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small><var id="m726t"><delect id="m726t"></delect></var>
      1. <acronym id="m726t"><ruby id="m726t"><address id="m726t"></address></ruby></acronym>

          謝曉依莫澤豐是《一夜纏綿:契約總裁愛上我》這本小說中的主要人物,又名《首席情人:

        發布時間:2019-03-07 17:39

        謝曉依莫澤豐全文免費

        一夜纏綿:契約總裁愛上我全文閱讀

          謝曉依莫澤豐是《一夜纏綿:契約總裁愛上我》這本小說中的主要人物,又名《首席情人:兇猛男神狠狠愛》、《恰似你的溫柔》,是由作者月夜未央所編寫。謝曉依為了換取下半生的衣食無憂,出賣自己的肉體一年,同樣也是為了改變自己是私生女的可悲命運。 做他一年的情人,好聚好散,學成歸來,她卻不知身邊的男人就是當年的他。
          如果她不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光從外表來看,是個嬌柔的美人兒,鵝蛋型的臉,柳葉纖眉,杏眼兒暗含明媚秋波,小巧的鼻子挺直,嘴唇更是飽滿誘人,凹凸有致的身子裹在銀灰色的套裙里,依然楚楚動人,似拂風楊柳,婀娜多姿。
          將盒子里的藥片取出,看了看說明,放一顆到嘴里,端起杯子飲上半杯,這樣,便不會留下禍根了吧!
          放下杯子,那女人轉身就走,高跟鞋踩在木地板上脆生生的響。
          就是這個聲音把她吵醒的,她走出房間,重重的關上門,房間里的壓抑感才算消失。

        第一章 出賣自己的女人

          “謝小姐,你的體檢合格,合同正式生效,第一筆酬金已經轉入你所提供的銀行帳號!”電話那頭尖利刺耳的聲音不帶任何的感情,卻隱隱的透出了輕蔑。

          謝曉依胸口揪得緊,安慰自己,輕蔑就輕蔑吧,她除了身體,什么也沒有,連尊嚴也沒有的人,從不奢求別人的尊重。

          “謝謝。”

          被強烈的屈辱感掐住了咽喉,謝曉依艱難擠出的聲音低如蚊蚋,她緊緊的拽著手機,心撲騰的跳,雖然還未履行合同所約定的義務,卻已經無法再平靜。

          “嗯,六點鐘去接你,準備一下。”

          “是。”

          黑色的轎車停在了校門外,謝曉依快速的鉆了進去,轎車將她送到本市最著名的溫泉別墅區。

          謝曉依怯怯的走進那如夢似幻的建筑物內部,小心翼翼的不碰房間里的東西,只怕一不小心損壞一樣,都是她賠不起的。

          按照那個女人的吩咐,謝曉依洗了澡,光著身子躺在陌生的大床上,薄薄的涼被輕飄飄的蓋著。

          探手關了燈,只有黑暗才符合她此時的心境,璀璨的燈火只會羞辱得她無所遁形。

          她又忍不住的問自己,這樣做真的對嗎?

          踏出這一步,就再也回不了頭。

          也許,堅強只是她的偽裝,骨子里她只是個怯懦的女人,艱難困苦的道路,她沒有披荊斬棘的勇氣,才會選擇這條看似平坦舒適的捷徑。

          出賣自己的肉體一年,換取下半生的衣食無憂,這筆交易到底是對還是錯,是盈還是虧,她不得而知。

          有的事,已經回不了頭,再想,也是徒勞。

          門開,黑暗中照進了潔白的光,一個逆光的黑影就站在其中。

          “你回去,明早來接我。”一個好聽的男低音傳入耳朵。

          謝曉依看著那黑影,那黑影似也看著她,對門外的人說完話之后關上門,室內,又恢復到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他的聲音很年輕,低沉而富有磁性,只這一句,就將她的心揪緊。

          雖然看不真切,可是,她知道他的個子很高,身材也有型。

          暗暗的嘆口氣,真的如那女人所說,買下她的人,并不是大腹便便的老頭。

          “不開燈?”

          他已經走到了床邊,站在一側,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雖然謝曉依看不清他的模樣,可還是有一種很深的壓迫感,薄被下的身軀緊張得顫栗。

          呼出一口氣,賣給一個男人,總好過賣給很多的男人,至少,沒有墮落到人盡可夫的地步,至少……不算……很臟。

          “請不要開燈。”她將頭埋進被子里,悶悶的回答,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讓她不敢面對他。

          “嗯!”他爽快的答應。

          床邊一沉,她的身子抖動得更加的劇烈。

          黑暗中,只有衣服悉悉索索的聲音,她閉上了眼睛,假想自己身處在一個遙遠的世界,除了她,沒有別人,更沒有身邊隨時會將她狠命掠奪的男子。

          瞬間,室內又恢復了寂靜,被子的一角被他撩起,他一翻身,順勢壓在了她的身上。

          “啊……”

        第二章 腰酸背痛腿抽筋

          雖然早已經有心理準備,可是突如其來的重壓仍讓低呼溢出口來。

          放在身側的手緊緊的揪住被單,她咬緊牙關,不管是暴風驟雨還是驚濤駭浪,都要默默的承受。

          “你很緊張?”他說話的聲音不帶任何的感覺卻讓她心漏了節拍亂了頻率,呼出的熱氣就近在咫尺。

          謝曉依不做聲,光潔的皮膚已經感覺到了他的碰觸,滾滾的熱潮由內透了出來,漂浮在了全身的皮膚之上。

          他的手很大,很熱,游走在她的腰間一路往上……

          謝曉依經歷了一個由生到死再由死到生的過程,雙手緊緊的抓著身上的薄被,感覺自己快要在男人瘋狂的掠奪中昏厥時,他低吼一聲,癱軟在她的身上,情欲的世界恢復了寂靜。

          重重的呼了一口氣,男人毫無留戀的抽身,火熱的身軀離開她的那一霎那,一股涼意伴著薄被蓋在了她的身上。

          她閉著眼睛,含住眼中未流出的淚,聽著浴室里嘩嘩的水流停止,他開門走了出來,隨著他腳步聲的臨近,她全身的細胞進入戒備狀態,神經緊張的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

          謝曉依睜開眼睛,看到他拿起床邊早已經準備好的睡袍披上,然后往門的方向走去,開門,關門,男人從她的眼前徹底消失。

          他進了隔壁的房間,再沒有走進謝曉依身處的臥房。

          她睜大眼睛了無睡意,想起來洗澡,一動,便腰酸背痛,身體里被撕裂的痛楚也被無限的放大,索性就躺著不動,還能好些。

          心情復雜的望著天花板,才在天將拂曉時,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在這個陌生的環境里,躺在陌生的大床上,雖然床很柔很軟很寬,謝曉依卻睡不安穩,稍微有一點兒聲音便足以將她驚醒。

          房間外有關門的聲音,并不大,但傳入了她的耳中,心頭一駭,立刻睜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房門。

          緊繃的神經在聽到窗外汽車越開越遠的聲音時松懈了下來。

          應該是他離開了別墅吧!

          黑暗中,雖然對他的樣子看不真切,可是卻能從立體的輪廓中判斷出他是一個英挺的男子,可是想想,又覺得不合情理,如果他真的英俊多金,又怎么會花錢養情人呢?

          只怕倒貼的女人也多了去了,何必還這么麻煩。

          呼……

          有錢人的思維方式也許真的不一樣,不管他長得美也好,丑也好,都不是她可以過問的,拿了他的錢,提供給他滿意的服務,才是她該做的。

          謝曉依再醒來的時候,一張冰冷的臉映入眼底。

          大腦在片刻的呆滯以后恢復了思維,目光與那雙寒意逼人的杏眼兒碰在了一起,不自覺的往被子里縮了縮。

          “起來把藥吃了再睡。”她冷冷的命令,不給謝曉依任何拒絕的機會。

          “什么藥?”謝曉依低低的問,目光落在了床頭,那里已經有一杯水以及一個小小的紙盒在等著她,不用她回答,她立刻就明白了過來。

          她只是輕蔑的掃了謝曉依一眼,沒有作聲。

          默默的看著她,擁著被子艱難的坐起來。

        第三章 各取所需的交易

          如果她不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光從外表來看,是個嬌柔的美人兒,鵝蛋型的臉,柳葉纖眉,杏眼兒暗含明媚秋波,小巧的鼻子挺直,嘴唇更是飽滿誘人,凹凸有致的身子裹在銀灰色的套裙里,依然楚楚動人,似拂風楊柳,婀娜多姿。

          將盒子里的藥片取出,看了看說明,放一顆到嘴里,端起杯子飲上半杯,這樣,便不會留下禍根了吧!

          放下杯子,那女人轉身就走,高跟鞋踩在木地板上脆生生的響。

          就是這個聲音把她吵醒的,她走出房間,重重的關上門,房間里的壓抑感才算消失。

          腿間的粘連感讓她很不舒服,掀開被子,污濁的紅染在潔白的被單之上,星星點點的暈開。

          想到卡上的十萬塊,再多的痛也釋然了,買賣交易本來就是各取所需,她要的就是錢,目的達到了,她該高興才對,可是眼淚卻默默的順著臉頰流淌,越來越洶涌。

          謝曉依忍著痛,失魂落魄的奔進浴室,打開水閥,試圖用那溫熱的水洗去的身體以及心靈上的傷痕。

          水灑在臉上,已經分不清哪些是水哪些是淚。

          “哇……”一張嘴,哽咽在喉嚨里隱忍的哭聲沖了出來。

          載她到別墅的車又載她離開,到學校還有幾條街,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快餐店巨型標志已經映入了眼底,她心頭一跳,忙對著那女人精致的背影急急的開口:“麻煩你停車,我就在這兒下。”

          透過后視鏡,她真真切切的看到她冷冽的眼神狠狠的刮過她的臉,又滿含不屑的收回目光。

          一踩剎車。

          “啊!”慣性帶著謝曉依往前一撲,頭撞上了真皮車座,并不疼,卻驚出一身冷汗。

          后視鏡中,女人的眼里蘊了得意的笑。

          作弄她很有意思嗎?

          謝曉依壓下心底的不悅,面帶微笑,輕言細語的開口:“謝謝你送她回來,再見。”

          頭一甩,發絲飛揚,如果覺得她是溫室里的花朵那就大錯特錯,她只是路邊的一根雜草,生命力頑強,才不畏懼被恣意踐踏。

          開門,下車,開車的女人卻叫住了她:“等一下!”

          微微一怔,謝曉依關上車門,在俯身之前,嘴角勾起了虛假的微笑,看向她:“請問還有什么吩咐?”

          “記住,避孕藥必須每天吃。”女人面無表情的說完,抓起方向盤旁邊的紙盒子扔出車窗外。

          措手不及,謝曉依沒能接住,藥盒子擦過她的手邊,掉到了泥濘的地上。

          謝曉依蹲地上去撿避孕藥,突然身邊的車呼嘯而去,車輪帶起泥漿,和著廢氣,噴了她一臉,連眼睛也沒能幸免于難,她緊閉了眼,什么也看不見,滿鼻子都是廢氣。

          眼睛很痛,睜不開,她蹲摸摸索索的翻包里的紙巾,輕柔的擦眼睛和臉頰。

          不用看也知道自己一定像個花貓。

          跌跌撞撞的往學校走,進校門往右拐就是運動場,場邊有一排水池,謝曉依直奔那個地方,嘩嘩的流水洗去她手和臉的泥污,一張白皙秀美的臉蛋兒在晶瑩的水珠點綴下更是超凡脫俗,自然上翹的嘴角永遠都含著溫柔的微笑。

        第四章 天生麗質難自棄

          這天然去雕飾的美感一不小心,就落入了水池邊的幾個男生眼里。

          幾個男生都穿著水藍色的籃球服,大汗淋漓,全身冒著熱氣,直接就將頭伸到水龍頭下沖,再一甩,水花四濺。

          起初他們并沒注意到謝曉依,可是當謝曉依洗去臉上的泥污,仰起頭,只短短的幾秒鐘,就吸引了他們的目光,久久無法移開。

          謝曉依也察覺到了那一道道直勾勾的目光,朝盯著她看的人點點頭,看的人尷尬的收回目光,一伙人轉身離開。

          眼睛不痛了,也能看清東西,可是身上還是有些痛。

          這些痛楚對謝曉依來說并不算什么,小時候被養母打得皮開肉綻她也可以含著淚不哭出來。

          用養母的話來說,她不過是雜草,雜草就該有雜草的本性,所以,她將雜草的特性發揮到了極致,這樣也好,本來就不是花朵,就沒有必要擺出花朵的嬌弱來。

          用紙巾擦干臉上的水,謝曉依又將三十元一個的盜版古琦提包上的泥污洗去,正準備往宿舍走,卻被人叫住。

          “謝曉依。”

          轉過頭,一個個子很高的男生穿著水藍色籃球服就站在她的面前,一下就擋去了酷熱的驕陽。謝曉依看著他,并不奇怪自己的名字從一個陌生人嘴里喊出來,波瀾不驚,隨口問道:“嗯,什么事?”

          “我……”相對于謝曉依的淡定,穿球服的男生卻漲紅著臉,手下意識的撓撓自己的后腦勺,傻傻的咧嘴笑:“我想請你看電影。”

          謝曉依端詳眼前這個男生片刻,暗暗的思付,難道自己的丑事還沒有人盡皆知嗎?

          本以為她已經是過街老鼠,可沒想到,還有人請她看電影。

          真是奇了怪了!

          雖然眼前的男生模樣周正,算得上是個很英俊的美男子。

          可是,謝曉依并不會以貌取人,她更喜歡實在的東西,比如---錢。

          “我不喜歡看電影。”一口回絕,繞過不知所措的男生,謝曉依就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她走得很慢,就像高貴的公主般,即使她滿身泥污,也不能折損她動人的美貌。

          “謝曉依,等一下。”

          走出幾步,謝曉依就被追上來的男生抓住了手臂。

          冷冷的轉頭,謝曉依看著他,停下腳步。

          男生似被逼急了,看看遠處干著急朋友,收回貿貿然伸出的手,鼓起勇氣擋下了謝曉依的前面:“我叫封南,經管系大三,我沒有惡意,只是想和你交個朋友,以后見面也可以打個招呼。”

          謝曉依看著因為臉紅而顯得可愛的封南,淺淺的勾起一抹笑:“嗯,你叫封南,我記住了,再見。”

          揮了揮白皙的手,謝曉依很輕松的從他眼前飄走,徒留下封南看著她窈窕的背影發呆。

          “看傻了啊?走遠了,看不見了……”

          不知何時遠處的朋友已經聚在了他的身邊,封南轉頭看著他們,懊惱的嘆口氣,撥了撥頭發,水珠飛撒。

          “我是不是沒戲了?”

        第五章 不值得愛的女人

          “難道你覺得自己曾經有戲過嗎?”朋友驚訝的反問,一語驚醒夢中人,封南自知,他從來就沒戲,以前沒有,以后也不會有。

          球服上印著cy的男生望著謝曉依消失的方向片刻,手往封南的肩上一搭,語重心長的說:“南仔,謝曉依那女人不是好貨,你就別想她了,她的那些破事全校都知道,你還說她不是那種人,我看啊,就沒冤枉她,事實就是事實,你還是相信吧!心里也能好受些。”

          封南拍開壓在肩膀上的手,臉色一沉,略帶孩子氣的娃娃臉突然深刻了起來,冷聲說道:“以后不許在我面前說謝曉依的壞話,我只相信我的眼睛,走,去吃飯,我請客。”

          “走走,南仔請客,去吃水煮魚……”

          這支籃球隊一走,球場邊兒就安靜了下來。

          謝曉依回宿舍換了衣服,拿著飯盒就往食堂走,在食堂門口,又碰到了封南一行人,她埋頭沒入人群,那小小的身影卻躲不過封南的眼睛,一直追隨。

          下午去上課,一進教室輔導員助理江燕就不客氣的對她說:“謝曉依,牟老師讓我告訴你,早點兒去把學費和住宿費繳了,你一直拖著他也很為難。”

          “知道了,我下課就去繳。”謝曉依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提包里的銀行卡。

          “這么快就有錢了?”江燕故作恍然大悟的拍拍腦門,一本正經的對身邊的薛莎莎說:“我就說嘛,謝大美女怎么可能沒有錢繳學費,勾勾手指就有大把的男人送錢來。”

          “就是。”薛莎莎附和著直點頭,笑瞇瞇的看向謝曉依。

          “你們真會開玩笑。”謝曉依笑容平淡,事到如今,她學聰明了,不去辯解不去在意,嘴長在別人身上,愛說什么就說吧,她無所謂!

          教室里人越來越多,上課鈴響起老師也走進了教室,而謝曉依的身邊仍舊是空著的,她已經習慣了獨來獨往。

          謝曉依看向講臺的方向,認真的聽老師所說的每一句話,不給自己胡思亂想的機會。

          “謝曉依,你來回答一下,為什么說十字軍東征為歐洲的文藝復興開辟了道路?”

          課上到一半,康正霄在教室里走了幾個來回,停在了謝曉依的旁邊,微笑的看著這個不合群的女孩兒。

          老師的突然點名提問讓正埋頭看課本的謝曉依慌了,捧著書站起來,抬眼就與康正霄含笑的眸子對在了一起。

          在康正霄的眼睛里謝曉依看到了友善,這讓她大受鼓舞,快速的在課本里找到了答案,朗聲念了出來:“十字軍東征使西歐直接接觸到了當時更為先進的拜占庭文明和伊斯蘭文明。這種接觸,為歐洲的文藝復興開辟了道路。”

          謝曉依念完,放下了課本,恭恭敬敬的看著康正霄,等著他發話。

          康正霄點點頭,看向謝曉依:“還能具體點兒嗎?”

          “哦……”謝曉依忙低頭在課本上找,又念了一大段課文。

        powered by 博濟中大導航 © 2017 www.cvwrv.com
        北京11选5玩法