的模樣,斂了斂眸子正準備說話時卻被顧倩容搶先:“爸,他們昨晚根本就沒有同房睡。”

          此話一出,杜老爺子有些不相信的看向自己的孫子,“怎么回事?”

          杜湛琛笑著看了眼伲瞳,“她昨天太累了,我進房的時候已經睡了,我怕把她吵醒,就睡了客房。”

          她震驚的看著他,她不記得他們串過詞兒啊?

          對面的顧倩容也是一臉驚訝,隨后惡狠狠的剜了一眼伲瞳,轉眼又堆起笑容,“曈曈啊,你可要好好對阿琛。”

          她溫軟的笑著點頭,“媽,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杜湛琛則冷眼看著他們,眼底十分復雜。

          看到杜建軍碗里沒有粥了,她勤快的拿去廚房又盛了一碗。

          看到孫媳落落大方的模樣,感覺不會像是外面傳揚的那番不堪,杜建軍是有些滿意的,做他杜家的兒媳,就該是這樣。

          他也知道前一段時間鬧的沸沸揚揚的伲家和沈家的聯姻。

          但他的孫子從不肯接近女人,這頭一次帶回家的姑娘,他相信他兒子的眼光,至少目前伲瞳的表現他很滿意。

          杜湛琛看著伲瞳說話做事一派熟稔的模樣,他心里說不出什么感覺,只覺得這女人城府很深。

          昨晚說什么婚后協議,今天早上又和顧倩容相處的這么好,跟爺爺還相談甚歡,看來果真是為了報復沈逸風和伲家,什么討好的事兒都做得出來。

          其實她只是利用杜家吧,想在杜家站穩腳跟,又不想失身,說不定只是為了讓沈逸風回心轉意,畢竟他們有十年的感情。

          她真的以為爺爺和顧倩容能幫助她么?

          杜湛琛越想越煩躁,又想到昨天買的結婚戒指,心里有些許不痛快。

          吃完飯后,他跟杜建軍提出要搬去公司住一段時間,以方便處理公司的事物。

          顧倩容在收拾碗筷時聽到,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

          杜建軍聽了孫子說的,點了點頭,“也好,最近公司事情是有點多,你住在公司也方便,省的來回跑浪費時間和精力了。”末了又添了一句:“把曈曈也帶著,說不定能幫上你。”

          杜湛琛卻搖了搖頭,“我住公司是為了忙工作,不是談情說愛的,況且,讓曈曈去,也會累著她,倒不如待在家里舒服。”

          伲瞳在一旁靜靜地聽著,卻暗自腹誹,什么為了她好,根本就是不愿意帶她去好嗎!新婚第二天就不住在一起,怎么統一戰線?她真是有點兒搞不懂這個男人,性情變化莫測。

        第5章 誤會重重

          杜湛琛搬了東西上車后,小葛弱弱的問了一句:“杜總,您真要住公司啊?”據他所知,杜總從來沒有住公司的習慣,這還是頭一次。

          他不悅的皺眉,“開車。”他就是要讓伲瞳知道,要想在杜家待下去,要想報復沈逸風,扳倒伲家,只有靠他,而不是爺爺,他才是杜家所有商業資源的掌控人。她要是想扳倒伲家,只能來找自己。

          看到杜湛琛走了,顧倩容心中很是得意,立刻打電話給自己的兒子杜辛逸:“逸兒,我跟你說,杜湛琛新婚夜就跟伲瞳分房睡,今兒一早又跟老爺子說要在公司住一段時間,依我看,八成這兩個人有貓膩,你把這事兒散播散播,我倒要看看杜湛琛怎么應對。”

          伲瞳還不知道顧倩容做了這樣的事兒,百無聊賴的回了家中。

          中午的時候,杜湛琛接到一個陌生電話。

          “杜先生你好,我是曈曈的爸爸伲郁文,聽說曈曈過得不好?”

          知道是伲郁文,他頓了一下,“岳父,您怕是聽錯了。”

          “事關曈曈的幸福,我不能讓她在婆家受到欺負而覺得委屈。”

          “岳父,曈曈很好,沒有所謂的欺負。”

          伲郁文想起顧倩容跟他說的話,根本不相信他說的,“你新婚之夜就拋下我的女兒,新婚燕爾又住公司,你怎么能這么對我的女兒!”言辭懇切的像是真的很關心伲瞳一樣。

          “還請岳父憑證據說話,上來就這樣質問我,怕失了您長輩的分寸。”他抬了抬眼眸,隨后掛了電話。

          還沒想通為什么伲郁文會知道,杜建軍一個電話打過來,他還沒說話,電話那邊就傳來隱隱的怒氣,“趕緊給我回來!”

          他放下電話,回想剛剛伲郁文說的話和爺爺的憤怒,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下子變得凌厲起來,“伲瞳,你還真是好樣的,為了逼我回家,竟然利用伲家和爺爺。”說著,拿了外套就出了公司。

          回到家時,杜建軍正端坐在客廳,一臉嚴肅,而伲瞳就坐在他旁邊。看到這樣的架勢,他越發肯定自己心中所想。

          “怎么回事?”杜建軍一看到孫子就開問,語氣里明顯有怒氣。

          看到她一聲不吭的樣子,他淡淡的問:“爺爺,出什么事了?”

          杜建軍把拐杖往地上一敲,“什么事?我怕你是根本不關心曈曈!”

          他頓了頓才說:“爺爺從哪兒聽的閑話?”

          “閑話?”杜老爺子壓下心里的氣悶,“你昨天怎么對待曈曈的你心里不清楚嗎?”

          他垂了眸子,沒有說話。

          就算是訓了一頓,老爺子還是覺得心里不快,他的孫子竟然讓他的孫媳被外邊人議論,他怎么能消氣?

          杜湛琛不知道這些事怎么流露出去的,但絕對跟這個女人脫不了干系。

          等杜老爺子教訓完,他把伲瞳帶到樓上的房間。

          “為什么這么做?你的手段還真是可以啊!”他緊鎖著眉頭,目光兇狠的看著她。

          她一臉莫名其妙,“我做什么了?”

          他突然掐住她的下巴,把她摁在墻上,冰冷的語氣噴在她的臉上:“利用爺爺,你真是好樣的。”

          她掙扎了一番,卻沒有用,緊緊的盯著他的眼睛,“我沒有!”

          他像是聽到一樣,捏著她下巴的手更加用勁,她疼的眼里冒出了淚花。

          看到她眼中含淚,他一瞬間有些怔愣,突然松了手。

          看到她這副模樣,他感覺到身體中的欲火在被一點點點燃。他腦子一熱,欺身上前,架住她的兩只手,要去吻她。

          她瞪大了眼睛,不知道杜湛琛為什么突然會變成這樣,死命的咬著牙,不停的掙扎。

          他突然停下來,不再強迫她,看她的目光卻很憤怒,轉身大步走出去,關門的聲音清脆又響亮。

          伲瞳望著門,想著剛剛的一切,有點后怕,和這樣的人結婚,到底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杜湛琛回了公司工作了一會,越來越煩躁,看表已經是下午兩點了,干脆關掉電腦,出了公司。

          他開著車,享受著風颯颯吹過的感覺,原本想去放松放松心情,卻無意間看到了伲瞳和沈逸風。

          他把車停在遠處,淡淡的看著這兩個人。他聽不清他們說什么,只看到兩個人拉拉扯扯好半天。

          感覺到心中的郁氣,他再次發動車子時,卻看到伲瞳竟然撲倒了沈逸風的懷里,他氣的雙手緊握成拳,節骨泛白,風速般開走了車。

          他剛走不就,伲瞳就用力推開沈逸風,瞪著他滿是怒氣的說:“你夠了沒有!”

          他心下一轉,隨即作出懺悔的樣子,“曈曈,我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吧,都是那個金鈴兒勾引我的。”只要能再次得到伲瞳,犧牲點尊嚴算什么。

          她冷笑,“我不會恨你,但也不會原諒你,況且,我現在是有夫之婦,我勸你不要再糾纏我,否則我會比上次更不客氣。”

          說著手機便響了,接通后,那邊傳來顧倩容的聲音,“墨子咖啡館。”

          她還沒來得及說話,電話就被掐了,看來這個婆婆真的是難搞定,難怪杜湛琛的脾氣也那么臭了。

          沈逸風本想說什么,伲瞳果斷給他打住,“我警告你,最好離我遠點!”,隨后打車走了。只是她沒有注意到,沈逸風臉上的懺悔瞬間消失,眉眼間多了幾分戾氣。

          到了墨子咖啡館后,她在顧倩容對面坐下,看到顧倩容這一身打扮,雍容華貴,像是示威一般。

          “媽,您找我有什么事?”她笑著問道。

          顧倩容放下咖啡,露出一絲笑意,眼神卻異常冷漠,“伲瞳,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拿錢走人。”

          “第二呢?”她挑眉。

          “第二,跟我合作。”

          她斂了斂眸色,“拿錢走人?還真是狗血的老橋段,跟你合作的話,似乎也沒有什么前途。”

          顧倩容的笑容瞬間凝固,“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她扯出一抹淡淡的冷笑,眼里似有諷刺似有不屑,“巧了,我還真不知道罰酒是什么味道,不然試試?”

          “你——”顧倩容氣急敗壞的瞪著她,沒想到這女人竟然這么不知天高地厚,“我是阿琛的媽媽,你如果想要在杜家待下去……”

          說到這兒,她就停了,后面的話她不說伲瞳也該知道。

          但是意料之外的是——“嗯?”她裝作不懂的問。

          顧倩容沒想到她會這樣問,隨即冷了聲音,“你讓我不痛快,我就讓你也痛不欲生。”

          她淡淡的看著她,覺得好笑,卻耐住性子,“媽,你真的誤會了,我沒有這個意思。”

          隨后拿起面前一直未動過的咖啡,裝模作樣的品了品:“嗯,味道不錯。我看媽您也沒什么事了,那我就先走了,您慢喝。”

          伲瞳起身,推開門走了出去,徒留顧倩容在里面氣的發抖。

          剛走出門,她就給沈逸風打了電話:

          “我考慮好了,我可以原諒你。”

          沈逸風聽了,訝異之余有些得意,只要他出手,遲早能搞定這個女人。

          伲瞳嘴角勾了勾,她怎么可能再和渣男攪在一起,不過是母親的遺產……她一定要拿回來!

          而沈逸風,很可能會起很大的作用。

          她想明白了,今天看杜湛琛的架勢,也不像是會和自己一條心,想要打一場漂亮的仗,就必須有自己的事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呢。

          伲瞳瞇了瞇眼,走向剛剛在電話里和沈逸風約好的地方。

          杜湛琛驅車到市中心,心中的郁氣上不上下不下,一會想著伲瞳的婚后協議,一會又覺得剛剛看到的很可能只是沈逸風單方面糾纏。

          煩躁的捶了一下方向盤,忽然看見前方的人行道上有一個熟悉的人影。

          是伲瞳,她來這里干什么。

          他看見伲瞳拐進了一個咖啡廳,想要下車跟上去,就看到沈逸風緊跟著進去了。

          杜湛琛眼底劇烈震動,剛剛還在大馬路上拉拉扯扯,現在是又想在咖啡廳談情說愛么?

          他悄無聲息的跟了進去,在咖啡廳的斜角邊坐了下來。

          兩個人果然坐在一起,他隨意要了一杯咖啡,坐在伲瞳背后的那一桌。

          兩人聲音很小,影影綽綽聽不清楚,杜湛琛皺了皺眉,正準備起身,就從面前的鏡子里看到兩人抱在了一起。

          杜湛琛手里的咖啡重重地放在桌子上,他覺得血液都在逆流,他有些不明白她為什么還會愿意跟沈逸風有牽扯,看著二人你一句我一句,他心里漸漸升起一些不舒服的感覺。

          他皺了皺眉,不想再看下去,隨即起身離開咖啡廳,走向對面的酒吧。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