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由網絡作者大橘貓創作的《霸道總裁獨寵妻》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現代豪門總裁文,又名《腹

        發布時間:2019-03-07 17:39

        霸道總裁獨寵妻顧曉薇林瀝

        霸道總裁獨寵妻全文閱讀

          由網絡作者大橘貓創作的《霸道總裁獨寵妻》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現代豪門總裁文,又名《腹黑總裁戀無殤》,小說的主要人物是顧曉薇林瀝。顧曉薇被自己的老公設計,和林瀝共度一夜,但是不甘被算計的她找來了嫩模,想讓林瀝身敗名裂,卻不想再一次主動送上了門!
          第二天清晨,顧曉薇和男人偷情被李天楚捉奸在床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公司,公司里覬覦她美貌的男人和嫉妒她的女人比比皆是,此時都像偷了腥的貓一樣興奮,興致勃勃地討論著捉奸場景,仿佛自己親身經歷了一般。
          不過,當顧曉薇出現在眾人面前時,他們都識相地閉上了嘴。
          纖纖玉足踩在十厘米的高跟鞋上,卡其色套裙包裹著線條玲瓏的身軀,烏黑柔順的卷發,精致的妝容,今天的顧曉薇絲毫沒有半點疲倦或悲痛,還是平時那個精明能干,氣場強大的顧曉薇。
          遞交完辭職報告走出公司大樓時,顧曉薇只覺得一片神清氣爽。“李天楚顧曉薇夫妻各玩各的,雙雙出軌!”
          這個消息早就在公司傳開了,她向來心高氣傲,自然是聽不得這些污言穢語。
          當然,這并不是她辭職的原因,她連李天楚都不放在眼里,又怎么會在意這些流言?
          她氣不過的是李天楚竟然伙同那個陌生男人一起算計她,她顧曉薇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屈辱!
          首先,她要找到昨晚那個奪走第一次的卑鄙小人,給他一個狠狠的教訓,讓他聯合李楚那個混蛋算計自己,她不會就這么算了的!

        第1章 你去做頭發了

          酒店房間的窗簾厚重又嚴實,擋住了窗外耀眼的陽光。

          即使是在昏暗的光線下,也依然能依稀看見房間正中央那張大床上,有一對赤身裸體緊緊擁抱在一起熟睡的男女。

          男人寬闊厚實的背上有幾道指甲的抓痕,而女人白皙粉嫩的軀體上滿是密密麻麻的深紫吻痕,潔白的床單上一抹鮮紅依稀可見,可以想象昨晚的戰況是何等的激烈。

          從深度睡眠中醒來,顧曉薇強打著精神撐起酸痛的身子,有些迷茫地打量著眼前的一切。

          現在時間是11號上午10點30分。

          顧曉薇依稀記得,她昨天接到了匿名電話,說她老公李天楚和秘書在酒店偷情,可是當她來到酒店打開房門以后,卻什么也沒發現,之后還失去了知覺,昏迷了過去。

          如今,醒來之后,自己已經赤裸裸地睡在房間里,帶著滿身歡愛過后的痕跡,身邊還躺著這個相貌英俊的男人。

          當初和李天楚結婚,不過是為了應付,兩年下來兩人并沒有夫妻之實。

          而現在,顧曉薇確信自己的第一次已經被這個男人奪去,心中不由分說的升起一股怒火。

          只是顧曉薇不是單純無腦的小女生,面對這種情況時絕不會像傻子一樣大哭大鬧,在確認自己確實和這個人發生了關系后,她的大腦開始飛速運轉起來。

          昨天那個電話是讓自己來捉李天楚的奸,可諷刺的是,現在一夜纏綿的是自己,很顯然,這一切都是李天楚的陰謀。

          身邊這個男人想必也是李天楚找來的人,要陷害自己偷情!

          顧曉薇剛理清自己的思緒,身邊的男人已經醒過來,眼神迷離看著顧曉薇,張嘴想要說些什么。

          “咣當”!

          就在兩人大眼瞪小眼的時候,房間門卻被人一腳踹開,李天楚西裝革履地帶著一群貌似記者的人闖了進來,滿臉的怒色卻掩飾不住他眼中的沾沾自喜。

          “顧曉薇!你個臭娘們!昨晚你說要去做頭發,沒想到你卻背著我和別的男人偷情!這就是你說的做頭發?!”

          李天楚喊的有些聲嘶力竭,臉紅脖子粗的指著他的妻子以及妻子的偷情對象,好像下一刻他就會拿刀砍死給他戴綠帽的男人。

          床邊的男人反應倒是很快,他迅速從床上起身,將被單丟過去遮住顧曉薇露出在外的大腿,自己也面不改色地套上了褲子,一把將李天楚準備用來拍照的手機摔在地上,他那冰冷的目光刺得在場眾人不寒而栗,男人用陰沉的聲音說道:“李天楚,誰給你的膽量讓你堂而皇之的帶人過來?!”

          李天楚聽到男人冰冷的聲音,略微瑟縮了一下,可是想到事成之后他可以獲得的巨大財富后,他又鼓起了勇氣。

          “林瀝,你這是倒打一耙了?!”

          李天楚怒氣沖沖的道:“林瀝你他媽和我妻子發生這種事,要是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復,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妻子?

          看了一眼床上那個赤身裸體卻依舊清麗脫俗的女人,林瀝心下了然。

          李天楚這個人向來以不擇手段出名,這是為了逼自己和他簽訂合同,把自己的妻子也送上門來了?

          唇角微微上揚,但他的臉上卻看不到絲毫笑意,他冷漠地說道:“把你的狗嘴閉上,要是我再聽到一句臟話,你的公司就等著破產吧!”

          林瀝氣勢斐然,他將西服上的褶皺隨意的拍了拍,但是卻瞇著眼睛盯著李天楚看著,直到將后者看的發毛,看的心驚肉跳,才突然笑道:“李天楚,看來你的伎倆也就如此罷了,和你的太太真是天生一對璧人。”

          “比不得這位林先生的演技。”

          林瀝的話音剛落,顧曉薇便出聲了,只是她的語氣帶著從未有過的壓抑和憤怒。

          顧曉薇早已將眼前的一幕瞧在眼里,她緊緊握住拳頭,如果可以的話,她甚至想拿剪刀戳死這兩個混蛋!

          女人憤怒的眼神像刀子一樣刺進李天楚心里,他自知理虧不敢直視顧曉薇的眼睛。

          顧曉薇轉過頭冷笑著看著林瀝,即使身上只裹著單薄的床單,也絲毫掩蓋不了她的高傲,那雙洞悉一切的眼睛此時死死盯著林瀝,“你們兩只慢慢談,我先去梳洗一下。這件事,等我出來再解決!”

        第2章 強勢的男人

          甩下這句話,顧曉薇便“咣當”一聲關上了浴室門。

          兩只?她這是說自己是動物?

          林瀝有些失笑,覺得這個女人倒是挺有個性,只可惜跟了李天楚這種男人,還和他沆瀣一氣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林瀝注視著滿臉不自然的李天楚,笑容里帶著一絲危險的意味:“你以為區區這點手段,就可以和我簽訂合約?”

          李天楚被他看得心虛,卻還是狐假虎威般擴大嗓門:“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就把你們偷情的事情宣揚出去,看看到時候是誰無地自容!”

          這句話,正在衛生間里穿衣服的顧曉薇自然也聽到了。

          她默默擦掉眼淚,雖然她和李天楚的婚姻早就名存實亡,但就算一只狗相處久了也會有感情,更何況是朝夕相處的人,所以,對于李天楚的背叛和陷害,顧曉薇心里在憤怒的同時,也感到可悲,為他可悲,也為自己可悲。

          如果不是昨天她接到匿名電話讓她前來捉奸,她如何會騙李天楚自己要去做頭發,實則是想要麻痹李天楚,為自己順利捉奸創造機會,可沒想到自己做頭發的借口反倒被那個渣男利用,成了自己偷情的謊言,就像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某女星做頭發的梗一樣……

          而且,更令她無法釋懷的是,她的第一次還是在這種情況之下被奪去的,看到鏡子中的自己,脖子上那深深的吻痕,她緊緊握住了拳頭,她不會哭哭啼啼的退縮的!

          顧曉薇對著鏡子深吸了一口氣,讓波瀾起伏的情緒平復,如果她剛才還在外面繼續待著,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如同潑婦一般發瘋,對那兩個混蛋怒吼。

          整理好情緒的顧曉薇隨意的梳洗了番,便涂好口紅走出浴室,她此時如女王般高傲地站在眾人面前,居高臨下般地俯瞰著兩個惡心的男人:“第一,李天楚你他媽就是個王八蛋,整出這一招,是想讓世人都知道你老婆出軌?告訴你,我們離婚吧,還有你的財產我起碼要分一半,別給我整什么捉奸在床的戲碼!”

          對著李天楚說完,顧曉薇轉過腦袋對著林瀝道:“第二,我不知道你這只又是什么東西,當然我也不關心,但是你迷奸我,就等著法院的傳票吧!”

          “顧曉薇!你、你!你還有臉說這種話?!你個賤人!騙我去做頭發不說,還給我戴綠帽,我告訴你,你今天偷男人可是被我捉奸在床,什么演戲?顧曉薇,老子今天不治治你,老子枉為男人!”

          看著紅著眼并處于爆發邊緣的顧曉薇,李天楚雖然心慌意亂,但很快自覺的代入了角色,他現在是一個發現妻子偷人的男人,他不能對著一向冷傲的顧曉薇示弱,被她壓著這么久,今天連帶著他要出這一口惡氣!

          不錯,今天這場捉奸的戲碼根本就是李天楚一手策劃的,為的就是能夠在威脅林瀝的同時,也能敲打一下他的妻子顧曉薇,但事與愿違,顧曉薇很強勢,就不能怪他使勁潑臟水了!

          于是男人說完就惡狠狠的擼起袖子,一把拽住顧曉薇的胳膊,將拳頭捏的咯吱作響,一拳就準備砸向顧曉薇。

          “怎么,在床上不行,還要打你的處女老婆?”

          林瀝有些失笑,抬手鉗住李天楚的手腕,將后者捏的漲紅了臉。

          “放開!”

          李天楚可沒有林瀝的好身手,被捏的差點痛呼,放開這兩個字喊得都快變音了,而處女老婆這四個字更是雪上加霜,讓他倍感羞辱,今天還能賠了夫人又折兵不成?

          想到這,李天楚越來越代入角色,心中也更加的不甘,他咬牙切齒的瞪著顧曉薇,一想到自己相處幾年的老婆和林瀝竟然真的上了床,加上林瀝的強勢,他越發的惱怒和悔恨,索性,這個一心想要算計林瀝的男人豁出去了,他要狠狠的將臟水潑到顧曉薇和林瀝身上。

          “呵!證據確鑿,捉奸在床!你們這對狗男女今天不給我一個交代,等待你們就是身敗名裂!”

          李天楚嘶吼著,用盡全身的力氣將手抽出,狀若瘋癲的將自己的領帶撕扯下來,順手抄起身側的花瓶就往林瀝和顧曉薇身上砸。

        第3章 各玩各的

          圍觀的眾多記者一陣驚呼,今天可是撈到了大新聞,巔峰設計總監李天楚將妻子捉奸在床,而且奸夫竟然是林氏集團繼承人林瀝!

          “咔咔咔!”

          一陣陣閃光燈響起,記者們被李天楚找過來不就是等這個爆炸般的新聞嘛,雖然李天楚給了他們不少定金,說只是走個形式,但如今看來,誰也不想錯過這場好戲,明日的獨家頭條必會驚爆眾人的眼球:巔峰設計總監李天楚的發妻謊稱做頭發,實則和林氏集團繼承人林瀝偷情,并被李天楚捉奸在床!

          而就在憤怒的李天楚假戲真做要將花瓶砸向兩人之時,冷靜的林瀝終于動了怒氣,他很久沒有這般發怒了,今天在卑鄙小人李天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下,他終于收起了世家門閥貴公子的氣度。

          只見一條長腿高高抬起,從上而下來了一個完美的側踢,準確無誤的擊中了李天楚舉在頭頂上的花瓶。

          “砰!”的一聲脆響,花瓶被林瀝一腳踢飛,砸落在地,連帶著李天楚本人也被林瀝駭人的氣勢震住,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的耐心!”

          林瀝擦了擦褲腿,嫌棄的望了一眼有些呆滯的李天楚,轉過頭,林瀝剛準備奚落顧曉薇兩句,可卻發現這個紅著眼睛的小女人竟然狠狠的盯著自己,在自己還未說話的當口,林瀝就聽到了顧曉薇冷冰冰的聲音:“不知道你們玩的什么把戲,不過這場戲我懶得再看,我還是那句話,你們兩個混蛋等著瞧!”

          顧曉薇放了狠話,她一秒鐘也不想待在這個烏煙瘴氣的地方,于是她頭也不回的將圍觀的記者撥開,離開了總統套房。

          林瀝聽到顧曉薇的高跟鞋那清脆的敲擊聲由近及遠,這敲擊聲無不在提醒著他,似乎在這副丑惡的場景中,自己就是個任由李天楚擺布的小丑。

          真是好演技!

          林瀝冷笑著拿起外套,慢慢走到李天楚身邊,看著這個齷齪男人呆滯的面孔,他頓時極度不屑。

          他從外套里掏出一張金卡,用兩根手指捏住金卡拍打著李天楚的面頰,:“你太太比你強很多,無論是演技還是氣場,這個請轉交給她,就說我對她的表現很滿意,昨晚很到位,倒是不虧。”

          愣愣的接過金卡,原本想得利的李天楚心中頓時閃過一絲后悔和憤怒,尤其是聽到別的男人夸贊自己的老婆技術好,而這個始作俑者還是自己時,他只覺得憋屈,窩囊,還有追悔!

          林瀝看著李天楚那一紅一白的臉色輕蔑的笑了笑,他的錢,不是那么好拿的!

          第二天清晨,顧曉薇和男人偷情被李天楚捉奸在床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公司,公司里覬覦她美貌的男人和嫉妒她的女人比比皆是,此時都像偷了腥的貓一樣興奮,興致勃勃地討論著捉奸場景,仿佛自己親身經歷了一般。

          不過,當顧曉薇出現在眾人面前時,他們都識相地閉上了嘴。

          纖纖玉足踩在十厘米的高跟鞋上,卡其色套裙包裹著線條玲瓏的身軀,烏黑柔順的卷發,精致的妝容,今天的顧曉薇絲毫沒有半點疲倦或悲痛,還是平時那個精明能干,氣場強大的顧曉薇。

          遞交完辭職報告走出公司大樓時,顧曉薇只覺得一片神清氣爽。

          “李天楚顧曉薇夫妻各玩各的,雙雙出軌!”

          這個消息早就在公司傳開了,她向來心高氣傲,自然是聽不得這些污言穢語。

          當然,這并不是她辭職的原因,她連李天楚都不放在眼里,又怎么會在意這些流言?

          她氣不過的是李天楚竟然伙同那個陌生男人一起算計她,她顧曉薇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屈辱!

          首先,她要找到昨晚那個奪走第一次的卑鄙小人,給他一個狠狠的教訓,讓他聯合李楚那個混蛋算計自己,她不會就這么算了的!

          其次,她接下來還要想盡辦法搞垮李天楚,奪回自己的財產還有挽回名譽。

          這是顧曉薇在搬進自己的單身公寓后,擬定的兩件頭等大事。

          不可否認,李天楚這個人還算是頗有能力,他所在的巔峰公司是響當當的大企業,要想斗垮他,只能去巔峰公司的競爭對手,而且是比它更強大更有影響力的大集團公司,而這個公司只有Topreal!

        第4章 直播吧,翻滾吧

          做好計劃的顧曉薇把玩著手上一張希爾頓酒店的VIP卡,這是一張鉆石級尊貴版的免登記VIP入住卡,房間號是3001。

          很明顯這是一間豪華的總統套房,而這張卡的主人就是昨晚那個奪走自己第一次的混蛋林瀝,這是他落在自己衣服上的卡片,直到今天她才在兜里發現。

          一邊摩挲著這張VIP卡,顧曉薇一邊將自己的電子簡歷發到了Topreal的企業郵箱,投完簡歷,顧曉薇便開始準備用來拍攝的器材。

          在接連蹲守2天之后,顧曉薇終于在酒店看到了那個混蛋,他成功的入住了3001號房間,看來即使沒有VIP卡,那混蛋也能憑著他的相貌入住。

          顧曉薇本來還有些奇怪,名叫林瀝的混蛋如果在希爾頓酒店有這張鉆石卡,說明他的財力很雄厚,不至于配合李天楚干那種勾搭。

          但是在今天下午,顧曉薇看到了林瀝陪同著一個精明干練、年近40的女人,并且談笑風生之后,她頓時明白了,原來不過是個高級的牛郎罷了,呵,這張希爾頓的鉆石卡想必也是那個富婆給的!

          心中對相貌堂堂的林瀝鄙視了幾番,顧曉薇覺得自己要報復的更加心安理得了,這個臭男人,今天晚上她一定會令他吃不了兜著走!

          于是下午四點之后,趁著那個無恥的牛郎和富婆翻云覆雨之際,顧曉薇便馬不停蹄的做著周全的準備。

          一直到晚上7點鐘,等那個精明干練的女人離開了酒店,顧曉薇確信林瀝還在酒店房間之后,才戴上了黑色的鴨舌帽和一個長相妖嬈的女子一同來到了希爾頓酒店第30層。

          “定金我已經轉到了你的賬戶,今晚你只要按照原定計劃做好就行,記得演的逼真點!”

          在前往總統套房3001之前,顧曉薇將那個妖嬈的女子拉到了消防通道一番叮囑。

          “我知道該這么做,好歹我也上過鏡頭的。”

          身材好到爆的女生年僅20多,是一個入行不久的嫩模,曾經和巔峰設計有過接觸,顧曉薇知道她缺錢,所以用3萬塊錢打動了這個女生。

          “好,你先在這里等著,等我打你手機你就直接進入3001號房間。”

          再三叮囑好嫩模,顧曉薇將鴨舌帽拉低,防止酒店監控拍到她的真實面目。

          接著顧曉薇輕輕走到3001號房間門口,敲了敲房門。

          “誰?”

          里面傳來林瀝略帶禁欲的獨有嗓音。

          “先生您好,我是酒店服務員……”

          顧曉薇壓低嗓音用了個說辭成功的欺騙林瀝打開了房門,而就在房門打開的一剎那,顧曉薇用力將乙醚噴霧器對準林瀝噴灑,后者在毫無防備之下中招昏迷。

          林瀝如何也不會想到,會有人堂而皇之的在希爾頓酒店算計自己,這是從他出生以來的頭一遭。

          顧曉薇見林瀝癱倒在地,再也不遲疑,廢了好大勁才將林瀝搬上了豪華大床。

          “啪啪啪!”

          顧曉薇安置好林瀝以后不解氣,對著林瀝那一張俊俏的臉就是一頓啪啪,好出一口惡氣:“死牛郎讓你算計我,讓你奪走我的第一次,今天老娘讓你好受!”

          顧曉薇一邊發泄似的喊著,一邊甩了林瀝幾個耳光,殊不知,她的所做所為都被藏在電視墻上的攝像頭拍了下來,而這支針孔攝像頭的主人不是酒店,是林瀝自己放置的,這是林瀝養成的自保習慣,沒想到今天卻派上了用場。

          心中一口惡氣雖然出了,但顧曉薇沒這么容易就放過林瀝,所以她開始搗鼓購買來的攝像頭,準備來一場別開生面的直播秀。

          是的,她今天要讓這個混蛋身敗名裂!

          擺設好攝像頭,顧曉薇拿著水杯將迷情藥悉數撒了進去,然后捏著林瀝的嘴巴,將藥水給他灌了進去,她計算著乙醚失效的時間,然后立即撥打嫩模的手機,讓她進入總統套房。

          嫩模進來后便開始做準備,顧曉薇示意嫩模躺在林瀝身側。

          時間緩緩流逝,顧曉薇知道乙醚快要失效了,便打了個響指開始了表演時間!

          “啊!啊!不,不要!放開我,你混蛋!”

          嫩模尖叫著,扭動著,她從進來之后就沒有仔細看林瀝的樣貌,因為她的工作很簡單,就是等待林瀝醒來、迷情藥發作之后,假裝自己被林瀝強啪!

        第5章 死牛郎,我要殺了你

          顧曉薇看著男人緩緩醒來,嘴角微微翹起,機不可失!

          于是她一邊打開攝像頭,一邊手持乙醚噴霧器,驚呼著:“混蛋,混蛋!你竟然想對我姐妹用強,你這個死牛郎,不得好死!”

          林瀝醒來之后頭腦不是很清醒,只知道自己反應很厲害,而且身側又有著一個不斷扭動的年輕女人,在藥物的作用下,林瀝下意識的將嫩模壓在身下。

          而顧曉薇要等的就是這一刻,這場別開生面的直播秀就在顧曉薇的精心策劃下開始了!

          就在顧曉薇還想繼續拍攝更多的畫面時,沒想到被林瀝壓在身下的嫩模卻驚慌失措的大叫了聲:“林……林?”

          嫩模連話都說的不利索了,她知道自己今天闖禍了!

          她萬萬沒想到,顧曉薇這個瘋女人竟然讓自己陷害林氏集團的繼承人林大公子,這不是讓她嫌命長不成!

          她想到自己可能面臨徹底被封殺的后果,趁著林瀝沒有看清楚自己,嫩模立即捂著臉驚慌失措的從豪華大床上滾了下來。

          她的奇怪舉動讓手持攝像頭和乙醚噴霧器的顧曉薇驚呆了,自己也被爬起來逃跑的嫩模撞得一個踉蹌,乙醚噴霧器掉落在地,攝像頭也砸壞了。

          “砰!”

          總統套房的房門被嫩模用力帶上,發出一聲巨響,讓顧曉薇從驚愕中回過神來。

          當顧曉薇轉過頭之時,面對著就是喘著粗氣眼神冰冷的林瀝,他捏著拳頭,看著眼前戴著鴨舌帽,嘴巴長成O型的小女人,怒氣直涌心頭。

          上次的事他還沒來得及清算,沒想到今天他林瀝又被李天楚的好老婆顧曉薇給算計了!

          她還真是一個好老婆啊!

          來到希爾頓酒店給他噴乙醚,給他喂迷情藥,陷害他強啪剛才逃跑的女人,還來個現場直播?

          這就是她所做的一切?

          他還真是高看了她,原來不過是和李天楚一路貨色!

          卑鄙!

          “你,你,你想干什么……”

          顧曉薇心虛了,她一步步往后退,眼珠子轉了轉,想趁機逃跑,可是吃過兩次虧的林瀝如何再次失算?

          他一把捏住顧曉薇的下巴,強有力的大手牢牢禁錮著顧曉薇,玩味的道:“這是你自己送上門的,我該怎么稱呼你?是顧小姐還是李天楚的夫人?”

          “放……放開我!”

          顧曉薇終于意識到自己現在處于何種境地,她想不到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體力會相差這么大,她一點兒也掙扎不出林瀝的禁錮,今晚恐怕是在劫難逃了。

          “放開?呵!”

          林瀝本不是君子,這時候也別談什么君子不君子了,他被這個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計,今天不給她一個刻骨銘心的教訓,他枉為男人!

          林瀝冷笑之后便將顧曉薇一把抱起,摔在豪華大床上,接著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將迷情藥水灌進了顧曉薇的口中,做完這一切的男人早已劍撥弩張,他紅著眼睛看著在床上不斷扭動的顧曉薇,再也忍受不住……

          衣衫盡褪之后便是兩具不斷癡纏的男女在翻滾著,顧曉薇只覺得越來越熱,也越來越渴望自己被填充被填滿,而林瀝在藥物的作用下,更像一位馳騁疆場的將軍,不斷征服身下的女人,在她一聲聲高亢的啜泣聲中達到頂峰……

          三個小時之后,久久不能平息的顧曉薇咬著嘴唇,一雙明澈的大眼睛之中也布滿了淚水,她趁著男人還在沉睡的時候,艱難的爬起來撿起衣服穿好。

          她扶著后腰,臉上的紅暈未消,死死的盯著沉睡的林瀝,沒想到今晚一場精心策劃的報復行動會以這種結局收場,她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想到自己被這個混蛋折騰了三個小時,氣不過的顧曉薇不顧身體的不適,拿起枕頭就瘋狂的往林瀝身上砸去:“混蛋!你個王八蛋!死牛郎!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牛郎?呵!你砸夠了沒?”

          林瀝其實早就醒了,他的本意是讓這個卑鄙的女人自己消失,可沒想到她竟然會拿著枕頭砸自己出氣,可笑之極!

          他一把打掉枕頭,將顧曉薇再度壓在身下,目光灼灼的盯著女人這一張氣質絕佳的臉,嗤笑道:“牛郎?怎么,剛才的服務還滿意嗎?”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