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主角名為蘇翎顏承琰君小說的名字是《王爺容稟:王妃成首富了》,這是一本劇情非常有趣

        發布時間:2019-03-07 17:39

        蘇翎顏承琰君全文閱讀

        王爺容稟:王妃成首富了全文閱讀

          主角名為蘇翎顏承琰君小說的名字是《王爺容稟:王妃成首富了》,這是一本劇情非常有趣的古代穿越小說,雨雪霏霏是此書的作者。現代的蘇翎顏怎么也沒想到自己會被最信任的人害死,而重生到古代以后,她本以為自己無心情愛只想賺錢,可是那王爺還是輕易的撩動了她的心。
          周秀急忙拍著她的后背給她順氣。不滿蘇三妹一直賴在自己家里已經很久了,但她怎么說也是小姑子,自己不好說什么。
          但蘇翎顏可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這孩子的性子她知道,受了氣只會忍著,現在這樣子一看就是這幾天被身體不舒服又被蘇三妹給餓的。
          她當時是念著蘇三妹也老大不小的人了,總不會連個生病的小孩子都照顧不來,所以托她照顧的。
          周秀越想越生氣,但礙著有大夫在場只得白了一眼蘇三妹以示不滿,而后讓大夫仔細的開了方子,讓蘇老大去抓藥。
          “那啥,她姑也不是有意的,我已經說過她了。”臨出門抓藥之前,蘇老大低頭摸了摸鼻子進了蘇翎顏的小屋里,對著正守在她旁邊的周秀說道。
          “你自己的妹妹,愛怎么說教怎么說教去,和我們娘兒倆有什么好交代的。”周秀接著給蘇翎顏扇扇子,不咸不淡的回應道。
          蘇三妹怎么著她管不著,真正讓她窩火的是蘇老大的態度:要不是他一昧的縱容著,事情能發展到今天這地步?
          蘇翎顏很享受這種被人照顧,有人為了她生氣的感覺。盡管不滿蘇三妹,她還是朝著周秀笑了笑,示意著自己沒事。

        第1章 心死命喪火海

          “來人,把他們幾個給我拖出去,丟到太平洋喂魚也也好扔到非洲喂豹子也罷,總之別讓我再看見他們!”

          A市,蘇氏企業大樓里最高層的辦公室里,蘇翎顏臉色鐵青的看著面前雙手被拷住的三個男人,聲音清冷,語氣絕情。

          她的話音才落,辦公室的門立刻被推開,進來十來個黑色西裝黑色墨鏡的男人,他們各各神情冰冷嚴肅,腰間不知道別著什么鼓起來了一塊。

          “顏…,顏小姐!”三個男人見狀,原本就蒼白的臉上霎時冒出來一層冷汗:這…,這……是蘇氏企業的“十三山神”!

          蘇氏企業由蘇翎顏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娃娃當家卻無人敢輕易冒犯,除了蘇翎顏實在是厲害,通吃黑白兩道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這十三人。相傳他們出手狠辣,不懼一切。

          十三人對著蘇翎顏恭敬地點了點頭,道了句“顏小姐放心”,便拖著三人出去了。

          “顏小姐…,顏小姐饒命,我們這樣做也是為了整個蘇氏啊……”

          門外求饒的哀嚎聲傳進來,蘇翎顏皺了皺眉,十三山神手刀落下,在生命被掐斷之前那三個人便徹底失去了說話的資格。

          寂靜了片刻后,辦公室的門再次被推開。

          “是你?”蘇翎顏見到來人,先是詫異,而后收斂了些臉上的冰冷,轉過身去把雙手環胸透過明亮的落地窗俯瞰著下面。

          她瞇了瞇眼眸,問道:“你這會兒不是應該在越南那邊么?”

          “顏。”來人走進來,把手里端著的咖啡放在辦公桌上,而后抬眸看著蘇翎顏:紅色的風衣把她的腰身襯得欣長,淡栗色微卷的長發恰到好處的披散著,一派名媛女神的氣質。

          他走過去從背后環腰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道:“我擔心你,特地趕回來。”

          “沒事。”蘇翎顏又放緩了語氣,但神情仍然很嚴肅:“我會處理的。”

          但這次那三個慫包給她捅的簍子,著實不小!

          蘇氏企業前兩年在全國交通樞紐的位置上建立了一座大型中轉倉庫,兩年過去運轉良好,所以兩個月前便打算進行二期擴建。

          一個半月前國際上的一個軍火販子頭目被國際刑警盯上,手里有一大批的軍火滯銷。

          而那三人竟然敢打著蘇氏的名號接受了那批軍火,借著倉庫的二期擴建把東西給藏在了地下的秘密基地里。

          這兩天,黑白兩道的勢力都盯著蘇氏。

          “明天陪我走去一趟倉庫。”蘇翎顏說著,語氣恢復了冰涼。

          來人眸間閃電般劃過一絲精明,順從道:“好。”

          他是蘇翎顏七年前在黑道上救回來的,這些年一直陪在她身邊,當著她一個無名無姓的影子助手兼戀人。

          這一夜,星月無光,天陰沉沉的低著像是被布匹兜著的墨水,隨時都會滴下來。

          蘇翎顏的別墅里,十三山神辦完事回來復命,又得了蘇翎顏的另一樁任務…

          第二天一大早的時候,他早早的就在別墅外等著蘇翎顏了。

          今天蘇翎顏穿著修身的黑色夾克,頭發也扎了起來,整個人看上去利落霸氣。

          這一次他們去工地沒有提前給那邊打招呼,蘇翎顏到了的時候,那里竟然正在發動著一場工人暴亂:原因不明。

          蘇翎顏又瞇起了眼睛。

          “正事重要,我們還是先去秘密基地吧。”他勸道。

          “先去看看發生了什么。”蘇翎顏隨手接過身旁的人遞過來的安全帽帶上,在一眾人的開路下去了工人鬧事的地方。

          工頭見她走來,拿著喇叭擴音器大喊了幾聲,整場瞬間安靜下來。

          但只是安靜了一瞬,正當蘇翎顏準備開口問發生了什么的時候。“嘭…”一聲槍響傳來,又是短暫的寂靜后,人群霎時慌亂。

          蘇翎顏感覺心臟驟然一縮,而后身體的熱量開始流失。倒地的瞬間,耳邊的尖叫聲此起彼伏。

          原本埋伏在倉庫周圍的各方勢力也都亂了:誰開的槍!

          是他。那一槍正中蘇翎顏的心臟,她的心臟比平常人心臟的位置往右偏兩寸,這個秘密只有他知道。

          有線人舉報說會有各方勢力聚集在倉庫附近,槍聲驚動了正在趕來的刑警,黑道勢力正打算撤走,正好和刑警撞上,雙方正面交火。

          “暗殺第一如何?所有人敬仰的顏小姐又如何?蘇翎顏,從今往后,我才是蘇氏名正言順的總裁。無名無姓的日子,我過夠了!”

          他走向了她,蹲下身子把手放在她中槍的位置,往出擠著血。

          “就是因為這?”蘇翎顏的嘴唇已經開始泛白,眼眸里也覆上了失望:這些年她爬得太快,樹敵太多,把他藏起來只是為了保護他!

          她出身孤兒,七年的陪伴,她早已把他當成了唯一的依戀。

          “或許吧。蘇翎顏,要怪,只能怪你太強悍。你聰明一世,沒想到會這樣倉促的結束自己的一生吧?其實那批軍火,那三個人是受我的指使。不借著各方的勢力,我怎么才能名正言順的殺了你?”

          “原來如此。”蘇翎顏動了動嘴唇,卻彎出來一抹笑。片刻后,她摁下了一直藏在袖間的小型消息發射器。

          發射器紅光閃爍間,他的眸里明顯覆上了慌張:“你做什么!”

          正如他先前所說,蘇翎顏太過強大,即使打中了她的心臟,他的內心對她仍然是懼怕的。

          蘇翎顏笑得更燦爛了:“昨晚,我和十三山神說,如果今天我能安全回去就讓他們給你弄一個新的身份,然后我們結婚。如果我發出信號,就說明出了岔子,讓他們炸了這里。”

          “不…不可能。”他起了身連連后退,神情里滿是慌張:“倉庫一期加上二期一共十萬平米,一晚上的時間,你去哪里弄來這么多炸藥?”

          蘇翎顏從地上爬了起來,她踉蹌著走向了他,伸出手狠狠地箍住他的頭,笑靨如花:“你是第一天認識我么?倉庫當初建造的時候我就已經埋好炸藥,遠程操控只需要不到一分鐘。不然我怎么會把秘密基地建在倉庫的地下?”

          “你!你真是個魔鬼!”他絕對相信蘇翎顏回做出這種事,神情驚恐到像是要去見鬼,猛然地把蘇翎顏推倒在地后,轉身就朝著倉庫外跑去。

          可惜,來不及了。

          他轉身的一瞬間,整個倉庫的地面像是雪崩般裂開,隨即而來的就是火光綿延接二連三的爆炸聲,數萬平米連城片的火海,像是在交通樞紐中心開出的花。

          所有人都忌憚能叱咤風云的蘇翎顏,殊不知,她這一生所求,不過安定與一人共度。

          如果能再來,她只愿落戶山水…

        第2章 一口一個賠錢貨

          所有人都以為創立蘇氏霸業的蘇翎顏葬身火海…

          三千年前,一個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朝代里,心灰意冷的蘇翎顏正漸漸醒來。

          蘇翎顏的頭很昏沉,睜開眼的時候她正躺在一張木床上,床上只鋪了薄薄一層布,稍微挪一挪手指,她甚至能感覺到木刺扎身的刺痛。

          她坐了起來,起得猛了的原因,眼前一陣眩暈她差點兒又摔著躺回去。

          她急忙閉眼緩歇了一會兒。

          再睜眼看見眼前的景象的時候,蘇翎顏的腦袋又空白了!

          空蕩蕩的四壁,高低的四角都掛著碩大完整的蜘蛛網,一看就是很久沒有打掃過。

          窗戶破的只剩下沾在小四方格的窗梁上還垂著幾條似斷未斷的紙條子。

          她低頭看了眼自己,寬大的青灰色上衣像個罩子裹著嚴重營養不良的身板,褲筒卻短了一截,露出皮包骨頭的腳腕。

          這幅模樣,蘇翎顏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現在這是在經歷些什么。

          就在這時,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記憶涌進到她的腦海:這個時代是歷史上沒有記載過的風遠朝,這個時代的她也叫蘇翎顏,今年十四歲,是東河郡府

          承琰君封地下的一個小小佃農之女。

          現下正是農忙時節,承琰君屬田數千畝,大人小孩都在田里受著酷熱。

          而“她”前些日子被相鄰的佃農家孩子欺負磕著了頭,又連著勞作了數日,自三日前發起了燒,佃農窮苦,非十萬火急要命的情況下一般不請大夫,原主又向來是個懂事的不愿意與家里添麻煩,所以只說自己沒事,休息兩日就好了。

          哪承想,當初磕著頭的那一瞬間內傷不輕,耽擱了幾天竟就這般丟了命。

          所以她這是,穿越了…!

          穿好鞋,蘇翎顏推開門走了出去:一大片的佃農的住處連著成了一片村莊的規模,村莊地勢呈階梯狀分布,蘇家地勢較高。

          將目光放的更遠一些,便是大片的良田。

          酷熱當頭,隱約還能看見勞碌的人影。

          “你個賠錢貨,看著也沒什么事情?還一天天的賴在床上偷懶不去勞作,這個月家里的工錢和糧要是少了,別說扯布做衣裳,你看我不跟你娘說,再給你一口吃的!”

          穿著暗粉色粗布麻衣的蘇三妹聽見開門的聲音,從相鄰的屋子里走了出來,說著就伸著欲去戳蘇翎顏的太陽穴。

          蘇翎顏轉頭瞥了她一眼。

          蘇三妹是在這個世界里蘇翎顏父親的妹妹,也就是她的姑姑。她一把年紀也不小了,在該出嫁的時候里眼高于頂挑來挑去的誰也看不上,所以現在還住在蘇家。

          眼看著天越來越熱,蘇翎顏的爹蘇老大在田里表現良好被工頭兒賞了些錢,原本是想讓妻子周秀給蘇翎顏做一身衣裳的。

          周秀和別的女人一樣,平時負責給下田的男人們做飯送茶,趕上現在特別忙的時候還要做一些田里較輕的活兒,所以便將扯布的事情交給了蘇三妹。

          但蘇三妹卻嚷嚷著小丫頭片子要什么衣裳,打著把那錢攢著給自己做嫁妝的由頭,把錢揣進了自己的兜里,還振振有詞:自己要是嫁得好了,少不了蘇家的好處。

          記憶中,蘇三妹成天好吃懶做不說,而且對蘇翎顏動輒打罵。

          但眼前的蘇翎顏已經不是從前的蘇翎顏了。

          若是當時殞命也就算了,重活一世,既然頂了她的身份,蘇翎顏自然要替她活出口氣來!

          她后退了一步側開頭,躲過了蘇三嫂的手指。撇開羞辱什么的,蘇三妹那不知道多久沒修剪過的、污垢滿指甲縫兒的手讓她覺得惡心。

          她躲避的動作讓蘇三妹先是一詫異,而后后者沉了一張肥肉橫飛毛孔粗大的臉,又往前追了一步接著伸出手打算擰蘇翎顏的耳朵:“要死了,你這個催命的還敢躲開!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訓你!”

          一口一個賠錢貨催命的,蘇翎顏努力回憶了一下,原主也沒什么得罪過她的地方啊!

          既然如此,憑毛受她欺負?雖然上一世她十分渴望能有家人,但要是這樣的家人,還不如不要!

          她又后退了一步,趁著蘇三妹再出手的時候靈活的繞到了她的身后。

          若不是念著她是原主的姑姑,她早就一腳踹上去了!

          蘇三妹撲了空,惱羞成怒反身欲再抓蘇翎顏,后者再躲。她又抓,蘇翎顏又躲……

          如此折騰了五六個來回后,蘇三妹膘肥體壯已經氣喘吁吁,蘇翎顏因為原主在床上躺著的三天里基本沒吃什么東西也有些眼前發黑。

          “你…”蘇三妹靠在柴垛上,指著蘇翎顏道:“你,反了反了!你竟然敢和我動手,今天不讓你爹打斷你的腿,我就不叫蘇三妹!”

          蘇翎顏靠在墻上,額前劃過一排黑線:動手?她明明一直在躲閃!

          不過這樣胡攪蠻纏才符合蘇三妹的奇葩。

          蘇翎顏掐了掐自己的虎口迫使自己清醒,這才有些不適應的用原主的嗓音開了口:“明明是你打我。我頭暈躺在床上難受,爹讓你照顧我,你卻連口吃的都不給我。我要去找爹,讓他來評評理。”

          她的聲音有些稚嫩,卻帶著一種以前在蘇翎顏身上從未有過的硬氣。

          是了,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

          尤其是蘇翎顏底下還有一個弟弟叫做蘇山山,在這個重男輕女的時代,蘇山山被送去了學堂讀書認字,蘇翎顏卻主動扛下了家里的許多擔子,洗衣做飯下田,承受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懂事。

          因為這一點,她也掙得了蘇老大和周秀的幾分疼愛。

          在外面受了欺負后蘇翎顏是實在扛不住了才提出想休息幾天。

          蘇老大和周秀都忙,所以便把在家用之外多給了蘇三妹一些錢,讓她給蘇顏請個大夫或者是買些好吃的給她補補身子。

          可這蘇三妹呢,打從心眼兒里覺得她就是矯情,私吞了多出來的錢不說,在蘇翎顏傷重不能下床的時候,甚至不曾上門來問她要不要喝水。

          虧心事被揭開,蘇三妹跳腳:“好啊,你還敢告狀,看我不撕爛你的嘴!”說著,她又打算撲過來。

        第3章 打人被抓包

          士可忍孰不可忍。

          蘇翎顏從房間里出來想看一看自己現在的身份所生活的環境,更重要的是她想找些吃的:她可不想剛活過來就被生生餓死。

          所以蘇三妹再撲過來的時候她沒再躲開,而是暗自活動著自己的手腕和腳腕。

          她拿過散打冠軍,就是不知道她的實力在現在這幅身板能夠發揮出幾分來。

          蘇三妹撲過來的動作更加兇猛,蘇翎顏正要出手送她一記過肩摔的時候,門外突然傳回來了質問的一道聲音:“你們在做什么?”

          是蘇老大。

          他額間還系著用來吸汗的黑色麻布,襯的原本就有些黑的臉越發陰沉:他落了東西在家所以回來取,沒想到卻見到了這一幕的場景。

          原主對于蘇老大有很強烈的依賴感。

          聽見蘇老大的聲音的時候,蘇翎顏感覺到了一種心田處驀然燃起的暖流,喜悅中夾著心酸。

          那感覺穿過生死跨過時空被傳遞給了蘇翎顏,感人感性。上一世極其渴望親情的蘇翎顏險些被影響到。

          不過幸好她守住了最后一絲理智。

          見到蘇老大的一瞬間,蘇翎顏就迅速收了準備出擊的姿態,而后做出一副恐懼軟弱的樣子抱住頭蹲下身子,順帶著暗中把面前手腕粗的圓木棍狀的柴火往外踢了踢。

          蘇三妹也看見了蘇老大,她想收手已經來不及,更悲催的是,下一秒她踩在了那圓木上,整個人向前摔去。

          她的上半身直直摔在了墻上,下半身則壓在了蹲著的蘇翎顏身上。

          “顏兒!”蘇老大直接見狀急忙邁步往院子里跑來,蘇三妹撞在墻上疼得嗷嗚亂叫,蘇老大卻只是把她扳開在一旁,把蘇翎顏拉了起來。

          “顏兒,沒事吧?”他的語氣很急切,聽得出來是真的關心蘇翎顏。

          可惜這次被蘇三妹一壓,原主弱到堪比林妹妹的身子又暈了過去,只有蘇翎顏在意識模糊之間聽見了蘇老大的關切。

          蘇老大見女兒竟然暈倒了,才慌了神反應過來她的身體狀況已經很嚴重。而蘇三妹竟然還在打她!

          所以當蘇三妹從地上爬起來湊近他嘟囔問著“你怎么回來了”的時候,蘇老大甩手又推了他一把,怒不可遏道:“你還杵在那里做什么?還不快去請大夫!”

          “請大夫?”

          在這個時代里,兩文錢能買一斤大米,蘇老大一直以來的工錢只有一百五十文,加上承琰君體恤佃農辛苦每月補貼的糧,供一家人吃喝倒是問題不大,但加上個去在學堂念書的蘇山山就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

          雖然半年前蘇老大得了工頭兒的賞識雖然又漲了五十文,但蘇三妹可還指望著用這多出來的錢給自己置辦好的嫁妝呢。

          而請一次大夫則至少得花十文錢。

          蘇三妹好像聽見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一般猛然提高了分貝。

          她側著頭一臉狐疑打量著蘇老大懷里的蘇翎顏,道:“她這暈倒是真的假的?別是裝的吧。”

          蘇翎顏的意識還在,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就開始憤恨自己剛才第一次的時候怎么就沒出手把她暴揍她一頓!

          蘇老大聞言,怒火騰起直沖天靈蓋,隨手抄起地上絆倒蘇三妹的那根圓木就朝著她揮去,道:“讓你去就去,再多說廢話明天就滾出去住!”

          那棍子落在蘇三妹的腿肚子上,疼得她彎腰一直揉,但就是不敢再說一句廢話。

          她這把年紀了還沒嫁人,這些年全憑蘇老大一家養著,被趕出去了之后就只剩下喝西北風的份兒了。

          她咬著牙憤憤白了蘇翎顏一眼,轉身去屋子里拿了十文錢扭著碩大的水桶腰慢騰騰的準備出門去。

          “快點兒!”蘇老大抱起了蘇顏,驚覺自己女兒的體重竟然輕的嚇人,抬腳把腳下的圓木朝著蘇三妹踢去催促著說道。

          “知道了。”蘇三妹沒好氣的應了一聲,在心底里將蘇翎顏咒罵了八百遍:這個催命的,要是請了大夫卻沒什么事看她不撕爛她的嘴!

          受原主身體的影響,蘇翎顏的意識也開始渙散。

          迷迷糊糊之間,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引力在拉扯著她,再清醒的時候,蘇翎顏竟然又站在了倉庫的大門口。

          心臟被打穿的一瞬閃過腦海,她下意識的就打做出了腰間拔槍防御的姿態。

          但,整個倉庫里并沒有一個人,很寂靜。

          謹慎地視察了好一會兒,蘇翎顏才反應過來不對勁:整個倉庫不是已經被她炸了?而且現在她的穿著還是風遠朝的衣服樣式。

          難不成,倉庫也隨著她一起穿越了?

          這時她的右手手腕上突然傳來了一陣癢癢的感覺。

          這感覺蘇翎顏似曾熟悉,重新醒過來之前她被子彈打穿的部位也有過這種感覺。

          她低頭看自己的手腕,發現自己躲避蘇三妹過程中不小心蹭破了皮的地方正在以肉眼能看見的地方愈合。

          而且,自從來了這里后,因為饑餓而全身無力的感覺也明顯消退了。

          這說明:這個倉庫里有能幫她療傷的功能。

          原本是她喪命扎心的地方,現在卻變成了這樣,這反轉來得也太快了吧。

          不過蘇翎顏并沒有被這份驚喜沖昏了頭,她還記著軍火的事。隨便踏上了一輛平衡車代步,她循著記憶往密室走去。

          厚厚的門被打開,里面各式各樣的武器有很多,那批軍火也都被安全的儲放著,該有的安全措施也有,她這才松了一口氣。

          從密室出來,她踩著平衡車倉庫轉了一圈。

          一期工程竣工并使用以來運轉良好,現在這里不僅有來自各地的物資,布匹藥物糧食肉產蛋奶制品家用品一應俱全,待轉運的小轎車以及活禽堆了整整五個大倉庫。

          她這下才開始顧得上欣喜:原本還在擔心要怎么在風遠朝生活下去,這下好了,有了這些,她不僅能讓蘇老大過上好日子,自己也有了闖蕩的本金!

          這一世,這個朝代,山水之間,有了這錦鯉一般的物資,也有了家人,她定然要瀟灑的活一遭。這一世,她也只是蘇翎顏,什么悲蒼失望,什么蘇氏黑白兩道,那些原本如同五指山一樣壓得她難以喘氣的擔子終于可以卸下了!

        第4章 賠錢貨隨便嫁了

          “顏兒…,顏兒……你別嚇娘,醒醒,顏兒…”

          正當蘇翎顏沉浸在徹底新生的喜悅中時,幾聲叫喚似乎是從空靈之界傳來。

          她這才想起來暈倒的事情,嘗試著轉了轉意念后,她竟然真的離開了空間倉庫回到了蘇家。

          惺忪地睜開眼,正對上兩張被放大的臉,蘇翎顏一時被嚇險些叫喚出來。

          不過她控制住了。

          周秀年紀就只比蘇三妹大四歲,但因為常年下地干活的原因所以看上去有些蒼老。

          她穿著碎花衣衫,頭上包著藍色格子的布巾,顯然是才才從田里趕回來的。

          另一個就是蘇三妹磨磨蹭蹭請回來的大夫了。

          他說蘇翎顏雖然沒什么大問題,但孩子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平素虧了好吃的什么的也就罷了,但千萬不該虧了肚子。

          她現在身體很虛弱,需要好好的補一補。

          聽到“虧了肚子”四個字的時候,蘇老大剜了站在一旁的蘇三妹一眼。

          蘇三妹這才不情不愿的走到周秀跟前,道:“嫂子你也聽見了,這大夫都說了沒什么事,咱家的條件本來就不好,咱們平素里吃的都是一樣,肯定沒問題,扛一扛就過去了。”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

          蘇翎顏被她的話氣的直咳嗽,心底直朝著她翻白眼兒:真他娘的能顛倒黑白。

          蘇三妹那話里話外的意思分明就是“大家吃的東西都一樣,怎么獨獨就你吃出毛病了。”

          周秀急忙拍著她的后背給她順氣。不滿蘇三妹一直賴在自己家里已經很久了,但她怎么說也是小姑子,自己不好說什么。

          但蘇翎顏可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這孩子的性子她知道,受了氣只會忍著,現在這樣子一看就是這幾天被身體不舒服又被蘇三妹給餓的。

          她當時是念著蘇三妹也老大不小的人了,總不會連個生病的小孩子都照顧不來,所以托她照顧的。

          周秀越想越生氣,但礙著有大夫在場只得白了一眼蘇三妹以示不滿,而后讓大夫仔細的開了方子,讓蘇老大去抓藥。

          “那啥,她姑也不是有意的,我已經說過她了。”臨出門抓藥之前,蘇老大低頭摸了摸鼻子進了蘇翎顏的小屋里,對著正守在她旁邊的周秀說道。

          “你自己的妹妹,愛怎么說教怎么說教去,和我們娘兒倆有什么好交代的。”

          周秀接著給蘇翎顏扇扇子,不咸不淡的回應道。

          蘇三妹怎么著她管不著,真正讓她窩火的是蘇老大的態度:要不是他一昧的縱容著,事情能發展到今天這地步?

          蘇翎顏很享受這種被人照顧,有人為了她生氣的感覺。盡管不滿蘇三妹,她還是朝著周秀笑了笑,示意著自己沒事。

          “你不怪她就好。”蘇老大是個四肢發達頭腦直爽的莊稼人,壓根兒沒聽出來周秀的弦外音,還以為她是真的不怪蘇三妹了。

          加上看見女兒恢復了些精神并且笑了。扭頭就出了屋子去給蘇翎顏抓藥,一路上還想著回來的途中給周秀和蘇翎顏買幾塊糖吃。

          “真是個棒槌。”周秀見蘇老大竟然真的走了,直接被氣笑了。

          她接著給蘇翎顏搖著蒲扇,語氣里略帶著愧疚,道:“是娘不好,娘沒照顧好你。”

          蘇翎顏笑著搖了搖頭,在心底里打了好幾遍草稿之后,脆生生試探般喚道:“娘。”

          “嗯?”周秀以為她有什么話想說。

          其實蘇翎顏什么也不想說,就是想叫叫她。

          見她不說話,周秀以為她還在怨蘇三妹的事情,遂道:“你姑那脾性你也知道,娘不盼著她能轉性,只是你該硬氣點兒。”

          女兒軟弱的性子,讓周秀心疼。

          “嗯。”蘇翎顏又笑著點了點頭。

          “這幾天正是農忙的時候,我和你爹待會兒還得下田,我和你姑姑說讓她做飯,你就先好好的歇一歇。”周秀說道。

          她不是個張牙舞爪的人,甚至骨子里還是有幾分小女人的溫柔在的,她什么也不求,只希望能與丈夫和孩子平安開心的過日子。

          “嗯。”

          周秀接著扇扇子等蘇老大回來,另一只手握住了蘇翎顏的手,說道:“累了就睡一會兒吧。”

          蘇翎顏的心弦被她這突如其來的握手撥動,周秀的掌心有很多老繭,但摩挲在她的手背上卻讓人覺得莫名安心。

          蘇老大的糖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周秀對蘇三妹雖然還是冷著臉,但語氣里至少緩和了幾分。

          她給了蘇三妹幾文錢讓她去割一點肉回來,而后兩人又馬急忙的趕去了田里。

          等房間里就剩下蘇翎顏一個人的時候,她坐了起來,閉了眼集中意念嘗試著從空間里拿東西,再一睜眼的時候,她的手里竟然真的多了一瓶牛奶。

          蘇翎顏笑了笑,真是個萬能神奇的空間…

          蘇三妹去割肉了,家里就剩蘇翎顏一個人。

          喝著牛奶閃身進了空間后,她先是去了倉庫的宿舍樓里洗了個熱水澡,把身上的衣服丟到洗衣機里洗干凈烘干。

          又去倉庫里找了件適合自己現在這個年紀的內衣換上,再把長了老大一截的袖子挽起來,頭發隨便挽起用一根木簪固定住。

          做完這一切后,她感覺整個人神清氣爽,看上去也精神了不少。

          蘇翎顏從空間里出來后才推開門出來正好遇見買肉回來的蘇三妹。

          蘇三妹本來長得就胖,這大熱天兒的連著出去了兩趟,她熱得早出了一身的汗,又累又渴的,所以進了門之后徑直就去了放在廚房旁的水甕,拿馬勺舀了一大勺涼水就往嘴里送。

          那副樣子,簡直跟上輩子是被渴死的沒多大差別,部分水從她的嘴角溢了出來,順著下頜滴在衣服上,很快就濕了胸前一大片的衣服。

          如斯場景,蘇翎顏實在是欣賞不來,所以干脆別過了頭去盯著自己房間的窗戶發呆。

          她在琢磨著怎么把這破了的窗補一補,不然她睡在里面盡成了蚊子的糧食靶子了。

          至于蘇三妹,原主的死雖然和她脫不了干系,但念在她不是直接兇手,如果以后她能收斂點兒,看在蘇老大的面子上蘇翎顏不想太為難她。

          可往往事與愿違。

          “怎么,這會兒不難受了?怎么不接著裝了?”

          蘇翎顏正想著罷戰的時候,蘇三妹喝完水走了過來,見她全須全尾的站在窗戶前發呆,冷不丁的說道,語氣里盡是嘲諷和懷疑。

          蘇翎顏閉了閉眼,深呼吸著讓自己冷靜:沒事,她尊老!

          但她沒有回話,蘇三妹可就沒有這么放過她,她又開始了喋喋不休:“要我說你爹就該隨便找個人家把你給嫁了,留你在還得管你吃管你住,現在你還學會變著法兒的折騰人要看大夫要吃肉,真是個賠錢貨。”

        第5章 毒啞她

          再聽言,蘇翎顏的怒火霎時“蹭”地就竄了上來!

          她回過了頭:蘇三妹自己三十多了都還沒嫁,自己才十四,這么急著就把自己賣了么?

          “賠錢貨?”蘇翎顏冷哼著打量著她:“你賴在家里混吃混喝,不下田去掙工錢不做家務,到底咱們兩個誰是賠錢貨?”

          “呵喲。”蘇三妹見今天蘇翎顏竟然敢一而再的和她頂嘴,上前邁了一大步就準備揪她的耳朵。

          “你和小蹄子能和我比?我可是黃花大閨女,下了田風吹日曬拋頭露面的,還怎么嫁人?就算能嫁了人也是那些窮莊稼漢,你爹還怎么收禮金?”

          啊呸!她在家養尊處優怕是只養出了一身沒用的肥肉吧。

          蘇翎顏被蘇三妹弄得很無語!

          一把年紀了還敢自稱是黃花大閨女,還想著嫁個富貴人家享福。

          那自己十四歲就該被隨便嫁了?

          蘇三妹接著靠近前的時候,蘇翎顏已經從空間里拿出來了一劑小型麻醉針,蘇三妹再敢對自己動手動腳的,她就先麻醉了她,然后毒啞她!

          她是想瀟灑重新過日子,但若有人犯我,她上一世滿骨子的殺伐決斷和戾氣可還沒沒褪去半分!

          “你做什么了?”蘇三妹的手在離蘇翎顏不遠處停了下來,她突然湊近了蘇翎顏像在搜尋什么東西的警犬一樣嗅著鼻子。

          做了什么?蘇翎顏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

          “你身上怎么這么香?”蘇三妹聞了聞后,狐疑著問蘇翎顏道。

          原來她是在說這個。蘇翎顏松了一口氣:她還以為蘇三妹發現她不是真正的蘇翎顏了。

          剛才洗澡的時候,蘇翎顏用了些沐浴露護發素什么的,原來蘇翎顏的臉因為長時間的風吹日曬又不注重保養,嚴重缺水又泛黃,所以蘇翎顏又拆了一套護膚品用上:她可不想年紀輕輕的就變成黃臉婆。

          “什么怎么這么香?”被她這一問,蘇翎顏也沒心思再追究些什么,她把麻醉劑收回了空間里,隨口道:“就是我剛才洗了頭發,順手從墻角摘了幾朵花在水里泡了泡,有什么大驚小怪的?”

          “真的?”蘇三妹又湊上前聞了聞,心里暗自想著:這賠錢貨還真有兩下,她要是也能把自己弄得香香的,定能把男人迷住。

          心下這樣想著,蘇三妹就扭頭就去摘花了。

          蘇翎顏看著她離開,聞了聞自己身上,她用的那些護膚品味道都很淡,應該是沐浴液的味道,看來下次她得挑一種味道再淡一些的…

          沒有了蘇三妹接著鬧心,蘇翎顏接著琢磨起來了補窗戶的事,但在家里到處都找了找,她愣是沒見到半點兒紙片兒。

          眼下的這個風遠朝算是封建王權剛開始不久的時候,科舉制也正盛行,但可不是誰家都有條件送孩子去學堂讀書的。

          譬如蘇翎顏的弟弟蘇山山。

          他能去離佃農村大約二十五里路的清遠縣里讀書,除了蘇老大咬緊牙關肯為他出學費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蘇老大那一輩蘇家排行老二的蘇勤的幫忙。

          蘇勤年幼的時候時常去學堂偷書學習,后來考了個秀才,在離佃農住的村莊不遠處的清遠縣安了家業。

          久而久之的,他和蘇老大還有蘇三妹之間的關系就淡了些。

          她的小屋子糊窗戶的紙,一部分是蘇勤給的,一部分是蘇山山從學堂里偷偷帶回來的。

          也就是說,一般的佃農人家家里,是不會有紙的。

          蘇翎顏這下可有些發愁了:她的空間里倒是有紙。

          她原本還嫌紙糊的窗戶不抵刮風下雨準備弄點兒油布釘上去呢,但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她要是貿貿然的把那些東西拿出來,指不定會帶來什么猜疑呢。

          其實不止她的窗戶,蘇老大和周秀的屋子,蘇三妹的屋子窗戶都是只有木框子沒有糊紙。

          只不過蘇三妹用了一塊木板給窗戶直接堵住了,蘇老大夫婦則是晚上睡覺的時候用衣服把窗戶蒙上。

          雖然熱了點,但總比喂蚊子好。

          這樣看來,她得好好的想個辦法了…

          蘇三妹喜滋滋的用摘了的花洗了個頭,瞬間心里作用良好,覺得自己肯定是香噴噴的。

          天快擦黑的時候太陽沒那么毒了,蘇翎顏出了蘇家去適應周圍的環境。

          蘇三妹虛榮心作祟夾著自己納了一半的鞋底去找佃農村里的其他不用下田干活的女人們閑聊。

          但閑聊了沒幾句大家就都得回家做飯了,蘇三妹鞋底沒納一針,話聊了幾句也沒人說她身上香,只得敗興而歸回家準備做飯。

          不過一想起來今晚有肉吃她的心情就又好了一些,而且買肉的時候她還順帶著給自己買了一小塊紅糖。

          給蘇翎顏請大夫的時候她問過了,女人要想保持滋潤多喝點紅糖是最好的。

          東張西望了一會兒確定了蘇翎顏不在家,她把水燒開了之后急忙沖了紅糖,也顧不得燙不燙,仿佛有人跟她搶似的一口氣急忙喝完。

          這一廂,蘇翎顏在佃農村里轉了轉。

          她繼承了原主的大部分記憶,所以很快就摸清了村子里的路,并且得知:在這佃農村里官兒最大最有地位的就是工頭兒,因為他不僅掌握著所有佃農的工錢,還是能定時去清遠縣里匯報,運氣好的話能見著自東河郡府而來視察農田的家丁的人。

          工頭兒,蘇翎顏想了想,原主關于他的印象是一片空白,應該是以前沒碰過面的緣故。

          不知不覺之間,她已經走到了田壟間。

          東河郡地處北方,種植以小麥為主,不過三千年前小麥的產量低得可憐,眼下正是割麥子的時候。

          盛夏的地熱像是個大蒸籠一般蒸烤著在田間忙活的人。

          蘇翎顏抬頭,遠遠的看見了正滿頭大汗的蘇老大和周秀,心底劃過一抹疼惜。

          既然來都來了,那她為何不做些什么?

          這樣想著,蘇翎顏走到草垛后面,意念一動,她從空間里拿出來了一個鋁制的容器,在里面放了些冰塊后倒了些綠豆飲品,順帶加了點糖。

          好在她在廚房看見這個年代已經有一些黃豆綠豆小米什么的,不然她還真的不知道該送些什么。

          為了防止惹人懷疑,她還在倉庫里找了一匹樣式看上去和這個年代差不多的布剪下來一部分,然后用那塊布把鋁制容器包裹起來。

          這樣一來,外觀看上去這個容器和這個年代家里常用的罐子就相差無幾了。

          一切準備就緒后,她朝著蘇老大和周秀的方向走去。

          原本就已經到了快要下工的時候了,男人們在進行一些善后工作,把今天割下來的麥子捆好往牛車上搬運,女人們則是在收拾割完麥子之后遺落的一些麥穗。

          “爹,娘。”蘇翎顏朝他們招著手喊了句,蘇老大和周秀都抬起了頭。

          也有別的佃農也把目光投向了蘇翎顏,他們的第一感覺就是:這蘇家丫頭幾天不見,似乎變了些。

          “你怎么來了?”周秀最先放下手里的活計趕了來,神情擔憂問道:“是不是身體又不舒服了?還是你姑又欺負你了?”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