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我在都市造古董最新章節已經出來了,這是由作者我在都市造古董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現

        發布時間:2019-03-07 17:39

        我在都市造古董方小揚

        我在都市造古董全文閱讀

          我在都市造古董最新章節已經出來了,這是由作者我在都市造古董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現代都市小說,小說我在都市造古董全文講述了主角方小揚是一名普通的高三學生,他因為一本五塊錢買來的破舊老書而有了傳奇經歷,看他會讓美女上門來……
          方小揚搖了搖頭,劉老瞎以后會怎么樣,可不是他關心的,他現在最關心的是自己,“又要被老書吸血了,老子都快被吸成人干了。”
          念到這里,方小揚苦笑著從懷里掏出一本發黃的破舊老書,喃喃自語:“老書啊老書,你是一個好寶貝,咱能不能換個方式復制啊,不要動不動的就吸血好不好?”
          方小揚手中的發黃老書,表皮已經破爛不堪,看不出是哪個年代的。這東西是方小揚有次放學后,經過廢品回收站,一個白胡子老頭坑蒙拐騙,賣給自己的。
          足足浪費了五塊錢。
          為了那五塊錢,方小揚認真的‘研讀’了一番。這才得知,這發黃老書根本不是什么絕世秘籍,尼瑪,就是一本做舊的古玩造假書,不但這樣,書里面還提到血和草藥之類的。然后,方小揚得知了,這種用血造假的方法。
          “算了,來吧!反正這個月才是第二次,多這么一次也死不了。”方小揚下了決心,咬著牙拿起早就準備好的水果刀,向著自己的手指,輕輕那么一劃。然后,急忙將手指摁在老書上。
          “尼瑪!要了小爺的小命了!”每次這樣做,方小揚都跟殺豬似的,他就不明白女人每月來那么一次,而且量那么大,怎么受得了的。
          不過方小揚比女人更辛苦,因為那本老書像是活物一般,正在吸食著方小揚手指上的血液!
          與此同時,原本發黃的頁面,慢慢顯出小紅點來,小紅點是方小揚的血液形成的血珠,此時正在緩慢的移動著,慢慢的,布滿了整個頁面,老書也像是活了一般!
          短短的七八秒后,方小揚已經感到有些體力不支,頭暈眼花,像是快要跌倒了一般。等到老書完全活過來以后,他拿開手指,看了看傷口,一片蒼白,很明顯手指頭那些血液被老書悉數笑納了!
          “尼

        第1章 超品復制

          方小揚看著劉老瞎拿出來的東西,眉頭緊皺。

          劉老瞎也不介意,笑著將手中的包裹遞了過去,包裹不大,約莫手掌大小,包裹的東西像是一件寶貝,“螭龍戲珠佩,白獨山玉,方大師,這次又要麻煩你了。”

          “嗯?”方小揚看了看手掌大小的玉佩,做工精美,一看就是個值錢貨。查了查資料,皺著眉頭說道,“這個應該是國家保護文物吧?這可是犯法的?你真的打算賣出去?”

          “方大師盡管出手,至于后面的事情嗎,買家已經交了定金,只等方大師出手!”

          劉老瞎擺了擺手,無所謂的說道。說完,覺得對眼前的少年有些不恭,低頭哈腰諂媚道。

          “我只管做,出了門概不負責!你若不怕,三日后來取便是。”方小揚點了點頭,說道。

          劉老瞎滿意的出了門,別看這少年年輕,只有劉老瞎知道,這小子可是名副其實的做舊專家,只要出手,沒有搞不定的事情。

          劉老瞎常年在古玩行混,早就打聽過,即使是站在這行頂端的造假專家,想弄個高仿的贗品,最起碼要精雕細琢數十天,而且那價錢可是昂貴的緊。但方小揚這小子不但做工好,而且這速度很快,不超過三天準能提貨。

          最關鍵的是,方小揚在做舊上的手段可謂登峰造極,哪怕是最精明的鑒定專家,也有不少打眼的。

          劉老瞎的發家史,就是方小揚的造假史啊。完全靠著方小揚,只要方小揚出手原本百把塊的造假原料,被那些所謂的撿漏專家們,以十幾二十倍的價錢,當寶貝一般的買了回去。

          說起劉老瞎和方小揚的緣分,還要追溯到兩個月以前,那時,方小揚找到劉老瞎說有件東西要出手,方小揚明確說,這是自己做著玩的。然而,劉老瞎一看那手藝,兩眼就直了。能在觀樓街開店鋪的,哪一個不是眼力過人。

          劉老瞎很快發現,這小子有潛力。花大價錢買了那件贗品,然后試著讓方小揚在做一件。不做不知道,這一做就不可收拾了。

          那贗品做的太真了,除非用碳14年代檢測儀來測驗,否者即使那些教授專家都是打破頭。此時劉老瞎發現這方小揚就是一個移動的大寶貝。

          從此以后,他把方小揚當老佛爺一般的供奉著,同時小心翼翼的保守著兩者之間微妙的關系。

          好的是,方小揚好像并不了解行情,對劉老瞎每次的開價也不還價。這才使得劉老瞎,慢慢從一個觀樓街大街上小賣鋪的鋪主,慢慢有了自己的店面,并且在兩個月之內成為首屈一指的‘多寶道人’。

          “尼瑪,八千塊!老子拼了,只是又要流啊流的流血了……”

          方小揚看著劉老瞎離開,這才小心的關上門,關上窗。認真的打量起劉老瞎遞過來的玉佩,還有那作假用的美玉。

          “白獨山玉,好玉!這塊玉至少值個十幾萬。”方小揚喃喃道,難怪這次老家伙如此豪氣,原來這活的難度,可是比以前大太多了,也不知道劉老瞎要賣多少錢。這如果被逮到了少說也要判個十年八年。

          方小揚搖了搖頭,劉老瞎以后會怎么樣,可不是他關心的,他現在最關心的是自己,“又要被老書吸血了,老子都快被吸成人干了。”

          念到這里,方小揚苦笑著從懷里掏出一本發黃的破舊老書,喃喃自語:“老書啊老書,你是一個好寶貝,咱能不能換個方式復制啊,不要動不動的就吸血好不好?”

          方小揚手中的發黃老書,表皮已經破爛不堪,看不出是哪個年代的。這東西是方小揚有次放學后,經過廢品回收站,一個白胡子老頭坑蒙拐騙,賣給自己的。

          足足浪費了五塊錢。

          為了那五塊錢,方小揚認真的‘研讀’了一番。這才得知,這發黃老書根本不是什么絕世秘籍,尼瑪,就是一本做舊的古玩造假書,不但這樣,書里面還提到血和草藥之類的。然后,方小揚得知了,這種用血造假的方法。

          “算了,來吧!反正這個月才是第二次,多這么一次也死不了。”方小揚下了決心,咬著牙拿起早就準備好的水果刀,向著自己的手指,輕輕那么一劃。然后,急忙將手指摁在老書上。

          “尼瑪!要了小爺的小命了!”每次這樣做,方小揚都跟殺豬似的,他就不明白女人每月來那么一次,而且量那么大,怎么受得了的。

          不過方小揚比女人更辛苦,因為那本老書像是活物一般,正在吸食著方小揚手指上的血液!

          與此同時,原本發黃的頁面,慢慢顯出小紅點來,小紅點是方小揚的血液形成的血珠,此時正在緩慢的移動著,慢慢的,布滿了整個頁面,老書也像是活了一般!

          短短的七八秒后,方小揚已經感到有些體力不支,頭暈眼花,像是快要跌倒了一般。等到老書完全活過來以后,他拿開手指,看了看傷口,一片蒼白,很明顯手指頭那些血液被老書悉數笑納了!

          “尼瑪,這鬼書,也太尼瑪狠了?這才七八秒的時間,如果真的弄上一兩分鐘,小爺就玩玩了”

          布滿紅點的老書,散發著妖艷的紅光,那紅光有著絲絲血色,整本書像是活過來一般。

          “靠,尼瑪,終于搞定!”

          方小揚一邊抱怨,一邊將早就準備好的補血沖劑,紅糖之類拿了過來,混合著喝了下去。

          “尼瑪,小爺我賺點錢容易嗎我,小爺被吸了那么多血,小爺下次我要漲價。一定漲價!”方小揚一面輕聲抱怨,一面拿起老書,將布滿紅點的頁面,對準劉老瞎送來的螭龍戲珠佩。

          “進來!”

          方小揚輕聲念道。意念微動,然后老書像是感應到一般,既然嗡嗡作響,然后那布滿小紅點的頁面猛的射出一道紅光,將整個玉佩包裹住,像是讀取信息一般。

          “結!”

          約莫一分鐘后,方小揚將掃描了螭龍戲珠佩的頁面,對準那方白玉。只見,在老書血光的照射下,那白獨山玉慢慢的懸空而起,并且不停的轉動起來,而且轉動的速度是越來越快,慢慢變成了一團殘影。

          這種時刻不是很久,也就一分鐘,血光消失,老書也失去了生機,只是那白獨山玉已經大變模樣。

          白獨山玉已經不再是一塊沒有雕琢的玉,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塊玉佩,那上面的螭龍和珠子栩栩如生,和真的螭龍戲珠佩絲毫不差!

        第2章 詭異的破舊老書

          兩月前,方小揚誤打誤撞地發現自己這本被騙了五塊錢的老書,居然會吸血,當時可把方小揚嚇個半死,當時的方小揚猶如被水蛭吸了血一般,把個手指上下搖晃,好不容易脫離了頁面。但腳上不饒,逮著老書就是一通猛踹,眼見絲毫沒有效果之后。

          方小揚甚至將老書扔進了油鍋里,火堆里,但是老書像是見鬼了一般,絲毫無損!

          恐慌之后,方小揚慢慢冷靜下來,不經意間發現,這破舊老書的側面,竟然詭異的有他的名字“小楊”二字。

          一時之間,方小揚舍不得扔了。有心找賣書的老爺爺,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

          接下來的日子,方小揚拿著老書苦心研究,好歹功夫不負有心人,最后愣是受網絡玄幻小說的影響,搞笑一般的找到了控制老書的竅門。

          方小揚發現,只要,這本發黃老書將鮮血吸好,當血珠般的珠子分布整個頁面的時候,就可以用意念控制老書,第一次控制,方小揚復制了一雙筷子。

          幾經摸索,方小揚發現老書只能復制一些死物,而且死物的體積不能過大。過大了,老書就沒什么反應,最大也就平底鍋般大小。

          后來,方小揚偶發看鑒寶類節目,這才選擇了做舊古玩的生財之道。

          方小揚是個孤兒,五歲的時候被方天明抱養。因為方家沒男兒,所以取名小揚。等到方小揚慢慢大了,方天明對方小揚也失去了信心,因為方小揚太笨了。這才將他打發到學校旁邊的出租房。每月給五百塊的生活費。

          方小揚從來沒有怪過養父,畢竟,方小揚不是方天明親生的,他又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愿意抱養自己,將自己養大,方小揚已經很滿足了。

          不過人活著嗎,總要有自己的尊嚴和堅持,自從擁有老書后,方小揚找到了賺錢的法子,再也不用看別人的眼色用錢了。

          方小揚是一名高三學生,就讀于燕京市十中,全燕京市最爛的一所高中,但即便是這樣,方小揚還是沒考上這所高中,他的成績太差了。沒辦法,他實在不是讀書的料。

          從小學三年級起,方小揚看到課本就跟見了催命符一般,頭痛的要死。而且記憶極為不好,剛學了幾個漢字,轉眼就忘記了。特別是英語,那洋鬼子的語法字節的,愣是把方小揚弄成休克了。

          養父方天明,為了自己的面子問題,借著自己在十中認識校長的便利,花點錢拉好關系,方小揚這才順利的進了燕京十中。

          方小揚今年十七歲了,今年高三,畢業以后,方小揚就是成年人了,他以后的路,方天明斷然是不會再管的。

          第二天一早,燕京市十中,高三五班。

          “哎呦!造假帝,你來的真早啊。”汪宇航是方小揚的同桌,是一個大胖子,他熱情的和方小揚打了個招呼,然后猛的做了下去,椅子被他揉捏的差點斷掉。

          “別提了。昨天晚上我被折磨死了,差點就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了。賤人,你幫我把風!我要睡會!”方小揚一坐下就犯困,上眼皮打下眼皮!

          汪宇航一愣,眼睛瞪的老大,試探性的問道:“生意上門了?”

          汪宇航是方小揚同桌兼唯一死黨,方小揚的情況他最清楚,自然方小揚會造假之類的,他再清楚不過了。只是為什么會造假,汪宇航就當成方小揚天賦異稟,并不知道老書的存在。

          “你看我這樣子,應該也知道啊。八千塊!。”方小揚擺了擺手說道。

          “靠,薪水見長啊!回頭請吃飯啊!怎么也要來個羊腿!”汪宇航哈哈大笑。

          汪宇航的老爸是燕京是一家公司的大老板,家中富裕的很,只是他和方小揚關系好,特別喜歡讓方小揚請客。

          八千塊,對高中生來說,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按照以往慣例,不宰他宰誰!方小揚費力的伸出手指,打算比劃一個鄙視的手勢,不過這動作還沒完成,就一頭栽了下去。很快睡著了。

          “尼瑪,不會吧!又睡啊!這都第幾次了?”汪宇航佯怒道,不過看到方小揚不像是裝的,這便脫了自己的校服蓋在方小揚身上。

          方小揚每次使用老書之后都特別能睡,這也不能怪他,誰一下子少了那么多血,不暈啊!

          方小揚睡得很香,雖然沒打呼嚕,但是那口水沿著臉蛋,隨著桌角,一直流到了胸口。

          不過,當他換了換當枕頭的手臂時,匆匆一撇講臺,他就再也睡不著了,因為五班的班主任,被冠以“美女蛇”稱號的劉雅馨,此刻正臉色寒冷的看向這邊。

          “不好,方小揚!”汪宇航提醒道。

          “方小揚!”美女蛇怒道。

          “快起來!”汪宇航掐了一下方小揚。

          方小揚睜開迷迷糊糊的雙眼,碰了一下汪宇航說道:“老瞎,最近別來找我了,老子的血全給你了,小爺快變成人干了……”

          “哈哈哈……”教室里的同學們,頓時拍桌子,敲椅子。一個個笑的前胸貼后背。

          “方小揚這是那根筋不對了,竟然叫美女蛇老瞎?還自稱小爺,這尼瑪是逆天啊!幾天不見,方小揚的膽量見長啊!”

          混亂的笑聲,讓方小揚立馬清醒了過來,尼瑪,我糊涂了,這里是教室……靠!

          慘了慘了……

          美女蛇叫自己能有什么好事,上了三年高中,她就沒怎么找過自己!

          方小揚立馬耷拉著腦袋,站起來,小聲的說道:“抱歉!劉老師,我睡著了,你看你能不能高抬貴手饒了我?”

          方小揚不站起來還好說,這尼瑪一站起來,周圍的同學,更是狂笑起來。

          “尼瑪,這又是怎么回事?我道歉也不行!”方小揚撓了撓頭。

          “哈哈哈!”

          方小揚的無辜表情,更是惹來一陣瘋笑,就是五班的學霸和班花唐倩,一向最為淑女的班長,也笑的花枝招展。

          “靠!怎么一回事?”方小揚碰了碰同桌汪宇航,這廝不但不答,而且笑的更瘋狂了。那坨肥肉,隨著笑聲一上一下,都快掉下來了。

          “方小揚,你……你把這篇古文給我背誦下。”劉雅馨隨手拿過汪宇航的語文課本,扔給了方小揚,雙手環抱,怒視著說道。

          “啊??”

          方小揚驚訝的合不攏嘴!美女蛇今天抽什么瘋,既然讓我背課文!

          方小揚撓了撓腦袋,這美女蛇今天是故意作難啊。自從高一自己交了所有科目的白卷以后,甭說班主任美女蛇了,就是其他老師也不在點自己的名了。

          背書?開什么玩笑!這語文書從來都是放在抽屜里,嶄新嶄新的!

          “快點背!不然五班這月的值日你全包了!”劉雅馨看到方小揚遲疑更是火了,那表情就是一個隨時噴射的火山口!

        第3章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尼瑪,故意作難我,是吧?美女蛇,你對我太狠了,一月的值日!我……”方小揚看著美女蛇劉雅馨,敢怒不敢言!

          “我靠!兄弟有難啊!這邊!”汪宇航和方小揚混的很熟,現在兄弟有難,身為大哥的怎么能不幫忙!此時,汪宇航將書本翻到了那頁。

          方小揚感激的對著汪宇航點了點頭,念道:“孟子曰:舜發于畎畝之中,傅說舉于版筑之間……”

          剛剛念了幾句,就被火眼金睛的美女蛇給發現了,怒道:“嗯?!汪宇航,你也想為五班值日一個月嗎?”

          汪宇航無奈的對著方小揚笑笑,一切盡在眼神中,兄弟啊,不是我不幫你啊。只是這美女蛇太狡猾了。而且,這次鐵定拿你開刀,我也無奈啊!

          “快點!繼續!”劉雅馨絲毫沒有放過方小揚的意思,而且那勢頭是不達目的不罷休!

          哈哈哈!

          哈哈哈!

          ……

          教室內一片大笑,這些個學生誰不知道方小揚有幾斤幾兩,方小揚如果真的能背出來,京大華大還不由著他挑啊

          “方小揚如果背完這邊課文,我尼瑪就把語文課本給吃了。”一個起哄的同學大叫道。其他同學本來就和方小揚關系不好,如此這般,跟著嘲笑道。有的甚至拍起了桌子。

          方小揚滿腔怒火,這尼瑪也太欺負人了。難道我方小揚就讓他們這樣看不起嗎?難道我注定是廢柴嗎?

          難道我只能按照美女蛇的意思,老老實實的值日一個月嗎?

          不!絕不!

          士可殺不可辱啊!

          “靠!被‘女唐僧’笑也就罷了。尼瑪,這群牲口比我強多少,憑什么笑我。”方小揚怒罵等著狂笑的同學們,心中暗自告訴自己,不要發火!

          保持冷靜!不要發火!保持冷靜!心靜,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尼瑪,這語文課本我真的是沒看過啊,怎么背啊?”方小揚抱怨道。

          “等等,我……應該看過!”就在剛才,汪宇航不是翻閱過嗎,方小揚努力集中精神,腦海中想著剛才汪宇航翻過的那一頁。

          人著急了什么都能辦得到!這句話對于方小揚來說,不假啊。此時方小揚的腦子里,清晰的倒映著剛才汪宇航翻過的那一頁!

          方小揚深吸一口氣,鎮定自若的念道:“……故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然后知生于憂患,而死于安樂也。”

          孟子的這篇《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就這么被方小揚給背了出來。

          雖然整個過程,方小揚念得結結巴巴,不過他確實完成了這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納尼?他,方小揚真的將這篇文章搞定了?尼瑪,我一定是在做夢!誰快把我喊醒。

          “劉老師,班主任,美女……你看還行嗎?”方小揚也沒想到自己能背完這篇課文,剛才激動差點將‘美女蛇’的稱謂給叫了出來。

          不過,好在及時打住。只不過這是怎么回事,難道全班同學都被點了啞穴了嗎?

          “嗯嗯!?”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劉雅馨最快回過神來,臉色變得和善許多,看著方小揚‘咳咳’了兩下來掩飾自己的吃驚。

          “背的不錯。只不過方小揚同學,你能不能先把口水擦干凈啊?”美女蛇好心的提醒道。

          方小揚一愣,低頭一看,校服上一攤黏糊糊的東西,看的出,那是自己剛才睡覺時的口水。

          “哈哈哈……”

          靠!原來是這樣!我當他們為什么老是嘲笑呢?原來是這樣!尼瑪,這些丟臉丟大了。想著,方小揚耳根都紅了起來。

          “佩服!兄弟,我是服了你了。文章背的如此溜,口水流的如此屌。尼瑪,不服不行啊……”一旁的汪宇航拍著大腿,大叫道。

          “靠!少拿我打趣!”方小揚想揍他丫的。不過,轉念一想:難道,我其實是天才?

          只是這樣的結果,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相信啊。

          “方小揚,跟我來。”美女蛇絲毫不管現在正在上課,對著方小揚招了招手。扭頭走出了教室。

          方小揚無奈只能老實的跟著,美女蛇之命令,誰敢抵抗啊。

          “放松點,要不要來點水水?”

          美女蛇辦公室內,劉雅馨穿著超短裙,隨意的將雙腿并攏,坐在老板椅上,一邊示意了一下手邊的一次性杯子,一邊面色古怪的看著方小揚。

          “不了,班主任!你看……我……這?”方小揚看著美女蛇雪白的大腿,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么了。

          此時辦公室可就他們兩個人。

          “難道,美女蛇打算誘惑我?”方小揚怕怕的搖了搖頭。

          劉雅馨從抽屜內,拿出一份模擬卷,伸手遞給方小揚說道:“這是一份語文試卷,回去!做了它。不準交白卷。再交白卷,打掃衛生一個月!”

          “嗯!”方小揚點了點頭,這個美女蛇和一個月值日耗上了。動不動就值日一個月。有本事,你叫我掃女廁啊。

          “快上課了,快點去吧!”看到方小揚愣愣的樣子,劉雅馨擺了擺手,示意他可以先回去了。

          “老師,再見!”方小揚移動腳步,走了出去!

          這時,劉雅馨像是意識到了什么,試想著剛才方小揚的表情,還有他的目光的方向。半晌后,劉雅馨皺了皺眉頭:“這個小色鬼!倒是把這點忽略了。”

          想罷,暗自笑了起來!不過,這笑容剛好被走到辦公室門口的方小揚看到,嚇的他落荒而逃,天知道這美女蛇又想出什么法子來整他。

          辦公室內,只有劉雅馨一人,她深吸一口氣,打開抽屜,拿出一盒香煙。點著一根,深吸一口。

          劉雅馨今天二十三歲,兩年前以優秀的成績,從京大畢業。那時的她心高氣傲,想著做一番事業,沒想到在找工作的時候碰壁了。

          潛規則!

          她遇見了最讓人惡心的潛規則!

          不愿被潛規則的她,最后來到了同在燕京的第十高中。

          燕京十中很垃圾,整個燕京都知道。只是她不甘心啊,年輕氣盛的她,不甘心這般墮落。

          這才有了這次的測試,沒想到還真讓她發現了一位人才!

          方小揚深藏不露,沒想到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劉雅馨相信,平時方小揚交白卷什么的,絕對是他故意和自己作對。

          這孩子,八成是到了叛逆期了!

          劉雅馨拍了一下額頭,躺在椅子上,說道“看來我應該多關心他一下啊。”

          劉雅馨認為方小揚是青春叛逆期,同樣的,方小揚認為劉雅馨這美女蛇是不是到了更年期!要不,怎么平白無故的為難自己。

          方小揚一路嘀咕著來到了高三五班,剛坐定!方小揚,隨意一撇窗外,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差點嚇出魂來。

        第4章 嫩模上門

          “這……這是劉老瞎啊?”

          方小揚看到劉老瞎帶著一個身高腿長的美女,出現在校園內。而且行走的方向,可不就是方小揚所在的高三五班教室的主教樓嗎?

          “他怎么出現在這里?難道……難道螭龍戲珠佩出事了?”

          方小揚想到這里,瞪大了眼睛。“我就知道八千塊不好賺。害的老子流了血,還被債主找上門來了。”

          只是這個債主,有點……有點太漂亮了吧!

          劉老瞎身后的美女,身高大約一米六五,上身隨意的搭配一件無領毛衣,下面穿著短裙,露出一長截美腿。

          這腿有點太長了,怎么看都有一米二以上,而且小腿筆直,夠細,曲線完美,沒有小腿肚。腿部皮膚白皙,細膩!此時的美女,顯然對劉老瞎帶著她在校園下的陽光下暴曬有意見。她眉頭微皺,玉鼻翹起。猛地一甩長發,露出一張精致的小圓臉,那簡直是絕美啊!

          “我靠!”方小揚摸了一把,然后一手血。

          這女的絕對是個妖精,看一看都會流鼻血啊。

          不行!現在可不是YY的時候,我應該馬上阻止他們上樓。

          方小揚急忙跑了出去,見到劉老瞎就是一陣劈頭大罵:“劉老瞎,你搞什么?”

          “這個……盛情難卻啊!楊小姐,你看這位就是方小揚方大師!”劉老瞎無奈的介紹道。

          “哎,你過來!聽說,螭龍戲珠佩是你的。你還有螭鳳戲珠佩,那個我也要了。正好做一對!”美女伸手擋了擋陽光,不悅的說道。

          方小楊:“……”

          螭鳳戲珠佩?這是什么鬼玩意。聽都沒聽過。真的有這玩意嗎?方小楊疑惑的看向劉老瞎。

          劉老瞎將方小楊拉到一旁,解釋了一番。

          這時,方小楊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這位美女叫做楊馨默,是燕京有名的腿模,今年剛滿十六歲。雖然只有十六歲,年齡小了點,可是其他該大的地方一點都不小。那身材發育的玲瓏有致,特別是那雙美腿,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記著呢。

          當然,她就是螭龍戲珠佩的買主。本來,劉老瞎和楊馨默交易的是螭龍戲珠佩。當交易完成時,楊馨默嘴上念叨著:如果有一個螭鳳戲珠佩就好了。剛好可以做一對。

          劉老瞎聽到后,覺得這位楊小姐雖然人長得漂亮,但是對古玩這行絲毫不懂,急忙答應螭鳳戲珠佩的事,準備訛她一訛。這才有了劉老瞎帶著楊馨默到學校找方小楊的一幕。

          “劉老瞎,你坑我。我怎么可能有螭鳳戲珠佩。別說我沒有,就是稍有點古玩常識的都知道。螭鳳戲珠佩,根本就不存在好不好?”方小揚罵道。

          螭龍戲珠佩,重點在‘螭龍’二字。這螭龍其實就是龍九子之中的二子,寓意吉祥。倒是有玉螭鳳云紋璧、白玉螭鳳戈形佩、白玉提油螭鳳紋劍玼等,大多是螭龍玉鳳相互嬉鬧的玉件。

          “一萬!一萬!”劉老瞎看到方小揚猶豫的臉色,急忙比劃這兩雙手,十根手指伸得筆直。

          “不是錢的事,而是,完好的螭鳳戲珠佩在哪里?”方小楊瞪著劉老瞎。

          “這個,交給我。你只要答應就成。”劉老瞎諂笑道。

          方小楊點了點頭。如果劉老瞎真的能夠搞到螭鳳戲珠佩,自己出點血有什么不可以。一萬塊,那可是一萬塊啊。

          “你們嘀咕什么呢?螭鳳戲珠佩呢?拿來。”楊馨默走了過來,來到方小揚身邊的時候,伸出小手,不滿的叫道。

          “這個……這個螭鳳戲珠佩其實在劉老瞎家里。劉老瞎你說是不是?”方小揚咬了咬牙說道。

          劉老瞎立馬會意,“哦,對!對!對!我差點忘了。是在我這。只不過需要點時間,我們才能交易。”

          楊馨默聽完,半晌不說話。不善的眼神,快要把劉老瞎給吞了,說道:“你耍我。在你那里,你讓我來這個地方。見一個灰不溜秋的學生,還是什么方大師?”

          怎么說話呢?怎么說話呢?怎么說我方小揚也算是玉樹臨風好不好。怎么就成了灰不溜秋了。士可殺不可辱啊。

          “喂,那個誰。你給我聽好了。長得漂亮了不起嗎?螭鳳戲珠佩我不賣了。劉老瞎,我們走!”方小揚擺了擺手,轉身就走。

          楊馨默怎么可能讓他走,急忙一個側步擋在前面,方小揚只顧著劉老瞎,并沒有留意楊馨默的動作,如此這般,方小揚面前突然多出一個人來。

          方小揚不偏不倚的撞了上去。一團柔軟的感覺,傳遍方小揚整個大腦。

          “哎呦!你……你今天不賣也得賣。你撞了我。”

          “誰讓你擋著我。”

          方小揚絲毫不讓。楊馨默瞪大了眼睛,她沒想到這么一個窮學生,敢如此和自己說話。

          “律師,我……”楊馨默剛說到這,拍了一下腦袋。這次出門走的急,可沒帶經紀人和律師,原本只是買件東西而已。沒想到,會遇到如此惹火的事。

          叮鈴鈴!……一陣上課的鈴聲!

          “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不準走!”

          楊馨默作勢又要擋著,被眼疾手快的劉老瞎攔住了。開玩笑,名模如果和方小揚打起來,那可真是斷了自己財路了。

          方小揚回到教室的時候,正在上英語課。方小揚裝模作樣的拿起課本擋在前面,腦海中卻在苦苦迷思,剛才背課文那一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經過楊馨默這么一鬧騰,方小揚對自己是天才的事情,完全可以排除。只是為何,自己的記憶就那么好了呢?背書那一幕,那一瞬間,好像照相機一般,將那一頁課本完整的印在自己的腦海中。現在方小揚還是記憶猶新啊。

          難道是老書?

          不對啊,這鬼書只能復制面積不大的死物,最大只有平底鍋大小,這自己是試驗過的,怎么可能讓自己一秒變學霸了?

          等等!我想到了什么。方小揚的腦海中閃過,復制螭龍戲珠佩那一幕。

          “升起,旋轉,然后復制完成!”方小揚喃喃念道。那一瞬間,他明白了很多。

          對!復制!剛才是將那一頁課文,完整的復制了!

          難道這是老書喝血以后新出現的功能?好像除了這本老書,其他也沒辦法解釋為什么。

          但現在的問題是,老書是怎么讓他就記住了呢。

          方小揚仔細回想,那時的精神高度集中,甚至全身每一個汗毛孔都被利用了起來。

          然后……

          然后自己做了什么?方小揚仔細回想:對了!意念!當時,自己只想著記住它,將它背下來!其他別無想法!

          一定是這樣!一定是!靠,看來我方小揚也有成為學霸的潛質啊。

        第5章 學霸的世界你不懂

          想到做到!

          此時的方小揚有點小興奮,急忙盯著英語課本,看著上面猶如天書一般的字符。一直盯啊盯,直到書上的英語字符,猶如飛起來一般的,向著方小揚的大腦飄了進去。

          “果然是這樣!尼瑪就是強大的意念控制啊!集中,注意力集中!”

          慢慢的嘗試著,方小揚猜測這并不是老書的新功能,老書一直就有這項功能。只是方小揚一直對學習什么的不感興趣,直到現在才發現。

          強記英語課本不需要吸血,而復制古玩玉佩時,需要吸血。想必,復制玉佩應該是一項更高端的功能,所以需要血液補充能量。方小揚想通了這其中的關鍵,對著英語課本一陣掃描。

          “靠!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尼瑪,我不當學霸,誰他媽的敢說自己是學霸。”方小揚頤指氣使的叫道。

          汪宇航從睡夢中醒來,疑惑的看著方小揚,問道,“什么學霸?抽筋了嗎?”

          方小揚興奮的說道:“我說我要變成一條龍了,你相信嗎?”

          汪宇航撇撇嘴,轉移了目標,從抽屜里拿出一本小說,說道:“嗯,我信!不過,你別告訴別人。我擔心你會被抓進精神病院里去。”

          方小揚:“……”

          方小揚懶得理他,學霸的世界。汪宇航怎么可能懂!老子,再也不和你這屌絲一般見識了。

          叮鈴鈴!放學的鈴聲響起。整個上午,方小揚忙著復制課本。語文,英語,就連公式滿天飛的數學也復制了不少。

          甭管有沒有用,先復制到腦子里再說。可是,方小揚發現了一個問題。這些漢字,數字,英語abcd他認識。但是,方小揚不懂這些字符是什么意思啊。

          就像一個武功高手,可以把一本武功秘籍從頭到尾背出來,但是還是不會用啊

          “尼瑪!空歡喜一場!”方小揚將所有的課本扔回抽屜內,無奈的說道。

          “怎么?你這條龍,重新發現,自己變成一條蟲了?”汪宇航看了一眼怨天尤人的方小揚,開玩笑說道。

          “滾。”

          方小揚懶得和他亂侃,不過腦子里還在想著解決辦法。都記住了有什么用。一考試,還是不會用。照樣是零蛋!

          沒辦法,方小揚仔細計算了一下,或許初中的課本自己還能看得懂。真的要補習的話,恐怕要從初中課本學起。

          “初一英語,初一數學,初三語文!”方小揚心中默默念著,想到做到。他決定翹課了。

          方小揚打算翹課一下午,為的是學習!

          “尼瑪,說起來自己都不相信,我方小揚也有為了學習而不是打游戲看小說翹課的時候。”方小揚自嘲道。

          方小揚先回了出租房,發現自己高二的書還有,只有初中的課本,早就不知道丟在什么地方了。

          沒辦法!對于一個不愛學習的人來說,收集初中課本做什么啊。

          方小揚急忙想著燕京圖書館跑了過去。什么地方教學課本最齊全,當然是圖書館啦。

          圖書館內,方小揚將初中的課本一本本的拿到一個隱蔽的角落,咬著老書,開始忙碌的復制模式記憶工程。這項工程注定耗時耗力,不過為了成為學霸,方小揚決定試一下。

          以前,沒有希望。方小揚不努力,現在老書給了他希望,再不努力真的沒有理由啊。方小揚此時想的不是上京大華大,而是打那些嘲笑他的人的臉,特別是五班那些渣渣們。

          尼瑪,你是學霸你笑我,老子認了。可是,你這些學渣你笑個屁啊。

          方小揚成為學霸就是對那些曾經和一直笑話他的同學老師,最好的打臉!

          盤腿坐在地上,一動不動,幾個小時過去了。

          “孩子,你要像這位哥哥,好好學習!以后上燕京一中。”一個大媽指著方小揚教育孩子道。

          方小揚聽的熱淚盈眶啊,終于擺脫反面教材了。自己也有被作為榜樣的時候。

          很快,方小揚發現一個奇怪的問題。語文課本復制一遍,方小揚基本上能全部記住,而且理解了九成。初中數學,復制一本,方小揚只能記住八成,而且只能理解其中的三成。英語更是可能,只能記住六成,理解嗎,只有一成。

          這尼瑪又是怎么一回事?

          哦!對了!方小揚拍了一下腦袋。差點忘記了:在今天之前,老書吸的是我的血,可能是因為自己的語文功底多少有點,而英語和數學就差的太多了,所以才造成這樣的局面。

          可能這老書吸的血的種類不一樣,效果不一樣!吸的人的血不一樣,效果也不一樣!這個要找機會試一下!

          方小揚繼續試驗下去,很快發現,原本那些偏向于理解的科目,比如數學,物理,化學,記得是越來越少了。而那些偏向于文科的歷史,數學,地理,政治等,復制起來可以大幅度的提高。

          這也可以理解,比較文科的東西大多是理解起來容易,記憶起來難的。最讓方小揚頭痛的是數學,單純的輔助線公式,原理之類的就弄上十幾頁,而且這些還要全部理解了,當然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符號。

          “還好,本學霸當年選的是文科,如果當年選理科,學霸夢真的要破滅了。”方小揚心中松了一口氣道。

          接下來的幾天,方小揚背著厚厚的書包上學,尼瑪里面全部是初中課本。初一的復制完了就復制初二的。目前進度,復制完了初二的歷史。

          方小揚突然大變樣,弄得汪宇航以為他被外星人洗腦了。上課不看小說,不打游戲,不看漫畫,改看初中課本了。這……怎么看怎么古怪!

          不但如此,但凡有不懂的,方小揚就屁顛屁顛的拿著初中課本去找老師請教,往往弄的老師哭笑不得!

          這里可是高三,你老是問初中問題是幾個意思。不過燕京十中是有名的爛校,這種事情也就見怪不怪了。

          而且,問著問著,往往有那么幾個問題把老師給難住,遇到這種情況老師只有苦笑,不過回去一起研討一下,也就解決了。

          看到方小揚突然大變樣,最開心的就是美女蛇劉雅馨了,自己只不過給了一張語文試卷嗎,至于激動成這樣嗎。沒想到這孩子是如此的上進啊,早知道語文試卷就早一點給他了。

          汪宇航看著最近不正常的方小揚,一把將他拉了過來,說道:“問毛的問題啊。我說兄弟,你是不是失戀了?”

          方小揚白了汪宇航一眼,笑著說道:“老子是戀愛了,好不好?”

          汪宇航一拍大腿,追問道:“哪家姑娘啊?哪家姑娘這么不開眼被你給盯上了。”

          方小揚瞪著汪宇航,說道:“大班長,你有意見?”

          汪宇航看了一眼方小揚,一看那表情知道,自己又被消遣了,“尼瑪,你小子可真敢想啊”

          “靠?怎么回事?”

          方小揚發現,自己看了一上午的課本,既然一個都沒記住!這尼瑪是怎么一回事。

          難道能量用完了?靠,老書啊老書,你不會逗著我玩吧,剛有點學習激情,你就給我破冷水。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